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友台網站 >希律家的緣起
希律家的緣起

[原著]

[henry]於2010-04-29 00:51:52上傳[]

 

希律家的緣起

                

  1. 亞歷山大大帝在主前323年死後,帝國被三分。巴勒斯坦就是夾在敘利亞的西流基王朝Seleucids)和埃及的多利買王朝Ptolemies)之中。往後百多年當地的居民到在戰火之中。
  2. 及後,敘利亞的西流基王朝成它據了猶太地,亦開始進行希臘化的文化政策。這激怒了一神信仰的猶太人。在主前142年,在哈斯摩尼家族Hasmonean)的領導下,透過革命,猶太人成正W立(這是著名的「馬加比叛亂 Maccabean Revolt)。
  3. 在哈斯摩尼家族的統治下,亞歷山大﹒占紐爾Alexander Jannaeus)任一個叫「希律﹒安提帕德」(Herod Antipater)的人作以土買(Idumea)的總督/巡撫。及至亞歷山大﹒占紐爾死後,他的兩個兒子便爭位(Hyrcanus II & Aristobulus II)。適逢當時羅馬出手干擾當時的巴勒斯坦政局,希律﹒安提帕德二世(希律﹒安提帕德 之子)向羅馬靠攏,後羅馬宣佈正在爭位的亞歷山大﹒占紐爾的大兒子為大祭司(羅馬方面希望將政教分離),而希律﹒安提帕德二世則成為猶太地的總督/巡撫。
  4. 主前37年安提帕德二世委任自己的兩個兒子出任總督/巡撫(Phasael法賽爾 及 Herod希律)。其中一個兒子就是我們所認識的「大希律」就是那想探聽耶穌的出生所在,卻被東方博士愚弄、最後殺了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的男嬰(太2:1-19)的那位。

「大希律」:

  1. 「大希律」自此便扶搖直上,後更得羅馬方面的信任,因為哈斯摩尼的家族內鬥,希律的兄弟,在耶路撒冷任總督的法賽爾又被毒死,希律便由「加利利總督」升為「猶太地的分封王」再於主前37年成為猶太人的王(King of the Jews)。
  2. 為了鞏固勢力, 「大希律」娶了哈斯摩尼王室裡的瑪麗娜(Mariamne)為妻,後又將她、她的母親(希律的外母),並他的舅仔就是當時哈斯摩尼王室的最後一個男丁一拼殺了。哈斯摩尼王朝正式完結。希律再無後顧之憂。
  3. 「大希律」在位時大興土木,建劇院、競技運動場、口岸。在耶路撒冷則建王宮和修輯聖殿。管轄的範圍擴大,為得民心就實行減稅。
  4. 晚年的「大希律」卻要面對他十個太太和兒子們的承繼問題。他六次更改遺囑。就是死前的五天也要將自己的大兒子殺了,任四太太的兩個兒子:亞基老Archelaus)作猶太人的王(就是約瑟、馬利亞因他而怕回猶大,於是逃到加利利境去了(太2:19-23)那時的王。),安提帕Antipas)作加利利分封的王。另外五太太的兒子腓力(Philip)作以士利亞和特拉可尼地方分封的王(路3:1)。

希律﹒安提帕:

  1. 「大希律」的兒子。原先「大希律」的第五份遺囑是傳位給安提帕,而第六份遺囑則改由亞基老繼位。因此,當他父親死後便因作不成猶太王而告上羅馬與兄弟爭位。最後被羅馬當局駁回,只承認他為「加利利分封的王」。
  2. 但他兄弟亞基老作猶太人的王也作不長。主後六年,因為他的政策荷刻,羅馬因此禮K他的身份,將他放逐高廬(Gaul —則今天的法國及比利時)。 可是他的管轄地方卻沒有落入安提帕之手。猶大地卻變為羅馬的管治區,由羅馬委任的巡撫/總督管轄。(我們熟悉的本丟彼拉多就是當地的第五任巡撫/總督)。
  3. 除聖經對他的評價外,約瑟夫(主後37-100年的猶太史學家)也對他的「游移不定」略有提及:
    1. 主前4,不敢同兄弟爭承繼權,直至得他姑姐(Salome I)的支持。
    2. 與希羅底(Herodias)的關係也在他遠行時「竊溜」了的他的太太知道,及後更是她主動要求回娘家。
    3. 一直不敢再爭取「王」的稱號,直至希羅底看見羅馬政府將這稱號給了她哥哥(希律的姪兒),才於主後39在希羅底的妒嫉和催逼下,希律向羅馬爭取稱王。

