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介紹「台灣人四百年史增訂版」

在一九八○年代初期,長年被政治庇護的史明先生獲得日本政府的許可,此後如果出境也可以再入境。所以自一九八二年他就在每年的夏天來到北美洲參加各地區的夏令會,特別在政治討論會的節目上他都代表「獨立台灣會」與其他團体的代表坐在台上參與討論。在一九八二年他也帶了他的名著「台灣人四百年史」來和大家見面,給北美洲的台灣人一陣正面且強列的震撼 !

史明老先生早在 1962 年就以日文出版了這本名著,再經過十八年的漢文自修,也把它寫成漢文版 ( 在此簡稱原版 ) 。節譯的英文版也相繼在 1986 年發行,然後在 1998 年他就把從 1980 年到 1998 年初的重要史料增補在原版的後面而成為今天的新版。

史先生本名施朝暉,但在日文版出版的同時就開始以「史明」署名。史先生曾經為了改姓名而做了下面的解釋。他說 : 「古代中國的史官撰寫所謂 " 正統 " 的歷史,必須依照皇帝的心意,如有所不從,即遭到刑罰,因此史書中充斥著謊言,無法詳實記錄當代的史蹟。 " 史明 " 就是 " 把歷史弄明瞭 " 的意思」。 ( 鄭雅怡 : 荒野孤燈 : 史明其人及其思想 ) 。 ( 此文見於葉博文編 : 「 史明 : 荒野孤燈」, 2001 出版,頁 84-85 。 )

話說在先,筆者不是唸歷史的,所以沒有資格寫這部書的評論。但為了要向讀者報喜這本新書的問世,就自告奮勇也義不容辭地在這裡作個簡介。首先要提的是把新版在客觀上與原版之間的差異,用一對一的比較方式指出來,然後再把新版的特點加以介紹。

兩版的外表最為不同的是由原版的一巨冊分成新版的上中下三大冊,因此有可以分冊閱讀的方便。紙面的大小從原版的 8.25X5.625 吋擴張成 10.25X7.25 吋,印刷的字体也隨著增大,所以讀起來比較快也不會傷眼神。全書重量由 5 英磅增加到三冊共 10 英磅,但有分冊攜帶的方便。 頁數由 1540 頁增加到 2072 頁。在新版書面的標題和作者的姓名,因為有塗上一層「夜光汁」,所以在暗室裡也能夠看得很清楚。這可能也是作者的別有一番用隱喻吧 : 在黑暗中這套書可以讓我們見到光明 !

除了包含原版的全部內容之外,底下的項目是新版給我們帶來的新內容。一,在上冊的開端作者用了 54 頁的篇幅闡述他的「歷史觀」。二,在最後一章增補了一節 240 頁的「一九八○年以後的台灣」。三,在下冊的後端列有五項重要的索引項目,即 1 , 參考文獻 ( 分漢文 213 種,日文 307 種,外文 91 種 ; 此外,在「歷史觀」的末端也另列 57 種參考文獻 ); 2 ,表格索引 (243 表 ); 3 ,插圖索引 (84 圖 ); 4 ,地名索引 (1091 處 ); 與 5 ,人名索引 (3362 人 ) 。 有了這些詳細的索引項目,今後讀者就可以按照自己的興趣和需要去快讀與活用這部經典了,這是新版的另外一個大改進。

在地名索引裡面史先生把它規劃成「台灣地名, 718 處」和「外國地名, 373 處」。所謂台灣地名則只限於「台澎」而已 ; 「金馬」和大陸在歷史上確實屬於外國無疑。 在人名索引項目裡我們可以看到有四種人群 : 台灣人 (1747 人 ) ,中國人 (1066 人 ) ,日本人 (244 人 ) ,和其他外國人 (305 人 ) 。台灣人和中國人之分也是反映正確的歷史事實吧了,這和當前大家在做「族群融合」的努力並沒有衝突。又,作者有寬懷大量,沒有在「台灣人」底下再細分為「 正港的,三腳仔,半山的,變色蟲,抓耙仔,倚大坪的,踏雙船的,線民,掮客,台奸」等等 ; 當然也沒有「褔佬,客家,高山,平埔」之區別。

