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聖經及證道 >從 牧 見 証 (王 華 東 牧 師) 20125 12 29 再登
從 牧 見 証 (王 華 東 牧 師) 20125 12 29 再登

[原著]

[mynor]於2015-12-29 18:51:47上傳[]

 


XIII.


         今天是2015 12 12,很多牧者因聽我『從牧之路』的見證後鼓勵及堅持一定要我寫在本書中因它是神偉大的神蹟。一生數十年的歲月如南柯一夢轉瞬無蹤跡。往事不堪回首雖是心酸落痕漱H生旅途,但所存的還是甜密的回憶。


         以後就用第一人稱較有真實感,從牧之路是坎坷有兩次受神的呼召,入神學院得聖經原文知讖及寫【聖經科學觀】一書從事專職培靈。從此見証可看見神如何準備祂要用的僕人。


1.入神學院


         1949考入當時全臺灣省最好的初中在臺北市的省立建國中學。但升高中時沒考上本枚的高中,當時沒聯考可再考其他在臺北的省立高中如成巧峸v範附中等。當時父親王熙宗長老當臺北馬階醫院的會計顧問並認識當時的淡江中學校長王守勇牧師, 當時男女分校, 男的是淡江中學女的是純德女子中學 (校長是陳泗治)。王校長一直要父親將我送入淡江中學讀,故我就沒再考其他省立學校。後來才知道王校長期望父親去當該校的家長會會長及會計顧問。


淡江中學


         往後追想才知道神為何有此按排入淡江中學(1953)


        第一,每星期五下午都和純德女生的聯合混聲合唱練習。當時的指揮是加拿大傳教師德姑娘(Miss Tyle)。原本我們兄弟姊妹均有母親的音感基因遺傳,母親是日治時的小學音樂老師。故經此兩年四部合唱的訓練及啓蒙, 我很快的就啓發了自動四部的合音音感。只要有人唱歌(soprano)我就可自動隨唱出其他三(soprano, tenor, base),在此定下合音的基礎學問而幾十年後創製了『數碼作曲法(NumericalMusic Composition)及聖歌隊的指揮。


        第二,認識柯偉霖老師,馬楷博士的外孫,臺灣大學械機系留美得博士是目前NASA(美國太空署)的火箭液體專家。他是業餘田園水彩畫家, 他家住學校區內。不久就成了好朋友。他分享給我水彩晝的技巧。我一生有兩位晝家影響我的水彩晝。另一位是臺北中山教會的藍陰鼎長老, 他是到目前臺灣尚沒有人能享有國際級的晝家, 英國皇家水彩會員、也是蔣宋美齡夫人的私人老師。後來我所晝的『臺灣民俗風情晝(www.taiwanus.net/people/mynor/index.htm)也受這兩位的影響,它經教育部的評審在臺北國父記念館展出並承蒙出版晝冊。


        第三,最重的事發生在剛入淡江高一時,有一對四十多歲貴格會的宣教師先生查伯理化學博士(John T. Chappell Ph D) 及太太, 她在中國傳教十多年華語說的很流利。他們剛結婚自夏威夷首次來臺,年老無子。第一站就到淡江中學, 先生教我們化學太太教英文。父親會講英文故不久他們就成為好朋友,每次到臺北就到我家閒談,當時我家住臺北南京西路近目前的中山捷運站。因而他們就待我如他們的孩子。如沒認讖他們我就不會到美國神學院進修而將來從事專職培靈的服事。同時第二代馬階牧師娘在圖書室教聖經, 目前我所用的漢字聖經是因背60節聖經後她送的並有她的簽名。


         在校是住舍,當時的總室長是謝喜德(高三)後來成為淡江中學的校長、陳全仁(陳隆之兄長)是副總室長,舍監是今在臺北浸信會慕義堂的鄭大和牧師及蔡信義。當時卓忠信是初二我時常帶他去玩, 目前是新北市後厝的雙連安養院牧師。同時我也參加了淡江橄欖球校隊,我在建中就已參加此運動。


