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心、鄉土情 >論「洗禮」~ 董芳苑
論「洗禮」~ 董芳苑

[原著]

[henry]於2010-09-21 10:09:52上傳[]

 

論「洗禮」

羅馬書六:1-12

“這樣,怎麼說呢?我們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顯多嗎?斷乎不可!我們在罪上死了的人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奡_活一樣。我們若在他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也要在他復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因為知道我們的舊人和他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因為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我們若是與基督同死,就信必與他同活。因為知道基督既從死奡_活,就不再死,死也不再作他的主了。他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他活是向上主活著。這樣,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向 上主在基督耶穌堙A卻當看自己是活的。所以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們順從身子的私慾。”

引言:

  「洗禮」(Baptism)是初代基督教會所立的信徒“入會禮”(initiation rite),也是十六世宗教改革『歸正教會』(Reformed Church)所訂兩個聖禮典之一(另外一個是「聖嚏v)。不過『羅馬教會』(天主教)的“聖禮典”有七個,就是:洗禮、堅振禮、聖擢均B告解禮、終傅禮、聖秩禮、及婚姻禮。由此可見『歸正教會』之“聖禮典”僅接受「洗禮」與「聖嚏v兩個“聖禮典”,這是依據初代教會的傳統而來(見:使徒行傳二:41,八:38,十:48,哥林多前書十一:20-26)。

  依據《新約聖經》的「四福音書」(馬太、馬可、路加、約翰)所記載,就可以看出主耶穌的先驅施洗約翰(John the Baptist)就是一位最先給人施行「洗禮」之先知。只是施洗約翰的「洗禮」是一種喚起猶太民族之心靈勇於悔罪淨化的記號,所以不同於「新約」(New Covenant)所宣示的「洗禮」,即“重生”、“新創造”、與“復活”之意義。主耶穌於進入公生涯宣揚福音之前,也曾經接受施洗約翰的「洗禮」。當耶穌向施洗約翰要求「洗禮」之時,雖然他加以拒絕,耶穌的回應是:“因為這樣做是盡諸般的義”(馬太三:13-17,馬可十:9-11,路加三:21-22)。耶穌並非凡人,所以施洗約翰於為耶穌施行「洗禮」之過程中,發現了耶穌具有“基督”、“祭司”及“先知”角色之秘密。就是因為耶穌留下「洗禮」的榜樣,又於祂復活升天之前要求門人赴普天下宣揚“天國福音”時也要為所有歸信的人施行「洗禮」,從此這個禮儀就成為基督教會重要的“聖禮典”之一。然而使徒對於基督教會為信徒所施行的「洗禮」,則有另外一種重要的信仰意義,這點容下討論。

一、關於經文的教導

  使徒保羅於《羅馬書》(六:1-12)對羅馬教會信徒兄姊之教導,充分詮釋「洗禮」之於基督徒的信仰意義。保羅在這一段經文中強調基督徒個個都是向“罪”而死,卻“在基督裡”復活的人。於是以「洗禮」為象徵,來論證基督徒如何藉着它來做為出死入生之印證,藉此闡釋「洗禮」與基督合而為一的意義。

()洗禮之意義(六:1-8

  保羅於《羅馬書》(五:12-21)提出亞當與基督類比之論證:罪由一人(亞當)進入世界,也要由以後來的那一位(基督)使人類獲得赦罪,人類從而擁有新生命。由此一有力之證言開始,接著就是證言「洗禮」之於基督徒“入會禮”的意義。對保羅而言,上主的恩典已經使所有屬主的信徒向“罪”而死,所以他們不再生活於原罪(被人性軟弱控制)之中。因為藉著「洗禮」,基督徒本性已經跟基督一同歸於“死亡”,一起“埋葬”;同時也跟耶穌基督一同“復活”,從而合一於基督過著新的生活(分享基督之「永生」)。也就是說,人性的“舊我”(原罪之我)已經藉著「洗禮」跟著基督同釘死於十字架,從而罪性被摧毀而不再做罪奴,脫離原罪之權勢及控制。既然基督徒藉着「洗禮」和基督同死,就堅信也要跟基督一同復活。保羅在此處所做之論證,誠然充分凸顯「洗禮」之於基督徒進教之象徵意義。為此,『改革教會』(也是普世基督教會)均視「洗禮」為重要聖禮典之一。

