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臺灣永續發展文摘專欄 > 06-09-04

2004.06.09 中國時報
行政與黨務應退出派系運作
林晨柏/台北報導

民進黨主席陳水扁昨日在與卸任縣市黨部主委晤談時宣示,行政與黨部部門應退出派系運作。不包括立委在內的中央政府政務人員,以及不包括中執委、中常委與中評委在內的中央黨部人員,不得擔任派系職務與參加派系活動。

此外,他也強調,七一八全代會將進一步通過不分區立委提名制度的改革。繼四一○臨全會將不分區專家團體組,改由提名委員會推薦、中執會同意後,黨內規章研修小組昨日決議,政治組計分改為民調七成、黨員投票三成,但須曾任政次以上政務官、兩屆立委或一屆縣市長,始得參選。

四一○臨全會將有關解散派系的提議,交付中執會研商,中執會連同其他黨務改革事宜,決議組成黨內規章研修小組討論。

該小組昨上午召開會議,福利國大老蔡同榮要求落實解散派系。新潮流大老洪奇昌則說,「我以新潮流系為榮,這次不分區初選,新潮流系規畫三席全上,有傳出什麼弊端嗎?」他強調,過去派系共治,派系也有正面意義,不要將派系污名化。

黨內幕僚認為,人民有集會結社的權利,政黨能否以決議來限制黨員公民權,各界見解不同,但至少應符合中央法規標準法,以黨章或特別條例規範,不能只以內規,但如果要修改相關規定,依規定全代會前一個月應提案,一個月一次的中執會已來不及召開。由於無法獲致共識,最後決定交由政策會再行研議,提報七一六中執會。

不過,在秘書長張俊雄向陳水扁簡報後,陳水扁隨即做出宣示。他說,派系問題值得大家共同面對,不是派系不好,而是如果有問題,民進黨願意面對。解散派系沒有想像中容易,但可以有積極作為,從中央政府與中央黨部做起,儘管無法一時解決,中間的配套也還沒有共識,但為維持應有的行政中立,變革有必要。 2004.06.10 中國時報
中研院:抽菸防肺癌 董氏基金會 :太不負責
張?文/台北報導

有沒搞錯?吸菸可以防肺癌? 中研院生物農業科學研究所籌備處發現一種名為「CB1b」的

,具有殺滅肺癌細胞的效果。生農所打算把「CB1b」的基因轉殖入菸草,讓癮君子吞雲吐霧的同時,也具有預防肺癌功效。

中研院昨天舉行研究成果暨技術轉移發表會,生農所籌備處副研究員陳惠民發表最新發現的

「CB1b」。他表示,  由好幾個胺基酸組成,屬於蛋白質的一種,但結構比蛋白質小。CB1b原本存在蠶寶寶身上,生農所發現它有抑制肺癌細胞的效果,已向美國申請專利。

陳惠民說,實驗比較五種現有肺癌用藥與「CB1b」,發現傳統用藥對肺癌細胞的毒殺是「單點突破」,進到細胞內破壞DNA或RNA,但好壞細胞都殺。「CB1b」對肺癌細胞的破壞是「全面撲殺」,把整個細胞從細胞膜到細胞質、細胞核都殺光光,但具選擇性,只專殺癌細胞。

他說,或許是毒殺癌細胞的機轉不同,「CB1b」的效果比現有藥物強一.五至十三倍,只要濃度百萬分之一公克,就可以殺死十萬個肺癌細胞。

陳惠民表示,「CB1b」的另一優點是它的合成基因可以轉殖,生農所計畫把它的基因轉殖到菸草,讓菸草含有毒殺肺癌細胞的有效成份。未來癮君子在吞雲吐霧同時,不必太擔心增加肺癌的罹患風險。

不過,陳惠民解釋,生農所不只想研發出預防肺癌的菸草,也想研發治療肺癌的藥物。如果證實基因轉殖菸草確實含有抗肺癌有效成份,研究人員會進一步進行動物和人體試驗,將有效成份開發成藥物,治療現有肺癌病人。

