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給好友

首頁 > 臺灣永續發展文摘專欄 > 01-20-05


八煙水圳事件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的污點
作者:陳佳珣 (公共電視台記者)

水圳在早期先民墾殖的歷程中,是攸關生存的重要角色,像彰化八堡圳、高雄曹公圳都灌溉了千畝良田,而水圳中的魚蝦貝類,更是物資匱乏時代的美味菜餚。當傳統石頭以及泥土水圳大量被改建成水泥,水圳的生態於是崩解,水圳文化也逐漸消失。

八煙位在陽明山國家公園的後山,是知名的魚路古道的終點,在行政區域上屬於金山鄉,它是大台北地區罕見的桃花源。八煙只有20戶住家,而且全部都是平房,每一棟石頭老房子都有百年以上的歷史,這裡沒有冷氣、沒有網路、沒有第四台、也沒有自來水,時間彷彿就停留在民國四、五十年代的台灣農村生活,傳統、樸實的八煙實在令人感動...

水圳深深的影響居民的生活,它提供日常生活用水與灌溉水源,在這裡水圳文化不是歷史的回憶,而是居民生活的體現。八煙總共有七條水圳,作為生活用水的水圳由使用的住家輪流巡守維護,而灌溉用水的水圳則由農民自行維修,如果水圳嚴重損毀,就全村動員一起修建。水圳流過每一戶民家,家家戶戶都有個洗衣窟,婦女在這裡洗衣服、洗菜、洗東洗西,夏天泉水冰涼,洗衣窟就成了最天然的冰箱。而在景觀上,八煙的水圳實在是相當優美,翠綠的苔蘚植物覆蓋在水圳上與田埂間,走在上面像踩在厚厚的地毯上,相當舒服,蜿蜒的石砌水圳隨著地勢緩緩流動,伴隨著蛙鳴鳥叫的悅耳樂章。八煙,真美!

當八煙的主要作物由水稻變成花卉,石頭水圳滲水的問題也困擾著居民,因為水圳的水滲到田裡面,水太多花卉就受到影響;而在水圳末端的農民則擔心,當水滲入地底下或到田間,他可能沒有足夠的水源可以灌溉,於是農民常常要去做水,就是用黏土把滲水的地方堵起來,因此大部份的村民都希望做水泥水圳,村長於是順應民意爭取經費,將傳統水圳一段段的改建成水泥。

因為踏查魚路古道,李瑞宗老師遇到了這個魚路古道上的小村落,一年半前,李老師在八煙租了間房子,開始 投入社區營造的工作,他希望以維護聚落景觀、水圳文化與生活型態的方式來推動地方特色產業。八煙有個假日朝市,農民會將蔬菜與自己做的手工藝品拿到聚落唯一的三合院門口販賣,冬天因為遊客稀少而暫停。去年十二月中旬,有學校來這裡做戶外教學,發現水圳被改建成水泥,而引起各界關切。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每年有一百多萬元的經費,委託金山鄉公所做區內的綠美化工程,這個十幾萬元的水圳工程,是由金山鄉公所發包,陽管處買單。在以保育為宗旨的國家公園,陽管處給錢做出這種水泥工事,無疑是一種諷刺,也與政府大力推動的生態工法背道而馳。

為了搶救清朝傳承至今的水圳,李瑞宗老師於是邀請村民、保育團體以及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一同討論。雖然陽管處已經發文給金山鄉公所,但是工程卻仍舊持續進行,自然與生態攝影學會李進興先生認為,這是地方珍貴的資產,可以在兼顧居民需求下,暫時停工,變更設計,改以生態工法來施作。經過漫長的討論,最終無法達成停工的共識,因為工程幾乎已經完工了。

在陽明山國家公園內要進行任何工程,都必須經過陽管處的審查,金山鄉公所以既有排水工程改善提出申請,陽管處只做書面審查就通過了,之前有兩條水圳也是在這樣的運作模式中被做成水泥排水溝。陽管處不能像不識字的村民一樣,看不到水圳在歷史文化上的價值,很顯然的,陽管處並沒有充分了解境內文化史蹟的資源,約有兩百年歷史的水圳就這樣陸續被「做」掉了。

