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對抗當權與連橫是配合當權

 

 

馬太福音 911 法利賽人看見,就對耶穌的門徒說:「你們的先生為什麼和稅吏並罪人一同吃飯呢?」 912 耶穌聽見,就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913 經上說:『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這句話的意思,你們且去揣摩。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

     (即使法利賽人嚴謹遵守猶太教的儀式,他們的心卻是剛愎、冷漠和沒有憐憫的。這正是他們的問題。所以耶穌用耶和華的話:「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來教他們去揣摩說話的意思。雖然神設立了獻祭制度,但祂並不願意儀式代替內心的義。神不是儀式主義者,祂不喜見儀式與個人的敬虔分割 ~ 就是法利賽人所作的。他們熟悉律法的字句。卻對靈埵頂搨n的人毫無同情之心。他們只是與他們一樣自義的人為伍。

馬太福音 121 那時,耶穌在安息日從麥地經過。他的門徒餓了,就掐起麥穗來吃。「律法中容許他們從鄰舍的禾稼中摘取穗子,只是不可用鐮刀割取」(申二三25) 122 法利賽人看見,就對耶穌說:「看哪,你的門徒做安息日不可做的事了!」 123 耶穌對他們說:「經上記著大衛和跟從他的人飢餓之時所做的事,你們沒有念過嗎? 124 他怎麼進了神的殿,吃了陳設餅,這餅不是他和跟從他的人可以吃得,惟獨祭司才可以吃。(但神並沒有斥責他們) (因為神的律法絕不是要讓祂忠心的子民承受重擔。大衛流亡在外,並非因為他犯了錯。是因為罪惡之國拒絕他。如果百姓願意公正對待他,給他合的王位,他和隨從便不致吃陳設餅。因為以色列有罪,所以神容許大衛和隨從吃凍設餅。)

125 再者,律法上所記的,當安息日,祭司在殿裡犯了安息日還是沒有罪,你們沒有念過嗎?(因為他們是在服事神)

126 但我告訴你們,在這裡有一人比殿更大。(這是指神的國,耶穌以王的身份出現) [16]

127 『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你們若明白這話的意思,就不將無罪的當作有罪的了。

128 因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

 

馬太福音 129 耶穌離開那地方,進了一個會堂。 1210 那裡有一個人枯乾了一隻手。有人問耶穌說:「安息日治病可以不可以?」意思是要控告他。 1211 耶穌說:「你們中間誰有一隻羊,當安息日掉在坑裡,不把他抓住,拉上來呢? 1212 人比羊何等貴重呢!所以,在安息日做善事是可以的。」 1213 於是對那人說:「伸出手來!」他把手一伸,手就復了原,和那隻手一樣。 1214 法利賽人出去,商議怎樣可以除滅耶穌。

 

 

 

48 法利賽人pharisees

 

法利賽人係公元前二世紀猶太教的一個派系,這個名詞含有分離之意,它是指一些為保持純潔而與俗世保持距離的人「分離」,而撒都該人是以權力及物慾的追求者。法利賽人的成員主要由文士律法師組成。猶太教有四大派別,它們是法利賽人、撒都該人艾塞尼人奮銳黨。法利賽人在政治上是代表保守的宗教集團,反對希臘化,在羅馬統治期間,對羅馬政府採不合作的態度。但也沒有積極反抗。惟最關心的就是宗教,所以與羅馬的統治相安無事。一般認為法利賽黨始於主前三世紀,在馬克比戰爭之前。當時,在希臘的統治及同化之下,有許多猶太人接受了希臘文化及其宗教風習。法利賽黨的興起,就是對這種同化的反抗,其目的在保全國家精神的完整,使人嚴格遵守摩西律法。此黨乃自熱烈的愛國精神及宗教虔誠而產生。作為一個分別出來的團體,其名稱意即:"分別出來者",但是後來變為假冒為善,專重儀文的人。

 

安息日是神在經過了六天的創造,在第七天休息了。神並沒有命令那時的人守安息日。  到了頒布十誡,神才命令以色列人守安息日。但是安息日這律法與其餘九項誡命不同,屬於禮儀律法,而其他則屬於道德律法。基督徒唯一不須守的誡命便是安息日。再者,保羅教導說,犯安息日的基督徒是不受論斷的(歌羅西書二16)

 

鴉片在台灣稱為阿片,在清國人稱為洋藥,它是原語阿拉伯語的「阿芙蓉」轉稱。一八四○年的鴉片戰爭,滿清戰敗使中國大開鴉片之門。台灣當時也與中國一樣全島公然販賣、吸食鴉片。

49 製造阿片的罌粟花與其果實

日人在一八九五年佔領台灣後,對鴉片之處理是採取寬鬆的態度。原因則是四處皆有反抗的義民軍,如何盡量不引起增加反抗事件是首要的。故鴉片到了一八九七年採用漸禁政策。也就是只要吸食者來登記取得吸食証者,即可得到阿片並以官價供應,同時也切斷了新鴉片吸食者。在 一九○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第一號御用紳士辜顯榮就任鴉片煙膏總批發人,台灣鴉片進口是由日人的三井物產公司所獨佔。

