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簡述羅馬拼音字在台灣的歷史

談到羅馬拼音字 ( 簡稱羅馬字,也稱白話字 ) 在台灣的歷史,可以追溯到 17 世紀荷蘭人入侵台灣之後的第三年。本文將分為底下四個段落來簡要地敘述其起源及經過 : 一為荷蘭治台的開創時期,二為十九世紀中葉西人來台以後的發展,三為這兩個歷史階段之間的關係,四為台灣教會公報之特殊貢獻。

•  荷蘭治台時期羅馬拼音的開創

當前一般人通常都聯想到羅馬字是一百多年來基督長老教會在台灣創設的文字和所印刷的文獻。雖然這種聯想大致是正確的,其實羅馬字在台灣的歷史和台灣人的四百年史幾乎是同時代和同年齡 ! 這話如何說呢 ? 原來荷蘭人在 1624 年侵台時,首先與居住在今台南縣一帶的西拉雅平埔族接觸,但隨即發現西拉雅族 ( 及其他族群 ) 只有口傳的語言卻沒有文字。為了政治上,商業上與教化上的需要,荷蘭人便藉用其國人的宗教界人士研發以羅馬拼音法把西拉雅語翻譯成雙方可以溝通的文字。就這樣子羅馬拼音字便在台灣島上誕生了。 當時這種文字被平埔族稱為「紅毛字」, 荷蘭人用來與平埔族或平埔族之間所締結的契約的文件史稱「番仔契」,而這些文件的集成就叫做「新港文書」 ( 在劉還月的書 「尋訪台灣平埔族」第 47 頁裡有一頁珍貴的影印 ) 。 除了政治上與商業上的用途之外,荷蘭宣教師們也開始用羅馬字把聖經的一部份翻譯成西拉雅語。 在荷人治台初期雖然原住民屢有反抗和叛亂的情事,但經過一段時期之後雙方便開始和平相處,羅馬字便在荷蘭人和原住民的日常生活中發揮了重要的文化功能。 在宗教活動方面史載在 1640 年代曾有過五千九百名原住民改信基督教。

( 二 ) 十九世紀中葉以後羅馬拼音在台灣的發展

眾所周知,荷蘭治台只有三十八年便被鄭成功逐遂出境。此後羅馬字就不再被新統治者所採用,西拉雅族因為對外沒有使用馬羅字的機會,所以只能在自己的社區內使用,但他們也隨著時間的流逝就漸漸遺忘這些紅毛字,一直到十九世紀中葉西洋人再度來台之後才有了明顯的改變,也就是在英國,加拿大和美國的宗教界開始遣派宣教師來台灣傳教之後,羅馬字才再度開始被使用。但因為兩個世紀後的人口變動,這次是以漢人為主要對象,原住民為副的傳教活動。還有一點,這次與荷人治台時不同的就是羅馬字只被使用在宗教活動的範圍,官方所使用的語言仍然是所謂「孔子字」,也就是漢字了。不過在當時認識漢字的老百姓非常的少,所以羅馬字的創設 ( 或再出發 ) 就變成用來推廣識字和普及教育的白話字運動工具。

滿清的門戶開放以後歐美的宣教師一度都到中國傳教,足跡所到之處包括東南沿海的福建與廣東。在福建的宣教師大都駐在廈門一帶,因為實際上的需要他們就開始學習當地的方言,包括廈門,漳州,泉州,客家等語。隨著教勢的發展,後來也漸有宣教師受派到台灣做開拓的工作,不過早期來台的宣教師都得事先到廈門接受語言訓練一段時日之後才前來服務。後來隨著宣教師人數的增加和經驗的累積,到中國學習方言的需要就漸漸減少,也就這樣慢慢地發展到聖經和聖詩也開始被翻譯成台灣住民的語言 ( 福佬話,客家話,原住民話 ) 。因此信徒不但可以來教會做禮拜聽道理,也可以在家裡研讀聖經和吟唱心愛的詩歌。

•  兩個歷史階段之間的關係

這兩個歷史時期相隔將近兩個世紀,而且在這兩個不同時期來台灣的外國人也屬於不同的國家和語言体系,所以要在史冊裡探討兩者的關係著實不易。譬如說在兩個時期裡使用過的羅馬拼音法是否相同,筆者無法確定。不過從筆者有限的資料裡卻沒看到在第二時期來台的宣教師們曾經提到有關第一時期所使用的羅馬拼音法,當然也沒有提到兩者在方法上有什麼差別或連貫。基於這種「沒有提起就是沒有差別」的假設之下,我們可以認定在兩個不同時期裡都各自使用了一套拼音系統,但實質上可說兩者幾乎是相同 ( 至少是大同小異 ) 的拼音法。不過有一本史冊倒可以用來傍証這個假設。甘為霖牧師 (Rev. William Campbell, 1841-1921) 對推動羅馬字的普及有過很大的貢獻。 1903 年甘牧師把「荷蘭治台下之台灣」這本書從荷蘭文英譯後出版。這本書是記載 17 世紀荷人治台時期的最珍貴史料,但無論在出版前或出版後甘牧師都沒有提起荷人所用的羅馬拼音法和他自己與他的同工們所使用的拼音法有何不同。更有甚者,有一位荷蘭人席雷格 (Gustare Schlegel, 1840-1903) 曾在 1857 年以 17 歲的年輕身份來到廈門當翻譯練習生共 15 年。回國後在 1882 到 1892 年之間出版了四大冊的「荷華文語類纂」,就是用羅馬字拼出的漳州文音。這位 19 世紀的荷蘭人在學習與出版的過程中似乎沒提過其本國在 17 世紀所使用的拼音法有異於他自己在 19 世紀的中國所使用的拼音法。不過,耐人尋味的是這個「沒有差別的拼音法」是歷史的偶然還是因為有正確的語文法所使然 ? 我想應該是要歸功於後者才對吧。

