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台灣心、鄉土情 >國民黨政權的宗教迫害 ~ 董芳苑
國民黨政權的宗教迫害 ~ 董芳苑

[原著]

[henry]於2011-09-06 09:51:58上傳[]

 





第1節




國民黨政權的宗教迫害

董 芳 苑

 

 

  國民黨這一外來政權於1945年以「中華民國」角色佔領台灣。其時台灣人民沾沾自喜,以為回歸「祖國」之後應該可以和中國人平起平坐了。想不到1947年發生「二二八事件」屠殺台灣人精英慘案,台灣人才從回歸「祖國」的惡夢中醒來,深切感嘆“一個杰尿的去,另一個泏屎的來”之無奈!1950年蔣介石被中國共產黨打敗,帶著六十萬軍隊及相等的難民逃亡來台。繼而以軍事統治殖民台灣,從而使單純的台灣宗教生態丕變。

  一個用「戒嚴令」實施軍事統治之政府,表面上強調政治與宗教分開,實際上卻維持一個政教不分的「國家儒教」(State Confucianism)。就如在台灣各縣市設置“孔子廟”,任命孔子後裔為“大成至聖先師奉官”。每年九月二十八日「教師節」舉辦“祭孔大典”,祭牲為“牛、羊、豬”,祭司長為總統、內政部長、以及各級縣、市長。並以“四維”(禮、義、廉、恥)與“八德”(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為教條,要求學子實踐,目的在於塑造順民意識。更有進者,就是將黨國一體的“三民主義”政治意識形態(political  ideology)絕對化,從而形成「三民主義教」。國民黨政權的“新皇帝崇拜”(稱呼英明領袖蔣介石時要立正,週、月例會要向孫文行三鞠躬禮,又要宣讀“國父遺教”勅語)由此成立。如此的政治背景,對於那些深具社會影響力的教團當然加以敵視。

  「台灣民間信仰」(Taiwanese Folk Beliefs)係台灣社會民間基層人口(賀佬人與客家人)的傳統宗教。長久以來的確深深影響台灣人的禮俗,塑造台灣人的社會價值觀。國民黨政權看準了這一點,因此利用及監控雙管齊下。就利用來說,就是在台灣各地著名廟宇贈匾來拉攏民心,迎神賽會時廟庭牌樓除了插國旗、黨旗、與書寫反共復國口號(就像:“消滅共匪光復河山”,“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等等)之外,陣頭行列也會出現蔣經國立於反攻大陸大砲旁邊的「花車」陣頭(見之於多年前台南縣下西港慶安宮三年一科的「王醮」,及學甲慈濟宮一年一度的「上白礁」祭典)。至於監控方面,就是強迫各地廟宇加入「中國道教會」,從而利用此一組織指導全國廟宇做國民黨選舉的“柱仔腳”。加上收買各地廟宇的理事長、大角頭、主事者為其細胞,派遣軍警監控迎神賽會活動等等,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做為台灣民間教團之一的「儒宗神教」(鸞堂),國民黨政權也不放過。本來這個教團努力以“扶乩”降鸞著作《善書》,以「儒教」(Religious Confucianism)的古老道德倫理教化社會大眾。可是也被這個政權滲透與施壓,非要在《善書》的首頁登載:蔣介石及蔣經國這兩位的“總統語錄”。從此「儒教」的正善被政治污染,孔夫子也因之“滿面全豆灰”!

  「佛教」(Buddhism)是台灣社會重要教門之一,國民黨政權對它的迫害及利用可說一半一半。根據蘇瑞鏘與闞正宗兩位學人查考,在這一專制政權「白色恐怖」統治下,釵h出家僧侶被殺、被拘捕監禁,以至被迫逃亡者比比皆是。就像開元寺住持證光法師(1896-1955,俗名高執德)被誣指叛亂處決。修和法師被冠以顛覆政府罪名屈死獄中。慈航法師等13人被誣指共產黨人混入僧團而遭到逮捕。印順法師著作《佛法概論》一書被指具共產毒素而不得不修正,從此一直被特務監視。東初法師、樂觀法師、大同法師因被國民黨特務威脅只得逃難。至於甘心做國民黨政權的御用僧侶也為數不少,大出風頭者有悟明法師、章嘉活佛、星雲法師與惟覺法師,而「中國佛教會」便是一個政教不分被利用的機構。

  「一貫道」此一戰後來自中國的秘密社會宗教(因其「幫會式入會禮」而做這樣歸類),於二十世紀八○年代被黨國不分的內政部承認以前,都是「白色恐怖」高壓統治下的受害者。當局誣陷這個俗稱“鴨蛋教”(他們自稱「天道」)教團聚會時男女裸體雜交,為害社會良序,因而予以取締及拘捕。台灣南部「一貫道」寶光組的王壽及蕭江水,就是這樣被警備總部冠上莫須有罪名拘捕移送法辦的。「一貫道」於1947年入台的組派有:寶光組、基礎組、法一組、文化組、金剛組(如今已發展為近五十組派),1963年5月5日首次被警總下令查禁其一切活動。理由是:妖言惑眾,敗壞風俗。1977年2月警總宣佈偵破「寶光組」的王壽(領導前人)與蕭江水(總經理)不法消息(冠上莫須有罪名),他們又被迫於是年12月8日會同陳仁雄(天才)及邱添財(地才)在台北市自由之家宣佈解散其組織。值得留意者,就是警總迫害的對象均係“台灣系”的道親,“中國系”者則不積極。令人遺憾的即:「一貫道」道親迄今卻和昔日的迫害者國民黨政權十分親近。按理說,它應該和被壓迫者佔在一起才對。

  關於對待「基督宗教」(天主教及基督教)方面,「天主教」(Roman Catholic Church)於二十世紀八○年代曾經有三位神父被國民黨政權驅逐出境,即彰化羅厝的郭佳信神父、秦化民神父(他們是認同台灣本土的美國瑪利諾會教士)、以及馬赫俊神父(從事勞工運動)。至於天主教「中國主教團」則非常親國民黨政權,于斌紅衣主教及羅光總主教為其代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resbyterian Church in Taiwan)是史上被國民黨政權壓制得最澈底的基督教團,其前任總幹事高俊明牧師就因「美麗島事件」被軍法審判關了五年多(關於長老教會部份已另文詳述)。「新約教會」也於二十世紀七○年代末期至八○年代以後,受盡國民黨「白色恐怖」之凌虐。就像1979年9月17日以特種部隊大搜其「錫安山」聖地,1980年5月1日以後被強制撤出「錫安山」,信徒因此在危機四伏的甲仙小林河灘紥營暫住。從此以後,錫安子民個個誓死對抗國民黨政權之迫害,直到回歸「錫安聖山」為止。1985年11月全台地方公職人員選舉期間,錫安子民發動大規模抗爭。為此當局被迫於李登輝前總統執政期間將「錫安山」還給他們。不過錫安子民在東方先知洪以利亞領導之下,繼續與這個“暗世政權”進行抗爭,並且以「二十世紀大冤案」來規範“錫安山事件”。

  上列種種壓制台灣社會諸宗教之史實,都在在證明這個來自中國的國民黨外來政權違反憲法賦與的“宗教自由”。歷史指出:世上任何一個專制政權,均無法壓制住正統的「宗教」,除非他比宗教人的信仰對象(“神”或“絕對價值”)更為偉大。迫害「宗教」的獨裁者都一一死了,惟獨神靈永生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