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現象

 

惟恐台灣不亂

台灣出現一群人,他們成群結黨,每日在電視上、廣播電台上、報紙上以詆毀台灣為己任。在報導上將台灣的負面消息大肆報導,同時對敵國的正面消息多次宣揚。一負一正之間矮化台灣。
電視的新聞報導與電視評論混淆不清,原本報導就是只有述說事實,而評論是評論員主觀的意識來說明。二者重大區別是一是客觀的,二是主觀的。 但是台灣的媒體在新聞報道時失去客觀的位置,經常在用語上加上主觀的語句。請注意這些主觀的語句不時透露出台灣的不是及敵國的好處。如此誤導觀眾、聽眾,可惡呀。這個部份新聞局應強力取締,以免一些外資的媒體日日夜夜催殘我國的民眾。
台灣的媒體其特色是沒有台灣意識的佔絕對多數,他們的來源有承繼過去獨裁統治者給予的特權所設立的,或是外資設立的。現在業已成為龐然大物,不易消除。 進入民主化的政府又沒有清算過去統治者給予特權的解除,即是台灣沒有經過一次「紐倫保大審」(請參閱p122),所以會產生如此沒有台灣意識的媒體,繼續毒化人民。
現在變本加利,電視談話性節目由主觀的評論變成偵查員變成司法官。超越過評論員的立場甚多,又方式是節目的標題是某某「弊案」,加上問號,做為討論的議題。這是錯誤引導觀眾進入未審先判的地方。若搭配上預先安置的call in 及call out. 於是,是是而非的言論,沒有証據的指控,傷害台灣的言語,一一出籠。 這是惟恐台灣不亂的亂源之一。
到底是誰「惟恐台灣不亂」,他們有可能是敵國人士,也有可能是奴化過度的台灣人。這就是奴隸現象。

反軍購

2005年9月25日在台北有一項主題是「反軍購,和平愛台灣」的遊行,這是有中央研究院11位院士發起,有170位退役將領參加,加上受到宣傳的民眾加入,這樣的文武雙管齊下,讓人覺得是民意的表現,也是文武官方的意願。
很奇怪若是台灣沒有武器何以自衛,敵國攻來首當其衝的是我國軍事部隊及設備,而軍眷區正在這些地方,敵人的飛彈是不分你是否是資敵者,仰是台灣建國者。軍眷區將會是所有平民死傷最嚴重的地方。實在不懂170位退役將領,他們是學的什麼戰術。在台灣歷史上有一位前例就是黑旗軍的劉永福,在1895年當他見到敵軍來了之後,先是向敵人示意投降,但是不被接納。再來就是拋棄多年的袍澤弟兄,獨自化妝成老太婆,從港口逃出。這件事被台灣人譏笑稱為「阿婆仔弄港」 。被棄的黑旗軍袍澤的下場十分淒慘不堪細說。
這種反軍購有中央研究院的11位院士發起,這就更奇怪了。中央研究院是台灣的最高研究單位,每年由台灣人負起所有院士的費用,每一位院士都是當今頂尖的人物,為何有11位院士不感謝台灣人的貢獻,反而領導對敵人的屈膝,自廢武功,這些人有腦筋嗎 ? 有愛生你養你的台灣嗎? 除非是敵國人士,不然就是奴性極高的奴隸,也就是本書所指的「知奴」(請參閱p33)
這件事的發生不得不質疑政府對官員及享受大量補助的人員任命,應有一套對台灣忠誠的宣誓的辦法,來過濾一些危害台灣的人身居高位,領台灣錢來反台灣。若換一個角度來看,假設敵人佔領台灣,敵人看這一群「反軍購」的人,是把他們當做同胞或是敵人? 歷史上是有答案的,請看鄭芝龍(請參閱p108)之例就很清楚。

金日成的葬禮

北朝鮮的金日成主席,于1994年7月8日,逝世。其逝世有下列的記載:「北朝鮮人民,不分男女老少,都作為喪主,在整個治喪期間夜以繼日地在主席靈堂守靈,在全國各地守護主席銅像、史跡碑、追悼儀式場地,悲切地流著眼淚表示沉痛的哀悼。」
「7月19日,舉行告別儀式,發出了震天的哭聲。看了告別儀式的外賓們說:“這是一幅一人的笑容引發萬人嚎啕痛哭的畫像。”北朝鮮人民是始終把金日成主席奉為父親的。”」
隨後又有電影文獻「偉大領袖金日成同志永垂不朽」、「偉大生平中的1994年」、敘事詩「我們永恆的領袖金日成同志」和頌歌「金日成同志永遠和我們在一起」等。金剛山和妙香山的懸崖上刻出了歌頌金日成主席的題字。
制定了以金日成主席誕生的1912年為元年的主體年號,並將金日成主席的誕辰4月15日定為太陽節。朝鮮第十屆會議通過了新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社會主義憲法、憲法前言明確指出,擁戴金日成同志為共和國永恆的主席。
看了以上的報導覺得北朝鮮的人奴化也很深。

