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至理格言 >論語 > 子路第十三

子路第十三

子路問「政」。子曰:「先之,勞之。」請
益。曰:「無倦。」

子路問怎樣治理政事。孔子說:“以身作則,吃苦耐勞。”子路請求再多講一點。孔子說:“不要倦怠。”

仲弓為季氏宰,問「政」。子曰:「先有司
,赦小過,舉賢才。」曰:「焉知賢才而舉
之?」曰:「舉爾所不知,人其舍諸!」

仲弓做了季氏的總管,向孔子請教政事。孔子說:“先派定各 部門的負責人,赦免部下的小過失,提拔德才兼備的人。”仲弓問: “怎知道誰是德才兼備的人,從而把他提拔起來呢?”孔子說:“提 拔你知道的。你不知道的,別人難道不會推荐嗎?”

子路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
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
?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
也!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名不正,
則言不訓;言不訓,則事不成;事不成,則
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
中,則民無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
,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茍而已
矣!」

子路說:“如果衛君等待老師您會治理國政、您將先做什么呢?”孔子說“那一定是先正名分心吧!”子路說“老師的迂腐竟然到了這种程度!那名分有什么可正的?”孔子說“好粗野啊!子由!君子對于他不了解的事情,就不應該發表意見。名分不正,說 話就不順當;說話不順當,事情就辦不成;事情辦不成,禮樂制度就不能夠興起;禮樂制度不能夠興起,刑罰就不能夠得當;刑罰不得當,老百姓就無所适從。所以君子有一個名分就一定要說出和它相應的話來。說出話來就一定要實行。君子對于自己說出來的話是一點也不馬虎的!

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
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遲出,子曰
:「小人哉,樊須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
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
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襁負其
子而至矣;焉用稼!」

樊遲請求學种庄稼。孔子說:“我不如老農民。”又請求學种蔬菜。孔子說:“我不如老菜農。”
樊遲出去以后,孔子說:“樊須真是個小人啊!統治者喜好禮,老百姓就沒有人敢不恭敬;統治者喜好義,老百姓就沒有人敢不服從;統治者喜好信,老百姓就沒有人敢不真誠效力。如果能夠做到這樣,四方的老百姓都會背負著儿女前來投奔,哪里還用得著你自己親自种庄稼呢?”

子曰:「誦詩三百;授之以政,不達;使於
四方,不能專對;雖多,亦奚以為?」

孔子說:“熟讀《詩經》三百篇,交給他政事,卻不能處理得好;叫他出使外國,又不能獨立應對;雖然讀得多,又有什么用處呢?”

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
令不從。」

孔子說:“自身的行為端正,就是不發命令,下面的人也知道該怎么做;自身的行為不端正,即使三令五申也沒有人听從。”

子曰:「魯、衛之政,兄弟也。」

孔子說:「魯、衛兩國的政治如兄弟一樣。」

子謂衛公子荊善居屋:「始有,曰:『苟合
矣;』少有,曰:『苟完矣;』富有,曰:
『苟美矣。』」

孔子評論衛國的公子荊說:“他善于居家過日子。剛剛有一點財產,便說:‘差不多夠了。’稍稍增加一點,便說:‘差不多完備 了。’富有以后,便說:‘差不多美滿了。”’

子適衛,冉有僕。子曰:「庶矣哉!」冉有
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
」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
。」

孔子到衛國,冉有給他駕車。
孔子說:“好多的人啊!”冉有問:“人多該怎么辦呢了?”孔子說:“讓他們富裕起來。”冉有又問:“富裕了又該怎么辦呢?”孔子說:“教育他們。”

子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
有成。」

孔子說:「如果有用我的地方,一年僅大綱立,三年而治功成。」

子曰:「『善人為邦百年,亦可以媵殘去殺
矣。』誠哉是言也!」

孔子說:「古人說:『善人為政百年,可以除去暴力虐道。』此話很對!」

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後仁。」

孔子說:「一個王者承天命為王, 就是聖人. 其道德能力皆強, 必施仁政, 三十年必有仁政成就, 天下太平。」

子曰:「苟正其身矣,於從政乎何有?不能
正其身,如正人何?」

孔子說:「能真正端正自己, 那從政有何困難.若不能端正自己, 又如何端正別人?」

冉子退朝,子曰:「何晏也?」對曰:「有
政。」子曰:「其事也!如有政,雖不吾以
,吾其與聞之!」

冉有從季氏的私朝退下,見孔子,孔子問:「怎麼這麼晚呢?」他回答說:「有國政要討論。」孔子說:「是季氏的家事吧?我雖不在朝位,亦參與聽聞國家大事!」

定公問:「一言而可以興邦,有諸?」孔子
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
『為君難,為臣不易。』如知為君之難也,
不幾乎一言而興邦乎?」曰:「一言而喪邦
,有諸?」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
也!人之言曰:『予無樂乎為君,唯其言而
莫予違也。』如其善而莫之違也,不亦善乎
?如不善而莫之違也,不幾乎一言而喪邦乎
?」

魯定公問:“一句話就可以使國家興旺,有這樣的話嗎?”孔子回答說:“話不可以這樣說啊。不過,人們說:‘做國君很艱難,做臣下也不易。’如果真能知道做國君的艱難,不就近于一句話可以使國家興旺了嗎?”魯定公又問:‘一句話就可以使國家滅亡,有這樣的話嗎?”孔子回答說:“話不可以這樣說啊。不過,人們說 ‘我做國君沒有別的快樂,只是我說什么話都沒有人敢違抗我。’如果說的話正确而沒有人違抗,不也很好嗎?如果說的話不正确而沒有人違抗,不就近于一句話可以使國家滅亡了嗎?

