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歷史上五本重要羅馬拼音字的工具書及其編者簡介

現行在台灣的基督教是在十九世紀中葉由英國和加拿大的宣教師傳進的。這些宣教師們在新的環境裡除了要適應逼切的日常生活的種種需要之外,應如何提升他們自己與台灣人在語言上的交通能力便是最重要的課題了。這一點是住在異鄉的你我都能感同身受的,而這些宣教師們在這方面的努力也就不言而喻了。尤有甚者,當你我來到國外的時候我們已經有現成的外文字典可以使用,但這些早期到台灣的宣教師還需要經過從無到有的字彙收集過程才能編成一本字典,所以他們在學習台灣話所花費的精力要超過我們當前學習外文好幾倍就不待言了。本文將簡單地介紹西人過去在研究台灣話努力的成果,依時間的順序陳列於下面。又,在有限資料的範圍之內,筆者也要提供一些有關編者們的軼事或趣聞以便增加讀者對他們的印象。所謂「台灣話」在本文是指「福佬話」,這是歷史的發展使然,不過在最後一節也將對其他族群的語言研究成果做一個簡要的介紹。

•  麥都思「福建方言字對」

麥都思 (Walter Henry Medherst, 1796-1857) 於 1837 年在澳門出版「福建方言字典」,英名為 A Dictionary of the Hok-keen Dialect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這本書有序論 64 頁,本文 860 頁,共收集一萬二千字。它的主要根據是閩南通俗韻書「十五音」,是用羅馬拼音表記以漳州腔為主的閩南語之首創者。

•  馬偕「中西字典」

馬偕博士 (George Leslie Mackay, 1844-1901) 是最早從加那大到台灣北部開拓教會的一位宣教師,所以他需要在認識台灣話的功課上加倍努力。 馬偕博士在 1872 年來到台灣,經過 21 年的努力,他終於在 1893 年編纂「中西字典」, 英名為 Chinese Romanized Dictionary of the Formosan Vernacular ,是最早的一本台語音漢字典。此書共 226 頁,收錄 9451 字,每字依部首及字劃編排再以羅馬字註台灣的讀音並且解釋其語意。可惜這本書流傳不太廣,其主要原因是在二十年之後有「甘字典」的問世而被取代了 ( 詳見下面第五點 ) 。

馬偕博士因為臉上畜有長鬍鬚,來台不久就被人戲稱為「黑髯番」。他想聚台灣查某為妻,但開出了三個條件,其中之一是 : 綁過腳 ( 纏足 ) 的免來 ! ( 其實他沒有用過這種粗話,他的真意是希望透過自己的牽手做示範來改革這種不良的風俗,而且他也需要一位能夠健行的伴侶一同上山下谷去傳福音。 ) 在四面打聽八方物色之後終於找到五股坑的張聰明小姐為終身伴侶,育有一男二女,男的繼承父志行醫,也在台灣服務過一陣子 ; 兩位女兒都嫁給台灣人的牧師,可以說是全家族都把一生奉獻給台灣。逝世之後全家都埋葬在台灣的淨土,淡水真理大學的校園。

•  杜嘉德「廈門音漢英大辭典」

杜嘉德牧師 (Carstairs Douglas, 1830-1877) 在 1855 年抵達廈門後不久便開始抄錄一位已故美國牧師盧壹 (John Lloyd, 1813-1848) 遺留的「廈門語字彙」稿件,同時也得助於羅啻 (Eliph Doty, 1809-1864) 「廈門語法手冊」和施敦力 (Alexander Stronach) 的「廈門腔字典」稿本。在將近 20 年的努力之後的 1873 年杜牧師在英國的倫敦出版他的「廈英大辭典」,英名為 Chinese English Dictionary of the Vernacular or Spoken Language of Amoy, with the Principal Variations of the Chang chew and Chin chew Dialects ,全書共 631 頁。 這是第一本廈門腔白話華英辭典,因而很快就成為在台灣與中國的西洋人所必備的語言工具書。這本書的特色是全書無漢字,腔只用羅馬拼音。雖然沒有漢字是它的缺點,但也表示廈門腔白話字字典不用漢字也有其用途以及存在的價值。杜牧師好像沒來過台灣,有關他的報導也不多,所以就沒有他的軼事可以奉告。

•  巴克禮「廈英大辭典增補」

巴克禮牧師 (Thomas Barclay, 1849-1935) 在 1857 年來到台灣,只差杜牧師到達中國的時間晚了兩年。杜牧師在中國編纂他的辭典之同時,巴牧師本身也在台灣致力於台灣話的研究,而在杜牧師的辭典出版之後他本身當然也受惠良多。不過在經過四十年之後因為環境與時局的變化,許多新科學用語,社會用語以及很多新字都不在這本辭典裡面。為了因應時代的需要,在台灣和廈門的宣教師們就拜託巴牧師做杜氏辭典的補遺工作。在經過十年的努力之後巴牧師就在 1923 年出版「廈英大辭典增補」,英名為 Supplement to Dictionary of the Vernacular or Spoken Language of Amoy ,全書共 281 頁,大約為杜氏辭典的二分之一。有一點與杜辭典不同的是增補版有漢字,所以其用途就更廣泛,出版後便馬上受到普遍的歡迎。

巴克禮博士在台灣的歲月長達六十年之久,一直到他在八十七歲時突然病逝為止。他的遺体也葬在台灣。在十六歲時巴牧師就立志獻身給上帝,並私下寫就一份「決志書」。此後每逢生日他就把決志書拿出來重新嚴肅地讀過一遍,然後再在書上簽名以明其志。結婚後他的夫人也加入這個一年一度的再決志簽名儀式。這份決志書的存在只有巴牧師和牧師娘知道,所以在經歷長達七十年到巴牧師和牧師娘雙雙去世之後才被發現 ! 巴牧師還有一件軼事很值得一提 : 1885 年 7 月 19 日他在一個叫「二崙」的地方傳教的時候,有一群人企圖阻止他,但巴牧師卻不因為他們的阻擾而停止傳道。後來這群人竟然扛來一桶糞便,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它潑到巴牧師的身上。巴牧師沒有抵抗卻很幽默地對那些人說 : 「你們把肥水潑到我身上很可惜,如果潑在菜園,那些菜就可以長得更快啦」 ! 說了之後也若無其事地繼續把福音傳下去 !

