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心、鄉土情 >論終末 ~ 董芳苑
論終末 ~ 董芳苑

[原著]

[henry]於2010-10-31 08:27:10上傳[]

 

論終末

 

馬可福音書十三:28-37

“「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這樣,你們幾時看見這些事成就,也該知道人子近了,正在門口了。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有父知道。你們要謹慎,警醒祈禱,因為你們不曉得那日期幾時來到。這事正如一個人離開本家,寄居外邦,把權柄交給僕人,分派各人當做的工,又吩咐看門的警醒。所以,你們要警醒;因為你們不知道家主甚麼時候來,或晚上,或半夜,或雞叫,或早晨;恐怕他忽然來到,看見你們睡著了。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也是對眾人說:要警醒!」”

引言:

  「基督教」(Christianity)是個十分重視歷史的宗教,因為它的教義始終強調「創造」(Creation)與「終末」(Eschaton)。不過基督教史觀與世俗史觀完全不同,因為它力主「信仰史」(Heilsgeschichte),也即以耶穌基督為中心去劃分為「舊約時代」與「新約時代」。前者在摩西律法之下經營信仰,後者則是罪人因信稱義的恩典時代。所以說,「基督教」的歷史觀是一種“信仰史觀”,它所關心的「終末」也是一種“信仰史”之意義,而不是“世俗史”的認知。因此若有人胡亂宣揚說到“世界末日”將至,“耶穌快再來”的道理,又用時空發生的“世俗史”去套入的話,就會發生問題,誤引人陷入迷信之中。因上主的時間(信仰史時間)不是一年3654分之1日的時間,而是“千年如一日”的時間(見:詩九十:4)。話雖然這麼說,在時空所發生過的歷史確實也是“始”與“終”的過程,因此當「基督教」一出現,那些陷入於迫害中的基督徒即積極期待基督快來干預歷史,使惡者受上主審判,使新天新地出現義人能夠出頭天!『使徒信經』(Apostle Creed)就有:“我信耶穌基督,上主的獨生子。……祂被釘十字架,死、埋葬,落陰府。第三日從死人中復活、升天,今坐在全能天父上主的大傍。祂要從那裡再來審判活人及死人”之信仰告白。再加上:“我信肉體復活,永遠的活命(永生)”之信念,誠然已經指出基督教的“終末論”(eschatology)包含「基督再來」及「肉體復活」這兩項教義。值得注意的,就是《新約聖經》對於這兩種教義也有不同的解釋。其中《約翰福音書》及《保羅書信》,就做了不同的證言。

一、從經文的教導談起

  從《馬可福音書》(十三:28-37)這一段經文來看,主耶穌用無花果樹及危機時刻(歷史的終末)來提醒門人務要警醒。如果從前段經文(馬可十三:1-27)讀起,就會明白耶穌言及的“大災難”與“戰爭”以及祂的犧牲和教團受迫害有關。而“戰爭”之事實慘狀是:耶路撒冷聖殿被毀滅得很澈底(馬可十三:1-2)。戰爭一旦出現,教團將受迫害,兄弟互相出賣,家人互相敵對(馬可十三:3-13)。戰爭之慘狀使人人走投無路又生命不保,謠言惑眾的“假基督”也將趁機出現(馬可十三:14-23)。之後,自然現象也出現怪兆頭:太陽變黑、月亮不再發光、星星從太空墜落。其時人子(基督)就在這一大災難時空的混亂中降臨,來召集祂所揀選之子民(馬可十三:24-27)。如果比較其他福音書,也有同樣之描述(見:馬太二十四:3-28,路加二十一:7-28)。當耶穌說到這些在時空出現的「末日」景像之後,就教導祂的門人要從無花果樹在夏天出現新葉嫩綠之時,去學習季節變換結束與開始的教訓。但真正在時空之下出現的「末日」(終末),則無人能知道。

 

()無花果樹生態的啟示(十三:28-31

  耶穌教導門人要從無花果樹之生態去學習教訓。當它的枝子呈現嫩綠(長出新葉)之時,就知道夏天快要到了。同樣的道理,如果看到社會脫序、政治脫序、自然現象脫序的危機兆頭時,就知道終末之時間快到門口了(十三:28-29)。接著耶穌提醒他們:這一代人還沒有去世以前,這一切的災難都會發生。然而天地要消失,國家會改朝換代,主的話卻永不消失(十三:30-31)。按馬可(Mark)寫作這卷福音書的時代,耶路撒冷城已經被羅馬帝國的大軍澈底毀滅,猶太人因此逃亡各地。加上作者馬可目睹羅馬皇帝迫害基督教會的殘酷,所以用筆寫下這種因戰爭及迫害信徒的“大災難”之慘狀。質言之,就是用這種時空發生的災難及末日,去印證上主要干預歷史及結束其創造事工之終末景像。

