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心、鄉土情 >論「異端」 ~ 董芳苑
論「異端」 ~ 董芳苑

[原著]

[henry]於2010-08-30 23:15:49上傳[]

 

論「異端」

使徒行傳八:9-25                 

“有一個人,名叫西門,向來在那城埵璅董N,妄自尊大,使撒馬利亞的百姓驚奇; 無論大小都聽從他,說:「這人就是那稱為 神的大能者。」他們聽從他,因他久用邪術,使他們驚奇。及至他們信了腓利所傳 神國的福音和耶穌基督的名,連男帶女就受了洗。西門自己也信了;既受了洗,就常與腓利在一處,看見他所行的神蹟和大異能,就甚驚奇。使徒在耶路撒冷聽見撒馬利亞人領受了 神的道,就打發彼得、約翰往他們那堨h。兩個人到了,就為他們禱告,要叫他們受聖靈。因為聖靈還沒有降在他們一個人身上,他們只奉主耶穌的名受了洗。於是使徒按手在他們頭上,他們就受了聖靈。西門看見使徒按手,便有聖靈賜下,就拿錢給使徒,說:「把這權柄也給我,叫我手按著誰,誰就可以受聖靈。」彼得說:「你的銀子和你一同滅亡吧!因你想 神的恩賜是可以用錢買的。你在這道上無分無關;因為在 神面前,你的心不正。你當懊悔你這罪惡,祈求主,或者你心堛熒N念可得赦免。我看出你正在苦膽之中,被罪惡捆綁。」西門說:「願你們為我求主,叫你們所說的,沒有一樣臨到我身上。」使徒既證明主道,而且傳講,就回耶路撒冷去,一路在撒馬利亞好些村莊傳揚福音。”  

引言:

  自古以來,人類社會中便有「正」與「邪」之對立。而且時常在鬥爭,卻各有其支持者。因此基督徒必須要有「聖神」的引導,才有從上面來的智慧去分辨是非,批判其真偽。如果你我嬝炕m新舊約聖經》,就可以發現「正」與「邪」對立的例子實在很多。就像始祖亞當、夏娃和魔鬼蛇之間的對立(創世記三章)。惡兄該隱殺死小弟亞伯的家庭悲劇(創世紀四:116)。摩西為希伯來奴隸同胞向埃及王法老爭取自由之鬥爭(出埃及記五:1∼十二:43)。先知以利亞為耶和華宗教在迦密山上和四百五十名巴力先知之鬥法(列王記上十八:140)。上列之例子,均為「正」與「邪」之間(或上主先知與魔鬼之間)的戰爭。而最後的勝利是「正義」之一方,「邪惡」終歸失敗。

  不過有時候「邪惡」的勢力一時得勝,因而混淆了是非。就如以色列民族出埃及之時被「可拉黨」(即:可拉、大坍、亞比蘭為首的一群人)煽動,因而反對摩西與亞倫之領導(見:民數記十六:1-50)。北王國以色列王亞哈被王后耶洗別誘惑,以致全國人民都去拜「巴力」與「亞舍拉」(列王記上十六:29-33)。當然「邪惡」之勝利只是一時性而已,至於「正義」最終仍然會得到勝利。不過有釵h正義之士往往感嘆:為何世上之惡勢力時常存在又擾亂人間?就像黑社會橫行,土匪、強盜、惡霸,以至專制獨裁政權長期殘害人權之等等事實。人也因而感嘆“天地無目睭”或“上主無公道”。其實這就是「人間」,也是上主的「道」成肉體拯救世界免於被「罪惡」毀滅之理由所在。

  當「基督教」在人類歷史上擴展的時代,人間充滿了術士、巫師、神棍這類宗教上之騙子。本論題:“論「異端」”就是在探討異教之巫術勢力對於基督教此一健全宗教之挑戰。因為「聖神」之能力是不能用「金錢」可以去購買的。倘若人可以用金錢買「聖神」的話,這類信仰就是異端,與怪力亂神無異。

