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心、鄉土情 >論罪人悔改 ~ 董芳苑
論罪人悔改 ~ 董芳苑

[原著]

[henry]於2010-11-25 06:51:45上傳[]

 

論罪人悔改

路加福音十九:1-10                                   

“耶穌進了耶利哥,正經過的時候,有一個人名叫撒該,作稅吏長,是個財主。他要看看耶穌是怎樣的人;只因人多,他的身量又矮,所以不得看見,就跑到前頭,爬上桑樹,要看耶穌,因為耶穌必從那婺g過。耶穌到了那堙A抬頭一看,對他說:「撒該,快下來!今天我必住在你家堙C」他就急忙下來,歡歡喜喜地接待耶穌。眾人看見,都私下議論說:「他竟到罪人家堨h住宿。」撒該站著對主說:「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我若訛詐了誰,就還他四倍。」耶穌說:「今天救恩到了這家,因為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

引言:

  《新約聖經》始終證言:耶穌基督「道」成肉身降世目的,就是要拯救人性軟弱之「人類」(因為人類有墮落之原罪),以及人類所管理的「世界萬物」(約翰三:16-17)。若用猶太人的認知來加以證言:摩西只有用「律法」(Torah)教導人持守,藉以引導人親近上主。唯有上主之「聖子」耶穌基督帶來了「真理」與「恩典」(赦罪之福音),使罪人從而得到永恆的生命(約翰一:17,三:15)。因此,耶穌在世時的公生涯,多半時間都在親近弱勢人群及罪人。就像親近婦女、兒童、病人,以至黑社會的角頭、稅棍、娼妓等等人物。目的不外去尊重他們、醫治他們、改造他們勇於「重生」為人。耶穌的理念是:健康的人用不著醫師,有病的人才需要;祂降世目的是要拯救世上那些軟弱人性的罪人(馬可二:17,路加十九:10)。

一、經文的故事

  記載於《路加福音書》(十九:1-10)有關一位稅棍角頭名叫「撒該」〈Zacchaeus〉悔改的故事,在「四本福音書」中唯有路加(Luke)這位《路加福音書》作者特別予以介紹。按耶利哥(Jericho)是在耶路撒冷東北邊位於死海北方的重鎮,來往的商旅很多。「撒該」(Zacchaeus)是羅馬殖民政府委任在該城課徵“人頭稅”及“商旅稅”之稅務長。這類職業被當代猶太人視為「稅棍」的原因,一來是這類職業被視為充當羅馬殖民政權之走狗,因此有民族意識之猶太人不應該去擔任這類職務。二來是擔任這類職業的猶太人均是憑其權力濫課徵稅收的地方角頭(流氓惡棍),因此既有錢又有勢力。所以在「四福音書」〈馬太、馬可、路加、約翰〉中一言及「稅吏」(稅棍),均是指猶太人所不齒的惡人(角頭)而言,不同於今日稅捐稽徵處公務人員。

()耶穌來到耶利哥(十九:1-4

  經上言及耶穌來到耶利哥時,該城極其富有的稅務長(稅棍首領)撒該十分期望要認識這位人人所擁護的拿撒勒先知耶穌。他想知道為何如此受到同胞之愛戴。因為撤該身材矮小,耶穌的跟隨者又多,所以看不到祂。於是撒該就往前跑爬上一棵大桑樹,趁著耶穌經過的時候要親自看一看耶穌的真面目。撒該這麼做是有原因的:他知道耶穌是一位來自加利利省拿撒勒地方人人所公認的先知。祂宣揚愛與寬恕的福音,親近惡人、角頭兄弟、娼妓、婦女、兒童、醫治病人,又行了釵h釋放人性自由的神跡。反觀他自己,卻是一位猶太同胞避而遠之惡名昭彰之惡棍。撒該雖然有錢有勢,但內心很不平安。因此心內想著:能和耶穌交往有多好!畢竟撒該再惡也有「人性」之良知,他有意改邪歸正,尋求解脫之道。當然更期待主耶穌的赦免,因為他確實做盡沒有良心之惡事。

