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答覆「教羅台文必須徹底改革」一文

周敦人

一位讀者,卓金永先生,在本報九月十三日第四版對拙文「繼續使用教會羅馬字的理由」(公論報8/9 版11) 提出回應。

 

首先要感謝卓先生曾經用心閱讀拙文。寫作的經驗常常是孤單乏味,所以一但有人回應就覺得有一種喜悅,自己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

 

卓先生對「教羅台文」的主要評語可以歸納成下面兩項: 一,「. . . 教羅台文,處處與漢文脫軌,不但字母的發音常常不一致,而且得加上音韻符號,. . . .」; 二,「容易學習,容易書寫又容了解的羅馬字台文,必須與英文接軌,. . . . 台文與英文接軌才是廣泛推行台文的捷徑」。

 

筆者對「教羅台文處處與漢文脫軌」的意思不很了解。不過漢字台讀至少有「文言」與「白話」的不同讀法是事實,而教羅的讀法是「白話」讀法,因此自然就與「文言」的發音「脫軌」。希望這是卓先生所指的「脫軌」。至於教羅的「字母的發音常常不一致,而且得加上音韻符號」可說是卓先生對教羅台文的誤解所致。教羅的字母是一個字母一個發音,化分得一清二楚,沒有任何例外,所以很容易學習。「加上音韻符號」是「聲調語言」的特徵,是全世界語言學界約定成俗的傳統,並非教羅台文無中生有的怪物。(對「聲調語言」有興趣的讀者可上Google網站,索查 “Tonal language”。)

 

卓先生沒有提出「容易學習」,「容易書寫」,「容易了解」的定義或準則,所以筆者就以下面的談話來回應。卓先生的意見是只要教羅台文能與漢文和英文「接軌」就會讓第二代子女「容易」學習,「容易」書寫,「容易」了解。這也許有一面之理,但卓先生可曾想到漢文是世界上首屈一指難學的文字,而英文在歐美語言裡面也算是難學的一種,因為它不但有「不規則的發音法」,所以每本字典都需要有「萬國音標」來輔導每一個字的發音,它也有很多「不規則動詞」需要靠強記才能奏效,等等。然而,正如卓先生所說的,我們這一代對這兩種語言都能克服萬難而學得一身好「武藝」,為什麼要去低估第二代的學習能力,認為他(她)們不會和我們一樣也能學得一身好武藝呢? 又,很多我們的祖先在沒有學養的情況之下都學會了這種拼音法,為什麼今天有學養的年輕一代就不能呢? 再說筆者也沒聽說過歐洲的非英語國家的語言需要與英文「接軌」,為什麼教羅台文就需要呢? 筆者以為這種「接軌」的考量應該不是語言因素「本身」的考量而是「外在」因素的考量,主要的是因為現今是英文的世界,其實用價值最高,所以我們也要自己的子女趕上英文的時代列車無疑罷了。

 

所謂「容易書寫」的意思應該不是指用「手」書寫而是指以「打字機」寫書罷,因為如果以手書寫的話並沒有什麼難易之別才是。今日的市場上還沒有教羅專用的打字機是事實,但出版社在一百多年前就能夠印刷教羅台文也是事實。可是其他的台語拼音系統也同樣還沒有自己專用的打字機。基於每種拼音語言(如英文,法文,德文等)都有自己專用的打字機的事實來看,來日必會有教羅台文專用打字機的問世。這也表示世界上從來就沒有過一部「萬用打字機」,除非大家都放棄自己的母語而採用「世界語」(Esperanto)。發明自己專用的打字機是屬於科技的層次而非語言的層次應該是很清楚才對。

 

至於什麼才算「容易了解」,卓先生沒有舉例說明,所以筆者不太了解卓先生的意思,因此就暫不做回應。

 

基於上面的回應,筆者對卓先生所主張的「徹底改革」就不能奉陪了。再說卓先生除了要教羅台文與「英文接軌」之外並沒有提出任何具体的接軌方案,所以今天就暫時在此告一段落,希望我們後會有期,繼續討論。

 

(原載公論報12/6/2005 版5)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