陳惠民說,全球吸菸人口高達十二億,香菸每年消費金額高達一兆五百億美元,抗肺癌菸草的商機相當可觀。生農所將主動與公賣局聯繫,也不排除與海外菸商尋求合作機會。

「這個研究真是不可思議,他們難道要鼓勵吸菸嗎?」董氏基金會昨天得知中研院發表抗肺癌菸草研究後,決定行文中研院,要求院方約束研究員的研究,不能用國家經費做有害民眾健康的研究。

董氏基金會菸害防制組主任林清麗表示,中研院的研究真是不可思議。 全球有四萬三千多篇論文證實香菸和二手菸會危害健康,而且香菸會導致的疾病不僅是肺癌,還包括心臟病、喉癌、口腔癌等廿一種癌症和疾病。

林清麗強調, 香菸有四千多種化學物質,其中兩百多種有健康危害,四十七種是致癌原。 她強調,「 這種危害是全面性,而且不是單一原因。中研院只找到一個抑癌物質,就宣稱香菸不具健康風險,這種說法實在太不負責。」

林清麗說,中研院的研究經費來自全民,如果學者的研究有爭議,對國人健康造成威脅的話,中研院有必要規範該學者。她也不解,如果學者發現抑制肺癌的有效成份,為何不把這些成份放在餅乾、糖果、茶葉等其他食物?何必放進香菸,讓大家以為抽菸很安全,結果反而危害健康?

她說,十多年前菸商生產淡菸,對外宣稱淡菸比較健康,造成許多癮君子,尤其是婦女以為抽淡菸比較安全,反而養成更重的菸癮,許多先進國家已限制菸商不能促銷及宣稱淡菸。她強調,淡菸造成假象的安全,就如同現在的「抗肺癌菸草」,會讓癮君子上當。
2004.05.24 中國時報
永續海洋國家的絆腳石
胡念祖

當陳水扁總統在其就職演說中揭示「永續台灣、海洋國家」的願景時,台灣漁政管理的心態與作為卻讓這個願景看不到前景與希望。 當先進海洋國家的海洋或漁政機關莫不以永續海洋(漁業)資源守護者角色自居,漁政管理措施莫不著眼於資源永續與生態健康時,我國的漁政機關卻無視自己理應是漁業行為與漁業產業「管制機關」的職責,反而以一種近似放任的行政方式,縱容漁業經營者追求一己的短期利得。
當陸域養殖超抽地下水成為台灣平原面積七分之一低於海平面的主因之一;當台灣周遭海堤撤除後,番薯形的台灣恐將完全變形;當地層下陷、海水入侵、土壤鹹化使得美麗國土永不得再成為人民生養基礎;當地層下陷所付出的社會成本與國土淪陷代價遠大於陸上養殖所可能的獲利時;漁政機關的對策卻是鼓勵海上箱網養殖,無視大規模、高密度的箱網養殖可能造成海洋環境破壞、生態與棲地浩劫的後果。當國際社會與各區域漁業組織日益關切海洋漁業資源之永續,並開始嚴格要求各國家必須「負責任」地從事漁業時,我國漁政機關卻「有意無意地」放任「外籍漁船」船隊快速大幅度地成長,上百艘新造大型遠洋漁船不為我國漁政機關所控制;當日本、美國聯手在全球各區域漁業管理組織及聯合國糧農組織中以照片冊點名指控或暗示台灣人所有外籍漁船從事「非法、不報告、不受規範」(IUU)之漁捕行為時,我國又如何在「漁業外交」的戰場上自圓其說呢? 當漁政機關發新聞稿傲示我國去年漁獲量達一百五十萬噸新高紀錄時,可曾自問,這個數字是優質漁業政策引導下的成果呢,還是放任下的結果?是嚴格理性管理下的成績呢?還是地層下陷、海洋生態環境破壞、沿近海漁業資源崩潰、兩岸非法漁獲交易、大陸漁工充斥、與IUU漁捕作業所換來的成長呢? 當漁政機關輕易地將全台灣沿岸三海里的海域及其中自然資源全部「無償」地以「漁業權」模式交付各地區漁會或少數經營者「經營」時,可還記得政府代表國家及全民對海洋與其自然資源所負的責任?為何漁會與一些漁民會認為海域及其自然資源是其「財產」,但卻又不善盡保護與保育之責?為何國家與全民才真正擁有的海域及其自然資源會成為漁會與一些漁民拿來排除其他合法之海洋使用者權益及向公、民營機關(構)索賠的標的?為何行政院長親自主持之行政院觀光發展推動委員會為讓國民走向海洋、讓海洋觀光遊憩活動與產業能有一絲發展的空間,會決定將漁業法中「漁業權」視為障礙之一,而有指示修法加以排除?漁政機關縱使沒有推動他種海洋產業發展之責,但亦不應成為國家走向海洋,國民擁有正確海洋意識的絆腳石吧! 漁業與海軍、海運並列為國家海權的三支柱之一。一個優質的漁業會帶給國家、社會與生態環境無窮盡的希望。漁業雖屬基礎產業之一,但當人們還需要魚類蛋白,漁業就永遠不會是「夕陽產業」。今日的漁業甚至已然發展成為「高技術、高資本」的一種產業。但這個產業生存的「基礎」仍然在於「永續的漁業資源與健康的生態環境」。 在一個進步的海洋國家中,漁政機關不是與漁會「穿同一條褲子」,一起高唱「弱勢」並尋求救濟的,而應是創造優質且強勢的法政環境,讓漁業成為全民甚至世界各國尊敬的「專業產業」。如此,漁業方能成為海洋國家海權的砥柱,而非問題的來源。 (作者為國立中山大學海洋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本專欄不代表本報立場) 2004.05.23 中國時報
「為永續台灣奠基」必須活化在地競爭力
李永展

