推薦給好友

首頁 > 至理格言 >論語 > 公冶長第五

公冶長第五

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絏之中,非
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孔子談到公冶長,說:“可以把女儿嫁給他。他雖然被關在監獄之中,但那不是他的罪過。”于是便把自己的女儿嫁給他。

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
。」以其兄之子妻之。

孔子談到南容,說:“國家政治清明的時候有官做,國家政治黑暗的時候也不致被刑罰。”于是把自己的侄女嫁給他。

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
焉取斯?」

子貢問曰:「賜也何如?」子曰:「女,器
也。」曰:「何器也?」曰:「瑚璉也。」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
?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
佞?」

有人說:“冉雍這人有仁德卻沒有口才。”孔子說:“何必要有口才呢?靠口才對付人,常常惹人討厭。沒有仁德,光有口才有 什么用呢?

子使漆彤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
子說。

孔子叫漆雕開去做官。漆雕開回答說:“我對做官還沒有信心。”孔子听了非常高興。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從我者,其
由與?」子路聞之喜。子曰:「由也好勇過
我,無所取材。」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
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
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
「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
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
「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
知其仁也。」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
「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
也,聞一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
,弗如也。」

孔子對子貢說:“你和顏回哪一個強些?”子貢回答說:“我怎 么敢和顏回相比呢?顏回听說一件事就可以類推出十件事,我听 說一件事不過類推出兩件事罷了。”孔子說:“是不如他,我和你都不如他啊!”

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
牆不可朽也。於予與何誅?」子曰:「始吾
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
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

宰予大白天睡覺。孔子說:“腐爛的木頭不堪雕刻。糞土的牆面不堪涂抹!對于宰予這樣的人,還有什么好責備的呢?”又說:“起初我對于人,听了他說的話就相信他的行為;現在我對于人, 听了他說的話卻還要觀察他的行為。這是由于宰予的事而改變

子曰:「吾未見剛者。」或對曰:「申棖。
」子曰:「棖也慾,焉得剛?」

孔子說:“我沒有見過剛毅的人。”有人說:“申棖是這樣的人。” 孔子說:“申棖貪欲,怎么可能剛毅呢?”

子貢曰:「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
加諸人。」子曰:「賜也,非爾所及也。」

子貢說:“我不愿別人強加給我的事,我也不愿強加給別人。” 孔子說:“賜呀,這不是你做到了的。”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
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

子路有聞,未之能行,唯恐有聞。

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
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
文』也。」

子貢問道:“孔文子為什么被謚為‘文’呢?”孔子回答說: “他勤奮好學,不以向不如自己的人請教為恥,所以被溢為‘文’。”

子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
,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

孔子談論子產說:“他具備君子之道的地方有四個方面:自我修養嚴肅認真;服事君王恭敬謹慎;教養人民多用恩惠;役使百姓合乎道義。”

子曰:「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

孔子說:“晏平仲善于和別人交朋友,交往越久,別人越尊敬他。”

子曰:「藏文仲居蔡,山節藻梲,何如其知
也?」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
;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
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
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崔子殺
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
邦,則曰,『猶吾大崔子也。』違之;之一
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
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
」子曰:「未之;焉得仁?」

子張問道:“令尹子文三次上台就任令尹,沒有高興的樣子; 三次被罷免,沒有怨憤的臉色。交接工作時,總是把自己任令尹 的政事—一告知新任令尹的人。這個人怎么樣呢?”孔子說:“忠臣啊!”

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聞之,曰:「再,斯
可矣。」

季文子遇事總要考慮三次以上才行動。孔子听說后說:“考慮兩次也就可以了。”

子曰:「甯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
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孔子說:“宁武子這人,當國家政治清明的時候便發揮他的聰明才智,當國家政治黑暗的時候便做出一副愚笨的樣子。他的那种聰明是人們可以赶得上的,他的那种愚笨卻是沒有人能夠赶得上的。”

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
,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

孔子說:“伯夷、叔齊不記過去的舊仇,別人對他們的怨恨因此很少。”

子曰:「孰謂微生高直?或乞醃焉,乞諸鄰
而與之。」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
丘亦恥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
亦恥之。」

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子
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蔽之
而無憾。」顏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
」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老者
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

顏淵、子路侍立于孔子身旁。孔子說:“何不各自談談你們的志向呢?” 子路說:“我愿把自己的車馬衣服都拿出來和朋友們共享,就 是用坏了也毫不遺憾。” 顏淵說:“我愿不自夸好處,不把勞苦的事施加給別人。” 子路又說:“希望听一听老師您的志向。” 孔子說:“安撫老年人,信任朋友,關怀年輕人。”

子曰:「已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自訟
者也。」

孔子說:“算了吧!我沒有見到過能夠發現自己的錯誤而作自我批評的人。”

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
如丘之好學也。」

孔子說:“就是十戶人家的小邑,也一定有像我這樣忠誠信實的人,只是他們不像我這樣好學罷了。”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