居民從實用的角度出發,將石砌老房子抹上水泥,希望將傳統水圳改建成水泥,因為他們並不認為這些是珍貴的資產,李瑞宗老師認為透過教育與實務經驗的參觀,才可以讓居民了解到,保存聚落的特色是社區永續發展的基石。12月27日星期一,李老師安排了兩天的旅遊行程,帶居民參觀有機農業與民宿,但是,前一天星期日晚上才收到陽管處要會勘水圳工程的通知信函,前幾天他也曾到陽管處,卻沒有人告知這項訊息,因為陽管處的會勘時間定在星期一下午,李老師於是無法參與。自然生態攝影學會則是在會勘當天早上才收到掛號信,也來不及派人參與。經過了解,陽管處在會勘前一個多禮拜就已經邀約學者,但是寄出會勘通知給民間團體是在12月24日星期五,這次會勘因此缺少民間參與,也看出主管機關缺乏誠意。

會勘的結論是,在三個月以內,由村辦公室協調居民凝聚共識,並且取得土地使用同意,然後陽管處協助向農委會生態工法小組,爭取經費來做規劃,如果三個月內沒有整體改善計劃,將再次邀請學者會勘。這樣的結論令人訝異,卻也在意料之中。如果把八煙水圳事件比喻成一場意外車禍,那麼給錢又疏於把關的陽管處就是車禍的肇事者之一,突然間,肇事者變成仲裁者,把燙手山竽推給農委會。

陽管處與區內居民一直是處於對峙的狀態,國家公園法約束了居民所有的開發行為,八煙的阿伯就說,連我的房子抹上水泥陽管處也要管。陽管處如何定位聚落在國家公園內的角色?如何讓居民珍惜他所擁有的生態環境與聚落的價值?如何能讓居民與國家公園共存共榮?每逢假日竹子湖湧進上千名遊客,大量的污水都沒有妥善處理,造成溪流沉重的負荷,如果每個聚落都朝向這種商業化的發展模式,陽明山國家公園會是什麼樣的景象?

陽管處如何定位八煙發展的遠景?並且有策略性的來推動?陽管處又如何定位水圳在八煙甚至是在陽明山國家公園的價值?陽管處究竟是要主導者還是旁觀者?

八煙水圳事件可能是一個污點,在以保育為宗旨的國家公園,對於外界關心與善意卻表露敷衍卸責的態度。它可以是一個契機,是政府在無心的破壞之後,在兼顧民眾的需求來進行復舊,以彌補行政上的疏失。它更也可以是一個典範,讓長期在社區營造上缺席的國家公園,能夠正視聚落的特色,進一步開啟與居民對話的空間,讓村民與國家公園能夠共存共榮。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會怎麼做,全民都在看。

參考文章 八煙水圳的水泥危機、魚路古道--頂八煙 、魚路古道、八煙望洋 、頂八煙照片
--------------------------------------------------------------------------------

2005.01.21  中國時報
教師享權利 也應盡義務
鄧鴻源/北縣淡水(教)

據報導,針對教師組工會問題,教育部長杜正勝表示,教育部的立場很簡單,就是「名實相副」,老師既然要工會,各項權益當然要跟著工會法,如果這點都搞不清楚,怎麼教孩子呢?

筆者認為這是一針見血之論,教師既然要求組工會,那麼為何不能比照一般上班族、勞工與私立教師,而仍然繼續享受一般勞工與私立教師所無法享有之種種優惠福利?如子女教育津貼與十八%之優惠存款利息,甚至於連各種貸款都享有特權。而國中小學教師一直免稅又是合理的嗎?公立學校教師服務滿二十五年可以領終身俸,退休後又可以到私立學校或其他機構任職,等於領雙薪,而政府卻要另外聘請教師遞補,等於發兩份薪水,如此繼續下去,國庫能負荷到幾時?因為目前政府每年補貼公教人員利息已高達五六百億,而且是以幾何倍數增加,各縣市之人事預算都佔各縣市八十%以上。


因此許多私校教師都把私校當公立學校跳板,而公立教師卻把私校當做是退休後尋覓事業第二春的舞台,與國外剛好相反。如此畸形的教育生態由來已久,似乎大家已經見怪不怪,但是這樣符合社會正義嗎?對私校師生又是公平的嗎?如果公立教師想組工會,那麼私立教師不是比公立教師更有資格嗎?如果教師可以組工會,那麼首要條件就是公私立教師之待遇與各項福利等應一視同仁,而且公立國中小教師不應繼續享受免稅優待。

以歐美教育制度之先進,教師有權組工會,但相對地也應盡同樣義務,否則自己怎麼以身作則教育學生?