()上主的日子無人可知(十三:32-37

  耶穌進而提醒門人:真正在時空發生的歷史之結束,那個日子及時間沒有人會知道。甚至天使不知道,兒子(耶穌)也不知道,只有天父知道。所以人在有生之年務要留心、警醒,因為“大災難”何時來臨,人根本不知道。於是耶穌用一個比喻來說明其中道理,即言及:一個主人外出旅行,將家務交給僕人管理。並且分配給每一個僕人應該擔負的工作,也吩咐守門的門房當心門戶。門房、僕人、及管家之職責是忠於主人所交代的工作及警醒。因為主人何時回來都不一定,於傍晚、午夜、天亮以前或日出以後均有可能。倘若主人忽然回來發現僕人都在沉睡,大家將會受罰!耶穌特別交代:這些話不僅對門人講,也是對大家說的,目的不外提醒大家務要於非常時期有預備心。同樣的提醒也見之於《馬太福音書》(二十五:1-13)的“十個童女故事”,以及(二十五:14-30)的“善僕與惡僕故事”。而《馬太福音書》(二十五:31-46)則特別描述一個歷史終局的“綿羊及山羊受審故事”。在“最後審判”的故事中,那些實踐上主旨意默默作善事的“綿羊”將受高舉,那些自私自利虛度生命的“山羊”將受應得之刑罰。明顯地,這些有關時空終末的故事,都在提醒“天國民”要善用生命與上主同工,並且要警醒等待上主的來臨。只是這個日子將忽然降臨,正如同個人的生命史何時結束(個人末日)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一樣。

  咱從這段經文來探討「基督教」的“終末論”教義,是一個很好的引子。下面特別以“時空出現的終末”與“信仰史之終末”兩個段落,來討論此一教義,糾正咱對於“大災難快臨到”、“世界末日”、以及“耶穌快再來”的問題作些嚴肅的檢討。

二、時空出現的終末

  在時間與空間發生的過去事件,就是一般的世俗歷史。歷史是有始有終的,用信仰語言來說:上主既然有“創造”,一定會有上主干預歷史之“終末”。為何基督徒需要探討“終末”的教義呢?理由無他,那是主耶穌在世時的重要教訓。耶穌在世時特別提醒門人生活於“終末時空”中的意義及“基督再臨”的信仰。而《馬可福音書》(十三:1-37)就是這類信仰之提醒,所以深深影響被迫害中的初代教會基督徒,也激發他們有“生死相安”的希望。

()使徒之證言

  在《新約聖經》中的兩卷最早期之作品:《帖撤羅尼迦前書》及《帖撤羅尼迦後書》,就是使徒保羅在處理“基督再臨”有關終末教義問題之作品。就如:一個基督徒於“基督再臨”之前去世,能否分享“再臨的基督”所帶來的永恆生命?基督將於何時(歷史時空)再臨?足見這個問題困擾當代的基督徒信仰相當得大,不是時下才有的問題。關於這個問題,初代教會三位使徒的回應如下:

1.保羅的回應

  如同主耶穌一樣,保羅對於信徒質疑之回應是:務要時刻警醒,因為“主的日子”(來自“上主的日子”之靈感)將會突然降臨(帖撤羅尼迦前書五:2-6)。聽到這一信息之結果,信徒人人均因此放棄工作,無所事事的等等基督再臨。保羅不得不糾正他們有關基督再臨之錯誤觀念,斥責他們勿終日游手好閒等待基督再臨,因為“不作工的人不得吃飯”(帖撒羅尼迦後書三:6-12)。保羅論及“死人復活”的問題時,更賦予新的意義。因為他相信:復活的形體是“屬天的形體”,不是“地上的形體”。因為“血肉造成的身體,不能承受上主國度”(見:哥林多前書十五:35-50)。但歷史時空之終末一至,萬物均要服在基督主權之下(哥林多前書十五:23-28)。

2.彼得的證言

  使徒彼得證言:在歷史時空所引發的終末,時刻都會出現大災難,如同主耶穌的教導及提醒一樣(見:馬太二十四:1524,馬可十三:1437,路加二十一:2036)。只是主“再臨”的日子不是一般歷史之時日,那是“上主的時間”。因為上主眼中的時間是:“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彼得後書三:8)。並且強調:不要隨便以歷史時空之「末世論」去欺騙人,因為上主“不願意有一個人沉淪,而是要人人離棄罪惡得救”(彼得後書二:9)。在彼得看來,世人均能離棄罪惡而得救之後,歷史時空才會結束。因為天父上主不會那麼殘忍,隨便毀滅這個世界!由此可見,使徒彼得的教導旨在糾正人亂用世俗史的時間去唬人,說什麼“世界末日”將至,“耶穌快再來”,因而弄得怕死的人一生惶恐不安。其實“主的日子”是人類希望的記號,因為“新天新地”(新社會秩序)將於其時出現(見:彼得後書三:8-13)。