陳水扁總統在五二○就職大典時以「為永續台灣奠基」發表演說,其中,憲改和兩岸議題當然是眾所矚目的焦點,但除了這二個議題外,別忘了陳總統是以「永續台灣」為主軸,所以,演說內容中的社區公民意識、全球競爭力、生態環保等議題也應作為未來檢驗扁政府團隊的重大面向。隔日(五月廿一日)在立法院也有另一個重要活動:「永續發展促進會」會長交接,交接後由民間團體與立委進行永續發展相關議題的對話,民間團體主要關切議題圍繞在五年五千億元(尤其是蘇花高及四大人工湖)、環教法催生、環評法修法等。 如果以宏觀角度看待這二個事件,不難發現源自對「全球化」及「永續發展」的焦慮與不確定感正貫穿其中。的確,全球化為當前架構全球政經環境的主要力量,它改變了世界經濟地理的分布情況,傳統的國際分工架構已不足以解釋現行的經濟運作邏輯,取代的是一個以全球為範圍的競爭環境。然而,儘管全球化時代許多經濟行為已不再受限於環境空間,但環境空間不僅是人們真實的生活場域,更是生命不可或缺的,也是在全球化將世界變成單一同質的產品與形象過程中,最可能以獨特性與在地性取得競爭條件的生產部門。 台灣過去數十年來經濟發展策略的選擇,使環境空間遭受極大破壞,錯過了以環境空間來界定自我角色的機會。但現今我們必須體認在全球經濟環境中,台灣已不可能再靠勞力密集、低技術、高污染的產業進行全球競爭,唯有全面揚升品質才能與全球競爭抗衡、才能臻永續發展,其中在地環境空間品質的提升與魅力的展現更必須被視為前提。 在此,我們必須注意到兩種角色的改變:其一是地方的自我定位,其二是國家的角色扮演。在全球結構重組過程中,由於國家框架已無法界定利益的來源與去向,因此反而是地方政府具識別利益的靈活度與聯繫能力,並找到明確的競爭位置。 換言之,在國家缺乏總體控制下,互動議程越具體,資訊網絡的正向回饋能力越靈活,恢復某種社會控制的能力也就越大。因此地方政府必須意識到強化自身角色的重要性,才能突破國內政經局限,參與世界社會的運作。而國家也必須清楚在全球化世界中,國家利益來自地方利益的總和,國家必須從過去控制分配的主導角色,轉化成協助調節的補助角色,如此才能避免龐大官僚體系變成阻礙地方與全球接軌、地方邁向永續發展的絆腳石。 在面對全球化所導致的區域及地方弱化的問題,政府須擺脫過去舊思維,但絕非以補貼方式來因應,而是以「投資」代替補貼,就是針對地方特性來投資,投資的對象是人。政府也應鼓勵創新與學習,發展在地力量,由地方有能力承載及因應全球化所帶來的危機,才能真正落實「全球在地化」及永續發展。 我們很高興總統以「永續台灣」作為演說內容的主軸,但如何讓民眾在政治經濟議題外,有能力自行承載與推動在地競爭力,才是地方活化及永續發展的唯一出路。從這個角度來看,其實我們要期待的不是走「不永續」的回頭路,而是用「永續」的方法把對的事情做對、做好;這的確是一件困難的任務,但如果要「在世界地圖上永續發展、屹立不搖」,除此之外別無他途。 (作者為文大建築系教授、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長) 2004.05.25 中國時報
上無政策 , 民眾束手無策
林倖妃
衛生署昨天在環保團體施壓下,公佈戴奧辛含量超標準鮮奶廠商,從去年調查到現在,戴奧辛鮮奶早已進入消費者腹中,尤以鮮奶消耗量最大的孩童受害最深。國內引進焚化爐至今十二年,官方對食品中戴奧辛含量管制沒有相關政策,消費者安全誰來保障。 衛生署去年委託學者進行「食品中戴奧辛背景值調查報告」,今年四月公佈部分,卻因沒有採取相關措施,引起環保團體不滿串聯施壓,衛生署還推說「多喝十倍也不會超過世界衛生組織標準值」;昨天傍晚又改口公佈,期間轉折令人錯愕。
根據衛生署說法,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標準為每人每天攝取戴奧辛化合物四皮克以下,國人遠低於標準值。但環保團體無法認同,因為大部分國家都採行一皮克限制,所謂四皮克主要針對焚化爐高污染國家而言,如日本和台灣。 食品中戴奧辛污染源主要來自焚化爐、煉鋼廠等,但國內引進焚化爐已十二年,至今沒有相關背景值和管制標準出爐,連健康風險評估都付諸闕如。 而即使檢驗出食品中的戴奧辛含量超過歐盟標準,仍是「無法管制」,才會讓衛生署對公佈廠商猶豫再三,被外界質疑為廠商背書。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該份調查報告去年即出爐,卻看不出衛生署有任何具體作為,結合相關部會進行追蹤可能污染源並提出警告。環保團體群起攻之後,反以鮮乳製品僅佔人體攝入戴奧辛來源低百分比來搪塞,無視鮮乳佔幼童營養相當大一部份的事實。 即使衛生署一再以數據要求民眾不要恐慌,但有多少人願意相信「官方說法」,仍願意買戴奧辛含量超過歐盟最大限值標準的鮮奶,給家中的寶貝子女喝? 焚化政策發展至今,焚化爐戴奧辛排放量管制標準今年才趨健全,但最重要的食品戴奧辛管制標準卻不見蹤影,食品業者無從遵循,消費者的消費安全亦無從保障,才是問題關鍵所在。 重尋自然美找回消失海岸
【記者張銘隆/特稿】