蔣介石的葬禮

瞭解了北朝鮮獨裁者的葬禮之後也來瞭解在台灣的獨裁者蔣介石的葬禮。他在1975年4月5日過世,馬上宣佈次日起一個月為「國喪」。並以行政命令要求「國喪」期間軍公教人員一律著素服,並配戴黑紗,為蔣介石戴孝。 全台灣停止娛樂、宴會及各項慶祝集會30天,後改為10天。電視不得以彩色播出。
4月16日蔣介石移靈至桃園大溪,路程約62公里,有200多萬人沿途設案路祭、如喪考妣。「舉國」哀悼,並且規定全國禁屠。
寫到這裡,看起來當時統治者把全民都當成「奴隸」。1994年我們嘲笑金日成的葬禮,反觀起來,1975年的台灣就不堪入目。

招牌與台灣意識

走在台北市的街道,看到的商店招牌五花十色十分壯觀,但仔細的觀察下,發現商店招牌的名稱具有台灣意識的少於中國意識,如四川麵、湘菜館、中國石油等等。所以有人說台北是「中國城」。
但是這是民間的台灣意識低於中國意識,不過很快地台灣意識會快速抬頭,屆時中國名稱的商店會感到做不到生意,自然會更改為有本土意識的店名,如台南小吃、嘉義肉丸等等。那時中國城之名自然會消除於無形。

尼國人的家

位在中美洲的尼加拉瓜,其人口的組成是有白人15%、黑人10%、純印地安人5%,白人與印地安人混血約為75%。但是這群混血都有一個西班牙的姓氏。可是外觀上與白人相差甚巨,惟長期的奴化教育下,失去了自我。認為自己是西班牙人。
筆者就認識一位在外觀上有四分之三以上的印地安人的長像,但是他說他在二個月前回家,他是有西班牙姓氏的人,他所指的家是指西班牙。
從這個例子看來,這位尼國人士深信他那不及四分之一的血統是代表全部的他。若從西班牙人的角度來看這位是中美洲的土人也。
反觀在台灣有許多人也犯了同樣的毛病,以致國家及國族認同上出現了重大的混淆。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奴隸的話語

沒有人會承認自己是奴隸,但是長年的奴化教育下,不知不覺中在口中會出現含有奴性的話語,以下就是通常可以發現的詞句。
「咱中國人」:明明是台灣人,可是卻吐出這句話。
「台灣省」:台灣業已廢省,請不要自我矮化。
「民不與官爭」:這是封建用語,現代人民是主人,官是來為人民服務的,所以說這句話的人,其心思尚未進入現代。
「得饒人處且饒人」、「大事化小事,小事化無事」、「委曲求全」:這都是消極、不健康的話語。
「什麼人管都一樣」:很清楚是奴隸的言論,沒有自主的意思。
「中庸之道」:中國人的哲學,但是歸類在含有奴性的思考。
「因果輪迴」:說人有前世,也有後生。若參閱本書「印度奴隸制度的理論」(p18),可以了解印度人的行為,同時也可以間接防止受到統治者以輪迴的方式愚民。
「忍」:這是一個為人處事的大道理,但是不可使自己進入「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陷阱之中。
「古今中外」:應改為「古今內外」、或「古今海內外」。
「中國偷渡客」:應正名為中國偷渡犯,不然搶劫犯也可以稱為搶劫客、強姦客。
「台灣人攏是xxx」:在批評台灣人時好像自己不是台灣人,來批判。不可因某一人的行為偏差,就冠上「台灣人攏是xxx」的言語。這樣是把自己也傷害在內。應該說「某某人是xxx」。
「政治未插兮」:(bue tsap eh) 政治本身應該由人民負責的,人民有監督政府,行使平等權、自由權、受益權、參政權。這是包含了不受差別對待的權利的平等權,國家不得非法加以干涉或侵犯,含人身、居住遷徙、意見、祕密通訊、信仰宗教、集會結社等自由的自由權。及人民有生存、工作、財產、請願、訴願、訴訟和受國民教育的受益權。又人民有參與國家政治的權利,含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及應考試、服公職之參政權。所以大家來參與政治才對,若說「政治未插兮」是尚在白色恐怖下的用語。人民有這許多的權力,不可不使用。若不使用與奴隸又有何區別。
家中的陳設:常常有人罵別人是奴隸,但是也要注意自己。如家中的擺設,若尚懸掛有中國情結的山水畫、風景圖片等。這都要注意。

