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心、鄉土情 >論「安息日」與人道主義 ~ 董芳苑
論「安息日」與人道主義 ~ 董芳苑

[原著]

[henry]於2010-08-19 08:57:55上傳[]

 

論「安息日」與人道主義

董 芳 苑

利未記二十五:1 55

“耶和華在西奈山對摩西說:「你曉諭以色列人說:你們到了我所賜你們那地的時候,地就要向耶和華守安息。六年要耕種田地,也要修理葡萄園,收藏地的出產。第七年,地要守聖安息,就是向耶和華守的安息,不可耕種田地,也不可修理葡萄園。遺落自長的莊稼不可收割;沒有修理的葡萄樹也不可摘取葡萄。這年,地要守聖安息。地在安息年所出的,要給你和你的僕人、婢女、雇工人,並寄居的外人當食物。這年的土產也要給你的牲畜和你地上的走獸當食物。」「你要計算七個安息年,就是七七年。這便為你成了七個安息年,共是四十九年。當年七月初十日,你要大發角聲;這日就是贖罪日,要在遍地發出角聲。第五十年,你們要當作聖年,在遍地給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這年必為你們的禧年,各人要歸自己的產業,各歸本家。第五十年要作為你們的禧年。這年不可耕種;地中自長的,不可收割;沒有修理的葡萄樹也不可摘取葡萄。因為這是禧年,你們要當作聖年,吃地中自出的土產。「這禧年,你們各人要歸自己的地業。你若賣甚麼給鄰舍,或是從鄰舍的手中買甚麼,彼此不可虧負。你要按禧年以後的年數向鄰舍買;他也要按年數的收成賣給你。年歲若多,要照數加添價值;年歲若少,要照數減去價值,因為他照收成的數目賣給你。你們彼此不可虧負,只要敬畏你們的上主,因為我是耶和華你們的上主。」「我的律例,你們要遵行,我的典章,你們要謹守,就可以在那地上安然居住。地必出土產,你們就要吃飽,在那地上安然居住。你們若說:『這第七年我們不耕種,也不收藏土產,吃甚麼呢?』我必在第六年將我所命的福賜給你們,地便生三年的土產。第八年,你們要耕種,也要吃陳糧,等到第九年出產收來的時候,你們還吃陳糧。”(請繼續嬝:利未記二十五:2355)

 

就「宗教史」(History of Religions)立場來說,「猶太教」(Judaism)的創始人就是「摩西」(Moses)。沒有他對於希伯來人(以色列民族)之救拔及貢獻,這個民族早就在地球上消失,也不會有「猶太教」之存在。不過一個「宗教」有否偉大,就要看它有沒有強調「人道主義」(Humanitarianism)之精神這點。做為東方諸宗教的「印度教」(Hinduism)、「耆那教」(Jainism)、與「佛教」(Buddhism),因為主張「命運自造」的“行為宿命論”,所以只講「業感因果」(law of karma)之行為報應,因此可以說忽略了生命共同體的「人道主義」(「行為積德」不是真正的人道精神)。漢人所信仰的「儒教」(Religious Confucianism)、「道教」(Religious Taoism)、與「台灣民間信仰」(Taiwanese Folk Beliefs)因為力主「命運天定」的“神鬼宿命論”及“生庚八字宿命論”,所以只會教人“恨命無怨天”去認命而已,也忽略了人道主義(行善也不過出於惻隱之心,而沒有真正的人道精神)。然而摩西所創設的「猶太教」(Judaism)卻用「約法」(Covenant Law)規定「人道主義」之精神,這些事實可以從《舊約聖經》中的「摩西五經」(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申命記)看出來。

