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農民組合

一九二五年五月高雄名人陳中和的新興製糖突發出通告欲將七百甲土地收回自營,使耕作中的農民驚慌不已。此時有位從台北工業學校畢業的黃石順將農民組織起來,以「小作人組合」團體的力量向地主力爭,反對陳中和收回自營,地主因發現農民有組織而暫緩進行。這項團結的力量戰勝了資本主義者,鼓舞了台灣農民。
其後簡吉與黃石順結合陳賢、張滄海等更進一步將小作人組合改為「農民組合」。
台灣農民面對著統治者的各種壓迫,如來自製糖會社、日本人退職官吏、日本企業會社、台灣人買辦地主階級以及總督府等。在一九二○年代左翼思想的興起帶來了希望,在簡吉、趙港、黃石順及文化協會左派幹部等的指導下,以團隊的力量與強大的帝國主義勢力進行具有階級與民族二種性質的反抗鬥爭。在不願做奴隸,不願默默無出聲中發出了生命的光華。並以現代的觀念在台灣各地組織如:
1. 二林蔗農組合(對抗二林糖廠所凝聚),
2. 鳳山農民組合(對抗陳中和物產所成立),
3. 大甲農民組合(反抗日本退休官僚強佔土地),
4. 虎尾農民組合(台灣農民組合虎尾支部),
5. 曾文農民組合(反抗明治製糖),
6. 竹崎農民組合(對抗三菱竹林事件所組成)台灣農民組合嘉義支部等。
又因簡吉的日本訪問與「日本農民組合」及「日本勞動農民黨」取得連繫,並獲得日本為辯護二林事件來台的日本勞工運動領袖.麻生久及布施辰治等的協助,就靠著團結的力量,勇敢地與之抗衡,使日本官吏有所顧忌,減少公然的對台灣農民壓迫。台灣農民運動也逐漸走向左翼農民組合運動。
台灣各地農民深深感到組織的重要性,簡吉與趙港在一九二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在鳳山召開「台灣各地農民組合幹部合同協議會」。 參加者有大甲的趙港、趙欽福、陳啟通,曾文的張行、楊順利、嘉義的林巃、林敬,鳳山的簡吉、黃石順、陳連標等幹部十人。會中決定採用黃石順之建議組織全台灣的「台灣農民組合」,並任命簡吉、黃石順、張行等三人為規約起草委員,同時也以原有的鳳山、大甲、曾文、嘉義、虎尾等組合改組,全部併入「台灣農民組合」而成為五大支部。
在一九二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以「合同協議會」決定,宣佈了「台灣農民組合」的成立,中央委員長由簡吉擔任,其他重要幹部有陳連標、黃石順等。
一九二七年九月再把中央機構及幹部改組如下:
中央常任委員 黃信國 簡吉 黃石順 趙港 侯朝宗(請參閱p184) 陳德興 陳培初 謝神財
組織部長 簡吉 (駐在台南州) 教育部長 陳德興(駐在台南州)
爭議部長 謝神財(駐在台中州) 調查部長 黃石順(駐在新竹州)
財務部長 黃信國(駐在台南州) 統制部長 趙港(駐在本部)
庶務部長 侯朝宗(駐在本部) 顧問書記 陳培初(駐在古屋律師辦事處)
本部及法律辦事處補助 陳結
「台灣農民組合」的組織很自然地,引起各地農民熱烈的參與,在一九二七年一年中增加了十八個支部。
台灣農民組合成立後,簡吉、黃石順等幹部都忙于指導在各地繼起的反抗鬥爭,並與「日本勞動農民黨」及「日本農民組合」結盟並受其思想指導。一九二六年八月「日本勞動農民黨」首領、麻生久為「二林事件」來台指導,一九二七年二月簡吉、趙港往赴日本大阪參加「日本農民組合」第六屆大會並與「日本勞動農民黨」建立堅強的關係,一九二七年三月日本勞工運動法曹界領袖、布施辰治為了在「二林事件」二審庭擔任辯護來台,一九二七年五月日本勞動農民黨幹部的律師、古屋貞雄被派遣來台並在台中開設律師辦事處等,經過日本勞工運動的影響,台灣農民運動的思想背景就迅速的社會主義化,在其口號也現出階級鬥爭的色彩,如:
實現島內各思想團體的共同戰線;反對暴政、暴壓、拷問;反對出兵中國;反對總督獨裁;打倒田中反動內閣;無償收回土地;反對強奪土地及竹林;要求撤廢惡法;要求言論、集會、結黨、出版等自由;爭取青年男女勞動保護法;禁止未滿十五歲的童工勞動;制定最低工資法;爭取教員與學生管理補習學校及職業學校;確立耕作權;反對扣押青苗及禁止出入耕地的禁令,撤廢封建的戶口制度等。
台灣農民組合在一九二七年十二月四日,在台中市初音町樂舞台召開「第一屆全島代表大會」,參加者全島二十三個支部代表一百五十五人,旁聽者六○○餘人,來賓五十人,來賓有有日本農民組合中央委員長、山上武雄,律師、古屋貞雄;後期文化協會代表連溫卿、王敏川、蔡孝乾、洪石柱;台灣民眾黨代表、盧丙丁;東京台灣青年會(社會科學研究部)代表、黃宗堯;無產青年代表、賴通堯等。又朝鮮新韓會及日本各左派團體均有賀電。
大會由侯朝宗主持,選出議長、黃信國,副議長、陳海,書記長、侯朝宗、書記五名,建議委員長、趙港等委員二十二人,法規委員長、蘇清江等委員十人,預算委員長、尤明哲等委員十六人,決算委員長、陳培初等委員十人,交涉委員長陳德興等委員八人。接著由古屋貞雄、山上武雄、王敏川、盧丙丁(民眾黨)、連溫卿、黃宗堯(東京台灣青年)、洪石柱(文化協會台南支部及總工會)、賴通堯(無產青年)、蔡孝乾(文化協會彰化支部)各代表發表賀詞,又宣讀由日本、朝鮮等地之賀電。然後趙港報告台灣農民組合發展經過,此時警方以言論不當為由勤令中止,改由侯朝宗繼續報告,旋又受干擾,大會在第一天十二月四日下午二時許被警察命令解散,引發眾怒所以當晚即臨時召集聽眾一千餘人舉行示威演講會。同時,經過山上武雄、古屋貞雄等幹部五人向台中州警務部長交涉的結果,翌日五日上午九時五十五分重新召開大會,並通過了議案十七件,選出新中央委員等,完成第一屆大會。
侯朝宗 曾取得小學教員資格,但因民族主義者而被退職,後加入台灣共產黨,受日方收買的間諜,後來又從共產黨投靠到國民黨並在「軍統局」 (戴笠領導) 下工作,並改名為劉啟光。

