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至理格言 >論語 > 泰伯第八

泰伯第八

子曰:「太伯其可謂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
讓,民無得而稱焉。」

孔子說:“泰伯,那可以說是具備至高無上的品德了。三次讓出天下,老百姓簡直找不出恰當的語言來贊美他。”

子曰:「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勇
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君子篤於親,
則民興於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

孔子說:“恭敬而不符合禮就會勞倦,謹慎而不符合禮就會畏縮,勇敢而不符合禮就會作亂,直率而不符合禮就會尖刻傷人。”

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啟予足!啟予手
!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

曾子有疾,孟敬子問之。曾子言曰:「鳥之
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曾子臥床不起,孟敬子去探問他。曾子說道:“鳥快要死的時候,鳴叫的聲音是悲哀的;人快要死的時候,說出來的話也是善良的。”

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容貌,斯遠暴慢矣;正
顏色,斯近信笑;出辭氣,斯遠鄙倍矣。籩
豆之事,則有司存。」

曾子曰:「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有
若無,實若處,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嘗從
事於斯矣。」

曾子說:“能力強卻向能力弱的人請教,知識丰富卻向知識少的人心教;有學問卻像沒有學問一樣,滿腹經綸卻像一無所有一樣,別人冒犯自己也不計較。我曾經有一位朋友就是這樣的。”

曾子曰:「可以託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
命,臨大節,而不可奪也,君子人與君子人
也。」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
遠乎。」

曾子說:“讀書人不可不志向遠大,意志堅毅,因為他任務艱巨而路途遙遠。以實行仁德為己任,不是很艱巨嗎?直到死才罷休.不是很遙遠嗎?”

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孔子說“老百姓,可以讓他們跟從,不可以讓他們知道是為什么。”

子曰:「好勇疾貧,亂也。人而不仁,疾之
已甚,亂也。」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
餘不足觀也已。」

孔子說:“即使有周公那樣的才能和那樣美好的資質,只要驕傲吝嗇,那他其余的一切也都不值一提了。”

子曰:「三年學,不至於穀,不易得也。」

孔子說:“讀書三年而不想望當官吃俸祿,這是難能可貴的。”

子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危邦不人,
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邦有
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
恥也。」

孔子說:“堅定信念,勤奮學習,堅持真理至死不渝。不進入危險的國家,不居住動亂的國家。天下政治清明就出來實現抱負,天下政治黑暗就隱退。國家政治清明而自己卻貧賤,這是恥辱;國家政治黑暗而自己卻富貴,也是恥辱。”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孔子說:“不在那個職位上,就不要考慮那個職位上的政事。”

子曰:「師摯之始,關睢之亂,洋洋乎盈耳
哉。」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
,吾不知之矣。」

子曰:「學如不及,猶恐失之。」

孔子說:“學習起來就像老赶不上一樣,還生怕把學到的東西又丟掉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與
焉。」

子曰:「大哉堯之為軍也,巍巍乎,唯天為
大,唯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巍巍
乎,其有成功也,煥乎,其有文章。」

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亂
臣十人。」孔子曰:「才難,不其然乎,唐
虞之際,於斯為盛,有婦人焉,九人而已。
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
謂至德也已矣。」

舜有五位賢臣便使天下大治。周武王說:“我有十位治理天下的賢臣。”孔子說;“人才難得,難道不是這樣嗎?唐堯虞舜以后, 武王時人才最為興盛,但十位人才中還有一位婦女,男人不過九 人罷了。周朝得了天下的三分之二仍向殷朝稱臣。周朝的德行可 以說是最高的了。”

子曰:「禹吾無間然矣,菲飲食,而致孝乎
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宮室,而
盡力乎溝恤,禹吾無間然矣。」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