一、從經文的教導談起

  這段《利未記》(二十五:1-55)的全章經文,可以做為“摩西人道主義”之代表性規範。從中可以清楚看出這位「猶太教」創始人摩西,如何對其「人道主義」精神之強調。

()「安息年」之設立(二十五:17

  上主在西乃山上吩咐摩西要對以色列民宣布之各種條例,就是以「安息日」精神所延伸的「安息年」制度,內容清楚凸顯摩西之人道主義精神。也就是說,「安息」之精神不僅是「日」(安息日),也必須擴展至「年」。這是上主的命令,並且由摩西加以立法。這一條例就是:進入上主應酗圻a(迦南)以後,土地每耕作六年,第七年就要休耕,表示對上主於時間上設立「安息」意義之尊重。也就是說,六年中農夫可以自由耕作田園,收獲土產。到了第七年就要使田園完全休耕,定為「安息年」獻給上主。至於「安息年」(第七年)的規定是:讓土地完全休息,因為這一年是獻給上主的。在這個「安息年」之間不可耕作田園,不可整修葡萄園,不可收割自然生長結實之衛與葡萄。不過自然生產的農作物可以吃,好讓僕婢、工人、外僑(出外人)、牲畜、及田野的走獸及飛禽都有東西可吃,以免他們挨餓。

()「禧年」之設置(二十五:8-22

  與「安息年」具直接關係之另一個人道主義措施,就是「禧年」(滿四十九年之第五十年)之設置。摩西進一步立法規定要計算七個七年(一共四十九年)的那個最後一年之七月十日為「贖罪日」,其時就要派人在各地“吹號”(羊號角)宣佈「禧年」(Jubilee)之來臨。這樣就將次年的“第五十年”分別出來將其宣佈為「自由年」,也就是「禧年節」。是年最重要者,就是所有被賣出的“產業”要物歸原主或原主的後代。被販賣為奴隸的人,主人一律無條件釋放他們回家,因為第五十年是「禧年」(Jubilee)。這一年不可耕種土地,不可收割自然生產之蔽哄A不可摘取自然生產的葡萄。因為「禧年」是“聖年”,只能吃土地自然生產的一切土產(不可耕種、收割,但可以吃土產的意思)。又說,上主選民不可佔同胞之便宜,所以土地買賣務要公道,價錢也要按照可以生產之年數加以決定。摩西為了要使以色列民安居樂業,就要求同胞必定持守上主的律法及誠命。他同時回應同胞所提:第七年休耕大家要吃什麼的問題,摩西的回應是:上主必定於“第六年”使土地之生產豐盛,足夠三年內的需求。“第八年”耕作田園時,仍然有足夠餘糧可食,一直到“第九年”收獲之時(二十五:20-22)。

()贖回土地條例(二十五:2334

  摩西律法之人道主義精神,即相信人類不過是「上主同工」(也是上主之管家)。所以「土地」這種不動產是屬於上主所有,不能永久買斷。擁有「土地」之業主僅有“管理權”,沒有永久之“所有權”。根據這種「土地」買賣原則,買主必須承認「土地」之原有主人有“贖回土地”之權利。如果賣主貧窮,其至親就有贖回「土地」之權利。如果賣主後來變為富人,「禧年」那年所收獲蔽咫宏靋在“贖回土地”時要歸還給買主。不過「房子」除外,業主一年無錢贖回的話,其“所有權”即永久歸於買主,「禧年」也不必歸還。但是位於“城外的房子”則另當別論,原主有權隨時贖回,而到了「禧年」這一年則要無條件歸還。然而“利未人”則有權贖回城裡的「房子」,到了「禧年」之時也得歸還。因為在“利未人”區域內的房子,即是他們的永久產業,城外周圍之牧場也不能買賣。

()借錢給窮人條例(二十五:35-38

  摩西的人道主義精神的另一個特色,就是關心“窮人”。他規定:如果有同胞窮得無法維持自己的生活,就必須供給其日常所需,如同供給“出外人”一樣。敬畏上主的人借錢給“窮人”不能索取利息,他們才有可能生存下去,作大家的鄰居。賣糧食給“窮人”也要按照本錢,不可求利。理由無他:上主曾經引導以色列民脫出埃及為奴之地,將迦南地賜與給他們。上主既然曾經憐憫過以色列民在埃及為奴時之窮困生活,他們理所當然也要付出慈悲心憐憫窮苦人家,藉以記念上主的大愛。

