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心、鄉土情 >論新舊之交替 ~ 董芳苑
論新舊之交替 ~ 董芳苑

[原著]

[henry]於2010-11-15 03:06:50上傳[]

 

論新舊之交替

使徒行傳十五:1-35                               

“有幾個人從猶太下來,教訓弟兄們說:「你們若不按摩西的規條受割禮,不能得救。」保羅、巴拿巴與他們大大地紛爭辯論;眾門徒就定規,叫保羅、巴拿巴和本會中幾個人,為所辯論的,上耶路撒冷去見使徒和長老。於是教會送他們起行。他們經過腓尼基、撒馬利亞,隨處傳說外邦人歸主的事,叫眾弟兄都甚歡喜。到了耶路撒冷,教會和使徒並長老都接待他們,他們就述說 上主同他們所行的一切事。惟有幾個信徒,是法利賽教門的人,起來說:「必須給外邦人行割禮,吩咐他們遵守摩西的律法。」使徒和長老聚會商議這事;辯論已經多了,彼得就起來,說:「諸位弟兄,你們知道 神早已在你們中間揀選了我,叫外邦人從我口中得聽福音之道,而且相信。知道人心的 神也為他們作了見證,賜聖靈給他們,正如給我們一樣;又藉著信潔淨了他們的心,並不分他們我們。現在為甚麼試探 上主,要把我們祖宗和我們所不能負的軛放在門徒的頸項上呢?我們得救乃是因主耶穌的恩,和他們一樣,這是我們所信的。」眾人都默默無聲,聽巴拿巴和保羅述說 上主藉他們在外邦人中所行的神蹟奇事。他們住了聲,雅各就說:「諸位弟兄,請聽我的話。方才西門述說 神當初怎樣眷顧外邦人,從他們中間選取百姓歸於自己的名下;眾先知的話也與這意思相合。正如經上所寫的:此後,我要回來,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把那破壞的重新修造建立起來,叫餘剩的人,就是凡稱為我名下的外邦人,都尋求主。這話是從創世以來顯明這事的主說的。 「所以據我的意見,不可難為那歸服 上主的外邦人;只要寫信,吩咐他們禁戒偶像的污穢和姦淫,並勒死的牲畜和血。因為從古以來,摩西的書在各城有人傳講,每逢安息日,在會堂婸w讀。」那時,使徒和長老並全教會定意從他們中間揀選人,差他們和保羅、巴拿巴同往安提阿去;所揀選的就是稱呼巴撒巴的猶大和西拉。這兩個人在弟兄中是作首領的。於是寫信交付他們,內中說:「使徒和作長老的弟兄們問安提阿、敘利亞、基利家外邦眾弟兄的安。我們聽說,有幾個人從我們這堨X去,用言語攪擾你們,惑亂你們的心。(有古卷加:你們必須受割禮,守摩西的律法。)其實我們並沒有吩咐他們。所以,我們同心定意,揀選幾個人,差他們同我們所親愛的巴拿巴和保羅往你們那堨h。這二人是為我主耶穌基督的名不顧性命的。我們就差了猶大和西拉,他們也要親口訴說這些事。因為聖靈和我們定意不將別的重擔放在你們身上,惟有幾件事是不可少的,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並勒死的牲畜和姦淫。這幾件你們若能自己禁戒不犯就好了。願你們平安!」他們既奉了差遣,就下安提阿去,聚集眾人,交付書信。眾人念了,因為信上安慰的話就歡喜了。猶大和西拉也是先知,就用釵h話勸勉弟兄,堅固他們。住了些日子,弟兄們打發他們平平安安地回到差遣他們的人那堨h。但保羅和巴拿巴仍住在安提阿,和釵h別人一同教訓人,傳主的道。”

 

當「基督教」(Christianity)這個新興教團在兩千年前的耶路撒冷都會建立教會,又迅速擴展到外邦(即敘利亞、小亞細亞、希臘、馬其頓、羅馬、衣索比亞、和埃及)之後,因為當代的基督徒均有「猶太教」(Judaism)信仰背景【也即猶太人(Jews)的信徒佔絕大多數】,因此問題陸續出現:猶太教徒改宗成為基督徒之後,是否還要持守「摩西律法」?成為基督徒之後,還要持守猶太人的「割禮」嗎?引發這類問題之原因,就是有人從猶太(特別是耶路撒冷)來到外邦敘利亞的安提阿傳道,他們力主外邦的基督徒也必須持守「摩西律法」和「割禮」這類舊猶太教的信仰傳統。這些問題,終於迫使當代的基督教會領袖非要出面解決不可。因為他們認為:「基督教」不宜將「猶太教」的舊信仰傳統帶進教會中,因而為難外邦的基督徒,困擾他們的信仰。要求外邦基督徒持守「摩西律法」及「割禮」,是極不合理的一件事。