中原理工學院


         因歷年畢業生都沒考上大學故在最後一年我必須轉他校。當時全臺灣只有兩間大學, 臺大及師大, 及四間學院, 臺南工學院、臺中農學院、高雄醫學院及臺北醫學院。高三很幸運的考入在臺北的省立成奶冗ョC畢業於1955年。當時大專是聯考依成績分志願。當年多增加了兩個大學, 東海大學及中原理工學院。我的第一志願是醫學。第二志願是物理。結果考上第二志願中原物理系但非臺大,是失望。但塞翁失馬焉知是禍, 神有祂的奇妙計劃。


           1955年九月到中原報到及註冊。我看見Dr. Chappell坐在註冊桌中間,他也很驚呀!我怎麼會到中原。後來才知當我離開淡江時他也離開到中壢創立中原理工學院當教務主任。很高興我們又在一起。在我笫三年時他們離開中原在中壢創設聖德聖經學院。但每週末我都會去看他們一直到1959畢業。我們大一時物理系有55位因難讀很多轉他系或重考結果只五位畢業。故當時在臺灣讀物理的人少得可憐。


金門八二三砲戰


        畢業後得去受訓,我是預官第八期,最後一期在鳳山步校集訓六個月。自第九期就在臺中成母郃訓。物理及數學系是指定要當砲兵,故得再到臺南砲兵學校受訓三個月。畢業後抽籤分發到部隊。當時金門很緊張,被分發到那堨u有一線希望能全身退役回臺灣。結果我中紅籤被分發到金門前線52 (車馬牌) 砲兵連當少尉觀測官。


        晚上自左營登平底的登路艦。很多人暈船及吐因是平底故隨海浪逐泊左右晃著前進半夜漲潮搶灘到金門。灘上不准開燈沙灘如螞蟻雄兵因怕共匪砲打又要在退潮前艦得快退。我們這批預官及從援阿兵哥們根本沒戰埸經驗是緊張的要命。天微亮團部派車將我們分發到營部然後再由連部領回。不久被派到前線堡疊。晚上有共匪摸哨,子彈均上堂置身邊睡。門口鐵線上掛空罐頭,一有聲響就喊口令(有時一夜要換兩次因有情況), 如口令不對立開槍。白天得監視對岸共匪兵團的移動。晚上得測匪砲方位而報師指揮部反擊。在砲戰期間大家均躲在防空壕中,但觀測官得到上面測共匪砲位。


        金門島有兩間教會,一間在金門市的中華基督教會,另一間在沙美市的長老基督教會(目前尚在)。我連隊住楊宅近沙美市走路約40分。教會約有四十多人,金門人講臺語、軍中弟兄說國語及原住民的阿兵哥講日語。當時蘇牧師因病回臺北馬階醫院治療, 戰地沒牧者照顧羊群。故少講道都用戰地出生入死活生生的見證分享。因我會三種語言, 我在日本東京生的它是我的第一母語。我就無形中成翻譯官,這是平身首次上講道臺。我的軍階雖小但是受最高教育故無形中被推上講道臺講道。這是神奇妙的按排。


        當時有單日打而雙日停的暗規,如共匪打金門市我們就打斷由廈門通往內路的唯一大橋。八月廿三日是單日, 共匪打的最凶每平方公尺約一顆炮彈。但在平日也有零星炮彈。教友男拱米媽背嬰手牽五、六歲的小孩照常走崎曲沒路的道路,來回三個多小時到教堂做禮拜。何時砲彈可能在前爆炸沒人知道, 真值得冒生命的危險赴教會禮拜朝聖碼? 是的! 那是信仰呀!信仰非口說說就算了。當時的講譠充滿神講不完救恩的見證,還需要講道嗎?會後兄弟姐妹, 家有什麼就帶什麼來一同分享就如初代教會。我親身經歷了那種在主內愛的分享。