()耶穌接納撤該(十九:57

  這位內心不安的耶利哥稅務長,於耶穌經過耶利哥時躲在桑樹上以為耶穌看不見。而他卻要看看耶穌之真面目,因為祂是一位人人敬愛的先知。沒有想到耶穌來到耶利哥即直接走近撒該爬上的桑樹舉頭看他,要他快快下來。並且聲言:今天將會住在他的家做客。耶穌的動作真叫撒該十分意外,從而使撒該感動得無法形容。因為一位被猶太同胞唾棄的大角頭,拿撒勒的先知這位撒該所想看一眼的耶穌,卻公然接納他。不僅如此,耶穌還公開宣佈:今天就要在這位社會問題人物之家中住下來。當時的撒該聞訊趕緊爬下桑樹,高興地接納耶穌。可是眾人見到這一幕情景,譏諷耶穌的閒話即隨之而起。因為猶太人總是不明白:被奉為拿撒勒先知的耶穌,為何要和地方稅棍的惡人同住?

()撒該誠心悔改(十九:8-10

  稅棍撒該從心中而起對耶穌的感激,簡直是無法形容。他也因耶穌公然的接納,從而澈底悔改了。撒該同時也表現出「重生」改過之誠意,因而站在耶穌面前說:“主啊!我要將所有的一半分給窮人。倘若欺詐過誰(剝削過什麼人),就將以四倍的金額賠償給他們”(十九:8)。耶穌聞之非常滿意,立即宣佈:“今天拯救已經臨到這個家庭,因為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因為人子來之目的,是要拯救及尋找迷失的人”(十九:9-10)。十分顯然的,耶利哥的角頭稅棍撒該的悔改,的確是一件轟動鄉里之大事。藉著耶穌的幫助及主動親近,這位稅棍首領果然痛改前非,悔改認罪。更知道以自己龐大的財產去為自己贖罪。這點不能不說是一個當代社會上之奇蹟。耶穌的關心與虛己的愛心,使撒該真實改變。由此可見,祂實在是罪人之友。

二、撒該悔改之啟示

  本段落要從兩個層面來加以思考:罪人需要耶穌這位救主,以及耶穌是罪人真正的朋友。因為稅棍撒該悔改的故事,的確給予後代基督徒這兩方面之重要啟示。這個故事也充分凸顯耶穌基督之救世精神。

()罪人需要救主

  經文內容清楚指出:這位耶利哥的稅務長(課稅首領)相當富有,又是一位人見人怕的惡棍。當耶穌來到耶利哥城鎮時他為欲目睹耶穌一面,卻因為身材矮小就爬上桑樹上等候。這正表示這位罪人有非要認識耶穌不可之決心。事實上,撒該這種惡棍在人類歷史上比比皆是,沒有什麼稀奇。若有值得留意者,就是顯示惡事做盡的人,有朝一日良心也會覺醒,想掙脫其「人性」惡質之枷鎖。所以他才會自動自發要看拿撒勒的先知耶穌一面,看看有什麼管道能夠由黑道漂白的機會。撒該這類人物,使人思及軟弱之「人性」的確需要從罪惡中解脫之問題,這點也是人間各種高級宗教(不包括原始宗教與台灣民間信仰)所欲從事的努力。

1.宗教與人性之解脫

  在人類歷史上出現的近代宗教,有「一神論」(monotheism)的猶太教、基督教、及伊斯蘭教,也有「多神論」(polytheism)的印度教、神道教、儒教、與道教,更有「無神論」(atheism)的耆那教及原始佛教。其中「一神論」的宗教比較凸顯「人性」本惡的「原罪」(original sin)之教義。「多神論」的宗教因對於「人性」問題主張人性本善或人性非善非惡,故難以凸顯人性之弱點。正因為如此,「一神論」的宗教均有「救世主」出現。就像猶太教的摩西(用《律法與先知》拯救人性)、伊斯蘭教的穆罕麥德用《古蘭經》拯救人性。唯獨基督教的救世主是道成肉身之「真神」,祂用犧牲自己的生命(贖罪羊羔祭品)拯救人性。而「多神論」與「無神論」的宗教則只有依靠所謂「聖人」之領導,就如印度教、神道教、儒教、道教之祭司與導師,耆那教與佛教的佛與菩薩。他們教人解脫「人性」問題的方法,就是依靠自力的「修道」(或修行)。日本著名的佛教學者木村泰賢的作品《人生的解脫與佛教思想》一書,就指出從「修道」達到人性解脫之要領為何。

