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回應「誰怕通用拼音」一文

趙弘雅先生在八月三十一日發表這篇大作 ( 以下簡稱趙文 ) 。趙先生這幾年來對林繼雄教授的「現代文書法」的推廣花了不少心血,其精神確實可嘉。這篇趙文也是繼續在標榜林氏系統的優越過眾。但其用詞卻相當「財大氣粗」,雖然該文不是針對任何人而寫的,筆者在讀後頗有憑空被訓了一頓的感覺。本文僅簡單向趙先生提出三點質問為回應。

•  趙先生說最近十幾年來林氏文書法沒有被人「批倒」,反而是對台灣語言研究有專長的十二位學者如何在同一期間內有的放棄自己苦心研鑽出來的一套台語系統,有的改變初衷而去採用新近出爐的拼音法。筆者沒有理由不相信趙先生這則報導,可是從這則報導裡我們也可以明顯地看出一樣事實,那就是我們沒聽說教育部要採用林氏文書法,而在這十二位專家之中在改變自己的主見之後也沒有任何一位提倡採用林氏系統 ! 為什麼呢 ? 筆者不得而知,所以我們最好做伙來去新州請教趙先生吧 !

•  趙文又說現代文書法是「海外教育史上最最成功的一套文字」。筆者要問趙先生是憑哪一種衡量或比較的方法得到這個結論的 ? 趙先生最好把他的方法和有關數據公諸於世,然後我們可以依法做個衡量與比較。究竟所謂「科學方法」就是要能夠在不同的時空裡滿足「複試」的要求才算數的,不是嗎 ?

•  趙文不但依現代文書法之勢,指名道姓這十二位學者,而且也斷言此後也不會有人能夠發明比林氏更好的一套系統。這種言行不啻把林氏系統捧成一種「既空前又絕後」的唯一台語拼音系統。趙先生有化學博士的頭銜而且專業有成,卻很謙虛地自稱為「化學工作者」而已。但與此相對之下趙先生卻以很不謙虛的口氣預言,未來台語文的工作者不會有後起之秀。 可是他又說一位種土豆的農夫都可以當上總統了,為什麼不是專修語言學的人就不可以談語言學呢 ? 果真如是的話,那麼趙先生的「絕後」之預言不正是前後盾了嗎 ? 我們也請趙先生對這一點講個明白說個清楚。

( 原載公論報 10/19/2004 版 11)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