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繼續使用教會羅馬字的理由

近年來台灣有不少人對台語拉丁化的拼音字發生興趣,有人進而發明一套新式的拼音系統。這種百花齊放,百家齊鳴的現象可說是「學術上」的好代誌,但是在「實用上」就不一定是好代誌。 筆者從小有機會學習教會羅馬字,不過在最近也花時間研讀過幾個新的拼音系統,但到頭來還是覺得教會羅馬字最實用,也最有保存及延續的價值。在本文筆者將儘量以客觀的立場來述說他要沿用教會羅馬字的主觀理由,希望讀者在看完之後也會有同感。

一,「悠久的歷史淵源」 : 從無到有的啟蒙功績。

十九世紀中葉清朝被逼開放門戶,西洋的宗教界人士隨著政商界人士也來到台灣做傳教的工作。那時因為雙方在語言上的隔閡,而且島上大部份住民的漢字智識非常有限而且學來不易,因此容易學習的拉丁拼音字就應運而生,而且無論信不信基督教,凡是願意學習的人都蒙受其益。 這項創舉對當時台灣大眾的生活來說是從「口傳文化」轉變到「文字文化」,從「無記史」進步到「有記史」的階段,同時也是為「大眾教育」的鉅業推出一大步,也就是「從無到有」的演變與發展的文化意涵既深且遠,其歷史功績著實不可沒。

二,「文獻存在的價值」 : 能夠繼續擴建台灣的文化大厝。

馬雅各醫師在 1865 年從英國渡海來台,創西洋人在台傳教之首舉。不幾年之後就有羅馬字「讀本」的問世供人學習 (1871 年 11 月 ) ,繼之就有「新約聖經」的翻譯供崇拜之用 (1873 年 10 月 ) ,而後又發刊今日「教會公報」前身的「府城報」做為「社區」裡傳佈信息的大眾媒体 (1885 年 7 月 ) ,由發行月刊開始而後變成雙週刊,幾年後就以週報的形式發刊迄今。 ( 可惜的是因為國民黨在 1960 年代的查禁而導致中斷。復刊之議已經在教會界引起熱烈的討論。 ) 幸虧這些有如一塊塊磚頭積年累月地被堆砌成屋的羅馬字文獻都還保存得很完整,只要你懂得這一套拼音字就能夠藉這些文獻去了解一段台灣人在本土生活的事跡,進而也可以繼續去記載此後台灣人永續發展的輝煌歷史。

三,「邊際效用的功能」 : 第一套拼音系統最有用處。

經濟學家以「邊際效用」這個名詞來解釋很多「消費」的現象。比如說第一碗飯最好吃同時也最有營養價值,第二碗就差一點,第三碗就更差了。同樣的道理,家裡的第一部轎車是最能發揮其為交通工具的功能,等等。所以,第一套拼音系統對大眾的文字用途最為廣泛,第二或第三套就大大不如了,更何況使用者還得先花費時間和精力去學習第二與第三套拼音系統 ! 如上所述,台灣的第一套拼音系統已經存在一百多年了,所以這一套拼音字是最能夠發揮台灣人母語的文字功能,也最能夠幫助我們了解這一百多年來我們的祖先在台灣奮鬥的歷史。簡言之,教會羅馬拼音系統能夠提供最多的「牛肉」,所以也最能滿足我們對台灣文化史跡的求知慾。

四,「發明與專利的實質」 : 不等同於成品的行銷。

每一國的政府都有「專利局」之類的機構,用來審核發明家提出專利的申請。但眾所周知,專利本身只有「智慧財產權」的價值而已。很多科技性的專利還要經過「應用」的過程,把它製造成為可以使用的物品,在經過試用以及改進之後又得把成品拿到市場上去推銷,看消費者喜不喜歡這種新產品等等才能評定該專利的實用價值。君不見,在專利局註過冊的專利項目可說是汗牛充棟,但確實變成實用品的卻寥寥無幾 !

