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讀者投書 : 回應「最起碼的台語羅馬字拼音法」

趙弘雅先生自去年九月二十一日開始在本報連續六期刊出他的大作 ( 以下簡稱趙文 ) 。他本來是現代文書法忠實的擁護者,可是這次他更青於藍,竟然集現代文書法,教會羅馬字和通用拼音三系統之大成而獨創「現教現通拼音系統」。

筆者不想對這個新系統做任何評論,也不涉及在文中提到的通用拼音之內容,只想針對他對教會羅馬字的部份之談話與現代文之比較做個簡單的回應。

趙文第一期曾有過這麼一句話 : 「歐美各國的文字大都使用的 26 個或 26 個以上的字母之組合,教羅採用 17 個,讓 9 個字母充分休息,可能創下世界記錄,優雅而精緻的台語用 17 個字母的組合就構成文字,真是不可思議之事」。

趙先生這句說得很重,可是又好像很輕鬆地脫口而出。這句話充分流露趙先生是如何一廂情願地要台語系統與英文系統「接軌」。趙先生明知教會羅馬字除了採用 17 個英文字母之外也採用 7 個複合字,如 ch, kh, ts, ng 等,以及一個特殊的 O 字母 ( 其右上角要加一個黑點 ) ,而且也曾多次在他所列舉的比較系統表上出現過。 可是趙先生就是看不慣這些非英文嫡系的組合字,因此就在上一段話裡故意不提。相對之下,在談到現代文書法的時候趙先生始終是滿面春風地走告大家,它是全盤採用 26 個英文字母的一個拼音系統。言下之意只有現代文書法才有夠看頭啦 !

趙先生這種作風除了處處要附合英文系統之外也顯示他比較注重形象 (form) 而忽略實質 (substance) ,喜歡看包裝 ( 表 ) 而不太過問貨色 ( 裡 ) 。 筆者對趙先生的「真是不可思議之事」的感歎只能以「匪夷所思」還之以禮了。教會羅馬字系統有 24 個字母用來構成文字是不爭的事實,趙先生故意不提這些組合字實在令人遺憾。實質上用這 24 個字母來構成「優雅而細緻」的台語是綽綽有餘的,絕對不必趙先生來操心。且看一下基督教的聖經吧,它除了是一本宗教經典之外也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文學鉅著。 君不見早在一百年前教羅就把這本聖經翻譯成「優雅而細緻」的台灣文字了。毫無疑問的,這本台灣聖經是台灣人的文化祖產之一,更是保存台灣語言文化之寶藏。不管你是不是基督教徒或者你喜不喜歡這本聖經,如果有人要談台灣語言與文化卻不把這本聖經包括在內的話,就會顯得貧泛無味而且也可能會淪落到不知所云的窘境。

現在就把教羅和現代文的構成份子做個簡單的比較。教羅的 24 個字母可以分成 18 個子音和六個母音。子音為 b ,ch, chh; g, h, j; k, kh, l; m, n, ng; p, ph, s; t, th, ts 。 這就是筆者在孩提時代在故鄉的長老教會主日學所朗誦過的字序。 趙先生在介紹現代文的時候把其十八個子音詼諧地稱為「十八羅漢」。 讀者可以在這裡看得很清楚,教羅也有十八個子音,一個也不少,一個也沒落跑。 不過教羅沒有「羅漢」但有十八「仁者」。 再下來便是母音符號。 教羅的六個單母音是 a, e, i, o, u, 與 o( 如上所述,其右上角有一個黑點 ) 。 此外還有由兩個或三個單母音組成的複母音,如 ai, iu, iau 等。 又,這些母音大部份都可以帶上一個小小的 n 字在一個字 (word) 的最後一個字母之右上角來表示後鼻音 ( 很像數學上的 n 次方 ) 。 Ng 則是用來表示前鼻音的。 趙先生把現代文的母音群分為單母音,複母音,前鼻音和後鼻音而戲稱為「四大天王」。 教羅雖然沒有「天王」卻有四位「天使」,而且其成員的陣容都與現代文旗鼓相當,毫無遜色。