葉公問政。子曰:「近者說,遠者來。」

葉公問怎樣治理政事。孔子說:“讓國內的喜悅,讓國外的人來投奔。”

子夏為莒父宰,問政。子曰:「無欲速;無
見小利。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

子夏做了莒父邑的長官,問怎樣治理政事。孔子說:“不要圖快,不要貪小便宜。圖快反而達不到目的,貪小便宜就辦不成大事。

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
而子證之。」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
: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葉公對孔子說:“我的家鄉有一個直率坦白的人,他父親偷了羊,他便告發父親。”孔子說:“我的家鄉直率坦白的人与你所說的不同:父親為儿子隱瞞,儿子為父親隱瞞。——直率坦白就在這里面了。”

樊遲問仁。子曰:「居處恭,執事敬,與人
忠;雖之夷狄,不可棄也。」

樊遲問為仁。孔子說:「平居謙恭,做事態度表現"敬",與人同事來往以忠。就算到了外國無中國文化的地方,也不能廢棄。

子貢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
「行己有恥;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
矣。」曰:「敢問其次?」曰:「宗族稱孝
焉,鄉黨稱弟焉。」曰:「敢問其次?」曰
:「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抑
亦可以為次矣。」曰:「今之從政者何如?
」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

子貢問道:“怎樣才可以稱得上是士?”孔子說:“做事有羞恥之心,出使外國能很好地完成國君的使命。這樣的人可以稱得上是士了。”
子貢說:“敢問次一等的。”孔子說:“宗族稱贊他孝順父母,鄉親們稱贊他尊敬兄長。”
子貢說:“敢問再次一等的。”孔子說:“說話一定守信,做事 一定有結果,這是淺薄固執的小人啊!或許也可以算是再次一等的士吧。”
子貢又說:“現在執政的那些人怎么樣?”孔子說:“唉!這些器量狹小的人怎么能算得上呢?

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
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孔子說:“得不到言行合于中庸之道的人相交,那就必然是和狂与狷這兩种人相交吧!狂的人具有進取精神,狷的人有所不為。”

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無恆,不可以
作巫醫。』善夫!『不恆其德,或承之羞。
』」子曰:「不占而已矣。」

孔子說:“南方人有句話說:‘人如果沒有琱腄A不可以做巫醫。’這話太好啦!”
《周易•琩騿n說:“沒有琱葥礅爧w行,就會受到羞辱。”孔子說:“這是告訴不守德行的人連卜也不必占了而已。”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孔子說:“君子和諧相處卻不盲目苟同;小人盲目苟同卻不和諧相處。”

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
「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子曰
:「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
者惡之。」

子貢問道:“一鄉的人都喜歡他,怎么樣?”孔子說:“還難說。”子貢又問:“一鄉的人都厭惡他,怎么樣?”孔子說:“還難說。不 如一鄉的人中好人喜歡他,坏人厭惡他。”

子曰:「君子易事而難說也:說之不以道,
不說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難事而易
說也;說之雖不以道,說也;及其使人也,
求備焉。」

孔子說:“在君子手下做事很容易,但卻難以討他歡喜:不用正當的方式去討他歡喜,他是不會歡喜的;等到他使用人的時候,卻總是量才而用。在小人手下做事很難,但卻容易討他歡喜:用不正當的方式去討他的歡喜,他也會歡喜;等到他使用人的時候,卻總是求全責備。”

子曰:「君子泰而不驕;小人驕而不泰。」

孔子說:“君子泰然自若而不驕傲,小人驕傲而不泰然自若。”

子曰:「剛、毅、木訥,近仁。」

孔子說:“剛強、果敢、質朴、沉默寡言,這几种品質近于仁德。”

子路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
曰:「切切、偲偲、怡怡如也,可謂『士』
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

子路問說:「要怎麼做才稱得上士?」孔子說:「要能相互切責,又和順的樣子,可說是士了。朋友相處道義之交, 彼此互相勸善,兄弟之間要和悅相處。」

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

孔子說:「善人教導人民七年,亦可以使人民上戰場為止干戈, 反抗侵略, 內聖外王。」

子曰:「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

孔子說:「平常不訓練, 亦不教道德教育, 臨時組織人民成軍隊去作戰,就等於送給敵人, 是捨棄他們不顧。」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