  一個成立沒有幾年的教團,既然出現新舊兩派之主張,即舊派主張:基督徒必須繼續持守「猶太教」的“摩西律法”及“割禮”。新派主張「基督教」有因信稱義之教義,不必再持守“摩西律法”及“割禮”。後者代表人物有使徒彼得、主的兄弟雅各、巴拿巴及保羅。解決爭論的最佳方式就是召開「會議」。於是教會史上第一次的“大公會議”就在基督教會的誕生地-「耶路撒冷」(Jerusalem)召開,藉以解決上述的問題。而《使徒行傳》(十五:1-35)就是此次“耶路撒冷會議”的歷史記錄,也可以說是「教會代議制度」之起源。

一、關於經文的內容

  從《使徒行傳》(十五:1-35)之記載,這次會議起因於耶路撒冷母會的一些守舊派教會領袖來到敘利亞的安提阿教會,公開要求那些非猶太人的外邦信徒也要持守「摩西律法」及「割禮」這些猶太教徒的舊傳統(十五:1)。

()安提阿教會之反應(十五:2-5

  當「保羅」(Paul)和「巴拿巴」(Barnabas)聞訊這些來自猶太省守舊派基督徒領袖之言談後,就針對外邦基督徒是否要持守「摩西律法」及「割禮」的問題和他們發生劇烈爭辯。於是安提阿教會決定派遣保羅和巴拿巴兩人及當地教會幾位代表前往耶路撒冷,向使徒和長老請示這件事。因為保羅與巴拿巴屬於開明派,他們和安提阿教會的外邦基督徒站在同一陣線,致力反對守舊派猶太基督徒領袖加諸於他們的“重擔”。安提阿教會為他們送行上路之後,他們取道腓尼基和撒馬利亞向當地基督徒報告外邦人成為基督徒之經過,大家均受到鼓舞。

  不久保羅與巴拿巴帶領安提阿教會的代表抵達耶路撒冷,旋即受到使徒及教會長老的接待。他們向大家報告上主如何對外邦教會所成全的一切事情,以及所遇到的問題及困境。結果有些法利賽派的基督徒說話了:他們力主外邦基督徒必須持守「摩西律法」並且接受「割禮」(十五:5)。問題爭執的解決方式,只有訴諸「會議」去辯論此一“新酒裝在舊皮袋”的是與非。

()耶路撒冷會議(十五:6-21

  來自外邦教會安提阿的代表:保羅、巴拿巴、及一些信徒的抗爭果然有效。耶路撒冷教會的領袖,使徒及眾長老,就特地為此事鄭重召開會議討論這個有關「猶太教」“律法”與「基督教」“福音”之間的論爭。經過長時間的辯論,有使徒彼得、保羅與巴拿巴、以及會議主席的雅各(主耶穌的弟弟)這些人提出了重要又有決定性的發言。

1.使徒彼得的發言(十五:7-11

  這位教會史上的重量級人物(他是耶路撒冷教會建設者),原來的信仰態度相當保守,既相信基督徒也要持守「摩西律法」,也必須接受「割禮」。然而上主聖神在約帕的皮匠西門家中用一個“異像”來教育他,叫他勇於接近外邦人,向羅馬軍官「哥尼流」(Cornelius)傳福音,使他全家歸主(使徒行傳十:1-48)。有了這次經驗,彼得的觀念從此大為改變,開始從事外邦人的宣教事工。所以做為當代使徒領袖的彼得,在這次的重要會議中做了有力的發言,而且影響很大。

  彼得站起來做了如下的告白:上主選召他之目的,是要將「福音」傳給外邦人(如同傳給羅馬軍官哥尼流一樣),來表明上主是接納外邦人的普世之神。因為猶太人與外邦人,上主並沒有區別一律接納他們。大家只要信靠上主,便都可以得救。既然是這樣,猶太人基督徒就不可試探上主,將那些祖先遺傳下來的「摩西律法」及「割禮」的“重擔”加諸於外邦人基督徒身上〔比較耶穌在《馬太福音書》(十一:28-30)的教導〕。因為這樣做是不對的,人的“得救”是信靠主耶穌的“恩典”,不是靠着摩西的“律法”。關於這點,猶太人和外邦人的得救都是一樣。彼得的言談的確具有相當的份量,其影響力實在很大!

