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三三年金門料羅灣大海戰

第四任長官普特曼斯在統治台灣時獲得大量的生產利益,此時便看到了荷蘭人更大利益的所在。原本佔領大員的主要目的,就是想以大員做為對中國貿易的跳板或中繼站。現在目的達成也獲得相當的利益,但一想到若能獨佔中國市場將可獲得無可比擬的美景,頓時得桑望蜀,利令智昏。因此決定要中國對外貿易全由荷蘭人壟斷,禁止西班牙人、葡萄人介入與中國交易。如此荷蘭人才可壟斷。因而普特曼斯向巴達維亞陳明獨佔的利益後,巴達維亞立即批準並以最強大的武力為支援,決定對中國蠻橫動武,以達成獨佔。
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看到了龐大的利益在眼前不惜對中國開戰迫使中國禁止西班牙人和葡萄人從中國採購。這件事若向西、葡兩國開戰則勝負難預料,若攻擊中國以先進的大砲武器,性能優異的快速戰艦則十拿九穩。所以派了戰艦大划船十一艘(Jacht, Bredam, Weiringen, de Fluyt Warmondt, Texcel, Weesp, Couckercke, Catwijck, Zeeburch, Kemphaen, Salm),交由普特曼斯指揮,另有旗艦密德堡及一艘戎克船打狗號(Tavcoya)。
一六三三年七月七日荷艦隊進兵南澳,佔廈門。十二日,艦隊司令普特曼斯將艦隊分成兩隊,Jacht、Texcel、Couckercke、Catwijck、Kemphaen到廈門灣右側,Salm、Zeeburch及戎克船打狗號到廈門灣北側,攻擊鄭芝龍在廈門灣內正在整修的船隻。
鄭芝龍不料荷人會採用攻擊,因不久前鄭芝龍答應發給台灣方面自由貿易的執照,認為這樣應會使荷蘭人滿意。所以與海盜劉香在廣東附近會戰完畢後,並未防備荷人來襲,而順勢引兵在廣東靖寇,只將海戰受損的船艦回廈門整修。
七月十二日荷軍偷襲廈門,明軍在無防守下大敗,計有鄭芝龍部下十艘船被焚,張永產部下的五艘船亦焚毀。鄭芝龍在停在廈門的船隊被徹底摧毀。此後,荷蘭軍威大盛,船艦封鎖廈門灣,橫行於鼓浪嶼、金門、廈門之間。明廷因戰力損失,無力再戰,派員與荷蘭協商,荷蘭人一方面與明廷協商立方面四處略奪。持續騷擾中國沿海一帶,在這亦官亦盜的時代如此行徑荷人並不覺得羞恥。荷人到處搶奪食物外,還迫使廈門、金門、烈嶼、鼓浪嶼及附近村落每週提供二十五隻豬、一百隻雞、二十五頭牛,否則就再度攻燒。
七月十七日起,荷蘭從攻擊河流上游,改為封鎖海面、掠奪船隻。
十九日到二十二日四天中,Zeeburch掠奪一艘柬埔寨船、一艘廣東船,二艘戎克船,其上分別載運鹽和西瓜。Salm及Kemphaen掠奪二艘馬尼拉的戎克船,但其中一艘很技巧的逃走了。
七月二十六日,明廷指責荷人燒毀大明皇帝的船隻,要荷人賠償戰爭損失,並退回到不屬於中國的大員,貿易方面一定要協商簽約。荷蘭人自恃優勢武力,對獨佔中國市場的大餅指日可望,當然對明近的協商感到不耐煩。巴達維亞方面擺出戰勝者的姿態,認為一定要迫使中國政府不再與西班牙人、葡萄牙人交易。如果中國不同意就必須再度對中國作戰,直到達成目的。

