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向中國說「不」的涵義之綜合與分析

這次海內外台灣人向中國表示反併吞的示威遊行,又在我們獨立建國的路上立下了另一個重要的里程碑。我們十分肯定這個成就。但無疑的,我們一定會繼續努力,直到台灣成為新而獨立的台灣共和國為止。

從這次示威遊行所舉的標語與所喊的口號,我們可以把它們歸納成兩大類,一類是有關客觀事實的標語和口號,例如 : 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台灣不屬中國,等等。另一類是有關主觀意願的標語和口號,諸如 : 反對中國併吞,反對統一,讓台灣為台灣,我們要當家做主,台灣獨立萬歲,台灣人民萬歲,等等。又每一類在文法上或事實上可以有其反面的標語和口號,例如 :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台灣屬於中國,我們要統一,我們要回歸中國,等等。由這兩類的正反兩面所形成的標語和口號,正好可以用 2x2=4 的四分法來加以綜合而後再加以分析。

圖解 ( 一 ): 把整個方塊平分成甲,乙,丙,丁四個「區」。縱線代表客觀事實的因素,在其下劃分為「是」與「不是」 ; 橫線代表主觀意願的因素,其下再劃分為「要」與「不要」,或是「願意」與「不願意」。 區與區之間以虛線來劃分,以表示彼此之間可以有流動性或移動性。這四個區可以用來代表四個隊同的政治意識和立場。意識是內在的思想與信仰,立場是外在的表態與行動,兩者有密切的關係,以下簡稱「立場」。這四個立場的大要如下。

甲區 : 「既不是也不要」 : 台灣既不是中國的一部份,也不願意與之建立不平等的關係。

乙區 : 「雖然不是卻願意」 : 台灣雖然不是中國的一部份,但願意與之建立政治共同体。

丙區 : 「是而且願意」 :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回歸祖國是天經地義的事。

丁區 : 「即使是也不願意」 : 雖然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我們仍然不願意附屬於其政治系統。

有關圖解的幾種變動的可能性就簡述如下。

圖解 ( 二 ): 表示有人自乙區搬進甲區而使甲區的人口相對地增加。

圖解 ( 三 ): 丁區有人搬進甲區而增加該區的人口。

圖解 ( 四 ): 表示有人從乙,丙,丁三區移入甲區,足成大多數人民獨立建國的意願。

圖解 ( 五 ): 表示客觀事實完全沒有「不是」的條件,但仍然有「願意」和「不願意」的區分。

六月二十八日的活動就是甲區立場的表態。在客觀上已有許多台灣人的學者專家在報章雜誌提供了很多寶貴的資料,讓我們確實知悉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二次大戰後的國際條約也沒有把台灣「還」給任何國家或團体,等等。在主觀上台灣人當家做主的願望已有四百年之久。所以把甲區說成是我們的根據地是毫無疑問的。這個「既不是也不願意」的立場是代表「雙不」的立場。

其實我們也可以用甲區來代表我們向「中華民國」說不的立場。這些學者專家也告訴我們,在客觀事實上台灣既不屬於中華民國,也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蔣介石的集團是代表聯軍統帥來台接收日本的投降,但他們在事後卻厚著臉皮滯留下來,以致於演成乞丐趕廟公的笑劇 ; 十月二十五日的「台灣光復」竟然是個騙人半世紀的謊言,等等。在主觀的意願因素上,我們已飽受了 50 年的法西斯專制的虐待,我們找不出任何理由願意再受統治。所以說對於中華民國而言,我們也可以理直氣壯地站在甲區。再進一步而言,我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雙不」,對中華民國也是「雙不」。所以我們的立場是任重道遠的「雙雙不」,以便提醒我們自己,鼓勵我們自己以便達到獨立建國,當家做主的願望。

四分法圖解的應用 : 這裡我們舉三個大眾人物為例來分析他們的政治立場吧。我們選施明德來代表甲區。他的言行雖然有時招來爭議,但他的漫長政治監獄生涯是有目共睹的記錄,所以稱呼他為甲區的榮民並不為過。他的喝咖啡談和解可說是一種誘導一些丙區的人遷移到甲區的嚐試。但是他大概已經發現他需要比咖啡更有力的 ” 草藥 ” 才會有「行氣」吧 ! 朱高正可被用來代表乙區。其實他最近幾年來的東奔西衝最好是發給他一張「流動戶口証」,以免區公所的職員為了朱的遷出遷入而忙壞了。不過以他豐富的學職,他對客觀的「不是」應該是很清楚的。可惜的是,明知自己是做「蕃著糖」的材料,卻偏要自眨身價賣給人家去做「芋仔冰」 ! 不過話又得說回來,我們艱鉅的建國大業需要更多的人來參與,所以如果他能迷途知返,痛改前非,我們也會歡迎他回到甲區的。第三個例子是宋楚瑜。眾所周知,他是丙區的地頭蛇。他反對凍省,更反對廢省,因為他想從中華人民國的省長繼續當到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省長。 Good luck! 丁區是有點特殊,所以比較難於找到一個大眾人物來做代表。但如果以團体的觀點來看,史明先生常常提起的「勞苦大眾」可以用來做代表 ( 計程車司機為其中之一 ) 。這些人因為忙於每日的生計就很難有時間去進一步了解台灣的問題,譬如閱讀或討論的活動。他們所持的「客觀事實」大部份可說是來自國民黨的愚民教材,所以他們的立場就說是客觀的「是」與主觀的「不要」,也就是這裡所指的丁區了。這批人給知識份子最大的啟示是 : 無論客觀的事實怎麼說,或是怎麼不利,他們的主觀意願是極為強烈的「不要」。 另一方面,他們也依據一種直覺的「不是」來助長他們的立場 : 他們認為「蕃著」「不是」「芋仔」。因此,和芋仔劃清界線是自然的結論與自我奮鬥的開端。

