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論移民思鄉的普遍性

在五月一日的太平洋時報第三頁有黃建台同鄉「移民不關心台灣 ? 」的大作。他最近回台時偶然看到民進黨的蘇貞昌先生在 Global 電視台主持一項有關台灣移民的節目。據黃同鄉的報導,蘇先生的立場是「移民出去就應該專心於所移民出去的國度」。 蘇先生又說 : 「那些有雙重國籍的人不是愛台灣,是腳踏兩條船。所以內政部應該修法,只承認單一國籍」。 黃同鄉認為這是蘇先生的偏見,與事實不符合,因此為文替持有雙重國籍的同鄉辯護。

文中黃同鄉有這麼一段話,他說 ; 「國籍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真心愛台灣」。他例舉李遠哲院長回台服務並不是在放棄美國籍之後才開始愛台灣的。再則參加二二八大屠殺的人是持有「中華民國」單一國籍的大陸人。筆者同意黃同鄉的看法。下文將補充有關移民關愛故鄉的普遍現象。

由標題所示,本文的大意是 : 移民思念故鄉是屬人之常情,同時也是一個存在於世界各地各民族各族群的普遍現象。而且因為有思鄉之情,就很自然地參與有助益於鄉土的事情。有人甚至返回故鄉直接參與建設母國的事務,借以回饋養育過他們的母土。這是一個自然的心理趨勢,而這趨勢就有如瀑布衝下的水,正可用來發電,而為故鄉發揚光大。底下就舉三個例子來說明這種普遍的現象。

首先請看散居在各地的猶太人與其祖國以色列吧。因其歷史背景的特殊,很多猶太人的腳從來就沒踏過以色列的國土。但其為祖國的向心力與其愛國的實際表現是有目共睹而無庸置疑的。有不少人也甘願放棄在移民國的事業而回去參與建設祖國的事務。以色列有今天的成就多有虧於海外移民 ( 或遊民 ) 的愛心與奉獻。

今年是二次戰後歐洲復興計劃 ( 史稱馬紹爾計劃 ) 的五十週年。「新聞週刊」在六月二日登了一篇紀念文,簡述該計劃的背景。當時大戰剛結束,大多數的美國人只想過著看電影與喝可樂的悠閒日子。但有一小群有遠見的事業家和政治家卻默默地積極籌劃復興歐洲的大事。文章報導,這些人都是與歐洲有密切連帶關係的人。筆者推測這群人大都是在年幼時隨著父母移民來美國而在長大之後有成就的人士。在戰後的歐洲最艱苦的期間他們盡最大的力量去說動美國國務卿馬紹爾出來帶頭,把他們的故土從廢墟中重新建立起來。以今日的價值來說,馬紹爾計劃一共花了一千億美金。這可說是史無前例的美援義舉。而其背後的推動力就是一小群由歐洲過海來美國的移民 !

著名的神經內科醫生 Oliver Sacks 在 1995 年寫了一本書「一位住在火星球上的人類學家, An Anthropologist on the Mars 」。這本書描述了七個特殊的醫學個案。其中的一案是描述來自意大利山村的一位畫家。這個小鄉村本來有五百人口,但因二次大戰的損毀,戰後只剩下七十個人。他雖然有木匠的技藝卻無法在自己的村裡謀生。於是就不得不離鄉背井去另創生涯。頭幾年他在一家餐館當廚師。後來因為想去遊歷世界就上了一條商船去當廚師。有一次這條船來到舊金山,在停泊不久之後他竟毅然決定要在舊金山定居下來。當他在下這個決心的時候,他的內心充滿了無限的感慨和衝激。最主要的是從此以後他再也不回去生他育他的故鄉小山村了。說來很奇妙,在他做了這個決定之後,他立刻在夢裡看見他的故鄉。他夢見故鄉的一連串異象,其中的一草一木,一街一巷,一屋一樓都歷歷在目。有的是近照,有的是遠景,有的是正面平視,有的是鳥瞰射影。更有趣的是他平生沒有學過繪畫,也未曾舉過畫筆。可是在夢見這些故鄉的景色之後,他竟由於強烈不可壓抑的感情而開始舉起畫筆,畫下在夢裡所看到故鄉的一切。至今他已經畫了好幾百幅故鄉的圖畫。為求這些圖畫的「逼真性」,舊金山有一位照相師就專程跑到這位畫家的故鄉去探訪與拍照。結果他發現他的照片和這些圖畫有很驚人的逼真度。

據沙克醫師的解釋,這是由於這位移民畫家極為濃厚的懷念家鄉的情感所致。他用懷鄉 (nostalgia) 與想家 (homesick) 等字眼來形容這位移民錯綜複雜的心境。這個極端的思鄉個案可說是「身在異鄉,心在故鄉」的最佳實例和寫照吧。

結論而言,移民的心境與養子養女 ( 也包括孤兒 ) 的心境有很相似的地方。前者是思念故鄉,後者是思念母家。而且在本土或本家生長了越長一段時間之後才離開的人,其思念之情更是濃厚和強烈。雖然不免有例外,意即也有一旦離開家鄉就說「再見」的人,一般來說思鄉之情是古今台外普遍的現象,不能與持有什麼國籍或什麼的來加以解釋。

最後筆者要訴諸讀者自己的經驗。在你與你的同學,同事,朋友或鄰居之間,你大概與從世界各地來的移民比較親近吧。這可以用「同病相憐」來解釋,而其中最為持久的「病」就是鄉愁 !

蘇貞昌先生不是移民,所以也就沒有移民的感受。他對移民的看法我們不能全怪他。主要的是「兩岸」 ( 海外移民和國內人民 ) 需要溝通以便增進彼此的了解與包容。移民的思鄉不但是自然的現象而且是一股很大的向心力,正可以用來幫助推動故鄉美麗島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有了一股愛鄉土的熱情,再加上正確並健全的政治意識與社會公德心,即使身在遙遠的海外,我們也一樣可以做各種事來回饋我們的母國。讓我們在此向那些回鄉直接參與獨立建國的同鄉致最大的敬意。依筆者的看法,雙重國籍之議是芝麻小事,微不足道也。

( 願載太平洋時報 7/10/1997 版 10)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