現代文雖然使用全部 26 個英文字母,其中有好幾個是專用來表示聲調的。教羅則除了表示第四和第八聲調以外不採用以英文字母為專用聲調記號,而是採用不同方向或形狀的短線條加在母音的直上方來表示不同的聲調。 現代文認為以某些英文字母來替代這些線條是一種改進,也方便以現有的英文打字鍵盤來操作,所以就號稱和英文系統有所「接軌」。 不過教羅的線條符號的技術問題如今已獲得解決,但現代文卻還有困難找到用來表達「芋,湖」等字的字鍵 ; 在不得以之下竟然以 Q 字母來充數。 試想一個在英文系統裡應發出 k 音的字母卻要被扭曲而硬要發出「芋」的音來 ; 尤有甚者,這個字母的小寫 q 在現代文裡是被用來表示「低足音」的聲調記號的 ! 趙先生最喜歡以「不合理」這句話來批評教羅系統,那麼請問這種 Q 與 q 的凌亂使用法是合不合理 ? 在哪裡與英文系統接軌 ? 這豈不是一種「削趾適屨」的後遺症嗎 ? 除此之外現代文還有其他問題,因篇幅關係不在此著墨。

總括來說,趙先生所說的教羅只使用 17 個英文字母就想組成台語文字頂多是個片面的報導而已,因此筆者有必要撰文辯証之。 如上所述,羅馬拼音系統已經在一百多年前就把聖經翻譯成台灣文字了,現代文的擁護者何不關起門來,定下心把這本聖經譯成現代文 ? 如果現代文的譯本能夠比教羅的版本更加優雅細緻的話,就可說功夫是到家了。那時筆者必定脫下帽子向現代文行鞠恭禮。語言學專家李勤岸教授早在十年前就為文說過,很多人都在研發一套台語拼音系統,可真是一片百家齊鳴的景象。他說他可以接受任何一套拼音系統,但主要的是應趕快利用你所喜愛的那一套去寫出有文學價值的作品來滋潤生命造福人群,而不是只停留在爭論哪一套是最好的系統 ( 見於「倉結滿四界」,夏威夷大學語研所, 1994 , 6 月 5 日 ) 。 如果把李教授的話引伸一下就變成「這些拼音系統只有文字但還沒有文獻」。在這方面教會羅馬字至少已經有三寶可供人閱讀 : 聖經,甘字典,和有百年歷史的教會公報期刊。 平心而論,教羅和現代文都可說自成一個拼音系統,至於是否應與英文系統接軌應該不是一個取捨的因素。 筆者以為兩者最好是和平共存,互相尊重,把「零和遊戲」的心態化成「非零和遊戲」的共識,不要動不動就想要「統一」別人。至於兩者何去何從,何取何捨的問題就讓消費者自己去決定好了。

所謂「最起碼的 xxx 」除了在邏輯推演上有「充分而必要」的條件之嚴格要求以外,大都有增減磋商的餘地。打個比方來說吧,西洋人的飲食用具有刀,叉,匙,盤,杯五項 ; 東方人則以碗,筷兩樣泰然處之,而回教民族則「一手包辦」足矣 ! 三者異途而同歸,進食的動作任誰也沒有失態,大家也都能吃得飽飽的,不是嗎 ?

最後讓我們來玩一個數字遊戲來做結束吧。請問什麼是「最起碼」的台語羅馬拼音字 ? 趙先生說教羅只採用 17 個英文字母而現代文採用了 26 個。 依此而言教羅是節省了 9 個。如果以教羅的 24 個字母來計算的話,那麼現代文的 27 個 ( 因為 Q 字母一字兩用 ) 也多出了 3 個。所以說,無論以哪一種單位來計算,教羅的「最起碼」都要比現代文來得少,因此也就比較經濟實惠。信不信就全由你啦 !!

( 原載公論報 1/18/2005 版 12)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