--------------------------------------------------------------------------------

宜蘭垃圾量少 無法達到利澤焚化廠運作門檻
中央社 2005-01-20 13:59

(中央社記者陳鈞凱台北二十日電)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發包興建的宜蘭縣利澤焚化廠,今天點火烘爐,預計六月營運,但卻面臨宜全縣垃圾量不到焚化運作門檻一半的窘境,對此,環保署表示,將協調鄰近的花蓮縣將垃圾運到宜蘭焚燒。

利澤焚化廠設計的每日垃圾處理量為六百公噸,但近年來,宜蘭縣推動垃圾減量成功,目前每日垃圾量僅有二百六十公噸,遠遠不及焚化廠運作門檻的一半,只是受境內各鄉鎮垃圾掩埋場使用年限陸續到期壓力,為免爆發垃圾危機,只好按原計畫營運。

環保署表示,利澤焚化廠今年二月試燒、六月營運的計畫,不會改變,中央將盡全力協調鄰近的花蓮縣將垃圾運到宜蘭焚燒,如果成功,花蓮縣每日約兩百公噸的垃圾量,加上宜蘭縣本身二百六十公噸和可燃燒事業廢棄物,就可達到六百公噸的焚燒門檻。

環保團體則持不同看法,認為垃圾焚燒量不足將可能導致營運成本的大幅提高,並促使焚化廠機件提前老化,且如果毫無限制、任意開放事業廢棄物可進廠焚燒,後續的污染及資源浪費問題可能更大。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會長陳椒華說,有利可圖,焚化廠的經營者當然樂於大量收進焚燒價格較高的事業廢棄物,因此要達到營運門檻絕非難事,只是在目前政府缺乏明確規範下,焚燒事業廢棄物可能產生的戴奧辛、重金屬污染等問題,實在令人憂心,況且有許多事業廢棄物其實都是可供再回收、利用的資源。

她指出,一般廢棄物,在經過中央及地方政府大力推動垃圾分類、資源回收工作後,已逐年減少,反倒是事業廢棄物卻一直缺少良好的交換、回收再利用制度,既然垃圾源頭減量工作已經上路,下一步政府就該再用心推動事業廢棄物的回收工作,而別老想用最省時、省力的焚化廠來解決垃圾問題。

--------------------------------------------------------------------------------

費邊社】
蔻蔻,蔻蔻,我愛妳!
台灣日報 】 2005 / 01 / 07 (星期五)

外省人認同台灣,媒體人周玉蔻是個指標,她主持「台灣高峰會」,短短幾個月內,得到許多台灣人的認同,尤其是在南部,她得到的「熱愛」,瘋狂的程度,堪稱「異數」,在一些台灣歐吉桑的心目中,她簡直要比林志玲還「可愛」,嗲聲更是勝出許多,怪不得在南部,許多歐吉桑一看到她,就會不由自主的高喊「蔻蔻,蔻蔻,我愛妳!」

從蔣經國、李登輝(新聞、網站)到陳水扁(新聞、網站),不論誰當家,她都是走紅的媒體人,得到主流市場的肯定,早期,人稱「蔻子」的她,是王惕吾的愛將,因為高鐵關說事件,避走香港,沒想到一本「李登輝的一千個春天」,卻令她鹹魚翻生,成了主流派的傳聲筒,政權移轉後,她抨擊陳文茜,慘遭趙少康掃地出門,馬上找到王令麟,開闢新節目,又成了媒體界的新貴,她遊走藍綠的功力,真是「奇女子」也。

她的傳奇,是奠基於她敢於挑戰,她下鄉開講,得到南部歐吉桑的青睞,所到之處都掀起了旋風,群眾魅力展露無遺,外省第二代如果能夠認同台灣,馬上就被接受,節目收視率升高,她在群眾中找到掌聲,越來越過癮,更是直言無諱,越來越向本土化靠攏,可是另一方面,外省族群對她的轉變,是深惡痛絕,形成兩極化的對比。

曹長青曾是她節目的常客,這位中國民運人士對台灣地位的看法,對周玉蔻、黃光芹等人不能說沒有影響,曹雖然長期住在美國,所發表認同台灣的言論,卻很能鼓舞群眾,成了台灣人心目中的「英雄」,對徬徨中的外省人,有很大的啟發性,周玉蔻能夠在綠營群眾中崛起,認清自己的處境是個關鍵。

有人批評周玉蔻的轉變,是一種投機的性格,對南部那些歐吉桑而言,這個並不重要,能夠聽到她以起伏很大的高音,談到對台灣的認同,就是很爽的感覺,對她的節目停播,這些聽眾一定會若有所失的。(快樂廣播網高屏地區FM89.7、大台南FM89.9、雲嘉FM90.3、中部地區FM89.7同步上網播出)
--------------------------------------------------------------------------------