一套新拼音系統的發明雖然不必經過專利局的審查,但也須要經過一段試用的過程和民意調查才能確定它的實用價值。它需要能夠從孤單的象牙塔順利地走進大眾的公會堂才能受肯定。也就是說一套新拼音系統的問世不能馬上就和已經使用多年的拼音系統「相提並論」。再說這些新系統都還沒有或者只有很少「文獻」可供讀者欣賞和評鑑,所以也不能和已經使用多年的拼音系統「等量齊觀」。易言之,一個新的「專利」是很難和一個行銷有年的「成品」相提並論,更難把兩者等量齊觀的。 教會羅馬字是一個不容否認的「成品」 ; 其他的拼音系統在目前只能算是「專利」而已。

五,「系統內改進的效率」 : 需要最低的社會成本就可更上一層樓。

教會羅馬字雖然是最古老的拼音系統,但並沒有倚老賣老而一成不變。歷年來它曾經有過數次的修改,而且當前所使用的版本也還有改進的餘地。舉個例子來說吧,當前所用的複合母音 oe 很可能改以 ue 比較來得恰當,等等。但是,很明顯的,這種在「系統內」做改進的「社會成本」是比任何以「新系統」來取代的成本低得很多,諸如使用的人很快就能夠「再學習」改進了的部份,印刷方面也只需稍加改進就可以勝任。 去蕪存菁是系統內應做的工作,可是如果要全盤否定現有的系統,然後從「零平台」為出發點而採用新系統的話,其社會代價必定非常高昂。也就是說「系統內」的改進是漸進式的改進,但「系統外」的改進則是急進式甚且是「革命式」的改進,其後果將是事倍而功半,其「得」絕不能償其「失」。

六,「族群溝通與融合的橋樑」 : 多種方言的羅馬字聖經與聖詩版本

荷蘭據台時代羅馬字是荷蘭人和西來雅族之間的文字交通工具,後來因為事過境遷就漸漸式微終至於中斷。十九世紀中葉以後羅馬字的主要使用者是佔人口最多數的河洛人。所以上述的羅馬字課本,聖經,以及教會公報都是以河洛話的發音來書寫的。不過後來羅馬字的使用就漸漸普及到少數族群的客家以及各種原住民,所以現在已經有客家以及數種原住民的羅馬字聖經和聖詩的存在。換句話說,當下台灣四大族群裡面的三個族群已經在使用教會羅馬字為交通工具,而且大都已經使用多年了。在這種「史」實勝於雄辯的態勢之下,如果把教會羅馬字採用為統一的拼音系統時,可說是「順理成章」而非「強詞套理」,是「順水推舟」而非「逆水行船」,是族群之間的「最大公約數」而非「你講吾不懂」的各自為政之侷限。

七,「羅馬字和基督教的關係」 : 是歷史上的偶然性而非必然性

十九世紀中葉來台的西洋宣教師都是基督教的信徒,所以他們所傳的信息自然是基督教的信息,他們所發明的拼音字被稱為「教會羅馬字」並無什麼不恰當之處。但是做為一種文字工具來說,羅馬字和基督教的關係應僅止於「工具」和「應用」的關係而已,絕不是有什麼「有機体」的關係。退一步來說,如果這些宣教師所傳播的信息是佛教而非基督教的話,這套拼音字很可能會被稱為「道場羅馬字」而非「教會羅馬字」 ; 依此類推,它也很可能被稱為「清真寺羅馬字」。所以說羅馬字和基督教的關係是偶然關係而不是必然關係。此後的重點應放在把這個系統「應用」到所有的族群語言,生活百態,智識層次和宗教領域。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可以看到「羅馬字佛經」和「羅馬字可蘭經」的誕生和它所帶來的喜訊 !

西諺有一句話說 : 「羅馬非一日建成的」。 教會羅馬字也不是今天才誕生的,而是已經有了一百多年的建造歷史。 我們既然有了一座百年的「羅馬字城」,為何現在突然要棄城而浪費時間又勞民傷財去另建一座新城呢 ? 再說台灣人的語言史就是一部跟著與不同的殖民者變更的慘痛歷史。 我們應該痛定思痛,此後絕不再以外來語來壓制或替代我們自己的母語。 為今之計應該是繼續擴建和整修這座既有的城市,也讓我們的子孫有永續發展的機會,把這座城建造得更龐大更華麗才是最省事又最有效律的明智之舉吧。

( 原載公論報 8/9 版 11)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