2.救世主是「真神」

  基督教的真理之所以能夠稱為「福音」,就是因為證言真正的救世主不是人類,而是: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這位“真神”。也就是說,具有「原罪」之人類再如何的偉大,像摩西、以利亞、釋迦牟尼、孔子、穆罕麥德,也都無法拯救自我之「人性」,使其獲得真正的解脫及自由。真正能夠釋放「人性」使其自由者,只有“真神”才做得到。基督教始終證言,這位解脫人類「原罪」之“真神”,就是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唯有祂才是真正的「救世主」。然而耶穌基督之救世大布O祂付出很大代價而來的:祂必須自我犧牲(十字架之犧牲如同祭壇)成為祭品,從死而復活才能夠完成救世大央A使罪人與天父上主復和(羅馬五:1-21)。所以說,唯有“真神”才能夠救世。而耶穌親近罪人撒該的行動,就具有此一重要之啟示,此即『基督教』之特色。

()耶穌是罪人朋友

  耶穌在耶利哥城主動親近撒該這位大罪人的行動,足以看出祂是“罪人朋友”這一事實。當然主耶穌所親近的「罪人」,是一位存心悔改的角頭兄弟。所以耶穌始終不與「黑社會」同流合污,而是去改造罪人,期使他們重新為人,以做上主之兒女。

1.耶穌使罪人重生

  請留意一件事:當耶穌主動親近角頭稅棍的撒該,又宣稱要住在他家中之時撒該所做的反應。以往之撒該是個剝削同胞的油脂(金錢)致富的人,因此他有錢有勢,為的是有羅馬殖民政府做靠山。當耶穌接納撒該,撒該也接納耶穌之後,撒該第一個反應是:站起來當面對主耶穌宣稱:要將財產的一半分給窮人,又將曾經以不擇手段(欺詐)取得的金錢,用四倍賠償給受害者。從這些告白就可以領會:稅棍撒該果然真正悔改重生了!他因為被主耶穌虛己之行動及愛心的友誼所感召,從而由社會上「惡棍」之角色改變為一位「大善士」。請想想看:財產的一半不是小數目,他都甘心捐出給窮苦的同胞。曾經給他欺詐及剝削取得的錢財,也願意用四倍額數賠償給人家。如此之決心不是來自「猶太教」摩西律法之感召,也非宗教教育之效果,乃是由耶穌這位「上主聖子」之人格感召而來。只有主耶穌才有能力感召罪人,使他們悔改重生。這正是基督教改造「人性」福音的效果!

2.耶穌是罪人朋友

  耶穌接納撒該又在他的家裡作客這件事,除了改變撒該使他重生為天父上主兒女外,旁觀者立即做出毀謗之言論與質疑。這也難怪,凡是自我為是的人都會做出如此之判斷,昔日如此,今日也是。耶穌向來就是一位跳脫猶太教徒傳統教條之先知先覺。祂不像當代的經學士、法利賽人、撒土該人、及猶太拉比一樣,能說卻不能行。自以為是的人只會親近外表上的君子,不去理會弱者及小人。因為主耶穌始終在尋找“以色列家失落的羊”(馬太十:6),祂永遠都是“罪人的朋友”。大家應該記得:當耶穌選召另外一位稅棍利未(即馬太)做祂門人之時,同樣被同胞譏笑與毀謗。那時耶穌說出一句名言:“健康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因為我來的目的不是要召好人,而是要召壞人”(馬太九:12-13,馬可二:17,路加五:31-32)。為此,當主耶穌目睹撒該因祂的接納而做出重大改變及決志之時,耶穌立即宣佈:“今日救恩已經來到這個家庭。……因為人子來,是要尋找和拯救迷失的人”(路加十九:9-10)。

