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何不以非政府組織申請在聯合國與支那舉行一場辯論會 ?

這幾年的經驗明確告訴我們,以「中華民國」申請加入聯合國已經沒有希望。所以,另尋新途徑應為當務之急。 支那一貫把中美間的「三大公報」一口咬定,以它為藉口把台灣視為其一部份,充分展現其「強權即正義」 (might is right) 的猙獰面目。但是,他們所不敢正視的就是有關台灣的「三大條約」,也就是馬關條約,舊金山和約,以及對日和約。筆者相信,這三條條約可以綽綽有餘地辯駁那三個公報的。究竟第一公報僅在 1972 才出現,與 1895 年的馬關條約相比僅是個老小弟而已,神氣什麼 ? 如果暫且把馬關條約視為一張出賣台灣的「賣渡証」的話,舊金山和約以及對日和約郤絕對不是一張支那的「贖回証」。他們的法理根據何在 ? 有嗎 ? 如果有,怎麼從未拿出來「展寶」一下 ? 但是,日前李遠哲院長在 APEC 會場上代替阿扁邀請江澤民來台訪問時,被其認為是觸及「一中」的政治問題而被拒絕,意即他只能以一國的首長到一個省份出巡而已,如要以兩國首長的身份互訪則免談。斯可忍,孰不可忍 ?

我們都很清楚,美中三公報是這兩國的行政部門之間的一種共識而已,在國內並不具立法根基,當然也不具國際法理的約束力。而且美國總統及其下的行政機構,只能在四年或八年的任期內行使其外交政策而已,對下一任的總統也只能有建議性但缺乏必然性或持續性的效用。其實支那對這一點也心知肚明,郤渴望經由一再地修改舊公報,使其措詞能在新公報裡變成對他們更有利,以便達到「收回 」台灣的企圖。根據相當可靠的消息,民主黨如果在上次的大選獲勝的話,第四公報恐怕早就出爐了。

美國對我們的態度雖然是友善,但其善意都是在其本身的國家利益 (national interest) 之考量下才釋出的。所以我們不可太過於依靠美國因而需要同時另找自生之道。訴諸聯合國的組織和功能應該能夠得到一些幫助才對。支那雖然會從中阻撓,如果我們沒有以中華民國的名義當招牌的話,他們反對是沒有法理上的根據的。又,表面上支那雖然是個大國,郤長期以最貧窮的國家的身份向世界銀行等國際機構貸款,卻又不惜動用鉅款在沿海設置飛彈基地。再者,他們自己國內也有一大堆問題,諸如人口問題,農村問題,貪污壞帳,愛滋病漫延等等,所以我們大可不必被他們兇惡的外表嚇阻我們自己要爭取法理上獨立的職志。

再說,世界上很多國家,包括美國,大都對台灣的歷史僅一知半解,加上中國的詭辯霸道,就讓真理見不到光明,讓實情不能水落石出。豪無疑問的,真理是越辯越明的,不是嗎 ? 開這種辯論會也剛好可以給世界一個認識台灣國際地位的真面目的機會。

筆者相信,聯合國沒有拒絕這種申請的理由或藉口。君不見好幾年前巴勒斯坦的平民阿拉法特就曾被邀請在聯大舉行了演說。瑞士曾以非會員國身份獲准訴諸國際法庭。其實,沈建德教授在兩三年前就已經提出類似的構想了,但到現在好像還不受重視。再說,呂秀蓮的「台灣的過去與未來」,史明的「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 以及黃昭堂與彭明敏合著的「台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諸書都把歷史的事實闡述得很清楚了。因此,只要我們有機會把三大條約拿來與三大公報做公開的對質,我們是準操勝券的。

總的來說,支那要強制統一台灣的企圖,不但沒有得到絕大多數台灣人「主觀意願」的同意,而且在「客觀事實」的層面也是「於史無據」。在這種主客觀都不利的情形下,他們就想以美中公報的一再修改以及以槍桿子的威力強迫台灣就範。 可是,很明顯的,「天理」和「正義」都是在我們這邊,所以我們可以大聲地喊出 : 「雖十三億人口,吾輩亦往矣」。 台美人處在地利的優勢,正可以為此獻出一份心力。再者,只要我們堅持我們的立場,我們終將會得到全世界「人和」的支援的。

( 原載太平洋時報 11/7/2002 版 11)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