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合而分,分而合」 : 試補陳文隆先生的分類法

陳先生在太平洋時報 (10/21/1999) 以「柯林頓論 ” 聯邦條件 ” 」為題報導了十月初在加拿大的魁北克省川波龍山莊舉行的「世界聯邦制度會議」。由於陳先生的詳細報導,筆者得以了解該會議的通盤內容,在此要衷心感謝陳先生的一片好意與用心。

該文共分三大段,其中的一段以「台灣和魁北克不同」為副題,討論這兩個政治個体的獨立運動的不同之處。陳先生的分析法基本上是對的,可是因為分類的結果不夠周全而覺得美中不足。本文就試以陳先生的分類法加以應用並擴展討論的範圍,希望因此而能讓讀者更了解陳先生的本意,同時也能得到一點他沒有提到的益處。

首先讓筆者引用陳先生的一小段話,然後再正式來做討論。「表面上台灣和魁北克都面對著 ” 獨立 ” 問題。事實上,魁北克面對的是希望從加拿大分離出來 ( 合而分 ) 的局面。而台灣面對的則是拒絕被中國統一 ( 分而合 ) 的情勢。台灣和魁北克的 ” 獨立 ” 問題不但出發點完全不同,解決的方法也絕對相異」。

陳先生這一段話的本身是沒錯,但嚴格來說,「分而合」一詞只能用來暴露中國對台灣的企圖心而已。台灣人向中國說 ” 不 ” ,應該是以「分而不合」來表示才對。魁北克省的法國人後裔要「合而分」,但其他九省以及聯邦政府卻要「合而不分」,不要魁北克脫離加拿大。

新黨是中國的同路人,所以他們可以說是與對岸合唱「分而合」的爛調。在現階段李登輝所領導的國民黨是持「分合不明」的立場,不過他也希望在遙遠的將來能夠以「民主」統一中國,那個時候國新兩黨將變成「分而合」的敗類。

自從立委全面改選以及總統民選之後,反對陣營人士決定加入体制內的改革,可以說是與國民黨「合」了。但四十年來台灣人的獨立運動是要把台灣變成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使它從國民黨的腐敗政權脫胎換骨過來,同時也以新的國號加入世界性的各種組織。在這種情形之下,只有「合而求變」才能正確地表示台灣人的意願與努力。

魁北克的法人後裔要「合而分」,台灣人對中國要「分而不合」,同時對國民黨要「合而求變」。這三種不同的情形卻有一個不能被忽略的共同點,也就是說,除了陳先生所說的不同點之外,也有一個重要的相同處。一言道破之,就是兩地的人民要當家定做主的主觀意願是絕對相同的。就因為有了這個共同點,所以有人,包括筆者,才會把魁北克與我們本身的奮鬥相提並論,以便從他們得到啟示,鼓勵,甚至於得到直接的幫助。由此觀之,魁北克,西藏,東帝汶等地都是我們的難兄難弟,有同病相憐之感,自非意外事也。

結論來說,陳先生是注重兩地相異之處,而本文是以兩地相同之處來加以補充。

( 原載太平洋時報 11/18/1999 版 11)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