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語言世界觀 >世界上根本無閩南語 ~ 王華南
世界上根本無閩南語 ~ 王華南

[原著]

[henry]於2011-05-27 20:34:22上傳[]

 





第1節




世界上根本無閩南話

                              王華南   

臺灣話一詞由來:臺灣社會之傳統習稱;臺灣語【たいわんご】:日語對於臺灣話之稱呼,常見於日本統治時期文獻。臺灣話乃日本時代由日本政府認定臺灣最多人使用之語言定義之,而「早期臺灣話」指未接受西洋(荷蘭)、東洋(日本)等影響以前之臺灣話。如同美語是指美國最大語族使用之美式英語,未聞西班牙語裔之美國人主張美洲西班牙語亦稱為美語,印地安語亦稱為廣義美語。

    值滿清、日本統治臺灣期間之文獻及一般民間均未出現閩南話之用語,民間以漳州話、泉州話、廈門話,加上少許之永春話稱之。閩南話是在1950年代中期才漸漸出現,尤其在推行國語運動期間更出現「講閩南話要被處罰」之恐怖欺壓措施。

    林語堂先生(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人,生於漳州市平和縣坂也鎮[1][2],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德國萊比錫大學語言學博士,曾任北京大學英文系主任、廈門大學文學院院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美術與文學主任、國際筆會副會長等職。1940年和1950年兩度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提名[3]。林語堂父親林至誠是一個基督教牧師,但他詳盡探索中西方哲學思想後,於晚年才真正成為一名基督徒,其哲學探索歷程記載於《信仰之旅》一書,他嘗自提一副對聯曰:「兩腳踏東西文化,一心評宇宙文章」。1966年定居台灣1976年3月26日在香港逝世,同年四月移靈台北,葬於台北陽明山仰德大道林語堂故居後園中。在德國研修語言學時曾發表對福建方言之研究,以福建中部之閩江為界,區分閩北話和閩南話系統。

 

其實世界上根本無閩南話

    閩南是指地理位置或區域,位於閩南之龍岩話是指龍岩市新羅區之一種混和方言,屬於河洛語系,接近漳州話,但又有自己特色。其實受到附近客語區之影響夾雜客語詞彙,如老公、老婆等。(老公、老婆在漳州話係老頭兒、老媽子之意)。龍岩位於福建省西南部、九龍江上游,漳平為河洛話區,屬漳州腔;新羅區通行龍岩話,其餘地縣包括長汀武平上杭永定連城均為客家語區。如果以閩南話認知定義應包含前述客語才對,但是龍岩之客家話並不被稱為龍岩話,就如同臺灣之客家話並不被一般人認定為臺灣話,請問台語歌曲有包括客語歌曲?龍岩話不屬於客家話,更不屬於所謂之閩南話。閩南地區除了有河洛語系,還有客語系,還有許多混合語,如龍岩話、莆仙語。

    莆仙語又稱興化話莆仙方言。是一種分佈於中國福建東部沿海之閩語,通行於莆田市轄區、仙遊縣、福州市福清縣南部之新厝鎮、永泰部分地區, 以及泉州泉港之部分地區(其中莆田和仙游是興化話之中心地區,一般稱為莆仙地區或興化地區)。興化話以莆田話為代表,以莆田市區之城廂音為標準音,使用人口約500萬,因歷史上興化地區屬於興化軍、清朝在此設立興化府,故莆仙話又稱為興化話。今日興化地區原講泉州腔河洛話,後來因為地理上接近福州地區,語言受到影響,逐漸閩東化,最後徹底脫離閩南之河洛話語,成為一種獨立於河洛語之外又帶有閩東色彩之混合兼過度型語言。

    閩南地區有不少各地域形成之語言,即俗稱之閩南方言,彼此互有錯縱複雜之關連性,而又有特殊之獨自性,站在語言學分類種之立場,怎可以定義含糊不清之所謂閩南話稱之。因為並無一種稱為閩南話之存在。

而和漳州話、泉州話同源,屬於河洛語系之商漢語,包括浙江南部的平陽話、廣東東部的潮州話(另有潮汕語系之細分)、廣東南部的雷州話、海南島的海口話、文昌話,請問平陽話有浙南話之稱?在浙南可稱為閩南話(不合邏輯)?潮州話可算是廣東話(或粵語)?海口話可納入所謂之閩南話?硬要將上述在不同地域形成之同宗話語歸納為所謂閩南話,想必毫無共識可言。

    在閩北、閩東北、閩東、閩中地區尚有不少方言島使用屬於河洛語系之商漢語,該等語言之溯源並非來自閩南,將之稱為閩南話根本不和語言科學之分類原則,徒增笑話一則。

    在臺灣將「臺灣話」簡稱為「臺語」,臺語之根源主要有三:分別是漳州話、泉州話以及由漳州話、泉州話混合形成之廈門話。同理在臺灣形成之河洛語系商漢語稱為臺灣話乃天經地義之事,早期臺語就是漳州話、泉州話以及廈門話之大混合。而臺灣之原名漢字寫做「臺員」、「大員」皆出自泉州人士—周嬰(明朝宣德、正德1426~1521)所寫之「遠遊篇載東蕃記」,周嬰譯做「臺員」,何喬遠的「閩書、島夷誌」稱為「大員」,在漳泉人之間,自明朝中葉以來一直習慣稱之。何喬遠(1558年-1632年),明朝官員,福建泉州府晉江縣袞綉鋪東街菜巷人。講白了,「臺員」、「大員」源自泉州話,而泉州話是形成臺語之主幹,「臺員話」、「大員話」就是臺語之專用語。憑良心講,就史實而論,其他語系硬是要來參一腳、也算是臺語,真失禮!似乎也許不太適當。

