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語言世界觀 >反切原理 ~ 王華南
反切原理 ~ 王華南

[原著]

[henry]於2010-02-26 08:48:03上傳[]

 





第1節




反切原理

    王華南

黃侃音略:「反切之理,上一字是其聲理,不論其為何韻;下一字是韻律,不論其為何聲。質言之,即上一字只取發聲,去其收韻;下一字只收韻,去其發聲;故上一字定清濁,下一字定開合。」故反切者取上一字之聲,下一字之韻,切合而成之音也。

註:黃侃,湖北蘄春人,188643(清光緒十二年二月二十九)生於四川成都。近代文字學家、訓詁學家和音韻學家。初名喬馨,字君梅,號量守廬居士。幼從父受音韻學及訓詁學。十五歲中秀才,1903年考入湖北文普通學堂。1905年留學日本。改名黃侃,字季剛。次年加入同盟會,因常為《民報》撰稿,和主筆章炳麟結為知交,同時結交劉師培。1910年秋,黃侃應湖北革命黨人函約,回國返鄉,於湖北、安徽間組織孝義會,宣傳革命。次年726為漢口《大江報》撰時評《大亂者救中國之妙藥也》,震動一時。辛亥革命後,在上海主辦《民聲日報》,並勤治音韻學,綜合自顧炎武至章炳麟諸家之說,定古聲十九類,古韻二十八部之目。後來在北京大學任教。19199月,黃侃因不贊同五四新文化運動,離開北京南下,任武昌高等師範學校國文教授。19261927年﹐先後執教於北京師範大學和東北大學。1928年春,應南京中央大學之聘,為中文系講授《禮學略說》、《唐七言諸式》等課,同時兼任金陵大學國學研究教授。1935106,在南京去世。

研究漢字之聲、韻學理,則稱為「聲韻學」,亦稱為「音韻學」。

漢字之發音屬於單音節(syllable),亦即一字一音節,有別於世界其他語系之一字多音節。漢字之發音又稱為獨立音節,一字多音節又稱為黏著音節,亦即由兩三個或更多音節相黏組合而成。例如日語之「櫻」(さくらsakura)由「sa」「ku」「ra」三個音節組合而成,西班牙語之「amigo」(男朋友)由「a」「mi」「go」三個音節組合而成。就單音節之發音組合而論,基本組合方式有兩種。

一是最簡單,只由韻母(亦稱為母音,古人稱之為「韻」)發音;

二是由聲母(亦稱為子音,古人稱之為「聲」)和韻母組成;

而台語漢字發音尚有一種最特別,只由聲母發音;

如台語稱伯母為「阿姆」(ā΄m ,ㄚ–ㄇˋ),「姆」之發音為「΄m ,ㄇˋ」〈即m ,之陰上調〉。台語稱姓「黃」為「ˆŋnˆg , ㄥˊ」〈陽平調〉。

二、反切法

據專家研究,約在東漢許慎編作「說文解字」時或在東漢末年已有「反切」之說。

當時未使用拼音符號標記發音,但是發明切韻方式來標記發音和聲調,亦即用兩字來切韻後再組合實際發音。其方式及順序如下:

1.先切出上字(或稱前字)之聲母(或稱子音),

2.再切出下字(或稱後字)之韻母(或稱母音),

3.將上字聲母和下字韻母,組合成該字之聲韻

4.以下字所屬之基本聲調(平、上、去、入)定為該字之基本聲調,

5.以上字所屬之陰陽音質(或稱清濁)定為該字之清音或濁音,

6.將基本聲調配上陰陽音質,組合成該字之音調(即陰平、陽平、陰上、陽上、陰去、陽去、陰入、陽入)。

7.3.所定之聲韻配上6.所定之音調,即可發出該字之實際聲音(發音)。

茲以現代方程式表示上面之敘述:

一、1.聲母+2.韻母=3.聲韻,4.聲調+5.音質=6.音調,3.聲韻+6.音調=7.聲音

二、1.子音+2.母音=3.音韻,4.聲調+5.音質=6.音調,3.音韻+6.音調=7.發音

就黃侃音略所述和現代術語〈terminology〉比對:

「上一字只取發聲,去其收韻」就是1.所定之聲母

「下一字只收韻,去其發聲」就是1.所定之韻母

「上一字定清濁」就是5.所定之陰陽音質

「下一字定開合」就是1.所定之基本聲調

「開」就是「平、上、去聲」發音時要開口,

「合」就是「入聲」發音結束時要合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