一、經文的故事

  《使徒行傳》(八:9-25)這段經文,言及初代教會選出的「七執事」之一的「腓利」(Philip,其餘六人即:殉教的司提反、伯羅哥羅、尼迦挪、提門、巴米拿、尼哥拉)在撒馬利亞省傳教獲得空前的成央C也行了釵h使癱瘓的、瘸腿的,與其他病患痊癒的神跡,因而震動撒馬利亞城的故事(見:八:4-8)。

()術士西門信耶穌(八:9-13

  在撒馬利亞城中有一位著名的術士(也是巫師)名叫「西門」(Simon),因為精於施行邪術(巫術)時常迷惑眾人,是所謂「神棍」一類之人物。眾人因為他有來自邪神之能力,而叫他做「大能者」。奇怪的是:西門因為聽了腓利的證道,竟然也跟著眾人信了主耶穌,也受洗成為基督徒。西門受洗之後目睹腓利執事行了釵h異能和神跡,並且比他更有能力,所以既羡慕又驚奇。也釵隤虪u是將腓利當做比他自己更會施行「法術」的人,而不明白腓利係以宣揚耶穌基督的「福音」為主,不是用異能與神跡取信於人,如同一般「神棍」一樣之人物。

()彼得和約翰來到撒馬利亞(八:1417

  當留在耶路撒冷的使徒團契聞訊撒馬利亞城有腓利佈教成左漲n消息之後,就立即派遣使徒彼得和約翰兩人前往該城訪問。經上言及兩位使徒一到,就召集信徒聚會,並且為他們祈禱。使徒祈求「聖神」感動聽眾,使他們勇敢入信接受洗禮。當使徒彼得與約翰奉主耶穌聖名按手在眾信徒身上時,他們都領受「聖神」的恩賜,變得非常勇敢公開宣揚福音。也發揮他們的才能,團結一致興旺教會事工。

()西門企圖用金錢買「聖神」(八:1823

  從異教術士身份(如同台灣民間的法師、童乩、道士)改宗「基督教」的西門,當他目睹使徒彼得與約翰按手在眾信徒身上,並且使他們獲得「聖神」能力時,竟然用異教原來的想法企圖用金錢去購買「聖神」的能力。他向彼得與約翰說:“請將這種能力給我,使我能替誰按手時,誰就領受「聖神」”(八:19 )。彼得聞之立即用斥責的口吻回應說:“你和你的金錢一起滅亡吧!你竟然妄想能夠用金錢購買上主的恩賜,所以你在我們的聖工上沒有份。因為你在上主面前心術不正,有邪念之企圖”(八:2021)。接著就勸他要澈底悔改,離棄邪念,上主才會赦免。因為這類“邪惡意念”係出於嫉妒(以往西門是一位能夠行異能的術士),是一種“罪惡囚徒”之想法,將來必嚐惡果。所幸西門接受勸言,終於消除這種異教流俗的「西門主義」之邪念。

()西門終於悔過(八:2425

  一個知錯必改的人不是弱者,而是智者。為的是他不會將錯就錯,反而是知過必改。當西門聞訊使徒彼得的指正之後,立即對彼得與約翰告白:“請你們為我向主祈求,使你們所指斥的事情不至於發生在我身上”(八:24)。西門真正悔過了。他被兩位使徒糾正過後,知道他那種企圖用金錢買「聖神」之邪念是不對的。這也難怪,因為西門原為異教之術士,所以慣用異教之價值思惟來追求現世尼Q。但耶穌基督的宗教是救世濟世的,是以人類一家的「上帝國」(生命共同體)理念去服務人間的。咱相信西門經過這次的體驗之後,一定成為一個好信徒,用心協助使徒宣揚基督福音。稍後彼得與約翰在撒馬利亞的釵h城鎮成左漣G教,引領釵h人歸主才回到耶路撒冷。

二、現代之「西門主義」

  咱勿以為昔日「西門主義」的異端已經是一個過去的歷史事件,其實它至今仍然在咱的教會中及社會上流傳著。台灣的俗語說得好“有錢,駛鬼會推磨”。也就是說,只要有錢,做事都會順暢;不管是人情世事,或者是神鬼世界,也照樣行得通。傳統台灣人的社會果真是如此,可是在「上帝國」這一生命共同體裡面就行不通。因為真神之「能力」是不能用金錢去買賣的,那是一種「邪念」,也是招致咒詛的不良手段。話雖然這麼說,「西門主義」之事實卻仍然存在於當今的人類社會中,令基督徒不得不警惕!

