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向日葵的啟示

( 紀念阮朝日先生,並獻給阮美姝女士 )

依筆者的淺見與偏愛,萬花中最耐人欣賞與尋味的是向日葵。

它高高的植株讓你從遠處就看到它對你的招呼,

它鮮艷的大黃花好像永遠在向你點頭微笑,

它深綠的大葉片有如一片大扇向你送來微風與新鮮的氧氣,

它粗壯的莖幹禁得起猛風豪雨的打壓,

它無刺的表皮與圓圓的臉蛋流露了平易近人與和靄可親的性格,

它快速的生長率顯示著充沛的生命力,

它不但在盛夏開花供人觀賞,入秋時也結成香脆可口的瓜子,

它也可以用來壓榨成芳香的烹飪油,

它枯乾了的枝葉也可投入爐灶供給我們熱量,

所以,向日葵是花,是果,也是樹 ; 是一棵有益且多用的植物。

它不是一枝獨秀而是集數百甚至數千小花蕊而成的一朵大花,

意味著內部的和諧團結與對外一致行動的表現 ;

它從日出到日落都隨著太陽在轉動,

顯示著殷勤的天性,永不偷懶,不墮落 ;

它的臉面每一時刻都仰望著光源,

是樂觀進取,永遠朝向光明的象徵 ;

在黑雲密佈不見天日的時候,

它不垂頭喪氣,而仍然挺立著,

耐心地等待光明的重現 ;

它是小孩喜愛繪畫的花卉,

也是畫家梵谷常作的題材 ;

它也是文藝愛好者的「禮拜天早 ! 」 (Sunday Morning) 的電視節目的幽默標誌 ;

它大方的黃花與綠葉也可代表黃色的蕃薯與綠色的政黨 ;

希望在台灣共和國成立之後,它能當選為國花 ;

但願台灣人能媲美向日葵可愛與可貴的特性,

也願我們不斷學習並發揮向日葵美好的精神。

後記 : 筆者在本文草稿期間偶然與二二八受難家屬之一的阮美姝女士相識。又在拜讀了她的「孤寂煎熬四十五年」之後,也多少知悉她的先父,阮朝日先生。這個非常有意義的名子也就加強了完成此文的動機。所以我願意把本文獻給阮朝日先生的遺族,特別為尋找枉死的父親而奮鬥數十年的阮美姝女士,同時也來紀念熱愛台灣至死不屈的阮朝日先生。又,「阮」字也有「我們」的意思,所以當我們在紀念阮先生的時候,他似乎也直接在向我們回應,提醒我們去建立一個光明正大的國家,也激勵我們做愛好光明的新國民。

( 原載太平洋時報 7/9/1998 版 7; 公論報 7/11/1998 版 4)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