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心、鄉土情 >論人生 ~ 董芳苑
論人生 ~ 董芳苑

[原著]

[henry]於2010-08-12 21:40:22上傳[]

 

 

論人生

馬太福音六:1934

“不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地上;地上有蟲子咬,能袓a,也有賊挖窟窿來偷。只要積攢財寶在天上;天上沒有蟲子咬,不能袓a,也沒有賊挖窟窿來偷。因為你的財寶在哪堙A你的心也在那堙C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媕Y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上主,又事奉瑪門。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為身體憂慮穿甚麼。生命不勝於飲食嗎?身體不勝於衣裳嗎?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堙A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你們哪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何必為衣裳憂慮呢?你想野地堛漲呇X花怎麼長起來;它也不勞苦,也不紡線。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你們這小信的人哪!野地堛滲韝竣捘晹b,明天就丟在爐堙A上主還給它這樣的妝飾,何況你們呢!所以,不要憂慮說,吃甚麼?喝甚麼?穿甚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引言:

  美國教界著名的靈修文學《標竿人生》(Rick Warren,The Purpose of Driven Life,OMF,2002) 乙書,有個“從上帝的觀點看人生”的論題,看起來實在很不妥當。因為其論題有其明顯之語病,也即利用人的觀點加諸於上主身上。人非上主,焉能依據幾個《新舊約聖經》之章節,就可以妄加使用“上主”(God)的名字及立場來看“人生”呢?《新舊約聖經》經過人的閱讀及理解,已經有人為的認知及解釋在其中,不能依據其中的白紙黑字就認為那是“上主的立場”或“上主之見解”。硬是要說它是“上主見解”的話,就是一種大膽之潛越。因為「聖經」僅是上主啟示人類之文字工具,「聖經」不是上主本身。所謂:“「聖經」是上主話語”是指它整體之啟示內容而言,不是斷章取義之某一部份。因此用“論「人生」”(“從聖經的觀點看人生”)為題來探討“基督教人生觀”,於用詞上比較直接。

一、關於經文之教導

  《馬太福音書》(六:19-34)係耶穌教導跟隨者的『山上寶訓』之一段,也可以說是一則有關“人生”價值觀的教訓。內容大約可以分為:論天上的財寶(六:19-21)、身體之光(六:22-23)、上主和財物(六:24),以及人生之價值(六:25-34)等幾個段落。

()論天上的財寶(六:19-21

  這段主耶穌的教訓,也可以比較《路加福音書》(十二:33-34)之記述。其中主耶穌教導門人與跟隨者要“積聚財寶在天上”(六:20)。因為在天上的財寶既不會也不會有盜賊偷竊,所以人人盡可以放心。主耶穌還特別指出一個價值觀的問題:“你的財寶在那裡,你的心也在哪裡”(六:21)。按“財寶”這類通貨人人均需要,積聚越多就越富有。然而耶穌卻教人要用積聚財寶之用心,去積聚天上的財寶,也就是用金錢做有意義的事工。就像為主大發熱心,為傳福音事工捐獻,包括獻金與獻工,甚至獻地興建禮拜堂等等。當然還包含一切有益於人類社會之慈善事工:救災、濟貧、設置慈善基金、協助弱勢人群(如:孤兒、寡婦、沒有錢就醫的病人、窮苦人家,以至被棄養的動物等等)。因此“積財於天”的內涵很廣,而且人做好事就更會接近上主:財寶在那裡,人心也在那裡。這樣的人生的確過得十分充實,也很快樂!

()身體之光(六:22-23

  主耶穌用發出光明之燈火來比喻“眼睛”,實在具有雙重之意義。人的眼睛好(健全)就因為看得見而全身光明,眼睛不好當然因看不見而變得全身都黑暗。所以盲人朋友非常不幸,因為他們看不見自己及世界,一切都用“摸索”去瞭解。然而盲人朋友的內衷不一定黑暗,如果他們認識真理(尤其是主耶穌),他們就有“光明之心眼”。所以主耶穌才特別關心人生真正的黑暗面,那就是有眼睛卻視而不見:“如果你裡面的光變成黑暗,那種黑暗是多麼可怕呀!”(六:23)。台灣俗語所謂:“壞路不可行”(勿在黑社會裡瞎混),便是這個意思。由此見之,人生真正的光明面是與主同行。人生真正的黑暗面就是看不見“真理”(“真理”就是耶穌基督,約翰十四:6),因此才會走在可怕的黑暗裡。

()上主和財物(六:24

  人一生之價值觀,是會左右他們的人生觀的。所以主耶穌才特別提醒人說:“沒有人能夠伺候兩個主人。他要不是厭惡這個、喜愛那個,就是重視這個、輕看那個。你們不可同時作“上主的僕人”,又作“金錢的奴隸”。所以尊上主為大的人,才有健全之人生價值觀,這樣才是真正上主之兒女。作“守財奴”的人既自私自利又遠離上主,根本沒有慈善抱負與愛心可言。所以基督徒要作慎重之選擇:“敬拜上主”或去“崇拜金錢”?