第一屆大會所通過的十七件議案中,最為顯明的是加入了馬克思主義的左派思維。如1.支持「日本唯一無產階級政治鬥爭機關的日本勞動農民黨」,2. 「特別活動隊」是進行無產階級的政治鬥爭,3.「勞農結合」議案是依據馬克思主義打倒殖民地的絕對專制政治,4.反對土地政策,5.反對地上物查封,6. 撤廢諸惡法等。 大會選出中央委員十八人,並互選中央委員長、黃信國,常任委員、簡吉、趙港、謝神財、陳德興、楊貴等。

農民組合所領導的抗爭事件


台灣農民組合自召開第一屆全島大會後,促使全島農民迅速的自覺起來,所以農民鬥爭經常發生,在一九二七,二八年間,各地農民將不滿受壓迫的事件不再「腆腆不出聲」勇敢地顯示出來,運用農民組合來領導,因此農民爭議達到四百二十件,有下列主要事件:
1. 南投郡山本農場爭議事件 台中州南投郡中寮庄有九百四十三甲的山林被總督府放領於日僑.山本久米太郎。當地農民二○○戶居民九百餘人依種香蕉為生,不願依山本之要求改種柑橘、李子、鳳梨,並要付出每甲二十圓之小作料。於一九二七年七月組織「台灣農民組合中寮支部」而與山本米太郎抗爭。
2. 第一次中壢事件 一九二六年日人高級退職官吏小松吉久等,見桃園大圳完成在即,故搶先組織「日本拓殖會社」以特權取得新竹州中壢、桃園二郡原本荒地旱田的三千甲土地,再招佃戶三百六十人利用新建的水圳將土地變為良田。與佃農間簽立耕作合約。但在次年因颱風將第一期稻米在收割前損毀三成。農民多次向拓殖會社陳情要求減租。日本拓殖會社完全不理會,並利用法院將在田中生長的稻米為標的物由執行扣押,農民大為恐慌。 農民在無助下向台灣農民組合中壢分部請求出面向日本拓殖會交涉,台灣農民組合中壢分部派出黃清江等代表四人向日本拓植會社交涉減低地租,這也得不到日拓會社改變,反而法院派來的執達吏向田中稻米強制收割時,全體農民極度憤恨,阻止外人來收割因而發生肢體衝突。於是警察介入,不但不執行公正立場,反而是站在日本拓殖會社,約六百名農民包圍襲擊中壢新坡警察派出所。警察逮捕黃石順、謝武烈、楊春松、黃又安等八人(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六日)。這樣反而激起更大反抗,日本人就又大肆逮捕而八十三人,其中,三十三人被處有期徒刑。硬是將不合理的事以法院配合警力壓平。
3. 第二次中壢事件 第一次中壢事件結束後,總督府食髓知味乃再進一步的要消滅農民組合,於是驅使警察在一九二八年七月九日解散台灣農民組合的「桃圍支部」與「中壢支部」。警察又以莫須有的罪名將農組會員呂戊已拘禁,引發眾怒,中壢支部的組合員七○○餘人,乃邀請農民組合本部幹部簡吉、趙港等趕至中壢指導。同年八月九日簡吉召集組合員於中壢支部辦事處並宣佈重整支部工作,但因警察扣押張道福等幹部五人於新坡警察派出所,以致趙港等幹部率眾二○○餘人到派出所投石示威反抗,結果又是警察肆無忌憚將農民勇士趙港、張道福等三十五人逮捕,其中十四人被處徒刑,這又是警察王國的具體表現,強將反抗鎮壓下去。
