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蔣介石說過:「中國人不喜歡法治」

 

最近看了一本叫「中國人,日本人,韓國人」的書。在討論民族性的時候,作者金文學提到蔣介石在1943年寫的「中國之命運」曾列舉下面五項為中國人的民族性: 1,四維八德; 2,誠實,忠誠,崇尚禮儀; 3,勤勞樸實,男耕女織; 4,自尊,自謙; 5,不喜歡法治。第五項是本文討論的重點。

筆者從未看過「中國之命運」,所以本文討論的內容僅能把「不喜歡法治」這句話的表面價值信以為真,再參以筆者對蔣介石其人以及對「中國人」一般的了解為背景來做評論。不過我們首先對「法治」應有個共識: 這是指由民主的正常程序和運作之下所產生的「法」,因為今天在台灣還有一些人認為「惡法也是法」,而中國也是一個充滿惡法的國家,其中最新的一條便是「反分裂國家法」!

老蔣的書出版的當時中國還在對日抗戰,終戰後不久國共便開始內鬥,四年之後國民黨就被趕出國境,來到台灣之後幾乎就馬上停止中華民國憲法而被「動員勘亂時期臨時條款」所取代一直到1980年代為止。依據這些條款,國會就變成萬年制,議員就回饋老蔣以萬年總統的待遇。蔣家幫也依據這些條款施行長達四十年的白色恐怖政治。易言之,蔣介石的一大半生是以這些所謂「臨時條款」的「惡法」來治理台灣人民的。

根據上述的歷史縮影,我們看不到在蔣介石的政治生涯裡,他曾經嘗試過任何「法治」。我們所看到的倒是他的一套向下沉淪的三段論法: 1,中國人不喜歡法治; 2,我是中國人; 3,所以我也不喜歡法治。換句話說,蔣介石舉出這個民族性的用意是要拿它當實施「人治」的藉口。更有甚者,他一生崇尚王陽明的「知行合一」,所以在「知」人民不喜法治之下就搭配以人治而「行」之也。這種學生,不要也罷!

孫中山搞革命的當初,在同志裡面據說宋教仁最為崇尚法治,可惜不能見容於不喜歡法治的孫中山和蔣介石,所以不久就遭到被暗殺的命運。如果宋教仁曾經同意過「中國人不喜歡法治」的話,那麼他的三段論法必定是向上提升的: 1,「法治」是民主政治的精髓; 2,中國人當下不喜歡法治; 3,可我們要努力向他們灌輸「法治」的觀念。奈何他不能如願以償!

綜觀世界政治思想的演變,都先由「情」開始,而後有「理」,最後才有「法」的誕生。可是「惡法」是逆向的「無情,背理,非法」之合成物,「反分裂法」便是當下最好的例証。 蔣介石能夠洞察到「法治」的觀念在中國尚未萌芽實屬不易,可是他自己也始終未能力挽「人治」的狂瀾,反而隨波逐流,一瀉千里,終淪為「知易行難」甚或「知而不行」的下場。
「中國之命運」出版已歷經一個甲子,在台灣自命為中國人的,應以蔣介石的話為警惕,開始認真學習「法治」並且努力付之實行以便能夠符合「知行合一」的真諦。行政院長謝長廷高呼要與泛藍「和解共生」,指的應該是大家要共同生活在「法治」的最大公約數之下才能達到和解與和諧的境界。眾所周知,國民黨在台灣的黨產是以「惡法」取得的,他們應該提出誠意,依循「法治」的軌道把這些價值二百億元的黨產歸還給全國人民。

(原載公論報9/6/2005 版4)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