50 林獻堂()

 

從一八九七年有吸食特許者五萬人,但在一九○四年卻新給特許三萬餘人,一九○八年又特許一萬六千人,每年皆有增加特許人數,至一九二八年總共追加特許計有十七萬餘人。這種每年皆增加特許引起台灣有識之士的反彈。鴉片的專賣收入,獲利極高,最高時曾佔全部台灣專賣收入的六十八%。 [17]

 

 

 

51 蔡惠如()

 

 

 

 

 

 

 

52 連雅堂(連橫)

 

 

如此實施了三十年的鴉片政策,引起由林獻堂、蔡惠如所領導的新民會在一九二八年向日本政府提出控訴。指出專賣局負責製造,地方官署司掌配給鴉片,警察負責取締非法鴉片。如此三頭馬車各取其利當然特許人數增加,對三個執行單位十分有利。而演變成殺人不見血的阿片毒化台灣人事實。從另一方面來看,在日本佔據廈門時,命汪精衛設立鴉片公賣局,又設置倒舖間,有臥床,吸食者川流不息,一時鴉片成為在中國日軍佔領區交際場合請客中的大禮。在阿片館中即流行一句話〝阿片繳酒飼查某”(繳意搏繳、賭搏之意,亦可意攪、攪和)。因年年皆可增加阿片的特許証,故有錢的人為了減少警察的干涉,常常以擁有特許証來進出阿片煙館。

 

 

 

53 蔣渭水(被尊稱為台灣人的救主)

 

一九二九年的元月,台灣總督府頒布「改正鴉片令」,重新發給吸食者許可證二萬五千人,如此可讓這些依附在阿片大賺其錢的特權份子依然大發利市。這項法令頒布之後,引起全台有識之士的憤怒。

 

台灣民眾黨領導人蔣渭水見日人的台灣毒化政策不停止,於是以台灣民眾黨的名義向總督府提出抗議,又打電報給日本總理大臣及拓務大臣,最後認為唯有訴諸日內瓦國際聯盟(聯合國的前身),才能有效遏止「鴉片毒台」,於是拍發電報給國際聯盟,控告日本當局准許台人吸食鴉片。文稿由張月澄譯為英文,在 一九三○年一月二日 晚間八時左右由蔣渭水的十七歲學生兒子蔣松輝拿去電報局,在晚間送去是因猜測懂英文的高級職員業已下班,而剩下只懂二十六字母的辦事員,因此將電報經由日本的系統成功發出。其電文為

日本政府此次對台灣人特許阿片吸食,不但為人道上的問題,並且違背國際條約,對其政策進行,希速採取阻止方法,代表台灣四百萬人之台灣民眾黨。

 

鴉片有益論

國際聯盟的國際鴉片調查委員會因此於 二月十九日 派遣極東阿片調查委員十餘名,前來台灣。台灣總督府得知國際聯盟調查員將來台調查,為了掩飾以三百圓買通台灣文人執筆,故由連雅堂(1878- 1936,即連橫,著台灣通史)發出撰文曰:「台灣人之吸食阿片,為勤勞也,非懶惰也。為進取也,非退守也。今能享受土地、物產的利益,是先民開墾的功勞,而先民得以全力開墾,正拜鴉片之賜。…鴉片不僅無害,甚至還被稱為長壽膏,是有益的。」,又說:「此次再請特許者二萬五千人(即本年增加許可吸食鴉片者),不過佔全人口二百分之一強爾,無大關係,亦不成大問題,又何事議論沸騰哉?」 如此「鴉片有益論」的論調在御用報紙「台灣日日新報」上發表。         

連雅堂不為台灣人,反而為日方辯解蠱惑台人,禍延子孫,在發表「鴉片有益論」後,台灣的知識界對他失望極了。連雅堂原是屬台中「櫟社」的社員,該社決議讓這思想上,言論上要毒化台灣人的連雅堂開除會籍。 連雅堂在眾怒之下不得不在一九三○年三月離開台灣。

對國際聯盟的介入引起台灣總督府對蔣渭水的民眾黨恨之入骨,沒有多久就找到機會將民眾黨以政府暴力禁止結社。

在中日戰爭期間,日本軍部以麻藥為侵略中國的手段,美其名為「王道」、「東亞新秩序」,有系統和有組織的生產和販賣鴉片。一九三三年五以的塘沽停戰協定,日本以武力將熱河省併入於「滿州國」,熱河省成為罌粟栽種地,在一九三八年的鴉片輸出量達三百十五公噸。自日軍入侵後在華北、華中、華南利用傀儡政權公然販賣鴉片,對麻藥採取鼓勵和放任的政策。 [18]

 

以上我們講到耶穌對抗強權,不屈不撓,這種精神是值得效法的。但是我們看到在1930年的連橫即連雅堂,他非但不敢對抗強權,反而甘心為日人的走狗,運用其文筆大大歌頌「阿片有益論」,來符合強權的需要。二者相較,我們自會知道由衷的讚美耶穌。

 

Copyright © 2003 Taiwanu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