4. 嘉義郡番路庄赤司鳳梨爭議事件 總督府把嘉義郡番路庄的山林五百八十八甲放領於日僑赤司初太郎為鳳梨園,致使農民二百七十七戶無法生存,紛紛加入「台灣農民組合嘉義支部」。在一九二七年五月組織「番路的生活保守同盟會」向赤司鳳梨園進行鬥爭,警察介入,農民被捕三十人。
5. 辜顯榮所有地爭議事件 在台中州北斗邵二林庄原本屬林本源糖所有七百餘甲土地,被鹽水製糖接收後,這土地變成辜顯榮所有。辜顯榮在一九二七年三月將所有地從佃農身上取消其?耕權。於是,當地佃農乃在台灣農林組合二林支部長、蔡阿煌等的指導下進行鬥爭。辜顯榮即與鹽水港製糖會社相勾結,至十月有十八戶的晚稻被強行押走,因此,農民組合二林支部的組合員八十多名一同前往鹿港街辜顯榮宅示威,並在二林庄召開「反對起佃及扣押青苗、禁止進入演講會」,警察介入強加解散,被捕者有莊萬生、謝神財、張福生等農民組合幹部五人及組合員多人。
6. 大潭官有地佃農爭議事件 總督府把高雄州東港郡東港街字大潭的官有地一百五十七甲由蘇隆明等地主三人經手,而放租於當地農民一○○餘人,其中的七○餘人加入農民組合由薛步梯、陳崑崙指導,於一九二七年十一月重新設立「東港農工協會」向蘇隆明等鬥爭,結果又是以警察的力量強力拘捕三十一人。
7. 台灣拓殖製茶會社土地爭議事件 總督府把新竹州苗栗郡三義庄、銅羅二庄的土地四千七百甲放領於特權的台灣拓植製茶會社等經營茶園,因該會社禁止當地農民上山伐木、種菜、放牧,與居民衝突不已,所以有關農民三千六百七十八人立即採取正面積極的態度來處理,成立了「台灣農民組合三義支部」與該會社抗爭。結果是台灣拓殖製茶會社就動員警察逮捕農民一百十一人,以「共同盜伐」的罪名送法院處罰。後新竹州廳許諾將官有林三百九十五甲預約轉讓給關係農民作為共有地。
8. 大寶農林砍蕉造林爭議事件 在一九二一年一月總督府把台中州大屯郡霧峰庄萬斗六、大平庄頭汴坑、北屯庄大坑等地的山林二千三百二十一甲放領于日人經營的大寶農林會社以為種植樟樹和相思樹,但大寶卻又允許萬斗六的土地約五百甲種植香蕉,並收取佃租。五年後總督府命令不得在放領地上種植香蕉。當地種植香蕉的農民得知後九百十一戶(三千九○○餘人)寢食難安,組成台灣農民組合大屯支部,進行反對運動。到了一九二七年十月十五日大寶會社派來一百名砍蕉工人,欲全部砍除,種蕉者亦有一百五十名阻止砍蕉,十八日又組團向台中州廳陳情,十一月八日台灣農民組合大屯支部的李福松支部長卻遭警方逮捕,二百五十人以上的蕉農向大屯郡役所要求放人,聲勢極大,鬥爭加劇。
9. 大湖庄土地爭議事件 總督府于一九二五年把新竹州大湖郡大湖庄南湖及馬那邦地方的田四十一甲、園七百四十一甲、山林五○○餘甲等放領於大湖庄充為官有地。庄役所強迫農民繳納高租,引起對抗。農民得到台灣農民組合幹部簡吉及文化協會幹部王敏川、謝武烈、郭常等人的援助,於一九二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組織「台灣農民組合大湖支部」,在這支部的統制下繼續長期的爭議鬥爭。