希律﹒安提帕之死:

  1. 我們不清楚安提帕的晚年如何。但我們從歷史可以略知一二。主後36年,那巴頓(Nabatean)王亞哩達Aretas IV)打敗了安提帕。亞哩達是誰?就是安提帕因為希羅底而休的妻子的父親。
  2. 及後該猶Gaius) 成為羅馬的君主,便將過去希律﹒腓力在生前所管轄之地(北部),給予好友,就是安提帕的姪兒亞基帕,並封他為王。希羅底妒忌自己的哥哥(亞基帕)的銜頭, 便慫恿自己的丈夫安提帕向羅馬爭取一樣的身份。誰不知,安提帕和希羅底剛到羅馬,亞基帕卻反指他們圖謀造反。安提帕最後被放逐高廬(Gaul),兩個人就 此在歷史中消失。

聖經中另外的「希律」:

  1. 希律﹒亞基帕一世」(Herod Agrippa I):大希律之孫。希羅底的胞兄。先得叔父希律﹒腓力生前所管轄之地(北部),後得撒瑪利亞和猶大地。殺使徒雅各,捉彼得,後被主的使者所殺(徒12:1-24
  2. 希律﹒亞基帕二世」(Herod Agrippa II):大希律之曾孫、亞基帕一世之子。在使徒行傳中,保羅曾向他自辯。(徒25:13-26:32

馬加比二書9:1-10

01在這期間﹐安提阿哥從波斯狼狽地潰退了﹒

02原來他在波斯進了波西波利斯城﹐企圖搶劫廟宇控制全城﹒這裡的人們拿起武器﹐迎擊安提阿哥﹒迫使他丟盔卸甲地撤兵﹒

03當他到達伊克巴他拿的時候﹐方才聽說尼迦挪和提摩太軍隊慘敗的消息﹒

04他感到很惱火﹐決定向猶太人討還他所遭到的慘敗﹒於是他命令戰車馭手不要停車﹐直抵耶路撒冷﹒他大言不漸地說﹕我要把耶路撒冷化為一個埋滿猶太人的墳場﹐然而他並不知道﹐他正面臨著上帝的審判﹒

05實際上﹐他這句話剛一出口﹐洞悉萬物的主﹐以色列的上帝﹐便給了他一個無形的但卻是致命的一擊﹒他患了嚴重的絞腸痧這種無可救藥的絕症﹕

06這是對他恰如其分的懲罰﹐他曾經千方百計地苦害別人﹒

07但這並不能使他放棄自己的驕傲﹒剛好相反﹐他變得更加狂妄了﹐嘴裡喘著粗氣﹐咬牙切齒地威脅著猶太人﹐他下令把車趕得再快些﹒結果﹐他被呼的一聲顛出了戰車﹐把他渾身上下的每塊骨頭都顛得生痛﹒

08不可一世的狂傚使他認為﹐他具有超人的力量﹐足以使海洋的波濤聽他指揮﹐足以在天秤上稱出高山的重量﹒不料﹐他突然一個跟鬥摔倒在地上﹐不得不被人抬上了擔架﹐人人都看得出來﹐這明明是上帝在顯靈﹒

09就連這個不敬神者的眼睛上都爬滿了虫子﹐他生活在可怕的疼痛與煩惱之中﹒其臭味是如此的強烈﹐以致把他的全軍都熏倒了﹐

10誰也不能靠近身旁抬他走了﹒然而在瞬息之前﹐他還認為自己能夠抓住星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