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談公益彩券和自由的負面

首先讓我指出一個矛盾的現象 : 正在看拙文的讀者,十之八九是不會去買彩券的,但真正需要讀的人們卻正在熱中於彩券的簽賭。面對這種矛盾的現實,我們只能退而求其次,希望同意本文的讀者能在自己的生活圈子裡做一點規勸與誘導的善舉,庶幾美麗之島能倖免於淪為貪戀之島的下場。

有關對電腦彩券發行的評論,已經有不少人在海內外的報章著墨,本文只想做一點補充而已。

執政黨這次發行電腦彩券的主要目的據說是要襄助弱勢族群,但明眼人給予的評語卻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劫貧濟貧」之舉。台灣早期的草莽英雄廖添丁雖然沒有讀過很多書,卻也知道「劫貧濟貧」的路走不通。又如果他本身的義舉不是「劫富濟貧」的話,他的「東方羅賓漢」軼事也不會流傳到今天的。

電腦彩券是一種「零和性」的遊戲,也就是說贏家和輸家的金額總和是等於零,所以遊戲的結果只是鈔票換別人的口袋放而已。照理類推,整個國家的總資源並不因為電腦彩券的發行而會有一絲一毫的增加。尤有甚者,在「劫貧濟貧」的情形之下,它只能導致貧富不均的更加惡化,徒然增加了更多「難民」而已。由此觀之,「公益」彩券其實是加了糖衣的「公害」彩券,甚至於是一種「搖頭丸」。非但如此,民眾因為簽賭的瘋迷而無心於工作反而導致經濟的負成長,而家庭份子因為簽賭而失和也會導致精神上的消耗。凡此種種都顯示政府的得不償失之「愛民」措施,更不能說是一種「 拚 經濟」的方法。

國民黨因為發行愛國獎券而導致六合彩,大家樂的併發症,幾經虧損全民的物質與精神的雙重國本殆盡。民進黨發行公益彩券的行徑顯然有明知故犯之嫌,是一大敗筆,也將逃不掉歷史的公斷。

從「自由」的觀點來看,人民自願去簽賭固然是一種自由,但是一味著迷於同一種自由就等於失去這種自由,因為這時形勢已經比人強,習慣成隱癖,終淪為不能自拔的下場。昔為自由人,奈何今為自由奴,哀哉 ! 這就是「自由」的負面之一。

再說簽賭者雖然有選擇任何六個號碼的自由,卻偏偏要跑去找明牌,祈神佛,甚至一窩蜂坐包車到外城去簽賭。明明是一種碰運氣,靠機遇的遊戲,卻把它看成一種信仰的寄托。這種自動放棄選擇號碼的「自由」便是喪失「自由選擇」的「自由」,也就是一種「放棄 ( 或逃避 ) 自由」的仰賴他人的行為。這就是「自由」的另外一個負面。

自由固然得來不易,要維護自由也非易事,卻鮮為常人所覺察,就好像買一幢房子的價格不但高昴,買了之後的維持費也非常可觀 ; 有不少人就因為付不起每月的貸款而不得不放棄心愛的『金屋』。熱中於彩券的人好像把珍貴的自由踐踏於地上而全然不自知,到頭來竟須以「賠了夫人又折兵」收場。 追根究底原來都是「自由」惹來的禍 ! 有一句西諺如此說 : ”Freedom is not free”, 意即自由不是免費的,而是有代價的。福佬話有一句話可以用來形容不知道自由的可貴 : 「吃米嘸知影米價」。

為今之計我們須要想出對策如何把已經開動了的賭博列車使出煞車的功能。最主要的就是要如何把無限度的自由變成有限度的自由。 其實這種有限度的自由在任何社會規範裡都可以找到很多實例: 一夫一妻制度,駕車要靠右邊,等等即是。買工商業產品,例如買轎車或機車也只有幾家廠商可以讓我們選擇而已。

現階段的週二和週五開獎已經明顯地影響到工作情緒和效率, 報載曾經有過要變更開獎的日子的計劃,最近卻好像有氣無力地只在週二和週五開獎的時間做調整而已 ( 延後到下班之後 ) 。依筆者的淺見,除此之外,開獎的次數可以減成每週只在週末開一次,然後再延長為每隔一個週末開一次 ( 因為很多勞動者都是每兩週才領一次工資 ) ,到最後就訂定為每月只開一次獎 ( 因為很多辦事員都是一個月才領一次薪水 ) 。再來,簽賭者的年齡要在二十一歲以上 ; 大人不得攜帶小孩去簽賭 ; 每期簽賭的數量(或金額)要有上限 ; 購買時須出示身份証或護照以便把個人的資料一並輸入電腦。如此以科技的方法去操作,相信可以獲得有效的管理。又,中頭獎和二獎的人應該按金額的比例把一部份的獎金捐給自己所喜愛的一個或數個慈善機構,等等。希望有心人共同來思考與建議,以便覆行人民督導政府的責任並行使做「頭家」的權利。

最後,從更廣闊的視野而言,上述的不知自由的真諦而濫用自由因而失去自由的現象也是一句古諺所說的,「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之傍証。 不過,另一句諺語說得好,「君子(包括淑女)愛財,取而有道」。 「有道」與「無道」之間的差別,大半要依靠心靈的建設才能奏效吧。

( 原載自由時報 5/16/2002 版 17)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