()世俗社會中之「西門主義」

  初代教會的撒馬利亞人西門信主以後,看見使徒彼得與約翰大有能力的運用“聖神恩賜”行了釵h神跡,使這個原本職業是術士的人非常羨慕。他也因而提出用金錢買“聖神能力”之建議,其想法及行為咱將它稱為「西門主義」之異端。在此以「西門主義」(Simonism)這個哲學用語來稱呼它的原因,就是它為「世俗主義」(Secularism)的一種。其實西門向使徒彼得與約翰所出的主意,一點也不奇怪。按“西門主義異端”的特徵就是:追求尼Q、自私(利己)、互相欺騙、權力獨佔、不公不義、不擇手段斂財等等。這些現象在當今的台灣社會可以說十分普遍,而且也影響基督徒的生活。這一不良風氣實在無法可管,卻也少有人去管它。就像用金錢買公職人員之選票,所以不但侮辱了民主政治,也使“金牛”與社會上之“黑道”混入「立法院」作亂。而立法委員、縣長、市長、議員、農會及漁會之選舉,都可以用金錢去買賣。因此“政治謊言”時有所聞,“政治生態”非常被污染,這點應該歸罪於中國國民黨政權執政以來之影響。從此「政客」橫行,政治成為一種“高明之騙術”。此外,社會上各種職業也可以用「紅包」去買賣,一個職位四、五十萬者明暗都有,比比皆是。這類官場的「歪哥風氣」是中國文化之特色,也是斯土社會之「西門主義」。20054月與5月間,國民黨之連戰與親民黨的宋楚瑜聯袂前往共產中國出賣台灣求一己之榮,否認台灣人民獨立建國之「自決權。前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因貪污罪被法院起訴,還厚著臉皮非要競選2008年的「台灣國」總統不可。這就是典型台灣社會之「政治西門主義」(政治騙術)。然而真正的基督徒是拒絕政治騙術與不公不義,以及謀一己私利的「西門主義」。因為基督徒不會為私利而不擇手段去出賣靈魂給撒旦,那是如同用金錢買「聖神」一樣之無知及犯罪行為。

()基督教會中之「西門主義」

  基督徒個個都無法離開世俗社會去獨自生活,因為人人均有自己獨立之職域,為事業及各種謀生的工作而奮鬥。因此,世俗社會之風氣也在有意無意之間進入「教會」此一上帝國的大家庭中。就如術士西門雖然已經信耶穌,卻仍然帶著異教式的邪念向使徒交涉用金錢買「聖神」一事,即是明顯的例子。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因為過度之「制度化」,因此人一旦當了長老教會“牧師”,其一生之願望就是要擔任「中會」(Presbytery)以至「總會」(General Assembly)之“議長”。至少擔任「中委」也好,而「總委」更好。因此他們有機會就爭取在台灣各大都市的教會(如台北市的雙連、中山、濟南、東門、南門、艋舺)做牧師,這樣就比較有機會升級擔任中、總會議長。據我所知,去年台北市某一教會之陳姓牧師,為欲爭取「總會議長」一職,而在台灣各地中會宴請有關之牧師與長老總委,期待能順利當選。結果也是落選,由另一位做過「總會議長」的陳姓牧師回鍋去擔任,自己好不容易才保住「總會副議長」之座位。又台北市某一教會之盧姓牧師平時慣用大嘴巴罵人,自視很了不起而聞名教界。時下也時常在“Good News TV”上節目。過去他聲聲句句主張廢止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北部大會」,但卻經不起“權力慾”之誘惑,也靠人脈運動使自己當上「北部大會議長」。又北部台灣神學院有一位鄭姓教師急欲升等“教授”一職,因“教授會”投不同意票沒有當上“教授”,結果發動其人脈於是年畢業典禮時拉布條在校園示威抗議,故意給廖上信院長難看。主導台灣神學教育的人因當不上“教授”竟然如此墮落,夫復何言 ?! 這些都是牧者因其權力慾之私心買「聖神」之例子,同時也凸顯教會界之墮落!其他教界不名譽的實例實在說不盡,也近乎褻瀆「聖神」沾污上主聖名。既然聖職人員為其“權力慾”之私心買「聖神」(或買議長職位),他們就是教界之敗類。這類「教棍」上主一定會審判,因為「上主的權能」是不能用金錢去購買的(眾望所歸當上總會、大會、中會議長者例外)。所以稱此一教界之不良風氣為基督教會中之“西門主義異端”,則一點也不過份!問題是:西門最後經過使徒彼得與約翰勸告及開導終於徹底悔改,上述之教界敗類卻仍然不知去悔改自省。難怪有人感嘆:“地獄烏嚧嚧,攏在關牧師”。因此在下自己也要特別謹慎,以免被上主拒之於門外。