 

命名之迷失

台灣受到奴化的鐵証,是無論在公司命名上,在城市街道名稱上、在學校名稱等,都大量的存在。

商店名稱

中華航空公司、中國鋼鐵、中國石油、中國廣播公司、中國造船公司、中國電視公司、中國信託公司、中國製藥等。

學校名稱

以下是各級學校,將校名改為「中正國小」在以下各城市出現:台北市、台中市、虎尾鎮、屏東縣、桃園縣、梧棲鎮、台北縣新店市、高雄市、基隆市、金門、連江縣、嘉義縣、澎湖縣、台中縣。
以「中山」為名的國小計有:台北市、台北市私立中山小學、苗栗縣苑裡鎮彰化縣、台中縣、宜蘭縣宜蘭市、桃園縣桃園市、高雄市鼓山區、高雄縣鳳山市、基隆市、雲林縣西螺鎮、嘉義縣、南投縣民間鄉、新竹縣竹東鎮、台中縣東勢鎮、澎湖縣馬公市等。
以「中正國中」為校名計有:基隆市、連江縣、台北縣土城市、澎湖、新竹
在大學的部份仍然脫離不了中國的陰影,如中山醫大、中國文化大學、中華大學、中華技術學院、中國醫葯大學、暨南國際大學、中正大學、中山大學、中華醫事學院等。尚有以台灣人所不恥的丘逢甲來命名的大學,真是欺壓過度。

行政區名

全台灣只有台北市有中山區、中正區這種名子的行政區,這也是為何被稱為中國城的原因之一。

街道的名稱

以中國的省名及都市名在台灣各地的街道出現以下的名稱:
北平路、湖北街、南昌街、南京東路、迪化街、徐州路、濟南路、廣州街、撫遠街:塔城街、南海路、北安路、華西街、西藏路、常德街、庫倫街、迪化街、哈密街、昆明街、康定路、桂林街、衡陽路、南陽街、吳興街、長春路、南京東西路、北平東西路重慶南北路,四川路、熱河路等等。

政治人物姓名

以中國政治人物的姓名來奴化台灣的名稱有:林森南北路、中山南北路、逸仙路、中正路、介壽路、雨農路、雨聲街。

 

三不與三通政策

1988年蔣經國死亡,原本堅持三不政策,死後國民黨的黨員推翻蔣經國的政策改為三通。但是口口聲聲確說蔣經國的偉大,讓外人聽了莫名其妙。但是它包藏禍心,經國的徒子徒孫違反經國,努力將台灣推向中國,是謂奴隸的推手。

奴性特徵

進入民主社會後,心中仍有主人的存在,忘了自己才是主人的地位,經常以過去統治者的意識為意識,失去自己的判斷力,不時會有奴性的展現。凡事為過去的奴隸主設想,常常自顯卑微。在另一方面若身為主管對自己所屬的部下,卻處處為難,嚴厲異常。這就是奴性末泯。
警察:忘了主人是人民,不是專制下的統治者,所以會鎮壓民眾。
法官:依據過去專制的辦案方式,即辦大人物須要大證據,辦小人物只須小證據,辦小老百姓不用證據。如此忘了對人民負起責任的法官就是俱有奴性的法官。
筆者就碰上一例,因機車停車的位置沒有劃上紅線及標示不准停車,被告發,同時被告發有其他數十台機車。筆者認為這是一個停車陷阱,告發者每日固定在這個地方就有告發的收入,所以不服上法庭申訴,在法庭中,法官未能將不合理的法規以法官的權限加以糾正,反而判目前不合理的禁止停車勝利。這種法官就是沒有將人民當主人的法官,他忘了主人是人民。
教員:只會依據過去統治者的奴化理念,繼續奴化教育,毒化下一代國家的主人翁。

旅行中國

時下有許多台灣人,在奴化教育下,產生敵我意識的混亂,對十分敵意國家,對唯一以八百多顆飛彈描準台灣的國家,居然會組團去觀光,這群人他們到底是不是有腦筋的人。其實是長期受到奴化教育下的台灣人,不知不覺中奴性的發揮所致。今後有主人意識的人自然會拒絕前往敵國、資助敵國。


請參閱拙著「偉大的台灣人 日據時期台灣史記」p66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