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至理格言 >論語 > 季氏第十六

季氏第十六

季氏將伐顓臾。冉有季路見於孔子曰:「季
氏將有事於顓臾。」孔子曰:「求,無乃爾
是過與?夫顓臾,昔者先王以為東蒙主,且
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為?
」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
也。」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陳力
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顛而不扶,
則將焉用彼相矣?且爾言過矣!虎兕出於柙
,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與?」冉有曰:
「今夫顓臾,固而近於費;今不取,後世必
為子孫憂。」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
『欲之』而必為之辭。丘也,聞有國有家者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
無貧,和無寡,安無傾。夫如是,故遠人不
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既來之,則安之。今
由與求也,相夫子,遠人不服而不能來也,
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而謀動干戈於邦
內,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
內也!」

季氏將去攻打顓臾。冉有、子路去見孔子說:“季氏就要對顓臾用兵了。”
  孔于說:“冉求!這難道不應該責備你們嗎?那頹臾是前代君王封在東蒙山主持祭祝的,并且在魯國的疆界之中,是國家的臣屬,為什么要去攻打它呢?”
  冉有說:“季氏要這么做,我和子路都不想這么做。”
  孔子說:“冉求!周任有句話說:‘能夠貢獻力量,這才任宮就職,如果不能,就辭職不于。’主于遇到危險卻不扶持,將要摔倒了卻不攙扶,那要你們這些輔佐的人千什么呢,何況你的話也是站不住腳的。老虎咒牛從籠子里跑了出來,龜甲美玉在匣子中毀坏了,到底該怪誰呢?”
  冉有說:“現在那顓臾,國力強固又离費地很近,今天不把它攻取,今后一定會成為子孫后代的憂患。”
  孔子說:“冉求!君子最痛恨那种不直說想要做什么卻一定要找些借口來掩飾的人。我听說,無論是有國的諸侯還是有家的大夫,不怕貧窮,就怕財富不平均;不怕人少,就怕動亂不安。財富平均就無所謂貧窮,團結和睦就不怕人少,安定就不會傾覆。正因為這樣,所以遠方的人不歸服,就修養禮義仁德來招引他們。一旦他償來了,就要好好安頓。現在你們二人輔佐季氏,遠方的人不歸服卻不能招引,國家分崩离析卻不能守護,反而想在國境以內發動戰爭。我恐怕季氏的憂患不顓頹臾,卻在朝政之中哩。”

孔子曰:「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
出;天下無道,則禮樂征伐,自諸侯出;自
諸侯出,蓋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
希不失矣;陪臣執國命,三世希不失矣。天
下有道,則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則庶人
不議。」

孔子說:“世道清明,那么制作禮樂和發令征伐的權力都出自 天子。世道混亂,那么制作禮樂和發令征伐的權力都出自諸侯。出 自諸侯,大約傳至十代很少有不失去的;出自大夫,傳至五代很 少有不失去的;大夫的家臣操縱了國家的政令,傳至三代很少有’ 不失去的。世道清明,那么政令就不會出自大夫。世道清明,那 么老百姓就不會議論政治。”

孔子曰:「祿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於大
夫,四世矣;故夫三桓之子孫微矣。」

孔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
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
佞損矣。」

孔子說:“有益的朋友有三种,有害的朋友也有三种。与正直的人交朋友,与守信的人交朋友,与見多識廣的人交朋友,是有益的。与諂媚逢迎的人交朋友,与兩面三刀的人交朋友,与花言巧語的人交朋友,是有害的。”

孔子曰:「益者三樂,損者三樂;樂節禮樂
,樂道人之善,樂多賢友,益矣。樂驕樂,
樂佚遊,樂宴樂,損矣。」

孔子說:“有益的快樂有三种,有害的快樂也有三种。以得到禮樂的調節為快樂:以講別人的的好話為快樂,以交了不少有益的好朋友為快樂,是有益的。以驕縱作樂為快樂,以游蕩忘返為快樂,以大吃大喝為快樂,是有害的。”

