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古巴的啟示 : 也談壓力

古巴的卡斯楚自 1959 年上台之後到今天已經快四十年了。雖然他的髮鬚都變白了些,仍然風度翩翩,老神在在。他因為信奉共產主義就承受了美國及其友邦的經濟制裁已超過三十年。雖然古巴曾經接受過蘇聯的經濟援助,在蘇聯解体之後他們已經自力更生了。這幾年來老百性雖然苦了一點,卡斯楚的政權卻還沒有解体。這正表現了古巴如何能夠承當外來的壓力而仍然不屈服。不但如此,更有甚者,最近美國本身反而受到國際輿論與羅馬教皇的壓力而開始放鬆其對古巴的壓力。所以如果有人問,是誰先霎眼,卡斯楚或柯林頓 ? 很顯明的,不是卡斯楚 ! 其實卡斯楚一個人已經前後鬥過美國的九位總統了 !

台灣有一群人時常發出「國際壓力」的雜音,好像我們只有為外來的壓力而生存似的。難道台灣人真的都是「空心菜」嗎 ? 我們不能有自己的原則,立場和理想嗎 ? 這些「國際壓力論」專家是否有需要到古巴去進修一下,學學人家的 stress management? 其實講壓力的人往往在未坐上談判桌子之前就已經輸了第一回合了,因為他們好像自認是沒有籌碼的人。反過來說,有籌碼的人是不太顧慮到壓力的,因為籌碼就是要用來消氣和減壓的。什麼是籌碼 ? Among other things, it's the beef, your stuff, your guts, and yes, your balls too!

本文不是用來褒古巴貶美國,而是用現實的眼光來看一個小國如何在長久且繁重的壓力之下仍然在發奮圖強。據最近的可靠資料,古巴的平均國民生產額是 1500 美元,台灣是 13510 美元,中國是 900 美元。我們的經濟能力是古巴的十倍有餘,所以就承受國際壓力的能力而言,我們不禁要問 : 「古巴能,台灣不能 ? 」更何況我們所追求的是自由民主而不是共產主義。美國與其友邦要用什麼藉口來向台灣施壓 ?

美國人有一句成語用來表示絕對不屈服,絕對要抗爭到底的決心, 叫做 over my dead body 。如果我們有自信,有自尊,有原則,能團結,肯吃苦,同時又有古巴的實例來提醒我們的話,那麼讓我們一齊來向全世界大聲喊 ”Over our dead bodies!” 願以此文來與同鄉共勉之。多謝。

( 原載太平洋時報 4/23/1998 版 3; 公論報 5/6/1998 版 4)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