()釋放奴隸條例(二十五:39-55

  摩西的人道主義之另一項偉大措施,就是有關“奴隸”釋放之條例。他明白規定:同胞如果窮得賣身做他人的“奴隸”,千萬不可把他當做“奴隸”看待。他可以和主人同住,服事主人到「禧年」(第五十年)。並且「禧年」一到,奴隸和他的家眷都必須回到自己的家族那裡(回到他祖先的土地上),完全恢復自由之身。這一人道精神的基礎是:以色列人曾經在埃及做過四百多年的奴隸。他們在「禧年」恢復自由之身以後,不可再被賣為奴隸。如果主人需要奴婢,可以向鄰國去買,買本地的“出外人”及其兒女也可以。而且這些外國奴隸可以當做產業留給子孫,沒有「禧年」大赦之權利。因為以色列民族是上主選民,不可加以虐待。如果富有的外僑買了以色列人為奴隸,那位以色列人奴隸則有權被贖回,到了「禧年」也可享受自由。不過“贖價”要和外國買主議定,以示公平。外國買主也不可虐待以色列奴隸,因為這是違法的。到了「禧年」之時,以色列奴隸及其子女都要被釋放恢復自由之身,因為他們是上主之選民。

二、摩西人道主義之依據

  摩西的人道主義之依據,就是他對以色列人所頒佈的『十誡』,以及由其所衍生而出的所謂「摩西律法」。按『十誡』的前四條誡命言及“人與上主的關係”之倫理:除了上主以外不可有別的神。不可雕刻偶像做神去敬拜。不可妄稱上主聖名。當遵守安息日為聖日。後六條誡命強調“人與人的關係”之社會倫理:當孝敬父母。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做偽證害人。不可貪心。而摩西的人道主義之出發點就是來自他的信仰告白,即宣示『十誡』序言的這句話:“我是上主你的神,我曾經帶領你從埃及被奴役之地出來者”見(出埃及記二十:1-2)。這句簡單之“信仰告白”已經凸顯上主是一位可靠之真神,祂拯救被奴役之選民,並且要帶領選民脫出埃及為奴之地。

()『十誡』支持人道精神

  前已提及:『十誡』是以色列選民最重要的宗教倫理,因其宣示“人與上主的關係”(前四誡)以及“人與人的關係”(後六誡)。其實『十誡』之精神就是“愛上主”及“愛人群”,這就是「摩西律法」之總綱。也可以說,摩西的人道主義係來自宗教信仰,即以“愛上主”為起步。因為在埃及為奴隸達430年之久的以色列選民,如果沒有上主之救拔是無法脫出埃及為奴之地的。摩西從而悟出這位“自然而然”之「上主」是慈愛與拯救之唯一真神,祂永遠與被壓迫的弱勢族群站在一起,所以上主作為非常“人道主義”。這點和摩西在埃及為奴之地所看到的「多神信仰」之諸神是不同的。在摩西看來,埃及王法老是「太陽神」之化身,他卻那麼殘暴奴役以色列自己的同胞。那些眾多“動物頭人身”之埃及眾神又都是埃及王法老的幫凶,所以很不人道又不可靠。因此摩西領導以色列民族(蒙上主拯救之族群)脫出埃及為奴之地後,摩西就悟出學習上主人道精神之重要性,在西乃山上設立『十誡』做為上主與以色列選民之間的「約法」。從此以色列選民在日常生活的祈禱中,都要念“Shema”:“以色列啊,你們要留心聽!耶和華咱的上主是獨一之神。你們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上主你們的神”(申命記六:4-5)。

   既然上主是人道主義之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就要如同上主一樣付出愛心。於是『十誡』之後六條誡命均類屬於“愛人群”的教導,就像孝敬父母、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偽證、不可偷盜、及不可貪心,都是有關人道主義之社會倫理規範,也是人“愛上主”之具體回應。摩西所謂“愛鄰如己”(利未記十九:18)之以色列選民社會倫理要求,就是和“愛上主”的信仰倫理互相配合的。由此可見『十誡』支持人道精神之事實非常明顯,也可以說是摩西的人道主義之所本。