()活在基督的生命裡(六:9-12

  對保羅而言,基督徒既然相信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就是得勝死亡的確據,更是跟罪決絕的力證,就一切受洗進入基督聖會的信徒都要為上主而活。質言之,凡一切活在耶穌基督生命裡的基督徒,均是“為上主而活”的人。那麼如何“為上主而活”呢?保羅說是將自己獻做“公義的器恤”(羅馬書六:13),不做“罪奴”而是做“公義的僕人”(羅馬書六:18)。人如果詳細嬝炕m羅馬書》(十二章)就更明白保羅所謂的活在基督生命裡的基督徒就是“活祭”,也就是他們的一舉一動均能夠榮神益人。凡活在基督生命裡的基督徒,一定會善用恩賜與上主同工。並且具備真誠、善良、相愛、互助、殷勤、熱心、忍耐、喜樂、慈悲、憂樂相共,以善勝惡之品格,實踐愛與公義的社會倫理生活。由此可見,「洗禮」不僅是一個進入教會的“入會禮”而已,也對於基督徒的信仰生活有所要求,那就是活在基督生命裡的“活祭”表現。

二、洗禮之傳統與形式

  前已提到施洗約翰的「洗禮」(悔改的洗禮),而耶穌的門人也依據此一傳統施行比施洗約翰更多的「洗禮」於那些跟隨者(見:約翰四:1+2)。主復活升天之前,祂也特別交代要前往普天下宣揚福音。並且“奉父、子、聖神”名字為信徒施行「洗禮」(見:馬可十六:19)。使徒於五旬節時因宣教成央A也曾經為三千人施行過「洗禮」(見:使徒行傳二:42)。七執事之一的「腓利」(Philip),也曾經為衣索匹亞(Ethiopia)的太監施行「洗禮」(使徒行傳八:38)。使徒彼得也同樣為羅馬軍官「哥尼流」(Cornelius)施行「洗禮」(使徒行傳十:47-48)。保羅曾經在馬其頓首府腓立比為呂底亞(Lydia)一家人及獄吏全家施行「洗禮」(使徒行傳十六:1533)。並且強調那些歸入教會的基督徒,理所當然都要接受此一聖禮(見:哥林多前書一:13,十二:13,加拉太書三:27)。

  按「洗禮」之希臘文是“βㄒkτισμ”(batisma)。其動詞為“βㄒkτιξω”(baptizw),具有沾、滴、染、浸、澆灌之意義。其弁鉥N是“洗淨”(哥林多前書六:11)以及“潔淨”(希伯來書十:22)。不幸的是:基督教會曾經為了這字希臘文字的“沾、滴、灑、浸”之爭論,而於十八世紀的英國出現了一個號稱「浸信會」(Baptist Church)之宗派。關於「洗禮」之傳統及形式,將於下列各段落加以討論。

