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林良彬著,「一九七九年夏天」讀後感

六年前筆者開始在海外台灣人的報紙投稿。那時林良彬先生(阿彬)是太平洋時報的總編輯, 所以他總是我的第一位讀者。這次阿彬出書,他是作者,我變成一個讀者。 買了書之後有一天忽然電話響了,說是阿彬在叫。寒喧沒兩句他就坦然告訴我,說我們之間他仍然比較習慣於當讀者的角色,所以要我寫一篇讀後感給他讀一讀而後才決定快或不快。既然是老主顧老遠跑來訂貨了,怎麼好意思說倉庫沒貨呢? 記得阿彬非常忠於他的責職,有時也幫我改錯字,查文獻,實在是真好做伙,所以我也就勉強答應特別趕工,不日交貨。

這本書已經有兩位先進寫了很好的書評在本報發表過。我也很贊同他們的評論,所以這次就給我一個機會寫一篇另類的心得,可以讓我加油添醋擱撒味素!

阿彬是以哲學起家的,所以書中有兩章對生命的意義,人類的將來,自由的真諦,科技的優劣等都做了深入而淺出的探討。蘇格拉底曾說過,沒有經過檢討的生活是不值得活下去的(Life unexamed is not worth living)。做為哲學的一位接棒者和傳遞者,阿彬未敢忘本地適時向讀者提醒,不要做貪婪無厭的「無頭蒼蠅」。吾輩敢不洗耳恭聽?

從冷冰冰的哲學大雪地,阿彬趕緊把讀者帶進熱烘烘的搖滾樂咖啡廳去退冰解陳。而且阿彬要讀者玩真的,叫他們上網juliasong@hotmail.com去洽購書裡頭提到的一些搖滾歌曲。這樣子讀者可以一邊看書一邊欣賞悅耳的音樂,煞是寫意! 阿彬也描繪了一群年輕小伙子在咖啡?裡的談話,他們雖然著迷於這種倒地的西洋音樂,郤也會想到應該嚐試創造一些本土化的搖滾歌曲。讚!

從咖啡?要回家的途中,正好可以順路經過士林的夜市吃宵夜! 一談到台灣吃的文化,任你老美的麥當勞再苦勞一個世紀也望不到士林夜市裡任何一家吃店的項背。且看花枝羹,鱔魚麵,四神湯,蠔仔煎,豬腳麵線,蜜豆冰,楊桃汁,仙草冰,真是琳瑯滿目。看到這些還在成長的少年仔坐下來吃了一碗又填一碗,真羨死人也! ( 筆者曾在一候診室聽到一位病人的家屬和一位醫師的談話。家屬問醫師可曾開過「羡煞」的死亡証明。他說沒有,因為這和「氣死] 的症頭一樣到現在都還是「驗沒傷」,但補充一句說他的同事曾開過「垂?致死」的証明。家屬便請問妨治之道, 醫師曰:「輕者遠庖廚,重者割除唾液腺可也 」。 稍後只聽家屬喃喃自語道:「世間是苦海!」)。 話又說回來, 為了要把台灣吃的文化更發揚光大,阿彬也祭出了綠豆糕大王郭元益 ,而且也安?了一個少年仔在這家老店打工。但我就想不通他為什麼沒有吩咐少年仔運一個貨櫃的綠豆糕到加州,讓他做薄利多銷,「買一本送一盒」的生意呢? 這樣子讀者也可以邊看書邊聽搖滾樂又邊享口褔嘛! 阿彬,來日方不長,回頭是太平洋岸!

?夏夜的好去處是去看二輪的電影或者去看布袋戲。在大廟口這群高中畢業生和弟妹們一面觀看布袋戲?仔在跳動,另一面也在無形中認識本土文化和練習本土語言,尤其是一些平常較少聽到的成語,如「飼老鼠咬希袋」,「烏魯木齊」,「沒貓沒鵁鴒」之類的。真好! 台語專家洪惟仁早就說過,台北市是台語的「淪陷區」。國民黨有一陣子還規定布袋戲也得使用北京話,這簡直是硬要把圓木棍?進方格子,實在太豈有此理了。 不管阿彬描寫的是往事的回憶或者是他對當下年輕人學習本土文化的期望,看布袋戲學台語對保持台灣文化的特色總是一個好的代誌。 加油!

一九七九年的台灣還是充滿了白色恐怖的氣氛,人民的日常生活多多少少都受其影響,尤其是較年長的一代更難避免舉目三寸有特務的感覺。阿彬安排一些場合讓年長和年輕的一代聚在一起就有關的代誌做隔代教育,而且還有一位曾被特務拷打監禁而殘癈的長者在場讓少年仔正襟危坐地感受到白色恐怖的可怕和可惡。阿彬也以神出鬼沒的手法描繪了一齣驚心動魄的特務故事,但也沒忘了加進一個風騷的年輕寡婦和一個高中畢業生扮演霸王妖妃的?曲,如此這般地故意捉弄讀者的七情六慾。 最後郤以三個青瞑嘸驚槍的少年仔去攔截兩個正在暗中行兇的特務,但倖而及時得助於警備人員趕到現場把兇犯逮捕為終結。或許有些讀者會覺得只欣賞這一章節就值回書價了。對此我倒不能苟同,因為I want more !

這是阿彬的第一本小說,所以也正如他所說的是他寫作的「成長的小說」,同時也是事實回憶他在當年的一段成長過程。不過,書雖不算長,郤是小巧玲瓏,五臟俱全。 書中有描述喜怒愛憎的情節,有兩代之間的交通和溝通,有訴諸理智的場合也有投入抒情的畫面,有檢視往事的意涵也有探討來日的決擇。 總的來說,這是一本如在炎夏裡喝楊桃汁般的給人清涼和香甜的味道,它也是一部頗為生動的悲喜劇,值得慶祝,也絕對值得推薦。

當我讀到最後一頁而自忖劇情終將歸於平靜的一刻,那位風騷的寡婦郤突告失?了, 而屋子裡還留下一個兩歲的小孩和五十萬元的現鈔! 再忖量之後我也發現,這是阿彬故弄玄虛的筆法。雖然在白色恐怖時代,任何人,包括這個寡婦,在任何時刻都有突然失蹤的可能性,阿彬郤畜意製造第二高潮,為的是要為他的第二本書伏筆,在暗地裡向讀者呼喚,「欲知風騷寡婦的下落如何,請看下冊分解! 」 如此這般的,第二本書「一九七九年秋天」於焉成形矣! 更有甚者,爾後還可以來一本「一九七九年冬天」的續集,一年竟可以出三本書, 好一個有遠謀的命名法喔! 其實這樣也不錯,正如三條支流可以?集成一條主流似的,這三本書的連載就可以成為一部大河小說了,不是嗎? 而且後頭還可以有一九八○,一九八一,. . . . 錢途真是無量!! 阿彬啊,當你這一套書洛陽紙貴的時候,你大概不會忘記誰才是你正港的朋友吧?

(原載太平洋時報11/14/2002 版9)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