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至理格言 >論語 >述而第七

述而第七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
彭。」

孔子說:“闡述而不創作,篤信而喜愛古代文化,私下里与老彭相比。

子曰:「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
何有於我哉?」

孔子說:“默默地牢記知識,勤奮學習不厭煩,教誨別人不厭倦。對我來說,除了這些還有什么呢?”

子曰:「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徒
,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

孔于說:“品德不修養,學問不探討,听到正義不追隨,缺點錯誤不改正,這些都是我的憂慮。”

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孔子在家閑居的時候,儀態舒展自如,神色和樂喜悅。

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
!」

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
。」

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
三隅反,則不復也。」

孔子說:“不到他想弄懂而弄不懂的時候不去啟發他;不到他想說什么而說不出的時候不去引導他;告訴他一方,他不能類推其余的三方.也就不再重复告訴他了。”

子食於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子於是日哭
,則不歌。

孔子在家有喪事的人旁邊吃飯,從來沒有吃飽過。

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
與爾有是夫。」

孔子對顏淵說:“被任用就施展抱負,不被任用就藏身自好,只有我和你才能這樣吧!”

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
與?」子曰:「暴虎馮河,死而不悔者,吾
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

子曰:「富而可求也,誰執鞭之士,吾亦為
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

孔子說:“富裕如果真是可以求得到的話,就是做那拿鞭子的苦差事,我也去干。如果求不到,那還是讓我做自己喜歡的吧。”

子之所慎:齊,戰,疾。

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
樂之至於斯也。」

孔于在齊國听了《韶》樂,三個月不知道肉是什么滋味。于是感嘆說:“想不到欣賞音樂竟可以達到這种程度!”

冉有曰:「夫子為衛君乎?」子貢曰:「諾
;吾將問之。」入,曰:「伯夷、叔齊何人
也?」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
」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
「夫子不為也。」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
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孔子說:“吃粗糧,喝冷水,彎過手臂當枕頭,也自有快樂在 其中。不仁義的富有和尊貴,對于我來說,就像天邊飄浮的云一 樣 。”

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
過矣。」

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

葉公問孔子於子路,子路不對。子曰:「女
奚不曰,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
不知老之將至云爾。」

葉公向子路問孔子是怎樣的一個人,子路沒有回答。孔子說;“你怎么不回答說:他這個人啊,發憤起來就忘了吃飯,高興起來就忘了憂愁,連自己快要老了也不知道,如此而已。”

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
也。」

孔子說:“我不是生來就知道的人,而是喜愛古代文化,通過勤奮學習求得知識的人。”

子不語怪,力,亂,神。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
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孔子說:“三人同行,其中一定有可做我老師的。選擇他們的优點加以學習,看到他們的缺點,自己就可以改正。”

子曰:「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

子曰:「二三子以我為隱乎?吾無隱乎爾。
吾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是丘也。」

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子曰:「聖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
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見
之矣;得見有恆者,斯可矣。亡而為有,虛
而為盈,約而為泰,難乎有恆矣。」

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

子曰:「蓋有不知而作之者,我無是也。多
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知之次
也。」

孔子說:“大概有自己不懂卻能憑空創作的人吧,我沒有這樣的才能。我總是多多地听,選擇其中好的加以接受;多多地看,用心記下來。我是屬于次一等的智力。”

互鄉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與
其進也,不與其退也,唯何甚?人潔己以進
,與其潔也,不保其往也。」

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
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
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於吳,為同姓,謂
之吳孟子。君而知禮,孰不知禮?」巫馬期
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過,人必知之
。」

陳國的司寇問:“魯昭公懂得禮嗎?”孔子說:“懂得。”孔子走了以后,陳國的司寇向巫馬期作一作揖,請他走到自己的面前來,然后說道:“我听說君子不偏袒人,難道君子也偏袒人嗎?魯君從吳國娶了一位夫人,因為是同姓,所以諱稱她為吳孟子。魯君這樣做如果都算是懂得禮的話,還有誰不懂得禮呢?”巫馬期把這番話告訴了孔子。孔子說:“我孔丘算是有幸,一旦有了過錯, 人家一定會知道。”

子與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後和之。

子曰:「文,莫吾猶人也。躬行君子,則吾
未之有得。」

子曰:「若聖與仁,則吾豈敢?抑為之不厭
,誨人不倦,則可謂云爾已矣。」公西華曰
:「正唯弟子不能學也。」

子疾病,子路請禱。子曰:「有諸?」子路
對曰:「有之;誄曰:『禱爾於上下神祗』
」子曰:「丘之禱久矣。」

子曰:「奢則不孫,儉則固。與其不孫也,
甯固。」

孔子說:“奢侈顯得驕傲,節儉顯得穿滄。与其驕傲,宁可寒傖。”

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孔子說:“君子心胸寬廣坦蕩,小人經常心緒不宁。”

子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