羅馬字在中斷了兩個世紀之後才再度被使用的史實裡卻含有一段令人稱奇,讚賞也感溫馨的故事。話說馬雅各醫生 (James Laidlaw Maxwell, M.D. , 1836-1921) 受英國的宣教師會遣派首先前往廈門一年半之後在 1865 年 5 月 28 日抵達台灣,成為西洋人在 19 世紀最早來台服務的宣教師。他準備以台南為基地去展開他的傳道和醫療的工作。 在同年 11 月某日馬醫生有機會陪同一位就職在海關的朋友必麒麟 (William. A. Pickering) 到台南東北山區 ( 現今新市,崗仔林 ) 一帶探尋西拉雅平埔族人。出乎他倆意料之外的,西拉雅族人竟把他們認為是在兩世紀前曾經出現過的荷蘭「紅毛親戚」而受到熱烈的招待 ! 又,在言談之間西拉雅族人也出示一張已經保存很久的「番仔契」 !! 在看到這張用羅馬拼音的蕃仔契之後,馬雅各醫生受到很大的感動與鼓勵,他清楚地意識到他和他的同工一定要用羅馬字拼音法極力去推動白話字的普及以便讓原住民和漢人都能夠研讀聖經。 令人稱奇的是西拉雅族竟然把這張已經沒有實用價值的「番仔契」視為傳家寶 ! 令人讚賞的是這張番仔契卻在無意中發揮了推動羅馬字在台灣的教育普及功能。其所以令人感到溫馨的是荷蘭人首先在 17 世紀以羅馬字教授原住民,而後在兩個世紀之後卻由原住民 ” 轉授 ” 給英國人,也可以說羅馬字的聖火在這次的因緣際會裡確實已從 17 世紀荷蘭人的手中傳遞給 19 世紀的英國人,然後又傳遞給台灣人。這也可以說是歷史繞了一個大圈而給台灣的白話字文化運動帶來了皆大歡喜的訊息 !!

( 四 ) 台灣教會公報的特殊貢獻

馬雅各醫生回到台南之後便著力推行白話字的教學,而在工作之餘也著手把英文聖經翻譯成白話字。在 1873 年他利用返國休假的機會在英國監印首部以羅馬拼音的廈門腔新約聖經,翌年他也監印了首部廈門腔的舊約聖經。這表示在馬醫生來台不到十年的光景,台灣就已經有了可以讓全部漢人的信徒使用的全本白話字的新舊約聖經。

再經過 11 年之後,在另一位宣教師巴克禮牧師 (Rev. Thomas Barclay , 1849-1935) 主導之下,於 1885 年 7 月開始在台南發行第一號的「台灣府城教會報」月刊,全部使用羅馬白話字刊印。 這份刊物的功能有如現今的報紙,是用來報導教會的動態,信徒的生活等事項,也就是把白話字從做禮拜時的使用推廣到教會在社區的運作和信徒的實際生活的報導。第一期雖只有四頁,第二期便開始增加到八頁。 從 1905 年 5 月開始改名為「台南教會報」,篇幅也繼續增加。八年後因為所報導的範圍已經擴展到全島而易名為「台灣教會報」。最後在 1932 年 5 月再改名為現行的「台灣教會公報」。這份刊物除了在二次大戰期間被日人強迫停刊三年又九個月之外 (1942 年 3 月到 1945 年 12 月 ) ,一直都持續發行,而且在 1962 年 1 月開始變為半月刊。 可惜到了 1969 年 3 月國民黨強制停止羅馬字的刊行。 不過到那時為止以羅馬字刊載的已經有 1050 期。 屈指一算,台灣教會公報發刊至今已經有一百十幾年的歷史,而其中的 85 年是全部以羅馬字刊印的。這可以說是全台歷史最悠久的一份定期刊物,而且對發揚並保持台灣的固有文化著實有其不可磨滅的地位。這一大筆文獻也是當代的台灣人能夠藉以尋根的一項珍貴史料。 自從 1970 年改以漢文發行之後,這份刊物在 1973 年改為半開 ( 即普通報紙的一半篇幅 ) 24 頁的週刊,到今年 5 月底一共已經發行了 2673 期。又,隨著印刷技術的進步,最近幾年來也開始以彩色的報面與讀者見面。 有興趣瀏覽或訂閱台灣教會公報的讀者可以上綱站 www.pctpress.com.tw . e-mail: pctpress@ms1.hinet.net . ( 請注意 : ms1 的 1 是數字 1 而不是字母 L 。 )

羅馬字在經過三十多年的中斷之後,長老教會最近決定要重點這把火炬,要使它再次發揚本土文化之光,著實讓人欣慰和歡呼。我們樂觀其成,筆者也願在一己所能鬥出力鬥打拚。希望有同心的讀者也一起鬥腳手來共襄盛舉。 多謝。

( 參考文獻 : 1 ,劉還月 : 尋訪台灣平埔族, 1995 ,常民文化。 2 ,董芳苑 : 探討台灣民間信仰, 1996 ,常民文化。 3 ,鄭仰恩主編 : 台灣教會人物檔案 ( 一 ) , 2001 ,人光出版社。 4 ,賴永祥 : 教會史話 ( 一 ) , 1990 ,人光出版社。 5 ,楊碧川 : 台灣歷史年表, 1983 ,台灣文藝雜誌社。 )

( 原載公論報 9/9/2003 版 4)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