台灣農民組合與各地台灣農民緊密的團結下,介入協助支援全島的農民反抗鬥爭,自成立以來至一九二七年的一年半之間,組合員由原來的四千一百七十三人驟增至二萬一千三百一十一人,支部從成立時的六處增加至二十三處。

台灣農民組合第二次全島代表大會

台灣共產黨的「農民問題對策」,是要把台灣農民組合完全置於台灣共產黨領導之下執行。 於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三十日、三十一日台灣農民組合在台灣共產黨島內黨中央、謝雪紅及海外黨中央特派員、林兌(請參閱p127)的幕後指導之下,在台中市樂舞台召開「台灣農民組合第二屆全島大會」,參加者全島代表一百六十二人,來賓一百三○人,旁聽者三百五○至四百五○人,全場擁擠,幾無立錐的餘地。開會前全島的四十多個支部代表舉著各自的旗子,由會場內的兩旁走上主席台,在台上豎起四十多面紅旗,極為壯觀。大會即推舉議長楊春松,副議長蔡端旺,並任命書記長簡吉、書記黃白成枝、譚廷芳、柯生金、黃水生、陳啟瑞、張炳煌、謝進來、林芳雲等。又任命資格審查、建議、法規、預算、接待、交涉等各項委員。接著張行的本部報告,但受警方的中止命令改由陳德興、江賜金、簡吉、陳崑崙、侯朝宗等六名輪流繼續報告才完成,隨後各支部報告同樣遭受警方發言中止之命令多次,但簡吉在場內維持秩序,在適當時機宣佈休息,全體合照,第一日安然渡過。
第二天上午十時再度開會,此時簡吉、楊春松將議程變更,先議較不受警方干擾的預算、決算、選舉幹部等事項,選出下列的中央委員:
簡吉 楊春松 黃信國 張行 陳德興 周渭然 莊萬生 陳崑崙 顏石吉 陳海
譚廷芳 陳結 侯朝宗 林新木 蘇清江 江賜金
新候補中央委員 劉建業 趙港 張玉蘭 曾金象 陳啟瑞 謝武烈 陳良 廖奕富 溫勝萬 劉溪南
中央常任委員長仍由黃信國繼任。
在進行警方會干擾的議案「確立耕作權運動」時,議長楊春松以該案以前受到行政處分為由不再說明宗旨,大家來決議即可。此時警方警覺到可能有問題,深入調查發現大家都有一張印刷好的文件,警方的臨監官發出中止命令,場內一片混亂,以致簡吉等八人被捕。
會後,在台灣共產黨領導下所發表的「台灣農民組合第二屆全島大會宣言」中,更為明確的指出階級與民族的反帝國主義革命鬥爭,即是:
1. 農民們趕快加入農民組合,工人仍趕快加入工會,工人與農民團結起來
2. 確立耕作權與團結權,
3. 全台灣被壓迫民眾團結起來,
4. 台、日、鮮、中的工農階級團結起來,
5. 擁護工農祖國蘇維埃,支持中國工農革命。
6. 打倒國際帝國主義,
7. 反對新帝國主義戰爭,
8. 被壓迫民族解放萬歲,
9. 全世界無產階級解放萬歲。