台灣的人口在廿世紀中葉以後暴增,如今2300多萬人口擠在這個面積僅三萬六千多平方公里的島上,曾經經濟奇蹟,卻也有許多積極建設帶來更多的環境問題。海岸上一樣反映「地球可以滿足人類的需求,卻無法應付人類的貪婪」。

人類常常讚揚螞蟻工作不懈的精神,卻不知道自已也像蠶或螞蟻一樣影響整個生活環境,至死方休,畢竟在這個小小島上,每個人、每個世代營造自已家園的營力,很快形成蟻塚或蠶食的效果,當年在山上伐下的一株株樟樹,是如今河道淤塞的原因之一,昨天從家中洗槽流出的污水,可能正是今天海水浴場關閉的原因,或許不是現世報,但不管多少世代,我們對這片鄉土所種的因,也將由自身或後代承受。

蠶蟻海岸
外傘頂洲 日漸消蝕

萬物莫非造物所為,地質史和考古學上的滄海桑田玄機自然不見得能為我洞悉,但是我至今52歲的生命,也有三分之二以上曾經參加見證台灣海岸某角落的變遷。

大自然在台灣海岸上的營力一樣受到人為干擾,外傘頂洲可能做其中一項代表,民國七年代曾有專家指出,台灣的西岸是一個前進海岸,由於河流搬運堆積,千百萬年後,台灣海峽可能會被填平,台灣復歸和大陸相連。可是外傘頂洲就在近數十年就有了消長。

