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名人專欄 > 海外人士專欄 > 周敦人

三合一選後的新思維

周敦人

三合一選舉雖說不是全國性的選舉,其結果卻不能被忽視。很多政要及名人已經提出不同的看法和評論,讓我們適時上了一堂豐富但嚴肅的政治課。阿扁總統也向國人說要「嚴肅面對責難,承擔所有責任」。可是,既然政治是屬於大眾的代誌,在下也不妨吐露一些個人的心聲,聊盡做為一個基層小市民的一份責任。本文將分底下三部份來討論: 人事上的部份調整,開始向「四不一沒有」說「不」,積極推動行政職權內的事務。

一,人事上的調動:

阿扁政權只剩下兩年的寶貴光陰,筆者相信,這兩年如果還讓曾經掛出「做不到」的免戰牌的「扁長搭當」的話,不但不會交出什麼可觀的成績單,還很可能輸掉下次的立委和總統兩個大選。為未雨綢繆計,筆者認為下面的人事調動值得慎重考慮。

蘇貞昌是下屆總統候選人之一,是一位好人選。如果他能以無任務大使的身份到世界各地做訪問,聯繫以及學習之旅,兩年後他就更能勝任總統的職位。不知阿扁總統有這個雅量否?

杜正勝和林玉体在最近一年來辛苦但堅強地打出「台灣牌」的卓越表現已經贏得我們的讚佩。把這兩位放在行政院和教育部的職位上必定會加倍為「台灣優先」打拼。有了這兩位的帶頭和領導必會重振人心,步向真正出頭天的願景。

陳定南在法務部長任內有優良的表現,如果繼續幹下去是再好不過的。可惜他選擇回宜蘭去競選縣長。如果黨主席由他來當,必定會以法務部的經驗來整頓黨政和人事,使民進黨的形像再次顯出光芒。

二,開始向「四不一沒有」說「不」:

阿扁總統在二○○○年的就職講詞裡對中國提出「四不一沒有」的「保証」,在二○○四年連任講詞裡又重申這項保証。雖然在今年八月間又提出「一原則,三堅持,五反對」為處理兩岸事務的準則,卻沒有直接涉及「四不一沒」。不容忽視的是他對「四不一沒有」的「保証」是建立在「只要中國無意對台動武」的條件上面。但這五年來中國不但沒有釋出任何善意,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反而一直在增加。在武嚇方面中國在其東南沿海的飛彈已經從二○○○年的三百多枚增加到今天的七百多枚,其「有意對台動武」的跡象已經再明顯不過了。在文攻方面只要以今年春天通過的「反分裂國家法」為例就一清二楚了。在這種侵台一觸即發的情況之下,阿扁總統不但沒有義務「保証」他的諾言,反而可以理直氣壯地解除這些「不」字,進而積極推動到現在都還被這些「不」字擱置甚且錮禁的工作,也就是積極去推動「宣佈獨立,更改國號,兩國論入憲,統獨公投」的事宜。

退一步來說,隨著中國對台恐嚇和威脅的日漸增加,我們可以名正言順地逐步把「四不」鬆綁為「三不一要」,然後再減成「二不二要」,「一不三要」,終至於「四項都要」。這樣做才符合與對方做有效的互動之因應措施。不然,只讓對方動而我方不動的話,不就等於束手待斃嗎? 這蚩不是一件極為切身而且燃眉之急的國家大事?

阿扁總統今年初就「正名」,「制憲」等與「四不」有關的議題公開談話。他坦誠地說這些事在他任內「做不到」。非但此也,他也特別提醒大家,既使在前總統李登輝任內也做不到。這一席話雖曾一時使全國譁然,現在還不遲來請問阿扁總統: 您有沒有試做過? 如果沒試過就說做不到的話,不但自己食言而且也很難向選民交代的。再說,如果李前總統做到了,那麼我們還要您來做什麼? 要走千里路總得要踏出第一步。如果認為路途遙遠就一步也不走的話,那就無疑要置全國人民於原地等著死亡。更有甚者,這些都是泛藍不想也不敢做的大事,如果泛綠也不敢做的話,請問藍綠究竟有何差別? 要叫選民如何做明智的選擇? 四個寒暑是計算總統任期的單位,但並非完成一件重大工程的期限。民進黨只有果幹地開始著手於這些重大工程的改革,不問收穫只問耕耘,一棒棒一代代地傳遞下去才會有歡喜收割的日子。讓今天做為開始這些大工程的第一天吧。

三,加倍執行職權內能夠做的改革事項:

行政院屬下的各機構各單位都負有各種職權,都不必再經過立法的程序就可以執行。簡言之,這些單位就是在服務人民,替人民煮牛肉的地方。有了牛肉可吃,人民當然會高興,會回報,會支持。譬如說,不久前在護照上加註「台灣」兩個字就立刻帶給出國的人們很多方便而且讓「台灣走出去」而大快人心。最近在查辦「黨職併公職」的退休制度是另一樁公事公辦的好代誌。十八%軍公教優惠存款制度也開始有所改變。追討國民黨的黨產,掃除黑金,推行本土教育和種種建設都是人民樂觀其成而且能夠讓他們得到共鳴的公益事項。所以至盼執政黨在未來兩年能更積極地交出亮麗的成績單。倒退一步來說,既使儘力去做改革的事宜但因遇到違反常理的阻力的話,可以直接訴諸人民,因為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不但不會因此而離棄民進黨,反而會給他們打氣和加油。所以,只要執政黨不畏困難,不怕吃苦,本著既定目標,堅強地走下去就是成功在望的時刻了。

公論報十二月六日的首版頭條新聞是「民進黨三合一選舉重挫: 偏離創黨精神,誠信及台灣主体價值為敗選主因」,是很中肯而且一針見血的評估。本文所陳述的也是本著同樣的心情,以遠離政治權力核心的基層眼光來思考執政黨日後需要做的事,需要走的路。僅為拋磚引玉,請大家一同來參與。

(原載公論報12/27/2005 版4)

 

 


 

鏈結網站陸續增加中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