鄭芝龍對荷人的偷襲廈門深惡痛絕,發揮江湖人的本色,將自己擁有的私人海上武力調集,使用全新的英國大砲,配上有長年豐富海上經驗的老幹部,積極準備戰艦、放火船外,並發出懸賞令:每人給予二兩銀,如果戰事延長,額外給予五兩。每隻放火船有十六人,每人須帶木或草,如果燒了紅毛船,給二百兩(由十六人均分),一個紅毛人頭五十兩。懸賞令所動支的金錢全由鄭芝龍個人負擔,直接發放,不需經過政府官員的層層剝削及延遲。在船艦的準備方面,在海澄、劉五店、石潯、安海共集合三十五隻大戰船,一百隻放火船,及其他大小船隻共四百隻,準備全力與荷軍一決勝負。
台灣長官兼艦隊司令普特曼斯發覺鄭芝龍的介入,頓覺兵力不足,於二十七日尋求海盜劉香、李國助和Sabsicia等人的協助,要他們與荷蘭人聯合起來對中國開戰,荷人提供大員、巴達維亞及其他要塞之處做自由停泊買賣。
荷軍自攻打廈門只經過二十二天,到了八月三日荷軍業已感受到鄭軍軍事壓力及懸賞令的恐怖威力。普特曼斯寫給劉香的信中提到:「……一官屢屢用放火船及兵船企圖於漳州河壓倒我們,我們不時受到損害及恥辱而不得不逃走……」荷軍於是將必要的財貨轉移到吃水較深,不易受到放火船攻擊的密德堡號上,再轉運到澎湖,普特曼斯的海上優勢,因鄭芝龍的出現突然之間消失殆盡。
八月十二日,紅毛人企圖登陸,張永產與同安知縣熊汝霖防禦海岸得宜,紅毛人未能得逞。八月十四日、十八日、十九日有海上戰事。八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七日有颱風,普特曼斯將船隊開到銅山避風,同時再獲得一百名士兵的增援。九月五日,普特曼斯在銅山避風後,不忘強盜本色,攻擊銅山一帶,搶了一些牛、豬、雞。九月八日,又進行掠奪牛、豬、雞。九月十八日,鄭芝龍與劉香有激戰,劉香敗,逃往澎湖。
崇禎皇帝十分不滿紅毛人在中國殺人放火掠奪財富,下令派路振飛為巡按查辦,九月二十二日,福建巡撫鄒維璉接到聖旨懲荷。
九月二十八日荷蘭人決議再將艦隊開往金門,但又遇颱風,直到十月初。十月六日,普特曼斯與海盜共同搶劫一個島不知島名但有農夫、有米、有動物的島。
十月八日,中國方面有下列記載:「……初六日(陽曆十月八日)……至古雷吉釣灣,見有夷船一隻,近在岸旁,即督昆等帶領衝鋒兵三十餘名喊殺,夷眾忙亂跳水者,下沈者,被我兵殺死無數,搶獲三十餘名,斬級十餘顆……」
十月十日,荷艦受到中國艦的攻擊,海盜馬上救助荷蘭人,並向普特曼斯邀功。
十月十五日福建巡撫鄒維璉在海澄誓師,令鄭芝龍為前鋒。十月十七日鄭芝龍報告:「卑職督率船隻扼要烏沙頭,據報夷夾板船九隻,劉香賊船五十餘隻,自南北上,遊移外洋。」
十月十八日,荷人見在金門北角有四、五十隻中國船艦,故將船隊靠於金門西南角。
十月十九日,荷人收到戰書。
十月二十日,海盜劉香將所掠到的二十隻牛送給荷蘭人。

圖 27 毛瑟槍
十月二十二日五鼓之時,鄭芝龍不顧惡劣氣候率軍自頭圍開船,天明時到金門的料羅灣,灣內有荷戰艦九隻,賊船五十餘隻。所謂擒賊擒王,鄭軍仍決定以攻擊荷艦為主。一聲令下,鄭軍約一百四十隻船分為二隊,二面包抄一齊攻擊。放火船的弟兄勇冠三軍,無視荷艦砲火的猛烈及毛瑟槍的密集射擊,一一爬上荷艦Jacht及Brouckerhaven並立即放火,隨著多處著火沉沒。Stootodijck、Weiringen二荷艦與鄭芝龍的大戎克船相遇,鄭方以英國大砲猛烈攻擊下亦告沉沒。荷蘭主帥普特曼斯親眼看到鄭芝龍的海上武力,能將引以為傲的荷蘭大型戰艦以一對一的擊沈,心中感嘆萬千,自知武力比不上鄭芝龍。悔恨向中國開戰,不管同在料羅灣內尚有五十隻同盟海賊船的死活,另一方面也顧不得也。下令撤退脫離戰場。荷軍空前失敗,除了四艘大划船沉沒外,剩下五艘也受重創,戎克船全部著火沉沒。荷軍深受重創,自報八十三人陣亡。此即是著名的一六三三年金門料羅灣海戰。
戰後中國方面明確的要求是:
1. 荷蘭人到非中國屬地的大員去,不可到中國沿海。
2. 荷蘭人需賠償戰爭損失。
3. 中國人載貨到大員做貿易。亦即荷人無直接與中國貿易的權利。

海戰後荷蘭台灣長官兼艦隊司令普特曼斯無法對上司交待,也無顏面對江東父老。索性辭去艦隊司令之職,自此荷蘭人在海上不敢與明軍對壘三十年。再也不敢奢談獨佔中國市場。鄭芝龍的地位也無人可比擬。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