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我是三成好人,七成壞人

陳義達先生在公論報第 1570 與 1572 期登了一篇「北美洲台灣人生活百態我見」的大作,在拜讀之後,一時覺得沮喪與消沈。但在痛定思痛之後卻不得不鼓起勇氣,再朝向我們獨立建國之路邁進。

陳先生把他三十年來在北美洲台灣人社團內外所見所聞的生活百態歸納成十種型態 : 1 ,在國民黨「戒嚴法」下成為乖乖型的台灣人 ; 2 ,受惠於統治者「官商勾結」型的台灣人 ; 3 ,唯恐天下不亂,投機從中得利的台灣人 ; 4 ,不怕天,不怕地,作惡作毒,打小報告的台灣人 ; 5 ,雙腳踏雙船的台灣人 ; 6 ,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屋上霜,只顧自己的台灣人 ; 7 ,家庭組織及觀念解体的台灣人 ; 8 ,冒險突破黑名單的台灣人 ; 9 ,為台灣命運安危奉獻自己生命的台灣人 ; 10 ,為自由,平等,公益,仁愛奔忙操勞的台灣人。

雖然這種分類法不能說是純粹的橫剖面 ( 同一時代的整個社會剖析 ) ,也不是純粹的縱剖面 ( 以時間為主軸的社會歷史分析 ) ,而是兩組混合交錯的分類法。但所言內容大部屬實,因此可以用來做為我們的自吾檢討。

用最簡單的統計法來計算,這十種型態的頭七種可說是「壞人」而只有後三種才算是「好人」。所以好人與壞人的比例是三比七。如果把這個比例應用到一百個北美洲的台灣人的時候,三十人是好人,七十人是壞人。如果是一千人的話,其數目將為三百比七百。但如果把它應用到每一個個体的話,就可以說每一個人是「三成好人,七成壞人」。

假設這個 3 對 7 的比例是事實,那麼如果今天我們舉行公民投票的話,我們還需要二成一的「好人」來湊成 51% 的多數。很巧合的是最近有人在台灣做了一個民意調查,其結果顯示只有 30% 的人贊成獨立。在此情形之下,我們要到哪裡去找這些還不存在但必須有的 21% 的「好人」呢 ? 其解答無他,只有努力去把二成一的「壞人」改變成為「好人」。

所謂「好人」與「壞人」之分可以說是以審判官的眼光來看的。如果以教育家或宗教家的眼光來看的話,教誨,感化,薰陶,示範,鼓勵等等是培養「好人」的基本原則同時也可以用來改變「壞人」

我們時而在報章雜誌看到一些中國研究專家說 : 「中國在 XX 年之內不可能以武力侵犯台灣」。但這些專家也會說 : 「台灣在 YY 年之內不可能獨立建國」。我們要十分小心去認清 X 與 Y 都是變數而不是常數。同時我們應盡最大的努力去把這個 Y 數字變得很小而且絕對小於 X 的數目。筆者相信中國也在下功夫企圖把 X 數目減少。相對地,我們也得拚命把 Y 數字變成更小的數目。

現在筆者要把這三對七的比例給予另外一種解釋。筆者認為如果這些三成的「好人」能夠以七份的精力與時間去為自己的「民生問題」打拚,而把其餘的三份去為我們團体的「民族,民權與人權問題」打拚,相信二成一的人會從「那一邊」走到「一這邊」的。當然多多是益善,但至少要有二成一的人走過來才能湊合成為五成一的多數。

本文雖有點做「數目字遊戲」之嫌,筆者希望以不同的角度來分析我們的處境,以便進一步認清自己與敵人。

( 原載公論報 11/1/1997 )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