•  甘為霖「廈門音新字典」

甘為霖牧師 (William Campbell, 1841-1921) 於 1871 年抵達台灣 ( 其時為杜氏辭典出版前兩年 ) 。杜氏辭典有英文注釋但沒有漢字的對照,巴氏增補版雖然附有漢字,奈何仍然用英文來注釋,所以台灣人的讀者幾乎不能受其惠。因此就有如甘牧師這種領導者來創造一本台灣人真正能夠使用的工具書,「廈門音新字典」,簡稱「甘字典」。這本字典收集的字彙有很多來原,包括康熙字典,十五音以及其他西洋人所編的字彙,其音則取自漳泉台三地通行的土音,以單音字編成而按音排成次序。每字原則上佔一行,有白話字的注解以及範例 ; 遇到一字有數音時該字就出現在數處,如「雞」字可讀為 ke 也可讀為 koe ,所以就見於兩處。這本書在 1913 年初版問世,馬上就受到本地人極大的歡迎。字典以外還有附錄,包括普通地名及人名,聖經的地名及人名,字姓,六十甲子及季節,字部表等等。 1924 年出第二版,其後也陸續增訂再版,到現在已經出了十五版。筆者擁有一本 1961 年的版本,算是第八版,全書共 1134 頁,收集有一萬五千餘字。此版本的末端也附加了「漢字的目錄」而且在漢字傍也加注中文的注音符號 ; 地名和人名也由原來的英文和白話字對照增訂為英文,中文,白話字三種由左至右並排的字面,因此這本字典的用途就更加廣泛了。更有甚者,台灣教會公報社當前正在進行要把這本最新版的字典全面改版,重新造字,製版,印刷,以便增進其清晰度與可讀性。所以我們可以在不久的將來看到這本全新的工具書了。

甘牧師除了熱心於教會的種種事工之外也關心弱小族群的福利,比如說他排除萬難在台南創設了台灣第一間盲人學校,訓瞽堂。而且他也著手研究點字法以便讓盲人學生能夠認識文字。他首先利用廈門音淨凸活字來刊印盲人點字書,後來發現一種新的方法問世,也就是世界通用的布萊爾點字法,因此也很快就跟著改用這種新的點字法。除了編集夏門音新字典之外,精通語言的甘牧師也把「荷據下的福爾摩莎」這本書從荷蘭文翻譯成英文。此外值得一提的是 1875 年 1 月 29 日甘牧師在「白水溪教會」過夜時曾受到一群匪徒持刀縱火包圍,幸得當時年輕力壯又有急智的甘牧師只穿睡衣從火焰煙霧中脫險,然後單獨躲在烏黑的山谷直到天亮。為了紀念這件「白水溪事件」, 該地的信徒就在新建教會之傍同時建立一座「甘為霖遭難紀念碑」,至今還保存著其原貌。

•  客家語與原住民語的羅馬拼音梗概

有關客家語言的文字事工當初在台灣南北部雖然也開拓了數間客家教會,如苗栗教會,中壢教會,內埔教會等等,可是筆者就沒能找到有什麼人曾把羅馬拼音法應用到客家話上面。 唯一的例外是在中國曾有一位宣教師衛三畏 (Samuel Wells Williams, 1812-1884) 在 1842 年出版「拾級大成」,又在 1856 年出版「英華分韻撮要」。這兩冊都是以羅馬拼音法編成粵語的工具書。至於在台是否有人曾把它應用到客家話的翻譯就不得而知了。

原住民的情形卻比較有跡可尋雖然成果仍然不多。據筆者所知的有三 : 駱先春牧師 (1905-1984) 曾經把新約聖經的一部份譯成阿美族語 ; 胡文池牧師 (1910-2000?) 曾把新約聖經的全本譯成布農族語。 這兩位牧師都在原住民的居住地工作,奉獻他們大部份的歲月與精力,值得我們特別敬重與感謝。曾任職玉山神學院的英國人士懷約翰先生 (John Whitehorn) 在 1960 年代曾和排灣族的牧者合力把聖經譯成排灣族語文。最近泰雅爾族的林春輝 ( 瓦旦 ) 牧師以十二年的時間把聖經譯成泰雅爾語。其他應該還有人從事這類的工作才是,不過筆者手中還沒有新資料可以與讀者分享。 ( 為了撰寫本文,筆者曾兩次分別向長老教會總會屬下的一個主管翻譯的機構和位在花蓮的玉山神學院請益,可惜都沒能得到回應 ) 。如有讀者能夠而且願意供給新料資或者不吝改正本文的任何錯誤者,將不勝感謝。

{ 參考文獻 : 賴永祥 : 1 ,教會史話 ( 一 ); 2 ,曹永洋 : 粒粒活命 ; 3 ,高俊明 : 十字架之路 ; 4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百年史 ; 5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歷史年譜 ; 6 ,北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歷史 ; 7 ,台灣古早教會巡禮 ; 8 ,台灣教會人物檔案 ( 一 )}

筆者註 : 在撰寫本文期間因為手底資料有限,所以難免有遺漏與錯誤 ; 尚望讀者不吝批評指教。

( 原載公論報 12/7/2004 版 11)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