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聖經與台灣 >好的撒馬利亞人「林爽文」 ~ 郭弘斌牧師
好的撒馬利亞人「林爽文」 ~ 郭弘斌牧師

[原著]

[henry]於2010-06-23 00:39:28上傳[]

 





第1節




以色列分裂後成為北國以色列南國猶大,北國有十個支派組成。南國由兩個支派形成猶大國,首都在耶路撒冷。北國以色列人也稱為撒瑪利亞舊約時期談起,當時撒瑪利亞人的定是指北國的以色列人,與南國猶大國在宗教上有所不同,因南國比較受到猶太教的約束。北國以色列人因受摩押人、以東人的影響,在宗教上有人轉而崇拜偶像,又與非猶太人通婚。因而引起南國的猶大人所排斥。因此在正統的猶太人的立場來看,撒瑪利亞人是受到輕視的人。[1]台灣一句成語「三年官二年滿」它的意思就是只能來台灣三年的唐山官,二年口袋就裝得滿滿滿。

林爽文定居在彰化縣大里杙莊,藍興堡(台中縣阿罩霧.今之霧峰),大里杙莊近高山地區。以耕田、趕車為業,努力生產,於是就有了積蓄。林爽文也曾任彰化縣捕,人緣佳結識各路英雄。當時,台灣經過勤墾經營和水利農業改革(八堡圳),人口增多,糧食豐富。1774(乾隆三十九年)林爽文成為台灣天地會的北路領袖。

因為滿清佔台看台灣人是敵胞,台灣是外國的所在、是敵人的所在,所以派來的官吏每一個攏是貪官,並貪得過火,政府腐敗。既然官員以剝削台灣人民為業,以獲得金錢為榮,所以台灣知府孫景燧任意虧缺國庫,以公肥私。總兵柴大紀任職兩年,貪污所獲達,"金銀五、六萬兩"

全體的台灣本地人眼見如此貪官,廣大人民自然而然對據台的滿清王朝的懷恨在心。自然自求多福,趨向天地會,其組織在台灣迅速擴大,入會人數不斷增加。釵h困苦及不滿現實的民眾紛紛入會,以求自保。這一群勇敢的台灣人聚集達萬人之多。當然滿清政府是一如往常,只顧括錢。

1786(乾隆五十一年)秋七月,台灣道李永福、知府孫景燧得知天地會有活動,就密命所屬兵營前往緝捕。  石榴班汛把總陳和將天地會的黃鍾、又捉天地會的張烈並押解到諸羅。對捉不到的楊光勳,捉楊光勳的老爸楊文麟。是夜滿清把總陳和將兩要犯夜宿於斗六[2]門,天地會認為機不可失將滿清把總陳和殺死,劫走天地會黨員。總兵柴大紀接報就與台灣道李永福等人整兵齊赴諸羅,認為諸羅全都是反清天地會人士,並放縱兵士當街隨便拘捕數十人以充數。

此時天地會為了掩飾,將革命黨人所組成的「天地會」改為「添弟會」以矯飾。並以楊光勳、楊媽世兄弟不睦為理由,歸罪於楊文麟一家,滿清這貪官政府也同意如此的做法及答案。一如以往滿清官員士兵找到了對象就將楊文麟的財產全部洗劫一空。 對中國內地派來的按察使李永祺來臺勘審本案,也以歸罪於楊文麟一家定案而上奏。定獄。

在滿清政府下令解散天地會,到處搜捕該會會員,並借此機會,變成有理由向民間公然燒殺搶奪,中飽私囊,並也濫殺無辜。此時諸羅已成人間地獄。  滿清知府孫景燧得知以捕捉天地會員有利可圖,於是派兵進駐彰化,命知縣垣m和游擊耿肚文進駐大墩(今台中市)。大墩離大里杙僅七里,地約今日之台中市,當時清廷派兵三百進討駐此。先放火燒幾個村莊來恐嚇、威脅本地人無辜婦孺,號泣於道。各地盟友接到警報,紛紛趕到大里杙,企圖籌謀革命反抗。這就是撒馬利亞人看見有人,是一群人。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這是不是一模一樣,只是規模大數百倍千倍。

十一月二十五日,彰化知縣.見楊文麟之財產可以明目張膽洗劫,所以就發動捉捕天地會黨人,並率兵駐營大墩,肆意捕獲無辜百姓,並放火焚燒民房。因為這樣的貪官橫行,林爽文眼見盟友及一般居民的憤怒到極點,又天地會是以除貪抗清為目標。終在1786(乾隆五十一年)1127日夜被迫率眾起來抗暴,即時攻入大墩,盡殺此地的文武官員。十一月二十九日旋攻陷彰化縣城,殺知府.孫景燧、文武官員數十人,知縣垣m,游擊耿世文等亦被殺之。

竹塹的王作、王勳(王芬)即響應彰化方面的起義,率眾襲擊清軍,革命義民軍於十二月一日攻佔竹塹街。殺竹塹巡檢張芝馨。起兵僅五日就擴及至竹塹街,可見滿清在台的官員從南至北受到全台灣人的唾棄,林爽文登高一呼,全台響應,在此又可証明滿清一貫統治台灣的方法就如前述的以敵境、敵民的方式治台。

十二月,林爽文在彰化城內,被擁為「盟主」,改元「順天」,創建台灣農民革命政權的獨立王國以駐竹塹的王作為征北大元帥,王勳(王芬)[3]為平海大將軍,劉懷清為知縣,劉士賢為北路海防同知。林爽文的台灣革命義軍發兵攻諸羅,十二月六日再攻破諸羅縣,殺台灣道幕友沈謙、沈七等貪官全部正法。  諸羅為台南府治的門戶,諸羅破則台南府治垂手可得。而是時各處響應,斗六門、南投、貓霧俱破。

林爽文派偏師王作為征北大元帥,經略當時未全開發的廣大淡水廳(今新竹以北)地帶。攻占淡水,滿清護淡水同知程峻自殺。平日欺壓百姓,當場臨危無法守城,在十二月十三日敗死在義民之手。

消息傳至南投.斗六各地人民也立刻加入反清行列。如此僅數日全台,除了台南府城及鹿港外,盡歸革命民軍之手。當時滿清的分化工作使鹿港的泉州系漢人,與大里的漳州系漢人不合有族群械鬥,對林爽文的起義竟然視為械鬥的延伸,失去了台灣人的立場,甘願繼續成為滿清的奴隸。

林爽文的革命義軍雖是農民子弟軍,沒有正規的軍事訓練與組織,但是以同是本地人的心境,所到之處,與地方百姓和睦相處,不像滿清軍隊藉機搶奪民間財物。林爽文並反復發布告示安民。

[4]林爽文起義,前后經歷一年零三個月,參加人數達數十萬,它不僅是台灣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農民起義,而且是清代歷史上一次較大的農民起義。參加起義者,將鬦爭矛頭指向封建的官府。這是台灣式的好撒馬利亞人,但是下場卻是悲劇。在此同時即10年前即1776年,美國的華盛頓起而抗英,各位知道英國是當時世界最強的國,雖在美洲殖民地戰敗,英國必然會再度派兵,但因有法國的介入,增派兵隊至北美洲成為泡影。如果英國像滿清政府在無外力干預下增兵三次,美國的歷史必然改寫。

 

                        

 

[1] 請參儔撋菕u鄭氏王朝」中的洪門天地會

[4] 滿清據台213 郭弘斌著 p64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