生死共患難  患難見真情  真情呈信仰


        在島上經歷九個月彈火的洗禮在那島退役回臺灣。為了見証神的救恩及信仰我環島臺灣做見證。也就是這種感動的經驗,我接受神的挑戰赴美進修神學充實自已準備供神差遣。


神要開的門沒人可關


        回臺灣後就準備留學美國讀物理博士。因要推薦書同時去探訪久別的查伯理博士夫婦。我們很高興重逢並要他寫介紹書因他是我們中原的教務主任。他說我到臺灣這麼多年傳道我連臺語或中國話都不會說, 他的口頭語只會說不好。我認識你和你的父親都是好的基督徒。你如果能向你們的人傳道會比我有效。你是否在讀物理博士前能到神學院進修。美國人的觀念不是讀神學就得去做牧師, 這和我們的觀點不同。我是真的沒想到他會有此建議。如果我沒在金門經戰火的洗禮我一定立刻拒絕。我說給我三天的考慮後再回答你。三天後我再到中壢說我接受你的建議但我要到那一神學院。他說我剛回美國拜訪一間信仰神學院 (Faith Theological Seminary)在賓州費城是很保守的好學校,我認讖院長Dr. Mcray , 他並且說如第二年你覺得可以的話可同時去修你的物理研究學位。在三個禮拜後院方很快來函給學雜費及住舍的全額獎學金。我也很高興神的祝福。同時查太太也給我取了英文名字叫Mynor (膏油)。滿以為一路風順快樂出帆, 那知這將是惡夢及心酸硫足D戰的開始。


        大學留學先得到教育核淮然後再到外交部辦護照。現在是1962年四月了, 九月底要到神學院註冊。三個月跑教育部58次百般勺難每三、四天甚至一天去兩次。要這個證件要那個證件, 好像沒完沒了。就是不准你出去也沒說出理由。最後我就請查博士自中壢到臺北教育部找處長談, 還是不准。教會弟兄也說事奉神不一定要去讀神學。人能做的都已做了。是神的旨意嗎?因去了那麼多次就認識了一位山東大漢張三等祕書。


        這時已七月了,本教會(臺北市東門長老教會)同年的青年團契林慧美姊妹自日本留學暑假回來,她是師大美術系到武藏學院讀碩士, 當時全臺灣只有師大有美術及音樂系(我的二妹王蕙蘭也在此校畢業)。她父林朝啓長老, 臺大地質系教授。慧美因不當兵故早出去留學。她問我什麼時候去美國。我詳細的對他說教育部不准。她說我帶你去見部長黃季陸(1961-1965做部長)。我說妳認識他麼?她說上週我們有留學生暑假回國培訓班, 部長說你們如有任何問題可來部找我。我說做官的都會說話。慧美是很純心善良的女孩, 她很信任何人所說的話。其實我也到盡頭了但尚沒看到神的開始。故禮拜後就跟她到部長家。


        部長住日式房屋,可能是分配到的。他出來開門看著我們, 因他確實不認識我們。慧美自已介紹自已,部長在上週培訓時不是說有問題可來找你麼? 部長獃了一下說進來。我們就坐在榻榻米的椅子上, 部長在我的左邊慧美在右。部長夫人在右前方。我就重述經過。部長說你是國家的棟樑,國家培養你(我心裡很吶悶,我是讀私立每次註冊都是爸在付錢. 培養什麼),我希望你到美國讀物理博士回來報效國家。做官的確實會說話否則怎能當部長。我晃然大悟,原來是這個原因不讓我去讀神學。當時美國在發展航太科枝已有太空船繞地球, 對臺灣讀物理的更是鳳毛麟角。國家最高教育首長已當面不准了。在我尚未有負面的思考時突然聽到夫人開口, 我們部裡有沒這條法則說讀物理不能去讀神學。部長很挫斡沒想到夫人突然狠狠的扯他後腿, 他瞪了她一眼, 十幾秒說不出話然後低著頭說這倒沒有, 你明天到部來。我們就離開。


        我一早就到部裡找張秘書說明咋天的事。他馬上請處長出來。處長說部長來電沒問題,我叫秘書辦理。我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我就問張秘書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說部長夫人是北大校花,部長又矮又胖。他在校追她, 他就坐在教室門口等她下課。她想甩掉他但又甩不掉。我忘記理由如何將他甩掉, 大概是說有種你去美拿個博士回來再說。他就到美國留學。後來政府撒退來臺, 一尚未嫁一尚未娶而年齡也大了故就成婚了。賴蛤螞總算吃到天鵝肉故他很聽太座的話。但這非主因而她是很謙誠的基督徒。阿們!