3.約翰之展望

  使徒約翰作《啟示錄》一書,來證言上主是歷史之主權者,是時空歷史之“始”(Alpha,阿爾法)與“終”(Omega,奧米茄),是“無生之始、無命之終”的真神(啟示錄一:8)。作者證言:上主聖會雖然處於專制君王迫害之時代而受苦,但這不過是基督教會與基督徒之一項歷煉。上主將會親自干預歷史、審判君。直到時機成熟,上主聖民將會獲得最終之勝利。其時,“新天新地”降臨,“勝利的基督”將建立一個沒有死亡與苦難的地上天國。這就是使徒約翰對於歷史終末之展望!

()歷史時空之末日

  耶穌言及在歷史時空所出現之末日,明顯的就是一場“大災難”(見:馬可十三:1-37)。其時,連宏偉的「耶路撒冷聖殿」都將被徹底毀滅,此事也於主後七十年應驗。其實歷史時空之末日時時都在重演,不是那麼難以理解。就如(馬可十三:1-37)即有下列之意涵!

1.戰爭之破壞及大災難,可以印證末日。

2.天災地變的自然災難,也能印證末日。

3.官方對新舊宗教之迫害,也印證末日。

4.假宗教之迷惑人心,也可印證末日。

5.親人的敵對與壓迫,也能印證末日。

  由此可見,主耶穌並不是空言“世界末日”的道理。因為從主後35年以後,「基督教」就受到猶太教領袖及羅馬政府之嚴厲迫害,七執事之一的司提反(Stephen)和使徒雅各(James the Apostle)因此相繼殉教。主後64年羅馬城大火,尼祿皇帝(King Niro, 3768)歸罪於基督徒,隨之而來的是一場大屠殺,這也是基督徒之末日。主後70年猶太奮銳黨游擊隊奮力抵抗羅馬將軍提多(Titus)的大軍,耶路撒冷因此徹底被毀,其時之慘狀難以筆墨形容。這就是猶太人之末日,而且影射於馬可的作品中。然而耶穌卻說:“總是末期還沒有到”(馬可十三:7)。時至二十一世紀的今日,歷史時空之末日時在重演。就戰爭言,單單二十世紀即出現兩次的「世界大戰」(第一次即1914年至1917年,第二次即1939年至1945年)。尚有中東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之戰爭、中國內戰、韓戰、越戰、聯合國軍隊對伊拉克與波斯尼亞之戰爭等等,人類因此也經歷了家破人亡之末日。就宗教言,單單「基督教」即出現釵h“類似基督教”(Quasi Chritianity)之異端教派:「耶穌基督末世聖徒教會」(摩門教)、「耶和華見證人」(守望台)、「世界基督教統一神靈協會」(統一教)、與男女性開放的「愛的家庭教會」等等一大堆被正統教會稱為 假先知之教團,這也是一種正統教團之末日現象。其他尚有共產國家對教會之迫害,人類社會不斷發生戰爭等等,也都是人類自我毀滅之末日徵兆!總之,人類社會道德之墮落及因此引發人間苦難之事實,就是人類自我毀滅之末日。所以人類於歷史時空中生存,勇於接受耶穌基督和平及救拔人性之福音何其重要!

 

()關於末日之兆頭

  耶穌教導人:在歷史時空之末日出現時,要留意“兆頭”。就如無花果樹出現嫩綠枝葉之時,即是夏天來臨的兆頭(馬可十三:28-29)。用“自然生態兆頭”教導人留意時間之更替,是耶穌的教育方法之一。就人間的兆頭而論,再沒有比戰爭更能夠教人去注意物質及生命毀滅的“末日”了。所以“日變黑暗,月無出光,星辰墮落、天像震動”之戰爭兆頭,正是人子來臨干預歷史之時機。其實這些可怕之兆頭,可以從原子炸彈襲擊日本的廣島及長崎兩地之慘況看出來。而現代之核子大戰以至太空大戰,更是人類之浩劫及末日。此一危機正存在於現代世界之中。當然基督徒勿以中東戰爭或世界其他地區之各種大災難(如飢荒與瘟疫)做為“基督再臨”之兆頭看待,因為主耶穌明白言及那個日子“只有天父知道”而已。話說回來,自然界的四季循環兆頭、年序新舊交替之兆頭,以至戰爭的兆頭,都時常在歷史時空中出現。而這些事象都在提醒人警醒信靠上主,善用生命(耶穌用“時還是白天”來形容)與主同工(見:約翰九:4)。所以基督徒必須慎重“世界末日”及“基督再臨”的詮釋,因為耶穌對其教導都用「隱喻」言談去表達,而且將它看做是“只有天父上主知道”之奧秘。因此勿以各種“兆頭”做文章去恐嚇基督徒及非基督徒,因為天父上主是喜愛“萬人得救,不願意一個人沉淪”的慈愛真神。

