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讀「懺覺錄」的意外心得

看過這本書的人當然知道它的主要內容,沒有看過的人也可以從公論報為它所做過的廣告端測一,二。筆者在兩年前雖然就跟大家趕集似的僥倖買到這本書,卻由於種種因素一直到上個月才有時間和心情坐下來把它從頭到尾,上氣不接下氣地看完。

除去欣賞了箇中生動的愛情故事之外,卻很意外地,也很驚喜地得到一些思想上的指點,就此分三點與讀者分享。

一,自從在中學時代上了三民主義的課程之後,「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的定義就一直牢記在腦子裡。雖然經過這麼多年的思考,閱讀和討論,好像沒有遇到過比這個更恰當的定義。但在這本書裡忽然讀到作者引用張炎憲教授針對這個定義的批評,並且也道出他本身對「政治」所下的定義,那就是「政治應該是眾人參與並共同經營其 ” 生命共同体 ” 之事」。 ( 頁 193)

這個新定義大大地調整了我的思維架構,增廣了我的視野,也加深了對政治層面的了解,同時也著實欽佩張教授的飽學和智慧。

二,過去因為一直都受到「十全十美」的美學的影響,竟全然不知道有崇尚殘缺的日本藝術哲學。作者張水景舉例用陶器的藝術來做說明。他說日本的國寶級的陶器,只要是名家的名器,沒有一個是不殘缺的,「 . . . 名家在作品完成的階段,故意在完整的造型上畫一線,或打破一個缺口,或捏進一個凹陷。這種 ” 殘缺之美 ” 可以使 ” 人為 ” 變成 ” 自然 ” 」。 ( 頁 148) 還有,日本的詩歌大都歌頌八月十三夜的殘缺之月,而少歌頌十五夜的圓月,等等。 ( 頁 164)

筆者推想,這種殘缺的美學會減少一個人對自己無理的要求和隨之而來的焦慮與不安,因而也會減少精神病患者的人數。至於事實如何,有待求証。不過個人認為殘缺的美學比完整的美學較近乎自然,也更平易近人。

三,作者以反抗的口吻提起中學時代的一件事。當時蔣經國一再鼓勵國人要看兩本書,一本叫「天地一沙鷗」,另一叫「荒漠甘泉」。不過只因為是蔣經國推薦的,他反而拒絕去看,「因此,雖不知其內容,卻牢牢記住這兩本書名」。 ( 頁 286)

筆者雖對第一本書感到陌生,卻非常熟悉第二本書。它是供給基督徒每日的靈糧的一本好書。筆者因出生於長老教會的家庭,所以在台灣的時候就經常閱讀這本書。一年前有一位朋友送給我們家一本英中的對照本。因為英文是原作者的原文,它的內容比中譯本來得豐富,也更能滋潤乾渴的心靈。

從知悉「荒漠甘泉」的眼光,再轉眼看蔣經國的時候,的確一時在我心中起了一陣震撼,因而也覺得有重新估計他的為人處事的必要。究竟一個終身扮演特務頭子的黑臉與勤讀「荒漠甘泉」的白臉的對照著實太強烈了。心想這種集黑臉與白臉於一身的情形有可能嗎 ? 仔細思考之後的結論不但是有,而且比比皆是。依據基督教的教理,只有病人才需要醫治,也只有罪人才需要拯救。因此,除了神以外,凡是世人,包括蔣經國,都需要拯救。所以在得知蔣經國曾經鼓勵大家看這本「勸善書」之後,對他的印象已經有所諒解與改善。

這些便是我讀「懺覺錄」的意外心得,因為是意外的收穫,所以也倍感珍貴,因此也讓我的精神生活更豐富。

( 原載公論報 6/22/2000 版 8)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