 ()「安息日」凸顯人道精神

  根據《創世記》的教訓,上主創造天地萬物於六天內完成,第七天設立「安息日」。上主特別將“第七天”聖化為「安息日」(Sabbath)之理由,就是要使萬物可以休息(rest)來敬拜祂,接近祂(見:創世記二:1-4)。就神學意義而言,造物上主是一位“勞動之神”,所以祂在「六日之內」(上主的時間不同於一日二十四小時)完成創造工作之後即設立「安息日」。這不是說上主需要「休息」,乃是指出上主的階段性事工已經完成。但上主的「創造」並沒有停止,其餘的創造事工需要由被造的「人類」(具有上主「形像」及「靈氣」之高等動物)與上主同工來加以完成。因為「人類」是上主的“拷貝”(copy),其被造之目的就是代表上主來管理大自然。只是被造之人類是來自「土地」(來自大自然),所以「生命」的過程十分有限,至終會「歸土」(回歸大自然),也即「死亡」。這種“生命有限”又為“萬物之靈”的「人類」,既需要認識創造他們(有男有女)的上主進而敬拜祂,在他們與上主同工的勞動之後也需要“休息”,所以上主才特意設立「安息日」。因為「安息日」是人類和萬物暫停他們的工作之“休息”時間,也在這個大自然的「宇宙聖殿」中“敬拜上主”之「聖日」,所以才被列入於『十誡』成為的第四條誡命(見:出埃及記二十:8-11)。

   至於「安息日」所凸顯的人道主義精神,和以色列民族(希伯來人)在埃及被法老王奴役430年的經驗有關。惟有一個在歷史上被異族奴役了四百多年的民族,才知道「安息」(暫停工作休息)之可貴。這就是咱嬝炕m利未記》(二十五:1-55)這段經文時,摩西以文字立下了「安息年」(由「安息日」擴大到「安息年」),「禧年」(奴棣為主人工作滿49年及賣出的土地被贖回之自由年)、以及土地被贖、借錢給窮人和釋放奴隸(與「禧年」有關)之條例。這些規定在在凸顯摩西之人道主義精神,而其出發點係來自「敬畏上主」及持守「安息日」(Sabbath)之教義。

()摩西人道主義之影響

  歷史上難得有一個宗教像摩西所創的「猶太教」那樣,徹底去強調人道精神。而這種人道主義精神不但影響「舊約」時代的“先知運動”(先知皆勇於指斥宗教與政治的罪惡)、君王執政之品質(敬畏上主按『十誡』約法治世)、更影響後代的「基督教」至巨。只是「基督教」已經將主耶穌「復活」的日子當做「新安息日」,將脫出埃及為奴之地的經歷蛻變為“人性”從罪惡中被釋放之「新出埃及」經驗。因為基督徒是「新以色列人」,所以不是遵從『十誡』的“愛上主”及“愛世人”的律法總綱就足夠,更需要“赦免罪人”、“友愛敵人”,“學習天父上主”一樣的完全〈見:馬太五:4348〉。其實摩西的人道主義遠不及耶穌的人道精神,因為「摩西律法」定人的罪(參照:約翰八:1-11),「基督福音」則強調“處置罪惡”,卻要“赦免罪人”,因為上主是期待人“浪子回頭”(路加十五:17-32)之真神。而這些重要教導,基督徒均必須牢記。

結語:

  總而言之,今日「基督教」能夠有如此先進的“人道主義”精神,實在是摩西“人道主義”之啟蒙。沒有『十誡』之“愛神”及“愛人”之社會倫理,也沒有耶穌基督在「新約」時代所締造的「新安息日」之福音,尤其是洞察“上主就是愛”的教義。所以《約翰福音書》的作者見證說:「律法」來自摩西,「恩典福音」唯有來自耶穌基督(約翰一: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