()人生之價值(六:25-34

  主耶穌教導人“積財於天”,以及真正的眼光是“勿做守財奴”的重要道理之後,即開始強調人生之真正價值就是追求「上主主權」之實現(使「上帝國」臨在於地上),實踐上主旨意。因為「上主主權」之實現,遠比追求世上物質重要。因這是使公義流通、貧富均等、社會福利普及、和物質需求均可以獲得之關鍵信念。所以主耶穌的人生觀並非空談,而是“上帝國”臨在於地上之偉大理念。也就是說,先求“上帝國”之臨在以及上主公義之實踐,人生才有真正之價值。關於生存於人間的一些問題,耶穌也有所教導:

1.勿為飲食與衣服操心(六:25-27

  主耶穌認為健全人生觀的第一步,就是勿為飲食與衣服操心(或憂慮)。祂用反向的口吻質問門人與聽眾:難道“生命”不比“飲食”重要?“身體”不比“衣服”重要嗎?接著主耶穌要他們向“天空的飛鳥”學習“生命的功課”。因為“飛鳥”不種不收,也不會存糧在倉庫,天父上主也在飼養牠們!何況人類遠比動物之一的飛鳥更為貴重。於是主耶穌用挑戰的口吻問道:“你們當中又有誰能夠藉著「憂慮」多活幾天呢?”因為「憂慮」非但對於延長生命無助,反而是一種“慢性自殺”的病態,古今都是如此。

2.向野地裡的花草學習(六:28-30

  關於人人為糧食操心一事,主耶穌再指著野地裡的“百合花”以及野地裡的“草”為例,要人向它們欣欣向榮之生態學習人生之功課。主耶穌強調:野地裡的百合花既不像人類一樣工作與紡織,它們的美麗就連古代榮華顯赫一時的所羅門王所穿之衣飾,都比不上那野地裡百合花的一朵。因為野地百合花既自然又有生命,所羅門之王服再如何華貴也只是人造又死丁丁的物質。儘管野地裡的花草今朝出現,明天枯萎而被焚燒,上主也如此打扮它們,使他們欣欣向榮如此美麗!所以勿為日常生活中吃的、喝的、及穿的操心憂慮,這些東西是缺乏信心的人所追求的。其實天父上主已經知道祂的兒女所需要的一切東西。只要對天父有信心(勿小信),祂一定會賜給人所需要的衣服及食物。

3.追求上帝國之實現(六:33-34

  「上帝國」(上主主權)是福音之主要內容。追求「上帝國」之實現,人間之一切物質生活問題即可解決。因為主耶穌教導人勿憂慮飲食與衣服問題一事絕對不是空談,其理念即實現一個以“上主為天父,人類都是兄弟姊妹”的「生命共同體」(也即「上帝國」)。人類在這個“生命共同體”(上帝國)的大家庭中,不但有公義之政治生活,日常生活之物質需求也因為有社會福利之措施而達到目標。為此耶穌教人要“把握今日”(一天的難處一天擔當),不要為明天憂慮(明天自有明天的操心)。由此見之,耶穌的人生觀是“今天要更好”,不是“明天會更好”。今天都沒有信心去把握而只有憂慮操心又苦不起,那裡還有明天之期待可言?

二、從聖經的觀點看人生

  從主耶穌在『山上寶訓』之中有關“人生”問題的探討,而後再回過頭來看看《新舊約聖經》有關“人生”價值觀之教導,就有了不同角度的比較。在這個段落裡,先來看看《舊約聖經》之教導,再看《新約聖經》的啟示。

()《舊約聖經》的教導

  人類個個生命都有無比之尊嚴,因為他們都是上主特別賦予祂的“形象”(創世記一:27),以及祂的“生命氣息”(創世記二:7)的高等動物。上主造人的用心,不外要安排人類與祂同工來管理大自然。也可以說,他們都是萬物的牧者。這就是上主設立“安息日”之用意:教人類在這個「大自然聖殿」中,於“安息日”領導萬物敬拜造物上主(創世記二:1-4)。由此見之,舊約《創世記》所證言之人生觀,可以使人深深領會到“人生”之真正價值。儘管人類始祖亞當、夏娃因犯罪而出樂園,人類之角色仍然是管理大自然之牧者與園丁。藉著人類與上主同工,上主之“創造”是不會停止的。所以《詩篇》(八篇)之作者一面歌頌上主之偉大,另面言及人類如何受上主特別眷顧:“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必朽的人算什麼,你卻關懷他。然而你造他僅次於天使,你用光榮、尊貴作他的華冠。你使他管理所有的被造物,把一切都放在他的腳下”(八:4-6)。所以說,作“人”有無比的尊榮!“人生”是多麼可貴!為此,人就必須因為他的生命過程對上主負責,不可自暴自棄。