「二一二事件」大逮捕台灣農民組合

共產黨的組織在日本是不受容許的,田中內閣在一九二八年發動「三一五大逮捕事件」,日本共產黨的黨員三千四百人全被逮捕。日本警察乃擴大機構把「特別高等刑事」(警察特務)密佈於全國,所以台灣也把「特別高等刑事課(簡稱為「特高課」)設置於郡役所以上的全台警察機構,其力量更是大於現有的台灣警察。有關台灣農民組合這種無產階級是極有可能被納入由台共領導,特高課十分注意,為了証明有無台共介入其內,利用「違反出版法規」的罪名,於一九二九年二月十二日(農曆正月初三)天未亮時,同時在全台灣三百處的台灣農民組合機構進行突擊搜查並加以逮捕(二一二事件),在台北、新竹、桃園、台中、彰化、台南、高雄各地,農民組合的本部支部以及關係團體與主要幹部的住宅等處盡被搜索,沒收「證據品」達二千餘件,沒有一件是與台共有關,正式逮捕五十九人,其他遭受池魚之殃而扣押三○○餘人,以違反「台灣出版規則第十七條」為藉口勉強把十二人處刑。農民組合幹部被捕後,使地方各支部活動減少或停止,組合員也減少由原來的一萬一千四一○人減為九千三六九人,但大部份組合幹部卻無視險惡的環境,再接再厲。
農民組織除了台共的農民組合外尚有民眾黨的農民協會,並在宜蘭、瑞芳、桃園、大甲、台東、東港設立農民協會,但因民眾黨是含有大地主、資本家的政黨,所以在發展上不若以階級主義台共的農民組合。

台灣農民組合的重建

台灣農民組合在二一二大逮捕之後,產生一種趨向,即幹部及組合員在思想上愈接近共產主義,因而多人加入台灣共產黨,所以台共在農民組合的地位更加鞏固。未被捕的中央委員與候補中央委員即在一九二九年四月三日組成臨時的「中央指導部」,重新任命各部工作的負責人。趙港、簡吉在十一月開設「農民組合台北出張所(分處)」,擬以做為法庭鬥爭的據點及中央幹部的會合中心。十二月在這台北出張所召開的中央委員會上,重新任命楊春松為臨時中央委員長,及中央員十二人(簡吉、楊春松、張行、陳德興、趙港、陳崑崙、蘇清江、侯朝宗、陳結、林新木、顏石吉、周渭然),中央常任委員五人(簡吉、楊春松、張行、陳德興、趙港),同時審議並通過趙港起稿的新行動綱領,即「農民組合行動綱領」,行動綱領如下:減免小作料(佃租)鬥爭,解決土地問題鬥爭,反對扣押處分鬥爭,奪回生產物管理權鬥爭,爭取制定農業工人最低工資法鬥爭,爭取七小時勞動制鬥爭,爭取農會、埤圳管理權鬥爭、爭取評論、出版、集會、結黨的自由鬥爭,確立團結權、團體交涉權、罷工權等鬥爭,撤廢治安維持法、匪徒刑罰令、浮浪者取締規則等鬥爭。
然而,警察對于鎮壓農民組合,再次逮捕趙港、顏錦華等,於是,台灣農民組合即把本部及各支部的組織、實踐等都化整為零,終于轉入地下運動。