  然而耶穌成為罪人朋友是要付出代價的:祂不但被當代的猶太同胞誤會、諷刺、排斥與出賣,最後也被「猶太教」的祭司集團、法利賽人、及猶太同胞送上在當代刑罰叛亂犯的十字架而犧牲生命。可是上主的權卻能得勝死亡,祂又從死裡復活,因此成為世上一切肯悔改的罪人朋友。這使筆者想及一位知名的法國文學家「佐拉」(Emil Zora, 1840-1902),一生致力為其友人猶太裔法國將軍「德雷福」(Alfred Dreyfus, 1859-1935)之冤獄所做犧牲奮鬥的故事。緣由猶裔法國將軍德雷福,因在當代「仇猶」風氣之下而被奸人陷害。結果以通敵(德國)之奸諜罪名,被軍事法庭判終身監禁於當時關政治犯的惡魔島上。當文學家佐拉知道那是一件「反猶太人」的「冤獄」之後,這位法蘭西院士即出面控告法國軍方入罪於無辜,從而造成歷史上轟動一時的「德雷福事件」(Dreyfus Case)。儘管法國軍方百般利用政治、法院、媒體及教會,壓制佐拉所做「正義之爭」的奮鬥而使他氣餒,最後甚至被法國高等法院判他毀謗罪處其一年徒刑及罰款三千法朗。其時佐拉有被軍方右派暗殺之危險,只好逃亡於英國倫敦(18987)。不畏身敗名裂的佐拉在英國繼續為「德雷福事件」奮鬥,並且發表〈真理尚存〉(Truth is Still, 1898)之著名聲明,終於震驚全世界。法國政府因此被迫重新調查「德雷福事件」,結果真相大白。後來法國軍方的陷害者個個不是逃亡就是自殺,來為此一“德雷福冤獄”之醜聞付出代價。雖然德雷福將軍的冤獄獲得平反,也恢復了軍職,他卻已經被監禁十二年之久(1895年至1906)。那時為這件冤獄奮鬥的佐拉也來不及目睹其正義行動獲得成央A也已經於四年前(1902)去世。由此可見,佐拉如同耶穌一樣不畏當代國家機關及宗教團體之壓迫,甘心為友人及正義真理而犧牲。如此之友情既可貴也值得敬佩!佐拉的故事後來被拍成電影,名為:『佐拉傳』(黑白片)。今日在以色列國的「猶太人受難記念館」前,也有一棵橄欖樹在記念這位一生為猶太友人之人權奮鬥的佐拉。其實佐拉並不孤單,儘管那時法蘭西全國的“真理”只有佐拉一個人,歷史卻證明“正義”永遠站在他這一邊。反觀昔日肯接納撒該這位角頭稅棍者,也只有耶穌一個人而已。那些自命清高的祭司長、經學士、法利賽人並非撒該之友,他們反而是撒該之敵!所以說,耶穌是“罪人朋友”並不言過其實,其歷史教訓委實令後人省思。

結語

  昔日撒該受主耶穌接納而澈底悔改重生的故事,的確啟示普世基督徒明白耶穌是罪人朋友的意義。昔日主耶穌協助肯誠心悔改的罪人重新做人,以犧牲自己生命之代價來挽回罪人生命。如此偉大的「真理」,唯有「基督教」能夠大膽向世人宣揚。其實慈愛的天父永遠都在等待肯悔改的浪子回頭,使他們成為「上帝國」大家庭的成員。前面所引法國文學家佐拉為其友人猶太裔將軍德雷福之冤獄奮鬥,為正義被法國官方及軍方壓迫的故事,其自我犧牲之大無畏精神正如同耶穌一樣均值得世人之肯定及學習。然而主耶穌是上主為世人原罪自我犧牲之表現,從而成為罪人朋友。佐拉僅是為友人之寃獄犧牲,為公義當仁不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