鄭雅怡在上述同篇文章裡稱這部書是以「唯物史觀」的立場寫成的,但沒有加註任何詮釋。依筆者的淺見,觀諸這四百年台灣人慘淡經營的歷史,很多人在求每日的溫飽都確實有困難,哪有什麼閒暇顧及精神生活 ? 所以如果史明想以「唯心史觀」來寫這部歷史的話,大概也沒有什麼好寫的吧。 俗語說 : 「人以食為天」,如果肚子都填不飽,腦子裡所能想像的不外是「畫餅充飢」之類罷了,不是嗎 ? 這不也反映了「吃的文化」是台灣文化的特徵之一嗎 ? 再者,台灣人長期受外來不間斷的政治壓迫和掠奪,就經常在「自身難保」的恐懼氣氛之下求生存,所以祈神保佑的「拜拜文化」也就成為台灣文化的另一種特徵了。如再把這兩種特徵合起來的話,不就是眾所周知的「吃喝拜拜」的物質文化特色嗎 ? 阿扁政府以「拚經濟」為首務的政策雖然在當前是正確的,但也應該開始注重心靈提升的代誌了。幸虧在民主化之後「週休二日」的制度也已開始在實施。我們慇切地期待在不久的將來台灣會開始創造更向上提升的美麗島精神文化 !

其實,已如上述,史明在新版的開頭就用了 54 頁的篇幅去闡述他的歷史觀。 所以只要讀者把上冊打開來就有機會去領會作者寫歷史的立埸和用意。他說 : 「所謂歷史學,就是要解答一些做人應有的根本問題的學問,即如 " 自己與社會的關係到底是什麼 ? 我們與社會在何等環境,經過怎樣的歷史過程,而如何的形成起來 ? " 」等等。 他又說 : 「學到歷史,同時也能幫助個人或社會提高其自覺性,自立性,及積極性,以及集團意識」。 ( 頁 12) 此外,作者也把「歷史觀」的歷史,從古希臘到現今給讀者做了深入而淺出的介紹。 作者之飽學,令人歎為觀止 !

雖然在已超過八十高齡又視力也衰退之下,史明老先生還是幾十年如一日地繼續為台灣獨立的代誌在打拚。這一年來也致力於把四百年史改寫成適用於中小學生的讀物,使他們能有正確的「認識台灣」的閱讀教材。 很顯然的,這部鉅著是每一個台灣人,無論男女老幼要做尋根之旅和認同之道的不可或缺之藍圖兼響導。 我們 遙祝這部新教科書將很快就能與年輕的一代見面。

就筆者個人的經驗來說,從這本經典我有機會讀到自己的一位阿叔在「東港事件」被日本政府捉去坐牢的代誌,而後在二二八事件也因為有「前科」又被國民黨捉去關了好一段日子。我也讀到一位堂弟妹的阿叔在二二八被國民黨帶到台南火車站前面的廣場槍殺的記事。 我們的上一代都叫我們要「有耳無嘴」,其實他們自己也常以「無嘴」來對待我們,難怪我們對很多我們自己 的過去都呣知影 ! 筆者相信這部經典正是台灣人集体的記憶。所以,只要你開卷,必會讓你讀到一些你以前所不知道的上一代的辛酸故事。換句話說,這部經典能夠把我們恢復成為「有耳有嘴」的正常又正港的台灣人 !

在此筆者想吐露一點他隱藏很久的心聲。依筆者的淺見,國寶級的史明老先生有足夠的資格獲得阿扁政府以及任何民間社團或基金會一年一次或兩年一次的任何最高榮譽獎。我也深信很多讀者也有同樣的感覺才是。我們希望這些機構在史老有生之年能早日給他遲來的殊榮。其實這話應該倒過來說才更貼切,史明若樂意接受某一機構主動盼發給他的獎狀,那才是這個機構的光榮呢 !

有意購買這部新書的讀者可以依下面的信址接洽。 財團法人史明教育基金會, (106) 台北市和平東路一段 182-2 號 11F; 電話 02-2363-2366; 傳真 02-2363-1970; 電郵 Subeng@ms24.hinet.net 。又,如果有讀者樂意參與史先生在台的工作或樂捐金錢的話,他必會以感謝之忱樂意接受的。

( 原載公論報 3/4/2003 版 11)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