    總結而論,沒有一種語言可以被稱為閩南話,因為世界上根本無閩南話。

何況在臺灣被稱為閩南話似乎有被中國大陸矮化、輕視之感,臺灣根本不屬於閩南,何來閩南話?「閩」字見《說文解字》:「東南越蛇種」、《周禮七閩釋文》:「音發近蠻ㄇㄢˊ」,我等為臺灣人、非閩(蠻ㄇㄢˊ)南人、更非蠻南人也,若有人願意當蛇種,就請便罷。

 

廈門話為台語根源之一                                          

廈門位於福建南部九龍江出海口附近,包括廈門島及鼓浪嶼,金門島在其東方。晉代時為晉安郡同安縣轄地,五代・以降歸屬泉州。在明代(1387年)築廈門城而起名。明末清初鄭成功在1650年佔據廈門,命名為思明(思念明朝)。1680年被清軍佔領廢思明、改稱廈門。1684年清朝開放對外貿易,廈門對東南亞各地及對台灣(台員)貿易大增,港市繁榮,吸引附近漳州、泉州人來此謀生。1841年鴉片戰爭英軍曾佔領廈門,依據1842829日清朝與英國簽訂之南京條約,廈門開放為對外國人之通商口岸(其餘四口為廣州、福州、寧波、上海),英國商人積極開發港埠,再度吸引漳州、泉州勞工。1860年起成為烏龍茶之輸出港而聞名海外各地,1862年設置英國租界、1902年在鼓浪嶼設置共同界,外國商社在此設立洋行、商館。之後,廈門輸出之烏龍茶受到日本茶、台灣茶之競爭而沒落,但是仍然成為漳州、泉州人移民至東南亞之主要海港,對東南亞貿易依然維持興盛。由於廈門自1684年至1842年約一百六十年來,漳州、泉州人不斷移入混居通婚,互相影響語言腔調,逐漸形成「亦漳亦泉」、「不漳不泉」之特殊混合腔調,亦就是俗稱之「廈門話」。「亦漳亦泉」、「不漳不泉」指「廈門話」「亦似漳州話亦似泉州話」、「既不像漳州話亦不像泉州話」。

    金門話基本上屬於泉州語系,但是金門和廈門僅一水之隔,金門人若要去南洋就得先搭小船到廈門換坐越洋大船,所以近代詞彙就和廈門話相同,例如咖啡,金門話和廈門話都稱為kō-pi發音如高啡,近代台語受咖啡一詞影響將「kō-pi」轉為「kā-pi」。

現代臺語受到日本人統治五十年之影響,在常用臺語約有三百個詞彙源自日語,日語成為現代臺語之外來語,詳見拙著之「台語漢字正解」一書最後一章。現代臺語當然已和原鄉之「廈門話」相差甚多。同樣源自漢語之詞素,也有相當差距,如「廈門話」之「chì-chūi」,筆者在上臺語課時曾問小朋友是啥意思?得到的答案每班都一樣,是「脊椎」,筆者聞之差點昏倒,「chì-chūi」寫做漢字即「是誰」,現今大概較年長之基督教長老教會會友方知是甚麼碗糕,年輕會友知者可謂少之又少。茲舉數例分享諸位:

「廈門話」稱「海鷗」為「海雞母」。

杜鵑花在「廈門話」稱為「映山紅」、臺語則稱為「滿山紅」。

吃冰在「廈門話」稱為「嚼霜(ㄙㄥ」)、臺語則稱為「嚼冰」。

冰棒在「早期廈門話」和「早期臺灣話」稱為「霜枝」、

「現今廈門話」稱為「冰條」、「現今臺灣話」稱為「枝也冰」。

冰糖在「廈門話」稱為「糖霜」,冰箱在「廈門話」稱為「霜櫥」。

番茄在「廈門話」稱為「西紅柿」、「現今臺灣話」稱為「tomato」源自日語之

外來語「トマト」、北部廈門腔臺語稱為「臭柿也」、南部臺語稱為「柑也蜜」。

有兩把刷子在「廈門話」稱為「有二步八」(二步匐ㄅㄝ˙〔爬之意〕之諧音)、臺語則稱為「有二步七」(二步拭之諧音)。

媽媽在「廈門話」稱為「娘嬭」【niū-né】、「早期臺灣話」稱為「娘嬭」【niū-lé】

棒球在「廈門話」亦稱為「棒球」、「現今臺灣話」受日語影響稱為「野球」。

「軍艦、艦隊」在「廈門話」發音為【kūn-lām、làm-dūi】,「現今臺灣話」發音為【kūn-kàm、kám-dūi】,沒聽過者以為筆者烏白講,其實在1990年代之前在台北發音之中國廣播電台於所謂「閩南語」節目中播音員就是發廈門話【kūn-lām、làm-dūi】,當時一般聽眾就感覺怪怪、以為講什麼碗糕。

香蕉在「廈門話」稱為「弓蕉」發音為【kiēŋ-chio】,「現今臺灣話」發音為【kīn-chio】或金蕉【kīm-chio】。

番石榴在「廈門話」稱為「ㄋ桲也」發音為【na-pūt-á】,「現今臺灣話」發音為【na-pāt-á】、簡稱「桲也」發音為【pāt-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