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語言世界觀 >台語漢字正解八 ~ 王華南
台語漢字正解八 ~ 王華南

[原著]

[henry]於2011-02-24 23:51:04上傳[]

 





第1節




台語漢字正解 八

王華南

 

第一節

30. 應為「兮」【ê , ㄝˊ】而非「的」

   北京話之「我的」、「你的」,即台語之「我兮」【gua-ê , ㄍ゙ㄨㄚ ㄝˊ】、「你兮」【li-ê , ㄌㄧ ㄝˊ】。「的」在台語只有【diék , ㄌㄧㄝㄍˋ】之文讀音,見《集韻》:「兮,弦雞切」,取「」【hiên, ㄏㄧㄝㄣˊ】陽平調之聲母【h , 】和

ke ,ㄍㄝ陰平調之韻母【e , 】,切合成陽平調hê, ㄏㄝˊ】。

和「兮」同聲母之」文讀音為, ㄏㄚ–】、口語音轉為無聲母之【ē , ㄝ–】,如下面【è-bīn , ㄝˇ ㄅ゙ㄧㄣ–】。同理,「兮」文讀音為【hê , ㄏㄝˊ、口語音可轉為無聲母之【ê ,ㄝˊ】。

《詩經》《衛風》篇中之《碩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詩句尾字「兮」亦即北京話口語之「的」,用台語來吟兮」發陽平調ê ,ㄝˊ】能延長尾音而展現詩韻。

 

31. 應為「俄狂」【giā-kˆɔŋ , ㄍ゙ㄧㄚ– ㄍɔㄥˊ而非「掠狂」更非「抓狂」

 台語【giā-kˆɔŋ , ㄍ゙ㄧㄚ– ㄍɔㄥˊ之【giâ , ㄍ゙ㄧㄚˊ】(本調為陽平調)即華語之「舉」,台語「giā-tsiú , ㄍ゙ㄧㄚ– ㄑㄧㄨˋ」即華語「舉手」之意,【giā-kˆɔŋ , ㄍ゙ㄧㄚ– ㄍɔㄥˊ即華語「舉狂」之意、亦即「發瘋」之意。

問題出在台語【giâ , ㄍ゙ㄧㄚˊ音,因華語無此發音,將【giā , ㄍ゙ㄧㄚ–訛成【liā , ㄌㄧㄚ–】,和台語【liāh , ㄌㄧㄚㄏ–】之音相近,而台語「搦」【liāh , ㄌㄧㄚㄏ–】之意即華語「抓」之意,所以訛成「抓狂」一詞,實在荒謬透頂,時下頗為流行,無異乎「肉麻當有趣」。因為不知「搦」字,遂以諧音之「掠」代之,「掠」之文讀音為【liˉɔk , ㄌㄧɔㄍ–】、係奪取之意並無「捉」、「抓」之意。

giâ , ㄍ゙ㄧㄚˊ】之正字為「俄」,和「俄」同韻母之「鵝」文讀音為【,

ㄍ゙ㄛˊ、泉州腔之口語音為【giâ , ㄍ゙ㄧㄚˊ,「鵝」係頸長而將頭部高舉,同理「俄」文讀音為【, ㄍ゙ㄛˊ、口語音可訓為【giâ , ㄍ゙ㄧㄚˊ,「俄」字通「峨」字,「峨」係高舉貌,「峨嵋山」係形容「山高舉至天頂之雲眉處」,所以「俄手」或「峨手」即華語之「舉手」。

 

32. 應為「好鄙」ho-bái , ㄏㄛ ㄅ゙ㄞˋ而非「好歹」

  台語形容不好曰bái , ㄅ゙ㄞˋ】,其原本正字為「美」,文讀音為【bí , ㄅ゙ㄧˋ】、口語音為【bái , ㄅ゙ㄞˋ】。

同韻之「眉」文讀音為【bî , ㄅ゙ㄧˊ】、口語音為【bâi , ㄅ゙ㄞˊ】。

台語之目眉【bàk-bâi , ㄅ゙ㄚㄍˇ ㄅ゙ㄞˊ】即北京話之眉毛。

「美」為「羊」、「大」之會意字,其意為羊大當然美好。

但在《廣韻》:「美,無鄙切。好色。」引述《詩經邶風》:「匪女之為美」,好色當然是不好,可見古人在用字時兼有正反之意。當今為區分起見,以鄙字代之,見《集韻》:「鄙,補美切。」

「鄙」之文讀音取「補」【p΄ɔ,ɔˋ】陰上調之聲母【p,】和

「美」bí ,ㄅ゙ㄧˋ陰上調之韻母【i,】,切合成陰上調,ㄅㄧˋ】,

口語音轉為【bái ,ㄅ゙ㄞˋ】,見《左傳·莊公十年》:「肉食者鄙,未能遠謀。」

句中肉食者引伸為官權貴者鄙陋,現代口語就是很差勁〈台語:「有夠差」〉。

 

 

第二節

 