台共外圍團體的台灣農民組合

謝雪紅所領導的台共「島內黨中央」,為了要在農民組合內部推進黨團工作,在一九三○年十二月秘密發表「台灣農民組合當前任務的綱領」。台共在該綱領中分析農民組合的現狀,因二一二事件,三百人受逮捕,加上第一次、第二次中壢事件被捕的鬥士都迄未出獄,又此時統治階級的白色恐怖橫行全島,因此,除了下營、屏東的二支部之外,舊有的二、三○支部盡被破壞。
一九三○年下半年農民運動有:
一. 曾文支部在七月三十日三百餘人包圍糖廠,要求改善作業及價格。
二. 屏東支部在八月一日反戰紀念日有一百六十人參加大會,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反對帝國主義戰爭」等口號。
三. 台南州支部在九月二十二日以一千餘名農民群集包圍學甲、佳里、麻豆、下營等鄉公所,為了高水租費(嘉南大圳)。水租為甲二十三圓八十錢,又農作物價下跌,農民不安。
四. 台南州十月舉行紀念渡邊政之輔,屏東反對地主的強制起耕。
五. 南聯在十月二十五日動員千人歡迎張同志出獄,與警方衝突。
六. 屏東支部鹽埔辦事處成立大會有二百人參加示威遊行。
七. 南聯、高聯在十一月七日有近千人參加俄羅斯革命紀念活動。
八. 十一月打倒反動團體鬥爭委員會動員全島二萬餘人主辦全島巡迴演講會。
九. 十一月桃園支部動員百人在十一月將地主想查封的稻穀全部收割。
十. 十一月二十三日為了抗繳租稅,南聯以千人包圍鄉公所,進行棺木、水牛、馬桶示威遊行。

在一九三○年十一月二十日,二十一日二天中台共秘密會合於高雄州東港郡新園庄,召開「中央常任委員會」農民組合幹部:陳崑崙、趙港、湯接枝、顏石吉、簡氏娥(請參閱p164)、陳結等,在會中決議置農民組合為台灣共產黨領導旗幟下的大眾團體(外圍組織),以合法的農民組合為掩飾,進行擴大秘密組織。
所以在次年(一九三一年)一月一日晚上九時起至四日,在嘉義郡竹崎庄召開農民組合「中央委員會擴大會議」,出席者有陳德興、張行、湯接枝、趙港、陳崑崙、簡吉、顏錦華、姜林小、黃在發、陳文質、陳結、尤份、黃石順、謝少塘、顏石吉等十五人,旁聽者嘉義支部的林巃、陳楠、林層、劉運陣、林切等五人。由顏石吉(請參閱p167)為議長,姜林小為副議長,陳崑崙為書記長,陳結為書記。在會議上通過議案十七件,其中正式通過中央常任委員會提出的「支持台灣共產黨」議案,於是,台灣農民組合即名符其實成為在台共領導下的大眾團體。
自一九三一年三月二十四日趙港被捕以來,農民組合及文化協會之諸運動遭到嚴重取締,而使農民組合的合法性完全不存在,各項運動也毫無活動空間。