孔子曰:「侍於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
,謂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謂之『隱』
;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

孔子說:“陪君子說話容易有三种失誤:還沒輪到自己說話卻搶先說了,這叫急躁;輪到自己說了卻不說,這叫陰隱;不察顏觀色而說話,這叫瞎子。”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
,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
鬥;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

孔子說:“君子有三种戒忌:年少的時候,血气尚未穩定,要戒女色;到了壯年,血气旺盛剛烈,要戒爭斗;到了老年,血气已經衰弱,要戒貪得無厭。”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
畏聖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
人,侮聖人之言。」

孔子說:“君子有三种敬畏:敬畏天命,敬畏地位高、德行高的人,敬畏圣人的話。小人不懂得天命而下敬畏,輕佻地對待地位高、德行高的人,輕侮圣人的。”

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
,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
民斯為下矣!」

孔子說:“生來就知道的是最上等的;通過學習才知道的是次一等的;遇到困難才學習的又是次一等的;遇到困難仍然不學習的人是最下等的了?”

孔子曰:「君子有九思:視思明,聽思聰,
色思溫,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
,忿思難,見得思義。」

孔子說:“君子有九种思慮:看的時候要想想看清楚了沒有;听的時候要想想听明白了沒有;侍人的臉色要想想是否溫和;對人的態度要想想是否恭敬;說話要想想是否忠誠;做事要想想是否認真;有了疑問要想想怎樣向人請教;遇事發恕時要想想后果;有利可得時要想想是否正當。”

孔子曰:「『見善如不及,見不善而探湯;
』吾見其人矣,吾聞其語矣!『隱居以求其
志,行義以達其道;』吾聞其語矣,未見其
人也!」

孔子說:“見到善就如同赶不上似的急切追求,見到不善就如同用手試開水一樣急忙避開;我見到過這樣的人,也听到過這樣的話。隱居以保持自己的志向,行仁義以實現自己的理想;我听到過這樣的話,但沒有看到這樣的人。”

「齊景公有馬千駟,死之日,民無德而稱焉
;伯夷、叔齊餓於首陽之下,民到于今稱之
。其斯之謂與?」

齊景公擁有四千匹馬,但他死的時候,老百姓并不認為他有什么德行可以稱贊。伯夷、叔齊餓死在首陽山下,老百姓卻直到現在還對他們稱贊不已。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陳亢問於伯魚曰:「子亦有異聞乎?」對曰
:「未也。嘗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
詩乎?』對曰:『未也。』『不學詩,無以
言!』鯉退而學詩。他日,又獨立,鯉趨而
過庭。曰:『學禮乎?』對曰:『未也。』
『不學禮,無以立!』鯉退而學禮。聞斯二
者。」陳亢退而喜曰:「問一得三:聞詩,
聞禮。又聞君子遠其子也。」

陳亢問孔鯉說:“您從老師那里受到過与眾不同的教育吧?”孔鯉回答:“沒有。他曾經一個人站在庭中,我恭敬地走過,他問我:‘學《詩》了嗎?’我說:‘沒有。’他便說:‘不學《詩》,就不會 說話?’我退下后便學起《詩》來。又有一天,他還是一個人站在 庭中,我恭敬地走過。他又叫住我問:‘學禮了嗎?’我說:‘沒有。’ 他便說:‘不學禮,就無法立身。’我退下后便學起禮來。要說有什么特別的教育,就這樣兩次罷。”
陳亢下來后很高興他說:“我問一件事得知了三件:得知 《詩》,得知禮,還得知君子不偏愛自己的儿子。”

邦君子之妻,君稱之曰「夫人」;夫人自稱
「小童」;邦人稱之曰「君夫人」,稱諸異
邦曰「寡小君」;異邦人稱之,亦曰「君夫
人」。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