33. 應為「好佳哉」【ho-kā-chài , ㄏㄛ ㄍㄚ– ㄗㄞˇ而非「好家在」

 台語【ho-kā-chài , ㄏㄛ ㄍㄚ– ㄗㄞˇ之正字為「好佳哉」,不知正字者以諧音之「好家在」代替。台語【kā-chà ,ㄍㄚ– ㄗㄞˇ之正字為「佳哉」,即華語「幸好」之意,而「佳」為「好、善」之同意字,華語之「善哉」,台語發音:【sièn-chài ,ㄙㄧㄝㄣˋㄗㄞˇ】。

《集韻》:哉;「將來切。」

「哉」之文讀音「將」【chiɔŋ ,ㄐㄧɔ陰平調之聲母【ch ,】和

「來」【lâi , ㄌㄞˊ】陽平調之韻母【ai , 】,切合成陰平調chai ,ㄗㄞ】。

「哉」原屬陰平調,因做為語尾嘆詞,故轉為【chài ,ㄗㄞˇ】陰去調。

 

34. 應為「河洛」【hò-ló , ㄏㄛˇ ㄌㄛˋ】而非「福佬」

「河洛」一詞中之「河」係指「河水」,「河水」即今之黃河,「洛」係指「洛水」,兩水交會處古稱河洛之地,為中原之中心精華地帶,史記謂夏、商、周三代之君,皆在河洛之間,即河洛為三代君王之王畿,其中之洛陽即東周、東漢、西晉之京都,西晉因五胡亂華而亡,河洛衣冠人士紛紛往南遷徙避難,抵達現今泉州境內,沿江而居,故稱為晉江。茲引下列佐證:

◆《三山志》所載:「永嘉之亂,衣冠南渡,如閩者八族。」

◆據舊志載泉州之晉江,因「晉衣冠避地,沿江而居,故名。」

◆《東都賦》(東漢班固作):「立號高邑,建都河洛,紹百王之荒屯,因造化之蕩滌,體元立制,繼天而作。

東都即指洛陽,因位於長安之東而稱為「東都」,又稱為東京。

◆《西都賦》(東漢班固作):「遙D皇漢之初經營也,嘗有意都河洛矣。」

西都即指長安,因位於西部而稱為「西都」,又稱為西京,今之西安也。

◆《南都賦》(張子平作):「皇祖止焉,光武起焉,據彼河洛,統四海焉。

光武即指東漢第一位皇帝劉秀(年號建武),劉秀將東漢京都設於洛陽。

◎「」本調屬「陽平」【, ㄏㄛˊ】,依泉州腔變調為「陰去」【, ㄏㄛˇ】,而泉州人之祖先大多於西晉末年逃離「河洛」至晉江流域避難,由此可推泉州話必留西晉之古音。

  福佬一詞是指福建佬,而「福」發音【ɔk , ɔㄍˋ】在台語、古漢語皆為「陰入」調,按變調規則應轉為高入調【hɔk , ɔㄍ】,不符合「陰去」調之【,

ㄏㄛˇ】音。

◎「洛」之文讀音【ɔk , ɔㄍ–】本調屬「陽入」調,口語音【lōh , ㄌㄛㄏ轉為「陽輕」調。

「洛陽橋」橫跨泉州市東北郊洛陽江中之萬安渡上,建於公元1053年(北宋仁宗皇祐五年),當地人稱洛陽橋為lòh-iùñ-kîo , ㄌㄛㄏˇ ㄥㄧㄨˇ ㄍㄧㄛˊ

「洛」同韻之「樂」文讀音亦發【ɔk , ɔㄍ–,而「樂」之另類發音(通稱破音字)可見《唐韻》另註:「魯刀切」,取魯【ɔ , ɔˋ】陰上調之聲母ɔ , ɔˋ】和刀【do , ㄉㄛ陰平調之韻母,按正切法合成【, ㄌㄛˋ】。

一般切韻法通稱反切,係以下字之韻母定「平、上、去、入」四聲,再以上字所屬陰輕或陽濁來定聲調,而正切即以上字之聲調來定,在上例之上字為「魯」屬陰上調,因此以陰上調」來定「樂」之聲調。

同理亦可訓「洛」之另一口語音為【, ㄌㄛˋ】。此種由入聲調轉為非入聲之上聲調,影響日後北京官話之發音將洛【, ㄌㄛˋ】轉發為「洛」【luó , ㄌㄨㄛˋ】,即今日華語之「洛」發「ㄌㄨㄛˋ」。

◎今之福建省在宋代分設五州,即福州、建州、泉州、漳州、汀州,漳、泉原本不屬福建(原僅指福州、建州),何來福建佬指漳泉人士之講法?1278元朝至元十五年),設福建行中書省於泉州,三年後省會遷福州。雖然設省之後,在行政上漳泉歸福建省管轄,但至今亦未聞所有福建人被稱為「福佬」,若僅稱漳泉人士為「福佬」,顯然以偏誑、不合理則,因福建西南部(永定、上杭、武平,以及連城南部,長汀南部)通行汀州片客家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