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回應「在現代生活中與佛法對話」一文

陳國坤先生是自由時報駐紐約的一位編輯,但三不五時也會放下身段,帶上投稿者的帽子,撰文與讀者分享他的卓越見識。這次他也把去年十二月十七夜在法拉盛內觀法堂的演講稿登在十九日的「社區論壇」。陳先生以抒情文的筆法描述他的「現代生活」和「所認識的佛法」的心路歷程。在拜讀大作之後對陳先生的處事與為人有更深一層的瞭解與欽仰,因此也有感而為文,發出善意的回響。

筆者出生在基督教長老會的家庭,所以從小就承受教會式的教養,長大之後也持續同樣的信仰。與陳先生比較起來,我們兩人在信仰上的見識與体驗自然就很不相同。為了有助於彼此的瞭解,我想提出陳先生所說的兩段話來做個簡短的討論。第一,如他所說,他的記憶裡的一九六○年代是「那時侯台灣的宗教信仰主流仍是一般佛道不分的民間信仰,但官方和主流媒体對宗教的態度,卻是獨尊基督教。所有的民間信仰和宗教皆是 ” 層次比較低的人的迷信 ” 。只有基督徒能夠理直氣壯地在公開場合宣稱他們信神,其他的人皆是 " 沒有信仰的人 " 」。

在筆者自己的記憶裡,當時的長老教會是最受國民黨注目和刁難的時代。就在那個時代他們把已經使用一百年的羅馬字聖經和聖詩全部沒收,以羅馬字刊行的教會報紙也被停刊,其後一律只能使用漢字。再則長老教會的神學院不能在教育部立案,其學位當然也不受承認,投考神學院的男生因此也得先去當兩三年的阿兵哥 ( 請注意 : 不是預備軍官 ) 才能入學註冊。由此史實看來,如果「獨尊基督教」之言不是以偏蓋全的話,就是這句話不包括長老教會在內。

第二,陳先生回憶兩位同樣遭受喪子之痛的媽媽,一位信仰基督教一位信仰佛教,由於信仰的不同,兩人的善後或適應方法的迴異自應在預料中。最主要的差異可歸因於兩個宗教的教義內涵的不同,而不能說是哪一方的做法對哪一方錯。但要把這話說個清楚則需要相當費筆墨,所以就此從略。

時過三,四十年的今天,有的事還是「維持原狀」,但也有已經改變了的。 對筆者來說,証嚴法師的言行對佛教和基督教以及其他宗教的「異中求同」的努力與實踐是個很大的改變,同時也是個很大的貢獻。在她的書「人有二十難」裡,我們可以讀到下面一段很不尋常的話。她說 : 「常常有人問我 : " 法師,佛教和其他宗教有什麼不一樣嗎 ?" 我都這麼回答 : " 只要是正信的宗教,其目標都是一樣的,就是 { 愛 } 。天主,耶穌,都以博愛的精神來愛世人 ; 佛教講慈悲,所謂蠢動含靈都是佛陀所愛的對象。所以,只是名稱不同,研究的經典依據不同,至於最終的目標應都一樣,可以說是殊途同歸」 ( 頁 120) 。

最近新任的慈濟大學校長是方菊雄博士。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教徒,也是大紐約區很活躍的台美人黃靜枝女士的先生。十年前當他在考慮是否要接受慈濟的聘書時,他對校方提出的質問所得到的回答就是上面同樣的一段話。最近在從代理校長要真除變成正式的校長時,証嚴法師也以同樣的一段話回答報界的質疑,「為何讓一位基督徒當一間佛教大學的校長 ? 」這段美好的故事也足以表現佛教著實有很大的包容性。

筆者對佛教是個門外漢,但因為受証嚴法師的感動,遂漸漸產生對佛教認知的興趣。現在又知悉國坤先生是一位道深的佛教徒,以後必定要向他虛心求教。希望本文是個好的開端 !

( 原載自由時報 2/7/2003 版 17)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