三、信仰史之終末

  《新約聖經》所證言的「終末論」是立足於「信仰史」(Heilsgeschichte)之上,因此歷史時空之終末只是一種強化信心之提醒。如前所提,「信仰史」是以耶穌基督為中心,再以舊約時代“律法下”與新約時代的“恩典下”做類比,來強調“恩典下”正是上主解決人性罪惡問題的“終末時代”。所以“終末時代”從耶穌基督降世時就已經開始,不必空等到世界末日。至於“耶穌基督再來”的問題,也由《約翰福音書》作者之證言獲得解決。因為主耶穌復活升天之後,「聖神」這位“保惠師”隨之降臨。祂是出自天父和基督之「聖神上主」,這是天父不會放棄祂的兒女做“無父之兒女”的有力證明(約翰十四:18,請詳黎Q四:15-31)。並且約翰始終強調:有原罪人性之終末,是由人信主耶穌之時就已經出現。所以約翰才證言:信主耶穌的人擁有“實存之永生”(約翰三:16-17)。而且出現:向罪死,向義活的“重生”經驗(約翰三:1-15)。因為耶穌是“復活之主”,祂使死人復活,也教信祂的人永遠不死(約翰十一:25-26)。所以“復活”之事實不必等到死後,於現世信主耶穌便可以經驗得到。所以說,“終末”始自現世,而且始自相信救主耶穌之經驗。由此可見,「基督教」的“終末論”教義,就是從信主耶穌之時開始,而後延續到未來。此外,保羅也用兩種儀式來強化「基督教」的“終末論”教義,那就是「洗禮」與「聖嚏v。

()“洗禮”象徵舊人性之終末

  使徒保羅這位基督教神學大師,就用「洗禮」(Baptism)來說明他的終末論。他說:“藉著「洗禮」咱已經跟祂(基督)同歸於死,也一起埋葬(指舊人性)。這使咱能夠過著新的生活,正如天父上主以祂榮耀的大能使基督從死裡復活一樣”(羅馬書六:4,又見:六:5-11)。這等於是說,「洗禮」就是“新創造”的記號。保羅強調:這是人“在基督裡”所發生的事實(哥林多後書五:17)。也就是說,始祖亞當留給人類本性之“原罪”,將藉著「洗禮」這個進教儀式來象徵“舊人性”(原罪人性)已經與耶穌基督一同死亡又埋葬,而“新人性”從此與基督一同復活。所以“終末”之信仰始自「洗禮」之經驗,復活之“新人性”也因此隨之出現。所以“復活”、“重生”與“新創造”之信仰,就是基督徒實存終末之希望,不必等到世界末日才會出現。

()“聖嚏赤磼永生之實存

  凡是受洗歸入基督的人,都是與基督一同復活的聖徒,因為他們已經擁有“實存之永生”(“永生”不必等到末日基督再來才擁有)。保羅為要強調信主耶穌的人擁有“實存之永生”,便用一個與主結連的「聖嚏v(Holy Communion)之儀式來加以表達,並且做了說明。保羅證言:這物質的“餅”(猶太人主食)象徵基督為人類犧牲的身體,這“杯”(葡萄酒)象徵建立「新約」的基督寶血。所以“你們每次吃這「餅」喝這「杯」的時候,是表明主的死,直到祂再來”(哥林多前書十二:26,又嬝炊Q一:17-34),也即分享主耶穌的永琤糽R,經驗實存之永生,正是「聖嚏v之基本意義。《約翰福音書》的作者更用“五餅二魚”飼養五千人的神跡,來表明主耶穌和五千人守「聖嚏v。因為耶穌是“生命之糧”,所以主耶穌說:“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使他復活”(約翰六:54,又詳黎說G25-59)。

  以上所論都是基督徒於「信仰史」之時間中所經驗之“終末”,其重要性是與歷史時空的“終末”平行的。由此足見基督教之「終末論」不是專講時間歷史之終局,也講「個人信仰史」之“終末”。

結語:

  從上面一連串的探討,足以教基督徒明白:「基督教終末論」之特色不是一味期待時空歷史之結束,基督於世界末日再來審判活人與死人以及腐化的世界而已。而是由“人性”之改造,藉此把握現世終末之“永生”開始。咱也確信:這個世界與人類原罪之本性,極需要基督“新創造”(New Creation)這種棄舊迎新之終末,才會有真正的希望。所以說,基督教的“終末論”是「福音」之主要內容,因為基督徒之信念是從現世貫通到來世的。舊世界因與基督相遇,而已經成為過去,隨之就出現“新天新地”。舊人性若在基督裡就有做“新人”(重生、永生、復活)之事實,因為耶穌基督是“新創造”之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