         很早以前神已按排了這位校花要當他的夫人,她是上帝所重用的使女以斯帖。不是黃部長擋神的計劃而是借此來榮耀神。有一個人生來就瞎, 門徒問耶穌是誰犯罪, 他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約翰9:3)。她在關鍵的一剎哪, 聖靈借她的口說了一句非常有智慧的關鏈話。可能她都不知道那一句話造就一位神的僕人。是的人的盡頭是神的開始。前有紅海後有追兵,神對摩西說往前走,將你的杖高舉指向海,我要埃及人知道我是以色列的神 (參考X2.6.聖名祕碼474)。眼前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天降大任與人必先苦其心而後苦其志甚至鞭打。展現你的意志証明給神看, 經得起磨練讓神重用你。沒經出生入死的戰埸如何稱得起是基督的精兵。我見證了神要開的門沒人可關 (以賽22:22)。這不是奇蹟而是神蹟在特定的時空完成了特定的目的展現神超然的做為。


        信仰神學院簡稱信院它在美國東岸賓州 (Pennslyvania)費城 (Philaderphia)附近,因它的政治立埸偏右而自長老教會的West Minister Seminary脫出來是。信院是學期制(一學期4個月)。雙親給我美金$300 (1$=42臺幣)。第一次乘機坐西北航機, 起降均近嘔吐不適。先到東京看同窗黃宗惠兄(參考讀者回應)並買一隻電動剪髮機$15故餘下$285到美國。院方教務主任Mr. Faucet到費城機埸接我。


        一到先註冊,一學期選24學分其中希伯來文及希臘文各五學分(5小時),這校特別注重語言而打下原文的好基礎。我第一年的室友是日本人。第二及三年是韓國人。外國學生以韓生為多約佔三分之一因本校的反共立場, 很多美傳教師到韓國宣教。


        三彌o付校方故週末得打工。週六早在費城YMCA教柔道。晚上在擬]打工,星期日下午到建築事務所製圖。第二年我就申請到賓大的夜間選物理研究所課程。白天神學全職(full time)學生晚上一週兩次到賓大做物理半職(part time)學生。暑期得到外州打工三個月儲錢付賓大的學費, 因半職沒獎學金。因吃飯付神學院而吃飯(6 PM開飯)時我要做車換三次趕7 PM在賓大的課就沒吃飯而叫室友帶回冷的麵包。就這樣過兩年。當時汽油一加倫$0.25。當時我到美國求學是辛苦。玉不琢不成器,鐵不鍊不成鋼。感謝主這期間身體都健康。


神職封牧


        這樣很快過了三年的進修了,應可再繼續讀我的專科物理了。1965威基尼亞大學給我獎助金故我就離開信院駕車到威基尼亞大學。我去報到並住研究生校舍, 總學生監督Rev. Roryal Nickens在門口接風問我”Mr.King (我不用Wang, 三叔美海軍第七船隊上校Captain已冠用King, 他是當時華裔最高職, 故我就也用King) where you comes from (從那堥茠)”。我說剛從神學院來的。他說你不是來讀物理嗎? 我才向他解釋一切經過。他說我是兩個教會的牧師而週日是全職在校內, 你能否來幫我。我問他是何教派,是浸信會。除一身是在長老教外我不太知其他教派, 故我問他是否保守 (conservative)。他說很fundamental (基礎)。我說那就好。禮拜天就帶我到他的教會介紹給全會友,中午就在一執事家用嚏C他誽我們請你下週講道。還好是美國教會,如是華人教會用華語很可能就有問題,因我在神學院是全英文。


        下週我上臺講後,他說你怎麼講那麼長? 我問多久,兩個小時。我說我們在臺灣通常是講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是長點。不久他們就開會,我也不知開什麼會。完後他對我說我們想給你封牧。我說好。他又說但有點小問題, 你們長老會是灑水但我們得浸水。我說入鄉隨俗沒問題再洗一次,就定下禮拜。我穿白衣站在水裡, 他穿防水衣到胸上。他看我在發抖,他以為我在緊張。我說水太冷。他用手試溫,要命我叫工友要用溫水。是呀! 快點不要講太久。我鼻頭一下水就趕起來。還好沒被凍掉。下週1965 1121日被Union Baptist Church封牧。它屬於AmericanBaptist 教派,美國最多人數的教派是美國南部浸信會 (American Southern Baptist Church)


