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人殖民北台灣(1626~1642)

西班牙人在一五七○年佔了呂宋(菲律賓)後,就進一步想要佔領北方的台灣,一方面保護在呂宋的既得利益,另一方面又可擴大利益,因此西班牙國王在一五九六年訓令總督達斯馬里(Dasmarinas)設法佔領台灣。但此時日本與西班牙的關係互相交惡,不斷有謠言說日本人很可能會先佔台灣,再攻取西班牙人的呂宋。
在呂宋的馬尼拉與北美洲的殖民地墨西哥之間每年有大帆船航行,進行貿易,從北美洲墨西哥運來的白銀換回中國的絲綢、瓷器等。其航路是從馬尼拉出發到呂宋島的北端,經巴士海峽沿台灣東岸,乘黑潮暖流北上駛往日本,再橫渡太平洋。因而對台灣的東部及東北部的認識比荷蘭人早而更清楚,稱台灣是「Hermosa」。在一五九七年六月廿七日,Hernando de los Rios上書西班牙國王進言攻取台灣的重要性,附有彩色地圖一張,台灣繪於北緯22度至26度之間,略作長方形,從西南斜向東北,稱雞籠港為P°de Keilang,並加以描述:「……該島肥沃,處於中國和日本的要衝,但缺乏港灣,僅在向日本的地方,島嶼北端有一港。港形良好而堅固,稱「雞籠」。若佔據此處建城堡並派兵三百名防守,駐砲兵,則足以抵禦日本人的攻擊。港口頗狹隘,港內廣闊而水深……」
一五九八年總督達斯馬里下令Don Juan de Zamudio 率船二艘及二百名士兵進攻台灣,但遇上颱風無功而返。

圖 1 西班牙人在基隆社寮島(今和平島) 築城,城名聖救主城(San Salvador)
一六二四年荷蘭人佔領台灣南部之後,盤據在呂宋的西班牙人大起恐慌,台灣是處在呂宋與日本之間,又台灣與中國更為接近,這樣重要的位置由荷蘭人來把守,對與中國、與日本的貿易都造成了無法估計的損害。同時日本政府也洽在此時明令禁止西班牙神父在日傳教,並斷絕與西班牙人的往來。西班人不得不立即採取行動,以挽回局面。一六二六年(天啟六年),西班牙人以保護中國與呂宋間的商業為名,由西班牙駐菲律賓總督施爾瓦(Don Fernando de Silva)派提督卡黎尼奧(Antonio Carreno de Valdes)率大划船二艘,戎克船十二艘,載兵士三百名入侵臺灣。自呂宋沿台灣東海岸航行,五月十一日艦隊到達三貂角(Santiago),十二日進雞籠港(Santisima Trinidad)。侵略台灣北部十分順利,十六日西班牙人在社寮島(今基隆和平島)舉行佔領儀式。為防範荷蘭人入侵,西班牙人隨即開始築城,城名聖救主城(San Salvador),並建砲臺四座,一方面在台灣本島建立堡壘加強防禦,並築市街做為漢人居住地。
順利佔取台灣北部後,西班牙人計畫擴大佔領地,一來企圖進一步驅逐佔據南部大員的荷蘭人,二來台灣的位置十分重要,可控制從泉州至馬尼拉的航道,可從泉州獲得生絲。目前荷人將泉州生絲銷往日本及荷蘭,約有九萬斤,但西班牙人只有四千斤,僅佔荷人的5%。台灣尚出產硫磺。因此,同年七月,西班牙總督決定以武力將在佔據大員二年的荷蘭人驅逐出台灣,率領艦隊自馬尼拉出發,但艦隊遇著大風,無功而返。九月,西班牙人重組艦隊再度出征,到達臺灣南部,僅偵測了荷蘭大員港口,艦隊又被颶風吹回菲律賓呂宋島,西班牙人想驅逐荷蘭人的計畫至此完全失敗,也不再談攻佔大員。
一六二八年(崇禎元年),西班牙人又在滬尾築淡水城(San Domingo)。西班牙人對台灣北部這兩個重要港口,經營不遺餘力,一方面傳佈天主教,建教室,設學校,從事土番教化,其範圍擴及金包里,三貂角,並為溝通淡水與雞籠間的交通,而開闢由雞籠經基毛里(今基市的瑪陵坑)、大巴里(即金包里,今金山鄉),迂迴北方海岸而至淡水的通道。沿路番社俱收入其掌握,淡水及雞籠河二流域的下游地帶也均入西班牙人的勢力範圍。另一方面,西班牙人積極發展中日貿易,並以硫磺、鹿皮為大宗輸出。西班牙人且南下進入竹塹(今新竹),甚至曾遠及二林社(今彰化二林),雖僅屬探險性質,對荷蘭人在臺灣的拓殖和對中日貿易,仍構成極大的威脅。
一六二九年二月十日,即西班牙人佔領淡水的次年,荷蘭台灣長官彼得•奴易茲有感西班牙人的壓力,向荷蘭巴達維亞總督報告「台灣北部是扼住荷蘭人對中國和日本貿易路線的咽喉要道。」建議驅除北部的西班牙人,此項建議巴達維亞批准並在八、九月間,派遣一支艦隊北上攻擊在淡水的西班牙人。然而沒有成功。荷蘭人仍繼續不斷的派人偵查北部西班牙人的動靜。
蛤仔難(今宜蘭)計有四十餘社,土人剽悍,相傳該地產金、銀,富於米穀、鳥獸、魚貝之利。一六三二年(崇禎五年),西班牙船一艘漂至蛤仔難,船員五十八人悉被當地的泰雅族人殺害,西班牙藉此派兵前往征討,燒毀七個原住民部落,殺十二人,蛤仔難諸社不敵而降,自是東北海岸地區,也悉歸西人的勢力範圍。
一六三五年(崇禎八年)以後,呂宋南部變亂迭起,西人漸無暇顧及台灣,日本推行鎖國政策,西人與日貿易中斷,中國海上商務全為鄭芝龍壟斷,以致西班牙人認為再無佔據台灣的需要,漸減臺灣北部的駐軍,一六三八年(崇禎十一年),甚至從淡水撤兵,自毀其城。至一六四○年(崇禎十三年),唯有駐守雞籠一城及附近堡壘一座,兵力極為薄弱。

荷人探悉北部西班牙人對守備鬆懈,經數次偵測後,在一六四二年(崇禎十五年)八月,第六任長官保羅.杜拉弟紐司派遣哈勞哲(Hendrick Harrousse)集結了十一艘軍艦和一千名以上的士兵率艦北進,對駐紮在基隆的西牙人發動總攻擊。當時西班牙城堡中僅有一百八十名的守軍。雖然西班牙人以強硬的態度拒絕荷蘭的招降文告,但五天後,西班牙人便開城投降,戰事結束。全台灣南北平原在荷人佔據下歸於一統。結束了西班牙人佔領台灣北部共十七年。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