嘉義縣東石舊稱猴樹港,可是如今的東石港是建在海埔人工新生地上,向海的一面自然得圍起水泥長堤和消波塊長城。四十年前,從海岸向西眺望外傘頂洲,就如想像中三百年前從地赤嵌樓西望鯤鯓沙洲一般。外傘頂洲四十年前的沙丘已是漲潮時不會沒頂的沙崙,如今的外傘頂洲,在海峽漲潮的時段,絕大部分都成為沒在水裡的暗汕。

嘉南平原四百年,荷蘭人進來墾種甘蔗,漢族進來種稻、種茶、採樟伐木,現代人接著是高冷疏菜和檳榔,從出草圍鹿的荒埔變成如今百里田圃一直發展到上游的阿里山,仍有高山茶和高冷蔬菜的種植。當年內山一株樟樹被伐下,被刨成木片、被蒸出腦沙,做成樟腦然後外銷唐山歐美,就得有一樣分量的雜木被做為燃料陪葬,當年由各株樹根攫緊的泥土,有多少被沖進曾文溪,被搬運入海,成為外傘頂洲的一部分,我們不得而知。如今曾文水庫截斷了沙源的補充,各河川沙石建材的濫採,應該都是外傘頂洲消蝕的原因之一。

外傘頂洲消蝕對這一代或下一代海岸人的生活有什麼影響,還沒有明顯的顯現,但是外傘頂除了養蚵之外,隨著螺貝減產(或是觀光魚市的過度需求),連過去沒人食用的蚵螺都送進了魚市,倒是事實。

精衛海岸
砂石填港 監獄台灣

台灣人可能真的是被「關」怕了,土地面積狹小,早年又不開放海岸活動,所以「能圍則圍」「能佔則佔」,海埔新生地一塊一塊的擴充,海港不能用挖的就用圍的,從淡水河口一直到嘉南沿岸,每幾乎有三分之一是候潮港,每一個港口突堤的北面都要加建所謂的防沙堤,每一道防沙堤的北面都形成一座沙坡,每一年從港裡抽回外海的沙子,比每年從海裡捕回的漁獲量還多。海岸公路的建設也真的離海水太近了,為了維護既成的成果,得再投入更大量的消波塊、離岸堤,造成了「監獄台灣」的水泥圍牆。「精衛填海」必定含恨以終,過一個比較簡樸的生活,或是乾脆另謀出路,可能是讓大自然減少破壞既有成果的一個好方法之一。

遊江海岸
清水不再 樂趣難尋

台灣話的「江」和「港」語音是不太明顯區分的,台灣老歌中快樂節奏的不多,但歡樂的老歌中,提到「遊江」活動的倒不少。先輩們確實認定遊江或遊港是快樂的事兒。

唐山過台灣的老輩們,口中的「港」也和如今的停船港口不太一樣,如今的「港」根本就是「碼頭」的同義詞,舊時的「港」指的卻指是「河口」或是「泊地」,不見得有碼頭可以靠泊,但有個灣澳或河口可以避風避浪或用手划舢舨竹排上岸貿易。

我小的時候遊江確是一分娛樂,台北碧潭的手划船之前,基隆河圓山兒童樂園,螢橋一帶的新店溪,也有手也可以租船遊江,甚至海岸戒嚴的時代,只要有一灣海水浴場、單調的白沙和清淨海水就可以帶來不少快歡樂,如今這些樂趣都已斷送在污髒的河水中。

往昔河口海岸的歡樂那裡去了,我已經中年的記憶中永遠留著一個畫面,陽光在白沙上燦爛閃爍,高潮線上馬鞍藤的喇叭花盛放,鳳梨樣的林投果高掛在刺葉上,再離高潮線遠一些,則是黃槿花掩映的小平房,自然和諧的風韻如今卻多已消失在水泥海岸和做作的人工造景中。現代的海岸經營者,應該有一個「自然就是美」的觀念,只要清除垃圾、少填充一些水泥,即使野花野草都會帶來海岸景致的和諧美感的。

【2004/06/04 民生報】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