        我就這樣莫明其妙的就當了牧師。好不容易來美讀神學而一離開就有人要封我為牧師。因太突然根本來不及思考。我想這可能是神特別的恩賜, 只有讚美及感謝的接受為將來的事工鋪路。這也是神蹟。我一年半後就在該校得物理碩士。然後到俄亥又州立大學讀博士而也在附近浸信會當牧師專門從事校園學生工作。牧師的事奉就跟著我的專業工作到處跑。故我就對主說我不拿教會報酬,你需我做什麼就做什麼(參考作者簡歷)。母親一直都和我住而照顧她近廿年。因老母在家不易遠行,一直到2002年在她九十歲時蒙召回天堂祖家。因而我就自由行動, 神在2005年秋天再呼召我出來專職培靈 (參考X1.4.5.創造論的動機)  


2.專職培靈


         當第一版「創造論2007年出版後我就開始從事培靈的事奉。為什培靈而非佈道或任職教會?因大都在職的牧師均講社會福音、公義、公平、公益、博愛、和平、勉勵等議題而我的書是更深屬靈的議題, 用科學的觀點來探討神的話語。這種內容更是不同於一般宗教書藉,跳脫二千年前傳統的思維。特別用目前已知的尖端科技來探索靈界的知識而詮釋聖經中的資訊。


        我不在臺灣讀神學故沒人脈。我向上帝哭訴, 你叫我出來, 我要向誰傳, 舞臺在那裛? 就如摩西向神哭訴,你叫我去見埃及法老讓我的陌姓出來(let my people go),他反而變本加利迫害他們 (出埃5:23)。是的很艱困, 我大部分的時間花在打市埸到今尚如此。救贖恩典的門是大開但進去的門是窄的。我是基督精兵, 該奮勇前衝! 是的聖靈在前開路, 別怕不要氣餒。當以利亞挑戰五百位異邦先知, 王后要追殺他, 他逃到倒下去, 天使供他水及餅讓他再走40 (列上19:8)。要經得起考驗的人神才會重用。起來再走最後的一里路,不要往後看因走過的均是心酸苦悶坎坷崎曲不平的道路。向前面的標桿直跑到終點。


        從我的[作家生平介紹]中讀到怎麼都在臺灣原住民族群裡培靈 ? 是的,因有一段故事。在日治時代我約八歲時看了一部電影[サヨンの鐘](Sa Yung No Kane, 莎韻之鐘)。這部電影描逑一件真實的故事。1943年日本發起大東亞戰爭。在今臺灣宜蘭南方奧的山上有一位17歲的泰雅族少女叫Sa Yung (莎韻;サヨン)要送老師出征出山到車站,她也帶了他的行李跟著送行隊伍。那天下雨,當她經山徑的獨木橋時不幸滑落溪中。但都沒找到她的屍體只找到她帶的行李。當時日本在臺的總督為了表揚她的愛國行為在南方奧建造一座鐘塔叫サヨン(SaYun)之鐘來記念她。目前的鐘非原裝因已破裂了。後來就請在中國有名的演員李香蘭 (日本名山口淑子,她活932014年才去逝在日本) 來臺灣拍SaYun少女的故事叫[サヨンの鐘]。外景在不在南方奧而在臺中的霧社。電影的主題歌叫【サヨンの歌(莎韻之歌)。後由日本最頂尖的作詞家西條八十及作曲家古賀政男合作寫一首很有名的【サヨンの鐘】。目前有李香蘭唱的唱片及留日臺灣人胡美芳唱的可打開來聽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8ilpWgTYTk


         因為日本在臺灣婦女愛國聯盟自臺灣北至南大大促進宣揚,所以此曲遠比主題曲更有名。目前八十三歲以上的婦女都會唱特別是原住民, 我培靈後時常和她們回憶此懷念歌曲。那時我八歲是日治時代住花連市只記得曲韻,53年後才找到歌曲。


        就是因為這首【サヨンの鐘】對原住民有特別感情,後來我也接納一位布農(Burun)族的江東妹女牧師為義妹,因她只有一位養姊。第二原因是原住民教徒對靈性的喝慕遠比平地教徒高。這和他們傳統的民俗文化有關。同時他們住山裡近大自然比較沒受現代文明的污染。所以他們很喜愛提升靈性。基於這些原因, 我就先致力於原住民的宣教。【創造論】笫四版在20158月改名為【聖經科學觀】英文版也完成了。從此可到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馬可16:15)

     日治時代電影廣告                    原貌 サヨンの鐘 (Sa Yun No Kane)   

                           


                                     目前臺灣 宜藺縣 南方奧 サヨン之鐘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