()舊約的「洗淨禮」及「割禮」

  用“水”潔淨身體,可以說是人類社會普遍之現象。因為“水”能夠淨化肉身,而賦予宗教意義時,也包含淨化心靈。在摩西時代,亞倫(Aaron)及其眾子於執行祭司職務時,必須事先“沐浴”(出埃及記二十九:4,四十:12;利未記十四:8-9)。以色列人一旦接觸屍體,除了在禮儀上七天不潔淨外,也必須用“除污之水”灑在身上才能夠潔淨(民數記十九:11-1319)。這等於表明“水”是淨化身體及心靈之象徵性物質。因為上主是聖潔之神,不喜愛被身心不潔者沾污。然而「洗淨禮」並非上主與以色列人立約之記號,真正能夠與新約所立之「洗禮」平行者,就是猶太人傳統持守之「割禮」(Circumcision)。按「割禮」為以色列人之祖先亞伯拉罕(Abraham)與上主立約,使其後裔成為“選民”的重要記號(見:創世紀十七:1-14)。從此以後,凡是以色列的男丁都必須受「割禮」,藉以表明自己就是上主選民。就是因為如此,當基督教會成立之時,猶太人基督徒也要求外邦人基督徒接受「割禮」,從而引發召開耶路撒冷會議仲裁(見:使徒行傳十五:1-21)。值得留意的:為了要求外基督徒也要持守「割禮」之問題,保羅也曾經在安提阿責備過彼得(見:加拉太書二:11-21)。

()新約的洗禮

  耶穌之先驅施洗約翰,可以說是新舊兩約之間首先採取「洗禮」來強化猶太人信心的偉大先知。不過施洗約翰的「洗禮」是一種強化猶太教徒“悔改”重生之記號,或是一種強化對上主信念的印記(這是耶穌也接受施洗約翰洗禮之原因)。至於“新約”(New Covenant)的「洗禮」則具有另外一種重要之意義:成為天父上主兒女(新以色列人及天國民)之印記。因此可以說是超越了“舊約”的「割禮」那種只限於猶太教徒(以色列選民)的記號。前已言及:「洗禮」是主耶穌對門人所交代的一種做為“天國民”之印記,是“奉父、子、聖神”(三一真神)所施行的聖禮,從而成為“新約”之表徵。其重要意義就是出死入生:“舊人性”和基督一同死亡與埋葬,“新人性”和基督一同復活,此即保羅之證言(見:羅馬書六:3-11)。由此可見,新約的「洗禮」就是“重生”的記號(見:約翰三:36-7),也即因信仰基督而獲得“永生”(永恆生命)之確據。但這並不是說,受過「洗禮」的基督徒統統都是儒家所謂之“聖人”。他們仍然是個人,只是他們的人性已經接受基督之救恩,因而被“稱義”(「洗禮」就是人性原罪獲得赦免之“稱義”記號),從此得以進入天父上主的大家庭中成為祂的兒女。由於保羅立下「洗禮」之神學基礎,此後基督教會就以「洗禮」取代了猶太教徒的「割禮」,成為“新約”(New Covenant)之重要記號,以及基督徒參與聖會不可缺少的“入會禮”(initiation rites)傳統。

()長老教會的洗禮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The Presbyterian Church in Taiwan)的「洗禮」,其所採用之形式是一種“滴水禮”。而且於基督徒受洗時,牧師要“奉父、子、聖神”之聖名施行才算有效。值得留意的是:長老教會以外的教團,像「羅馬教會」(Roman Catholic Church,即天主教)習慣於用滴水及灑水(澆灌式)施洗,「東方正統教會」(Eastern Orthodox Church)則滴水、灑水、浸水之形式均有。唯獨「改革教會」(Reformed Church, or Protestantism)宗派之一的“浸信會”(Baptist Church),卻始終強調「浸禮」(洗禮必須浸沒於水中)。因此在教堂裡必須設備一個浸禮池。更極端者就是1926年傳自中國的「真耶穌教會」,因其強調信徒必須在川流不息之溪流中(所謂“活水”)施行「洗禮」,並且施洗只“奉主耶穌聖名”而不“奉父、子、聖神”三位一體的上主聖名。事實上基督教的「洗禮」是一種“舊人性”與主同死,“新人性”與主同活的記號,不在於希臘文的“βㄒkτισμ”(baptisma)這個希臘文字之字義。為了這個希臘文字而強調必須“浸泡於水中”才算是「洗禮」,從而成立「浸信會」這一宗派,實在非常無聊。關於長老教會的「洗禮」有二:“成人洗禮”及“小兒洗禮”〔但“再洗禮派”(Anabaptism)的教會反對小兒洗禮,十六世紀宗教改革時代出現於荷蘭的「門諾會」(Mennonite Church)便是其中之一〕。