台共的農民武裝起義

台共在一九三一年五月三十一日召開「第二屆臨時大會」之後謝雪紅下台,改由潘欽信上台,同時也採用了工農武裝起義的鬥爭方式新戰術。外在的因素是中日間的軍事正面衝突如九一八東北事變,次年的一二八上海事變,又毛澤東以江西瑞金為首都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出兵福建,占領龍岩、漳州。在此情形下台共向農民組合及文化協會等發出,發動武裝鬥爭的指令。
並由在竹崎的陳結開始,在北港也由吳丁炎指導準備工作。郭常運用文化協會苗栗支部接受台共的指示,在大湖及竹南永和山二地偏僻的山間,由當地農民組合支部的力量,準備以武裝鬥爭的方式向日人抗爭,並設立秘密基地訓練戰士。
台共在一九三○年劉雙鼎任大湖農民支部支部常任委員長時,將農民組合編入於台共的外圍組織系統。同時又有文化協會苗栗支部幹部、郭常在後面支援指導,把居住在洗水、汶水、水尾坪、大湖、南湖、蕃仔林、卓蘭、獅撢等地的組合員積極份子六十三人編成九班,各班置委員,施以幹部訓練,分設青年、婦女、宣傳煽動及組織四個部門。但劉雙鼎之父此時卻被大湖警察課約談,欲將劉雙鼎送往台東開導所,因此逃亡于竹南郡三灣庄永和山。大湖支部緊接著推選出林華梅接任常任委員長,於一九三二年一月召開的中央委員會上決定所有的組合員加入台共並把農民組合的大湖支部秘密改為台灣共產黨的黨支部,同時在同年二月任命各地區的行動隊負責人,積極正面準備武裝起義。

劉雙鼎逃亡到竹南郡三灣庄永和山後,就積極組織農民,此地農民以前就在簡吉、湯接枝指導下,農民已俱有政治覺醒,如今劉雙鼎的介入當地農民的組織運動又活躍起來,在一九三一年六月成立了「台灣農民組合永和山支部」,支部常任委員長由劉雙鼎擔任,並把組合員三十九人編成四個班,第一班長張子登下十人、第二班陳阿興等九名、第三班郭阿添等十一名、第四班陳阿富等九名的秘密部隊,統歸委員廖天成指揮。
一九三一年時當九一八事變爆發,又次年一九三二年二月戰爭擴至上海,台共認為戰爭已近,乃向全島發出指令。永和山接到指令後,郭常來訪召集劉雙鼎等支部幹部秘密開會說:「日軍在上海遭到中國的反擊而陷於苦戰,世界列強對於日軍的侵略行為極大的反感,如此第二次帝國主義戰爭即將不可避免的爆發起來,另一方面,中共趁此擴展黨勢,中國的中部地方已在其勢力範圍之下。以台灣獨立為當前任務的台灣革命,當然應受中國革命勢力的支援,我等必須趁此一氣呵成的實現武裝起義,而為台灣革命成功來獻身打倒日本帝國主義,並拯救在獄中的同志們」。於是,劉雙鼎命張阿艷、徐泉坤、張子登調查竹南郡役所火藥庫、錦水及公司寮的石油廠,並計劃炸毀縱貫鐵道及造橋的鐵橋,訓練組合員,並擬放火燒距郡役所五、六百公尺外的房屋,乘警力投入救火時,攻擊郡役所,搶奪軍火,救出被捕同志。但因在一九三二年三月大湖農民組合的武裝起義由於事機外洩,被警察偵知而逮捕,以致影響到永和山,其秘密組織也被發現,如此武裝起義胎死腹中。
一九三二年三月十日大湖農民組合支部及民宅二十一處被警察搜索,被捕四十人,又在同年九月二十二日永和山農民組合也被捕九十二人,結果被處刑。劉雙鼎(時年二十九)、郭常、邱天送三人在獄中刑求中死亡,林華梅、劉俊木、陳盛麟、陳天麟、張阿艷、呂鴻增處八年徒刑,韋運明、鄧阿番、張子登、張仔旺處七年徒刑…。

台共潰滅後,尚有少數未被捕的台灣人與新加入日面共產主義者的日本人十多人,在一九三五年每週一次研究共產主義的理論,引進「赤旗」,爭取同志,欲進行重建台共。但僅限於理論的研討,沒有表面化。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