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原住民的語言

在台灣的原住民所使用的語言各個族群不同,荷蘭人從新港語著手成為標準語,此種語延伸使用於蕭?(在北門郡將軍庄佳里漚汪間的番子寮)、麻豆(在曾文郡麻豆街,乾隆末年受漢人壓迫,遷移於官田番子田)、大目降(原在曾文郡大內庄頭社,後被大武?社侵佔)等接近大員的教區。又在華武壟、Takais(二林附近)及更北的地區組織為一傳教區以華武壟語為標準語。又在南方地區如放索社等地使用另一種語言稱「南方語」(Zeydeytsche或 Zuidsh)。共計三種台灣平埔族原住民語加上荷蘭語也作為普通日常用語。尚有一種Camachat語通行於台灣中部一帶。
東印度公司統治台灣時,自一六四一年開始臣服的各村落代表群集一堂,召開所謂的地方集會(Landdag),計有北部、南部、東部、淡水二個集會區,規定每年三、四月間,各社長老集合於一定場所宣誓效忠服從公司的統治,並向與會者傳達必要事項,以期徹底周知。在西部平原,於一六四四年3月的地方集會中,首先以台南附近所使用的新港語發言,然後由二、三位幹部將之翻譯成Tarrokayse spraecke語及山地語Bergh spraecke)。
一六四六年二月的北部地方集會中,首先由牧師Hans Olhoff用新港語發言,然後其他的通譯以二種山地話——Favorlang語或Camachat語,亦即Quataong語(柯達王),分別高聲的翻譯介紹給大家聽,以期能徹底傳達東印度公司的指令。
其後在一六四七年三月的北部地方集會也是一樣,首先由以自由市民身分兼政務員的Joost van Bergen以新港語說明統治的要求,其次再由學校教師用Favorlang 語說一次,再由別的翻譯用山地語及Camachat語轉述給人家聽。此種模式重覆在一六四八年三月、一六五○年三月、一六五一年三月、一六五四年三月、一六五五年三月、一六五六年三月的地方會議中以新港語、Favorlang語,Camachat語翻譯,一直反覆進行。

Tarrokayse語是指從諸羅山(嘉義)以至Dorenap(又稱Taurinap,指鹿港附近)的十四、十五個村落所使用的語言。
新港語就是以前以台南為中心所使用的Siraya(Sideia)西拉雅語,而Favorlang語則在北方,大致來說就是以貓霧○社為中心的濁水溪和大肚溪間的平地所使用的Babuza語,然而,以往更北邊的大肚溪以北的海岸方面,說的是後來所謂的Papora語,台中北部及東北部平地說的是後來所謂的Pazeh語,而荷蘭文獻所說的Camachat語,應該就是這個地區所說的話。
但根據近幾年來的語言學研究得知,Papora、Pazeh、Babuza(Favorlang)、Taokas(大甲溪以北至新竹北部海岸沿線的平埔族所使用的語言)、Saisiyat(以苗栗南住為主要地區所使用的語言),還有Hoanya,從台中至桃園所有的平埔族和泰雅語群Atayalic關係密切,可視為形成了高山族諸語的西北語群(North Western)。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