1.成人洗禮

  根據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信仰與教制委員會所編訂之《教會的禮拜與聖禮典》這一儀式書所載,將「洗禮」分為“成人洗禮”與“小兒洗禮”兩類。“成人洗禮”為那些首次進教及沒有經過“小兒洗禮”的慕道友施行,所依據之經文為:《馬太福音》(二十八:19-20)和《使徒行傳》(二:38-39)兩則。牧師為人施洗時,公開要求受洗的男女信徒在會眾之前作信仰告白,用三個問題質問受洗者,並且要求受洗者公開回應。之後,牧師“奉聖父、聖子、聖神”的聖名為他們施洗(滴水禮),並公眾宣告受洗者正式加入聖會(正式會員),有份於「新約」之恩典,可以正式接受「聖嚏v。牧師於為人施洗時,全體會眾必須起立觀禮,並於牧師祝福的祈禱中完成。

2.小兒洗禮

  長老教會的「洗禮」特色之一,就是為嬰兒及兒童施行“小兒洗禮”。根據前列《教會的禮拜與聖禮典》儀式書所指,為兒童施洗之經文依據就是《馬可福音》(十:13-16)這段耶穌祝福兒童之教導。因為耶穌強調:要學像小孩子的純真,才能夠進入“上主國度”(天父的大家庭)。畢竟天父上主所賜予的福份小孩子也擁有,所以施行“小兒洗禮”是天經地義之美事。不過長老教會規定:為小孩子施行「洗禮」是由父母決定的,因此他們必須由父母帶到上主及會友面前告白信仰及誓約。其時,牧師與會友聆聽小孩子父母的信仰告白及誓約回應之後,牧師才“奉父、子、聖神”名字施行“小兒洗禮”(滴水禮)。之後接受牧師與長老的祝福和接納,受洗的小孩子便從此成為「小兒會員」。待他們長大之後再申請「堅信禮」,在會眾面前信仰告白之後,便正式成為成人會員,不必再施行“成人洗禮”。

 

3.堅信禮

  接納兒童時期受過“小兒洗禮”的會員之禮典,叫做「堅信禮」。其本質是一種肯定自己信仰之信仰告白。長老教會規定:經過「堅信禮」之後的成人,才能夠正式成為“陪懋|員”(有資格守「聖嚏v之會員)。「堅信禮」所依據的經文是《馬太福音》(十:32):“那些在眾人面前認我的人,我在我天父面前也要認他”。接受「堅信禮」者也必須經過牧師的質問與肯定的誓約(信仰告白之回應),而後經過牧師之祝福及長老的接納才能夠成為教會的正式會員。之後便有資格選被為“執事”與“長老”(長老均由擔任過執事者選出)。由此見之,「堅信禮」就是“小兒洗禮”之延續,也包含於「洗禮」的聖禮典之中(受過“小兒洗禮”之成人不必再一次受洗。

結語:

  綜觀上列各段落之討論,已經足以明白「洗禮」之於基督教會及基督徒受洗進教之意義為何。雖然於歷史上出現不同宗派的洗禮觀及洗禮形式,「洗禮」這一“聖禮典”仍然是普世基督教會最重要的聖禮典之一,是每一位基督徒必經之入會禮,所以對它的認知格外重要。值得注意的,就是在別個基督教會受洗的信徒自願參與長老教會為會員時,因為曾經同樣“奉父、子、聖神”聖名接受「洗禮」,所以只要信仰告白(堅信禮)就可以,不必再施洗一次。本宗會友移居別處而參與同宗(長老教會)教會之時,也必須將其受洗教會之“會員籍”移入,才可以成為該教會正式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