2006年台灣12吋晶圓廠數量冠居全球
中央社 2005-01-02 11:02

(中央社記者黃淑芳台北二日電)台灣半導體業者陸續進軍中國大陸,並力促政府開放高製程晶圓廠登陸,引發外界對台灣晶圓業競爭力下滑的憂慮。經濟部長何美玥表示,台灣半導體業有完整的整合,規劃及建置中的12吋晶圓廠有10座之多,2006年台灣12吋晶圓廠數目將是全球之冠。

根據經濟部統計,以半導體業各分項來看,2003年台灣IC設計產值為新台幣1902億元,全球市場占有率達28% ,僅次於美國;晶圓代工產值4701億元,全球市占率70.8%,全球第一;IC封裝市占率也是全球第一;
2004年各分項產值也都比2003年要高。

何美玥表示,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從設計、代工製造到封裝測試,從頭到尾垂直分工整合完善,且有群聚效應,產業競爭力很強。目前政府只准許業者到中國投資8吋晶圓廠,並有總量管制(到2005年只開放設廠3座),對台灣的影響有限。

未來市場主流將是12吋晶圓廠,各國半導體業競爭力將取決於12吋晶圓廠發展。何美玥表示,台灣現有 4座12吋晶圓廠,加上建廠中的6座、規劃中的2座,2006年台灣將有10座12吋晶圓廠,是全球12吋晶圓廠最多的國家,比美國的7座、日本的5座、韓國的 2座都要高;再加上既有的20座 8吋晶圓廠、8座6吋廠、3座5吋廠,台灣半導體業競爭力依然可期。

--------------------------------------------------------------------------------

自由時報 2005年1月1日星期六
台博館鎮館三寶維護告急 陸續送修
康熙臺灣輿圖  鄭成功畫像  臺灣民主國旗
記者凌美雪╱台北報導

 館舍尚在整修中的國立台灣博物館,鎮館三寶「《康熙臺灣輿圖》、《鄭成功畫像》及《臺灣民主國旗(又稱「黃虎旗」)》,因年歲日久,材質劣化,亟需進行修護工作,台博館決定今年將三件文物陸續送修,修復原則是要保存文物的歷史原貌,而不是回復成全新的品相。

 台博館表示,《康熙臺灣輿圖》已委託日本「國寶修理裝潢師聯盟」成員宇佐美松鶴堂進行修復當中。《鄭成功畫像》及《臺灣民主國旗》,則須先經過背景調查、提出修復計畫後,才能進行送修。

 《鄭成功畫像》經文資中心使用科學檢測結果發現,該畫像所使用的顏料屬於較現代的顏料材質,推測出的繪製年代與文獻資料上所載為鄭成功生前命人所繪製的年代相去甚遠,但仍無法論定,台博館將會在下一階段揭裱修復時再深入查證。

 至於該畫像劣損原因,除紙質基底經時間因素造成纖維間的分子結合力改變,而自然地產生老化現象外,至少有兩次不同方式或時期所進行的不當補彩及補筆,破壞了文物原有的面貌。

 此外,作品整體有明顯且嚴重的橫向折損現象,衣服部分以礦物性顏料描繪,顏料層也較厚,導致畫像衣服部分顏料層嚴重剝落,不當補筆及補彩反而會使文物受到傷害,捲收開合也造成畫面的擦傷與折痕。
台博館現藏《臺灣民主國旗》為日治時期由高橋雲亭摹製振天府收藏的黃虎旗,雖然不是當時的原件,但是百年來已具有另一種歷史文化及象徵意義。

 其文物基底材為平織植物纖維,隨歲月使纖維間的分子結合力自然老化變脆,產生明顯黃化變色現象。舊有修護所使用的托紙纖維短、質地較硬,導致基底材與托紙之張力強弱差距大,無法有效發揮托紙原有支撐文物,反而因張力過大,造成基底材破損、顏料龜裂與脫落,另不當的補筆、補彩及縫補則造成文物原有樣貌的破壞;又曾因火災燒損造成基底材破損,局部已可清楚見到托紙。

 然而科學檢測結果發現該旗的旗幟棉質基底材並未先被染色處理,目前呈現的褐色可能為棉質黃化現象,因此與文獻資料所載應為「藍地」黃虎旗的推論有所出入,台博館也將進一步再查證。

 台博館表示已主動邀請故宮、中國、日本、美國、英國等具有修復專業資格的國內外機構,提出實質修復建議書,再由專家學者組成的委員會遴選最佳的合作對象,亦有可能以結合團隊的方式進行跨國的修復工作。

 


推薦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