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地的統治

一六五一年,台灣居民有明顯的反抗荷人統治,尤其是在地方官歐霍夫(Hand Olhoff)治理下的居民,更發生多起武力反荷事件。第十任長官費爾勃格為阻止反荷事件持續擴張,決定以武力迫使台灣人屈服,因為荷蘭人的超級形像不可受損。於是費爾勃格召開評議會,希望獲得評議會下令武力解決的結論,如此可以得到執行鐵腕鎮壓行動的尚方寶劍,費爾勃格有絕對的把握鎮壓手無寸鐵的台灣人民,但希望屠殺的責任由評議會來承擔。
當時的評議委員有一位名叫揆一(Frederick Coyet)的,他後來成為第十二任也就最後一任的駐台長官,反對以鐵腕鎮壓方式來解決各地反荷事件。揆一對漢人的反荷認為有部份荷蘭官員應負起責任。這種言論引起費爾勃格、歐霍夫等人的不滿。
但也獲得支持如牧師丹尼爾(Daniel Gravius),他對荷蘭統治台灣有一套看法,他認為「我們牧師在各地努力地傳教,為的是將台灣島的文化水準提升,我們替他們創立文字,使他們也能吸收知識,再將知識傳與後代,如此大費周章,為的是替我們荷蘭人的殖民地子民向下紮根。大家也知道我們荷蘭國人口少,土地更小,甚至比不上台灣土地的三分之二。如果不以教化為前題,光靠武力征服,今後將會產生數不清的抗爭,屆時各位將疲於奔命,如此何以建立大荷蘭帝國,各位如果能以更大的胸襟,更大的包容力將可改善目前的困境。」
評議委員大部分是正掌權的地方官。依據稅法的規定,凡是捉到逃漏稅的人可分得三成的稅額為獎金,如此一來,要成為一名優良的官員、公務員,只要努力捉逃漏稅即可致富,而荷蘭在台灣的稅負極高,名目繁多,所以越是努力為官,越是造成民怨,這也是造成抗荷事件的起因。

雖然評議會有揆一及丹尼爾牧師的意見,但決議仍是以武力彈壓。費爾勃格因此對這二人產生心結,懷恨在心,沒多久即向巴達維亞提出報告,說丹尼爾牧師不熱心傳教,利用職權歛財等等,以莫須有的罪名將丹尼爾請調。巴達維亞將丹尼爾調至東印度地區,更重要的是取消了牧師原來有的參政權,亦即今後的評議會牧師不再有權參加。
費爾勃格以長官的身份獲得巴達維亞的支持,不久派出了最精銳的部隊一百二十人分二路於二月十三日出發。從南向北,不論平地抑是山區,一路威力掃蕩。十一日內平息了所有的反抗,台灣的官員向巴達維亞的報告宣稱:「……經過威力掃蕩的地區,所有的居民一聽到荷蘭人來了就會驚嚇,以後決沒有反抗的事了。」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