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咱準備來成立「台灣獨立建國先烈紀念館」

過去三,四十年來台灣獨立建國的行列一直在朝向這個神聖的目標在進行,而且隊伍的人數也越來越多,真是一件可以鼓舞歡欣的事。但是有些隊員因為天意而不得不中途告退。雖然前仆後繼是這個大團隊的基本精神,我們對這些先達先賢的貢獻,除了在內心紀念他 ( 她 ) 們之外,也要開始計劃設立一個永久的紀念場所,以便表揚其萬世功名,同時也可做為生者與後來者的楷模與典範。

至於誰能被選上這份榮譽名單,到時自會有評選委員會之類的組織來負責這件工作。就筆者有限的見聞所及,這幾十年來在海外參與獨立建國運動而已仙逝的精英領導者就有郭雨新,王育德,黃武東,黃彰輝,蔡正隆,以及真正為此運動而殉難的陳文成與王康陸。島內當然有不少先達,包括白色恐怖受難者,都應該是適當的人選。在今年一,二月間我們在海外又痛失了三位領導者 : 郭榮桔,李雅彥,與高光民。大家大概會同意,這些先人對我們的運動都具有特殊的貢獻而值得特殊的紀念。又隨著時光的流逝,這一列可以照汗青的名單將會逐漸地增長,因而籌備成立永久的紀念館的時機也逐漸成熟了。

依筆者的見解,在台灣共和國成立之後,現在的「國父紀念館」與「中正紀念館」都將失去其時代意義,因此這兩座豪華的建築物將「另有任用」 : 一座可以改變成「二二八事件紀念館」,另一座可改成「台灣獨立建國先烈紀念館」。也就是說我們可以預計已經有了一棟夠氣派的建築物可供我們使用。現在我們需要做的是積極收集先烈所遺留下來的文物,到時候就可以陳列而供後人瞻仰。

因為受時空的侷限,這三位剛逝世的先賢,即郭,李,高三位醫師對筆者來說都是「陌生的同志」。但因藉著他們的遺族以及親友所寫的悼文,筆者卻能夠在很短的時間獲得很深刻的印象,因而肅然起敬,而且也曾兩次受感動而掉下眼淚,之同時也深覺自己做得很不夠而慚愧萬分。雖然他們的離去是我們的損失,尤其是他們的遺族,但也因為他們的離去才有了這些動人肺腑的悼文,把三位軀軀之体轉化成永存的精神而活在更多人的心目中,包括以前不認識他們的筆者。他們已經從陌生一變而成一聞如故而永存我心 !

最近我們的第二代也漸漸加入了我們的行列。他們自己的活動也逐漸地展開來。筆者認為我們也要設法讓年輕一代分享這些已離去的領導者的風範。所以如果這些悼文能夠譯成英文或其他外語的話,該是多麼美好的事啊 ! ( 有一個簡單而有效的方法是請這些已寫了悼文的同鄉,以口述的方式讓自己的孩子聽,然後讓他 ( 她 ) 們譯成外文,然後在兩大報登刊 ) 。不但如此,筆者也深盼還沒有為這三位寫紀念文的親屬及朋友,乘記憶猶新的時候也能撥時間為三位的「百日紀念文」執筆與讀者分享這三位美麗的腳蹤與感人的故事。這些文章也將可以合起來裝釘成一本紀念專集,可供更多人閱讀,也可以陳列在紀念館裡。這三位在天之靈看到您們的善舉必定會點頭微笑的。

很顯然的,這個紀念館只能容納少數有特別貢獻的先人,所以筆者在此建議,我們可以在紀念館的前院建造一座有如越戰紀念碑的大理石紀念碑,而把其他所有的隊員依他們逝世的年代刻上姓名,如此就男女老幼,大大小小都能留芳百世,傳為美談。

這是筆者本身的構想,因有感於最近三位同志的逝世而發。這三位的確在台灣人的運動裡 made a difference 。筆者相信這個構想是對的,但最後的決定與執行卻有待於大家的參與。

( 原載公論報 4/22/1998 版 4)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