三、「西門主義」是異端

  耶穌基督的宗教向來強調基督徒要有大公無私的信仰品格,以“信心”、“盼望”、“仁愛”為信仰目標,實踐「上帝國」這個大家庭的倫理生活。如果基督徒懷有「西門主義」這類自私利己、欺騙大眾、追求尼Q,不公不義,以至之撈財手段及心態的話,他的利己私心就是一種利用宗教信仰之異端,因為已經遠離「天國民」的生活倫理。因此可以這麼說,正統的“基督教信仰”絕對沒有「西門主義」這種異端之存在。

()「聖神能力」無法用金錢購得

  經上的故事說到信主不久的西門看見使徒給信者按手祈禱時,他們就都領受“聖神能力”,便擬以金錢向使徒彼得與約翰購買這種能力。於是彼得用嚴厲之口吻回應:“你的金錢和你一起滅亡!因為你以為上主的賞賜可以用金錢買賣。……在上主面前你的心態不正,所以要悔改離開邪惡念頭,求主赦免。因為我看見你入在「苦膽」(啃著嫉妒之惡果)之中被不義所綑綁”(八:20-23)。這就是一位信主不久,又具有行邪術異能背景之巫師西門的要求,以及兩位使徒之斥責及反應。其實如此情形一點也不奇怪,在今日咱的台灣社會皆歷歷可見。的確台灣民間信仰的「邪術」(巫術)與「異能」(算命術、相命術、堪輿術、擇日術、占卜術、命名術、拆字術等等),都可以用金錢去買賣。有意拜師學藝的人,只要交一筆學費便可以達到目的。因此「電視第四台」盡都是一些“怪力亂神”之邪術及鬼怪節目,「神棍」及「教棍」如何騙財騙色之實例也時在報紙上出現,謊言說的不勝枚舉。由此可見,台灣社會的「西門主義」是如何的盛行!按宗教的「真理」不是只要:“我敢講,你願意信”就可以成立的,「真理」必須加上歷史之考驗及信徒向善之行止(見證)才能夠成立。台灣社會宗教之所以頻頻脫序,“西門主義異端”會如此流行,就是因為「神棍」與「教棍」隨便講什麼,善男信女就隨便信什麼的結果。既然「西門主義」是異端,基督徒就得用心加以預防。

()「聖神能力」可以檢驗

  正統基督教所強調之“聖神能力”是可以檢驗的:它不是來自金錢之買賣,而是一種信仰品格之裝備。使徒保羅力主「聖神能力」不是什麼神跡異能(因為知識分子的保羅很少施行神跡異能),而是基督徒品格上之「聖神果子」。因為它們是見證基督教「真理」最直接的東西,是基督徒活出“聖神能力”之有力見證。這些可以檢驗的「聖神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慈悲、善良、忠信、溫柔、及節制”(加拉太書五:2223)。也就是說,這九種「聖神果子」一旦成為基督徒品格上之裝備,教會中之“西門主義異端”就根本不可能存在。因其自然會排除「西門主義」之異端,使地上教會之生活如同在天上一樣。

結語:

  就上面的討論,已經可以明白教會之「西門主義」是古今基督教所拒絕的一種「異端」(heresy)。因為真正的“聖神能力”(恩賜及果子)是基督徒品格,這是不能用金錢去購買的。不過西門最後勇於悔改,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這點不但值得肯定,也啟示咱必須勇於拒絕「西門主義」之異端,基督徒生活才能夠淨化及榮神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