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閣寫一張批互鄭邦鎮先生

鄭先生您好 !

在九月二十五日的公論報,我寫了一封信給您與許信良先生。最近得知您曾來美國西岸展開競選的活動。公論報報導了您在九月十五日訪問位在聖地牙哥的公論報社址,太平洋時報則報導了您九月十八日在洛城台灣會館的談話,獲得「同鄉印象深刻」的讚譽。因為在寫第一封信之前未能看到這兩篇報導,所以就在這封信裡面與您交換意見。為了避免有誤解或斷章取義之嫌,我將引用您所說的整句話,然後再做部份的分析和討論。

一 : 「他 ( 即您本身 ) 認為執政不一定建國,如果沒有建國至上的標準,否則成為兩黨分贓。鄭邦鎮在結論中特別強調,建國黨願這次大選當領航輪,將大選 pilot 到正確方向」。 ( 太平洋時報 9/23/1999 版 15)

首先我們來討論「執政不一定建國」一詞。這一句話可以說是真理,是名言。它也是國民黨五十年來佔領台灣的最佳寫照。因為國民黨根本就是一個吃飯不做正經事的集團,他們只會貪戀私利,全然不知國家為何物,也完全沒有學到亡國之恥的教訓,所以到今天國家定位還在跟著地震在搖擺。我們有什麼理由讓國民黨繼續做「執政不建國」的勾當 ? 現在我們不以選票打敗他們要更待何時 ?

再來是,如果「執政」不一定建國,那麼請問「在野」是不是就能建國 ? 其實,如果「執政不一定建國」是國民黨的最佳寫照,那麼「在野不能建國」卻是台灣人五十年來最真實也是最悲慘的寫照。您說我們有什麼理由讓這種政治現狀延續下去 ?

然而,如果執政不一定建國,在野也不能建國,那麼所剩下的是什麼 ? 其結論便是建國不能不經過執政的途徑。所以「建國必須執政」便是這次為何我們應該全体加入阿扁競選的行列的理由了。

現在讓我們來分析底下一句話,「如果沒有建國至上的標準,否則成了兩黨分贓」。這句話也說得很有道理。但讓我提醒您底下兩點 : 一,勝選本身只能象徵建國的開始,絕對不是其終結 ; 二,在阿扁勝選之後建國黨本身就有機會扮演督導和監視的角色,用英文的一句話來表達便是 This is where you come in! 再則,住在海外但心懷故鄉的台灣人也不會瞎著眼睛去愛民進黨。我們也會在各方面幫忙,讓阿扁的施政走上軌道。所以只要我們各人都做自己應該做的事,「執政不一定建國」一詞是不會在阿扁的身上應驗的。

二 : 「當被詢及參選是否會拉走阿扁的票源時,鄭邦鎮肯定地表示,他這次的參選是要開拓獨派的票源,最後得利的是陳水扁。鄭邦鎮並呼籲所有支持阿扁的群眾繼續支持阿扁,千萬不要跑票給建國黨。許多阿扁不方便說,不願說的論題,建國黨願意在這次選戰代為宣傳」。 ( 公論報 9/18/1999 版 8)

從建國黨開拓獨派的票源開始,談到阿扁最後得利的結論,好像其中有一兩步的推論沒有明確地說出來,所以讀來有點不很清楚的感覺。在這裡我就以填充的方式來討論這一點。

獨派開拓票源,阿扁得利的可能性有二。一來獨派的宣傳與勢力深入連宋李的陣地,改變了很多支持者的心態而跑票給建國黨,造成建國黨之得乃敵人之失的結果。相形之下,阿扁的票源保持不變,敵人的票源流失,因此阿扁就贏得選舉。

第二種可能性是在開拓獨派的票源到將近選舉的時候,建國黨公開宣佈退選,轉而為阿扁助選,把建國黨的票源暫時跑票給阿扁。

在這兩種可能性之中,我希望建國黨對第一種可能性能有大的斬獲。但平心而論,這是一個未知數,沒有人能正確地估計成功的機遇率。反觀第二種可能性,這是建國黨能夠完全操之在我的局面。只要您決定要做就可以馬上做出來。所以其成功的機遇率是近於百分之百。我希望這就是您所說的「最後的得利還是阿扁」。

阿扁不方便說,不願說的論題,建國黨將代為宣傳,這是非常好的代誌,我要在此向您說一聲「讚」 ! 這也明顯地表示建國黨在這次的選舉很願意和民進黨合作以便擊敗我們的共同敵人。從此再下一步的推論便是建國黨在適當的時刻宣佈退選,同時呼籲您們的支持者跑票給阿扁。

您要支持阿扁的群眾繼續支持他,千萬不要跑票給您,這正表示您有識時務,辨是非的良知,又是一項很好的代誌。但是如果沒有經過您自己親口這麼說,恐怕很多人不能了解您的心意,而誤認為您要來搶票了。同樣的道理,在關鍵的時刻阿扁需要您公開而正式地宣佈退選。只有這樣做才能有效地傳達您們的意思,也才能達到建國黨跑票給民進黨的效果。

最後讓我提醒您一件最近的代誌。四十年來對台灣人的獨立建國最有貢獻的團体,台灣獨立聯盟,在公論報九月二十二日的首版已經正式聲明要支持阿扁。所以敬請您們在競選告一個段落之後,能夠與民進黨會師,大家一齊做伙來打敗國新兩黨的候選人。多謝您花費寶貴的時間來看這封信。最後,祝您

健康愉快,萬事如意

弟 周敦人 敬寫於紐約州水牛城

( 原載公論報 10/16/1999 版 4)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