2.巴拿巴與保羅的報告(十五:12

  當使徒彼得發表他的高見之後,就輪到此次會議的問題引發者,安提阿教會(外邦敘利亞最重要的教會)的代表巴拿巴與保羅的報告。根據《使徒行傳》(十一:19-30)的記載,使咱知道「安提阿教會」(Church of Antioch)是由司提反被殺事件引發基督教會被迫害的那些出走分散的猶太基督徒所建立。他們分別來自居比路(Cyprus)及古利奈(Cyrene),雖然身為猶太籍基督徒卻滿有國際觀。所以勇敢向外邦人宣揚基督福音,也帶領他們歸向上主。當耶路撒冷母會得知外邦人信主的消息之後,就派「巴拿巴」(Barnabas)這位原來僑居在居比路的善士(見:使徒行傳四:36-37)前往安提阿牧養教會。為了安提阿教會之需要,巴拿巴特別前往大數(Tarsus,小亞細亞東南方基利家省之省會)邀請「掃羅」大家(Saul,後改名保羅,見:使徒行傳十三:9)來到安提阿教會與他同工。教會從此迅速發展,釵h外邦人都歸信主耶穌,該地人士就開始稱他們為「基督徒」(見使徒行傳十一:25-26,提及“Christian”這個名稱即由安提阿教會開始)。

  聖經言及:耶路撒冷會議的眾議員默默聽著巴拿巴與保羅有關安提阿教會基督徒信主之情形,以及對於教勢之展望。其中特別強調:上主如何藉著他們在外邦教會所做的一切聖工(神蹟奇事)十分成央A不過持守「摩西律法」和「割禮」問題,的確仍然困擾著當地外邦信徒。

3.雅各宣佈會議結果(十五:13-21

  這次耶路撒冷會議的主席,即主耶穌的弟弟「雅各」(James)。他聽完各方意見之後,隨即做出了裁決。在宣佈結果之前,他先是尊重使徒彼得的意見,而後引用先知「阿摩司」〈Amos〉的話,強調外邦人也有機會尋找上主的權利(見:阿摩司九:11-12)。雅各所宣佈的會議結果如下:

  (1)不可為難那些信主的外邦基督徒,硬要他們持守猶太人的舊宗教傳統。

  (2)規定基督徒的食品禁忌,即不可吃祭拜偶像之不潔食品,不可吃勒死的牲畜及血。

  (3)禁戒淫亂之行為在基督教會中發生。

  至於猶太人持守「安息日」的習慣及在各地會堂宣讀「摩西律法」之行事,猶太人自古便有,基督徒不必模倣他們。因此會議結果還算圓滿,外邦基督徒也因此受到鼓舞。

()此次會議之影響(十五:22-35

  這次會議可謂影響深遠,從而使外邦基督徒有他們自己的信仰生活方式。母會的使徒、眾長老、以及教會代表為表達對外邦教會信徒兄姊的關心,就特別差派別號稱做「巴撒巴的猶大」(Judas called Barsabbas)和「西拉」(Silas)兩人跟著保羅和巴拿巴一同前往安提阿教會致意問安。他們帶著一封使徒、長老、及同信兄姊的問候信,對安提阿(Antioch)、敘利亞(Syria)、基利家(Cilicia)所有外邦基督徒表達歉意及請安。為的是過去有一些問題,實在困擾著他們的信仰生活。藉著這次在耶路撒冷召開的大公會議,那些使外邦基督徒困擾之舊猶太教傳統的“重擔”已經完全脫離。所以只要禁戒吃祭過偶像之食品、血、與勒死的牲畜,以及沒有淫亂行止就好。以上為這次會議成果之簡要內容。

  當猶大與西拉以巡迴傳道的角色(當時叫做“先知”)抵達安提阿教會,又向全會信徒宣讀會議結果及問候信時,的確大大鼓舞了外邦的基督徒,堅固他們的信心。猶大和西拉在那裡住一些時日之後,即完成使命回到耶路撒冷母會。保羅和巴拿巴則繼續留在安提阿教會工作,宣講上主真道及教導信徒。

二、耶路撒冷會議之啟示

  就“耶路撒冷會議”此一重要的教會歷史記錄見之,就可以看出一個新舊交替的基督徒信仰生活問題。如前所提,當代的「基督教」是個典型的新興宗教。因為十二使徒均為猶太人,他們的宣教對象當然也都是猶太人。可是猶太人信主之後,仍然按照「猶太敎」的舊傳統持守「摩西律法」,以及遵照列祖之約施行「割禮」(猶太選民的記號,源自亞伯拉罕與上主所立的「約」。見:創世記十七:1-14)。最不近情理的是:保守的猶太基督徒也要求外邦基督徒(非猶太人)要持守「摩西律法」與「割禮」,因而引發外邦人信徒之不滿。此即“耶路撒冷會議”召開之主要原因,目的不外要處理“新宗教”(基督教)信徒的信仰生活應有的合理態度,以及受“舊宗教”(猶太敎)所影響的猶太基督徒所引發的老固執問題,尤其是猶太民族主義(選民意識)加諸於外邦基督徒身上的問題。會議結果不但有莫大的影響,也對於「基督教」之發展有很重要的啟示。