  又《箴言》這卷古以色列人的格言集,也非常關心“人生”論題。其內容特別言及追求“智慧”的重要性:敬畏上主是真正“智慧”之開端(四:6-9,九:10)。雖然《傳道書》這卷感嘆“人生”既有限又空虛的哲學作品,閱讀起來難免令人感到困惑,它卻明確教導人:“趁著你年輕時,要記住你的創造主”(十二:1)。同時提出一個重要的結語:“要敬畏上主,謹守祂的命令。因為這是人人應盡的義務”(十二:13)。這等於是說,健全之“人生”必須敬畏造物上主。

()《新約聖經》的教導

  在《新約聖經》之中,唯有主耶穌最關心“人生”問題。在上一個段落所討論的經文《馬太福音書》(六:19-34),可以說是主耶穌的人生觀。祂在『山上寶訓』的這一部份,明指“人生”價值在於做物質生活的主人,以及追求「上帝國」的降臨。此外尚有強調善用生命(約翰九:4)和背負十字架跟隨基督的人生功課(馬太十六:24-36,馬可八:34-37,路加九:23-27)。

1.做物質主人之人生

  主耶穌特別要求祂的跟隨者要做物質生活的主人,這樣的“人生”才有樂觀與積極,才不會有操心與憂慮的躁鬱症。其要領無他,就是要積聚財寶在天上(馬太六:19-21),熱心敬畏上主,一生勿做“守財奴”(馬太六:24)。還要心眼光明,知道分別是非善惡(馬太六:22-23)。更要向大自然界的飛鳥、百合花、及野草欣欣向榮及樂觀生命學習,勿老是為了食物及衣服的問題操心、煩惱、憂慮(馬太六:25-32)。質言之,就是要有“做物質生活主人”之人生,人的生命才算得上健全及充實。

2.追求上帝國之人生

  主耶穌要求人人都追求「上帝國」(上主主權)的降臨,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唯有這個信仰理念,才可以解決人間一切之不平等(貧富不均問題)、物質需求、及實踐社會公義。原來主耶穌所強調的「上帝國」是人類社會的一個“生命共同體”,也可以說是一個“天父的大家庭”。因為「上帝國」的君王就是“天父上主”,其子民都是“兄弟姊妹”。「上帝國」之領土是“人心”,所以人類若甘心接受上主主權之統治,他們就都成為上主之兒女了。「上帝國」的金律是“博愛”(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公義”(人與社會制度之間的關係),因為這是維護理想社會之要領。為此主耶穌才會強調:先追求祂(上主)的國度與祂的旨意,這一切人間的物質需求及各種制度都會得到解決。因為大家都生活在一個“生命共同體”裡面(馬太六:33)。人一旦成為“天國民”,就一定會“苦得起”(一天難處一天擔當),不會為明天的生活憂慮操煩。並且過著“今天很平安”、“明天苦得起”的生活(馬太六:34)。這就是追求「上帝國」之人生!

3.善用生命的人生

  有一次耶穌在「猶太教」的“安息日”治好一位生來就瞎眼的盲人時,他向周圍健康明眼的聽眾說了一句話:“趁著白天(指健康的身體)必須做差我來那位上主的工作,黑夜一到(肉體欠安之時)就沒有人能工作”(約翰九:4)。對於耶穌來說,人生之價值在於“善用生命,與神同工”。說妥切點,“善用生命”之人生,是趁著健康時“與上主同工”,從事“利他的使命”(從宣揚上帝國福音至服務社會人群)。這種有責任感之人生不但過得有意義,人人來到這個人間也不會虛度此生。不過善用生命的第一個功課,就是先要背負十字架(苦的起)跟隨基督。因為「上帝國」的子民個個都是跟隨基督的人,他們必須事先“苦得起”,才會有足夠的意志及力量與上主同工去經營人生。畢竟人間的問題很多,苦難也很多。一個基督徒一旦“苦不起”,焉能背負十字架跟隨基督,進而善用生命與上主同工呢?

結語:

  當然“論「人生」”(從聖經的觀點看人生)的這個論題,不是能夠用這麼有限的文字談得完。上面的討論,僅只是取其重點做長話短說的探討而已。從《舊約聖經》之教導,可以學習上主造人之用心,以及做人有無比的尊嚴這點。因為“人類”是「上主形像」之拷貝,又有「上主的氣息」──“靈魂”在其人格之中。上主之用心是要人類與祂同工,賦與人類管理大自然以及做大自然牧者之責任,使上主之創造因此不會停止。並且一位知道敬畏上主的人,他不但有真正的智慧,也會有充實與圓滿之人生。在《新約聖經》之中,主耶穌對於“人生”之教導更為直接及積極。祂教導人務要積聚財寶於天上(上主那裡),勿做個貪愛錢財的守財奴。心眼也要光明,知道分別是非明暗。也要向自然界的花、草、飛鳥學習“樂觀人生”之功課,更要以“積極人生”之態度追求「上帝國」降臨,來化解人間之種種問題。進而使人人“善用生命,與神同工”,因為這正是基督徒不虛度此生之要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