有關丁區的分析,現在讓筆者從外國引一個例子來繼續討論。加拿大的魁北克省的法國人後裔醞釀要獨立已經有好幾十年的歷史。在客觀的事實上魁北克是加拿大的一部份,是其十省中的一省,而其省域是與其中的三省為鄰。所以指其客觀事實的因素為「是」乃無疑議。但這些法國系統的後代卻不因這個「是」而放棄他們獨立建國的意願和努力。這個例子告訴了我們,雖然丁區沒有像甲區持有「名正言順」或「理直氣壯」的客觀事實,亦即他們不能說魁北克和加拿大沒有關係,他們卻一心一意表示要當家做主,而在主觀意願的因素裡注下了一個極為明顯與極有力量的「不要」。相對的,因為他們對獨立建國不斷的奮鬥,加拿大全國上下也不能不費盡心機立下對策。但是有朝一日如果該省的「公民投票」能夠獲得超過半數贊成獨立的話,大概沒有人能夠阻止他們的意願吧 ! 由這個例子來看,只要有堅強的「不要」的意願,雖處於丁區也可以收到獨立建國的正面的效果的。進一步而言,在獨立建國的過程之中,有了甲區固然可以發揮很大的力量,丁區可以用來增加反對勢力的總和而使它變成超過半數。退一步而言,即甲區不存在而受丁區所取代,丁區將變成原來的兩倍 ( 圖解五 ) ,只要這一大區的人民表示強烈的「不要」意願,獨立建國雖然會較費力,最後還是會成功的。所以我們可說丁區是我們獨立建國的最後一個堡壘,也是最後一張王牌。我們不但不能忽視這個區域,而且需要非常加以重視,培養與鼓勵。由此我們也可以下一個結論 : 在我們獨立建國的過程中,主觀的意願要比客觀的事實來得重要。只要我們手牽手,心連心,不管客觀事實是如何的不利,總有一天我們會出頭天的。

但是話又得說回來,有了客觀事實的「不是」,我們就比較容易得到國際上的了解與支持,因而加快了我們建國的速度。所以我們要繼續去追尋更多的史實與証據。不過聯合國憲章只有提起人民的意願而並沒涉及客觀事實的問題, ( 只說住在一定地區的人民如果有意願 . . . . ) 。可以說,意願的素求仍然是最重要的因素。在這次的標語與口號之中,「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固然有其事實的根據,但在最後的分析 (in the final analysis) ,它卻不比「我們反對中國的拼吞」,「我們要成立新而獨立的國家」等等來得有力。在人際關係上,夫妻可以脫離婚姻關係 ; 父母子女也可以脫離親屬關係,事業伙伴也可以撤伙,所以一個省 ( 如加拿大的魁北克省 ) 如果要與其他的省份脫離政治關係,只要有超過半數的選票而且不違反聯合國憲章,大概可以得到大部份國家的首肯吧。這四個例子再次用來說明客觀事實的「是」並不能阻止主觀意願的「不要」。不過,最有利於我們的是客觀事實的「不是」再加上主觀意願的「不要」,兩者將湊成充分和必要的獨立建國的條件,也就是「雙不」之謂也。

這個四分法圖解也可以用來分析其他的個例,但也可以用來分析政治團体。這裡就請讀者自己私下去應用吧。這可說是一種智能的操練 (mental exercise) ,希望對我們自己的政治意識能有一點提升的作用。有一點要注意的是當你作團体分析時,一個政黨裡面因為有派系之分,所以恐怕不能把整個團体放在一個區域裡面。在此情形之下,把不同的派系放在不同的區域可能比較適當。

最後讓我們再次回到「是 — 不是」與「要 — 不要」的縱橫座標來做個簡要的分析。「是不是」的縱座標是有關客觀事實的探索和求証,有關求知的權秈,有關不受欺騙的權利,有關不接受愚民教育的決心,有關反對混淆視聽的宣傳,有關國民黨公佈所有史實,有關中國共產黨停止扭曲事實,有關我們向全世界宣示我們真正的處境進而得到他們的了解和支持等等。「要不要」的橫座標是有關台灣大多數人民有獨立建國的意願,有關不接受利誘,有關不屈於威脅,有關後來的移民願意認同台灣,有關國民黨和新黨放棄統一的思維,有關支那放棄併如台灣的野心,有關制訂新憲法,有關願意以一個新而獨立的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有關與世界建立和平友善的國際關係等等。

獨立建國的大業雖然任重道遠,但是國際道義的支持是盡在我們這邊。又,我們肯定這幾十年來我們努力奮鬥的成就。我們將以樂觀,進取與積極的態度去繼續爭取我們天賦的權利與完成獨立建國的最終目標。願我們共勉之。

( 原載太平洋時報 8/7/1997 版 10)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