()耶穌視「摩西律法」是一種“重擔”

  人嬝炕m新約聖經》的四福音書(馬太、馬可、路加、約翰)之時,可以領會耶穌對於「猶太教」的老教條非常不滿意,因此做了嚴格的批判(見:馬太五章至七章的『山上寶訓』),也公然在「安息日」醫病(見:馬太十二:1-14,馬可三:1-6,路加六:6-11,約翰九:1-34)。耶穌的作風終於引發激進的「猶太教」領袖計謀要殺害他,因為他違反「摩西律法」及「口傳律例」這些「猶太教」之舊教條。其實「摩西律法」及「口傳律例」在耶穌時代已經演變成為猶太人信仰生活的一種“重擔”。當代的猶太教徒表面上十分熱心,卻已經完全失落「猶太教」的重要宗教精神。這點也是主耶穌時常批評祭司集團、經學士、法利賽人的主要原因(參照:馬太二十三:1-36)。不過耶穌也公開聲明:他出現於「猶太教」社會的任務,並不是要廢掉《律法與先知》這部猶太教經典,而是要加以成全(馬太五:17)。所以他呼籲猶太同胞要親近他,接納他:“凡勞苦擔「重擔」的人(被猶太教老教條套牢者)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基督教的恩典福音),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十一:28-30)。《約翰福音書》的作者也見證說:“「律法」本是藉著摩西傳的,「恩典」和「真理」卻是由耶穌基督來的”(約翰一:17)。這就是新舊交替之間的基本差異。因此人信主耶穌以後,就不必持守「猶太教」的“律法”與“割禮”。長老教會《聖詩》(1032節)也見證說:“主獻本身若羊羔,「舊約」禮數就廢無”,此即「新約」取代「舊約」之最大差別。

()保羅做了「新約」與「舊約」之類比

  使徒保羅在其書信《羅馬書》裡面,就做了「新約」與「舊約」之間的類比,清楚指出「摩西律法」(猶太教舊教條)只能教人知罪,卻無法赦罪。而「基督恩典」則能夠除去人性之“原罪”,使罪人與上主和好,從而凸顯基督之救恩及大愛(見:羅馬書二章至四章)。而且在“新約時代”人可以因信靠基督而被稱為義(因信稱義),這是“舊約時代”所沒有的。人類的“原罪”由始祖亞當而來,人類卻因耶穌基督所締造的恩典而罪得赦免(被稱為義)。所以說,“新的亞當”(與第一位始祖亞當類比的第二亞當耶穌)使人類重生,並且帶領罪人與上主復和(羅馬書五章至六章)。其實保羅最有資格證言「新約」取代「舊約」之類比論,因為他曾經是一位「猶太教」的敬虔主義者-法利賽人,奉行「摩西律法」比誰都徹底。可是當他在大馬士革路中與“復活的主”相遇又被衪揀選為“使徒”之後,他才悟出基督是“新創造”的源頭,心甘情願為此一「救世主」而拼命。並且因此放棄一切地位與名聲努力宣揚基督福音(哥林多後書五:17-21,十一:12-33)。難怪他在耶路撒冷會議時和巴拿巴一同為外邦基督徒辯證,致力反對他們被強迫去持守「摩西律法」及「割禮」之宗教重軛。因其是十足的“重擔”,是「舊約」的東西而不是「新約」的福音。

結語:

  就以上的討論,不但可以領略“耶路撒冷會議”決策之重要性,也可以明白基督福音是“新創造”的保證。「基督教」在歷史上出現,在在凸顯上主拯救普世人類之誠意。所以天父上主非只揀選猶太人又給予他們律法主義的「猶太教」而已。話說回來,不是說「猶太教」全部信仰內容都不好,如果沒有它在前也就沒有「基督教」在後,因為後者教義之啟蒙即前者的貢獻。可惜一個古老宗教在歷史上長期發展的結果,均難免失落其原始的優美精神,因而成為後代信徒的“重擔”。這就是耶穌與初代教會使徒所反對者,也是召開“耶路撒冷會議”所欲解決的問題所在。為此,台灣基督徒也勿將傳統社會“舊禮俗的迷信”帶入「基督教」信仰之中,從而成為“摩登原始人”,一味去相信「算命」、「相命」、「擇日」、「看風水」等等這些落伍的宗教公式。大家既然都已經簡瘨Е峏v教那些魔障之“迷信重擔”,就要理直氣壯在基督恩典之救贖中做個離假就真的“自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